投怀送抱小美人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投怀送抱小美人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124720
    管理员

    我就读于北京一所二流大学,今年大四,大学生活过得很枯燥,唯一值得我欣慰的就是我拥有一位美丽可人的女友——小芊。

    小芊1米63的身高,一头乌黑的长发,凹凸有致的身段,俏丽迷人的脸蛋让她在学校里面拥有极高的回头率。

    我俩是一个系的学生,都是外地来京的,大三国庆去西安玩的时候发生了关系。一年多来我们每半个月左右都要去学校附近的小旅馆开房,小芊慢慢地从一个只知道躺在床上不动的小处女,变成了乖巧地翘起屁股趴在床上迎合我的完美女友。我最喜欢小芊那结实圆润的小屁股,做爱的时候常用后入式。

    不过小芊还是个传统的大学女生,无论做得怎么激烈,也只是发出阵阵的娇喘,从来没有发出什么叫床声,我让她叫她也总是不好意思,这让我有些遗憾。

    转眼就到了大四,小芊是个很有主见的女生,面对现在的就业压力,她果断地选择了考研。而我因为在系里混得不错,几个老师都说过要帮我看看工作,我又比较懒,就没有考研。小芊在学校家属院找了个单间,就是供单身教师住的那种。我是十分地想和她一起住,但小芊说我不考研,过去容易让她分心,只肯让我周末晚上过去陪她。

    小芊志向很高,她考研的目标是中国x大学(大家都知道,很黑,但就是名气很大的那个)。

    有天小芊对我说:听说咱系于书记是中国x大学研究生毕业的,有空我得去问问他专业课方面的事。我一听就有些紧张,这个于书记我在系里接触不多,小五十的模样,听别的老师说人不怎么地道,最重要的是我帮系里整理评估资料的时候在这个于书记的电脑里发现了很多色图,有些还好象是他自己拍的。

    我连忙对小芊说:「别去了,咱靠自己的实力,应该没问题。」我没敢给小芊说太多,有些事跟女生真的是不好说。

    小芊把小嘴一嘟:「你紧张什么?我就是问他一些情况罢了。」我吞吞吐吐地说:「这家伙,有点好色…你得小心…」小芊笑着说:「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你真是瞎操心。」事实证明,我不是瞎操心。

    两星期后的一天,系里的一个老师让我帮他做课件,所谓课件,就是多媒体讲课时候老师用的POWERPoint幻灯片,现在大学上课已经完全不用黑板了,全是老师对着投影仪讲。

    做powerpoint文档很麻烦,老师们都忙着作生意,哪有时间慢慢做这些,这事就交给学生来干了。做的好的话,老师一高兴,还会从学校拨下来的经费中给学生发一些,当然不过二三百元而已,但重要的是可以和老师们搞好关系,所以这种事情一般我是不会推辞的。

    今天要做的是货币银行学的课件,又多又垃圾,都是些早过时的理论,做到晚上八点多我就昏昏欲睡,我抬起头朝着窗外发呆。小芊这时候应该是和她的室友一起在图书馆奋斗吧。这个周末马上就到了,我又可以去小芊租的房子和她缠绵了,小芊玲珑的裸体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突然,窗外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棉布裙,T恤,一头长发随意地扎在脑后,这不是小芊吗?她晚上不上自习来系里做什么?我忍住开窗和她打招呼的冲动,在窗户后面观察着。

    她完全没有发现我,向我所在的团委办公室走来,我心里一乐,但小芊却从门边走了过去,走进了隔几个房间的书记室。

    操,我不是说别找那家伙嘛!这个小芊,真是不听话。晚上来书记室,这不是羊入虎口吗?我真想当即就把书记室的门踹开把小芊拉出来,但想想我还没毕业,人还在屋檐下,还是谨慎点。

    突然想起书房室隔壁的团员之家,正好我有那里的钥匙,于是我就连忙跑到了对面。所谓的团员之家也就是个活动室,胡乱堆放着一些健身器材,宣传板之类,还有张假期护校人员睡的木板床。我很容易就找到了垫脚的东西,使我能趴在墙最上面那窄窄的通气窗上窥看书记室。

    于书记还是坐在他那张宽大的办公桌后,小芊站在他身旁。于书记说道:「小谢同学(我女友姓谢),想好了?」我女友没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我心里还在纳闷着什么想不想好的,就见于书记把他的手伸进了小芊的裙里,一边在里面摸索着,一边说:「我那个老同学说可以给你划划专业课,到时候复试(注)的时候也会照顾你的,你也应该知道人大的复试竞争有多激烈。你是考经济学的吧?」小芊忍受着这个老男人的猥亵,用极轻的声音说:「是的。」于书记的手有规律的上下移动着,满足地说:「呵呵,那我也可以辅导辅导你。」不用说,这个老色狼正在刺激小芊柔嫩敏感的阴核。果真,小芊的两腿开始夹紧,屁股也随着于书记的手小幅度地扭动起来。

    (注:研究生考试分为初试和复试,初试就是笔试,而复试既有笔试又有面试,面试时候导师的主观印象占很大比重,尤其是好学校。里面有很多可操作的空间)操!看着美丽动人的女友被老男人玩弄,我真恨不得打破窗户跳过去痛扁于书记一顿,但我理智的头脑想到了优秀毕业生推荐和在北京的工作,如果我现在一时激动,这一切都会化为泡影!这意味着我大学四年的努力全白费……一无所有地回到偏僻的故乡小城…想到这里,我的双腿象灌了铅,动也不能动……这边小芊身上已经只剩下胸罩被解开挂在肩上,于书记的裤子已经脱掉,双腿叉开坐在他的老板椅上小芊的头在于书记两腿之间上下移动,红润的双唇含住于书记粗黑的肉棒,屁股却高高翘起,于书记的手在小芊两腿之间,用手指伸进了小芊柔嫩的小穴之中来回抽插着。

    小芊平时从来不让我手指插进去,因为她怕不卫生,现在居然让这个老家伙这样,我不禁感到愤愤不平。隔通气窗我听到了阵阵水声,想必小芊那里已是汪洋一片。

    于书记抽出手指,从小芊嘴里拔出肉棒,拔出时我看见小芊的口水化成一条细细的亮线连接着小芊的红唇和于书记的肉棒,也刺痛着我的心。于书记示意小芊坐在他身上,小芊像个木偶一样站了起来,张开双腿,纤细的手扶住于书记竖立着的粗大阴茎,缓缓坐了下去。

    我和小芊只有不到一年的性史,因此她的阴道应该是十分紧致的。于书记舒服得吸了一口气:「小谢,你真懂事。」女友低着头,我猜现在她的脸一定是红红的,因为她已经开始主动用自己少女的紧致阴道上下套弄起于书记的肉棒来。于书记双手握住女友纤细的腰部,让女友贴近自己,张嘴咬住的女友挺立的乳头,把女友粉红色的小巧乳头整个含入嘴中,我猜他是用舌头搅动着刺激小芊。小芊那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头向后扬,喉咙中发出我熟悉的娇喘。

    于书记的双手握住小芊的翘臀,用力地把自己的大肉棒一下一下压入,在我的角度正好可以从后面看见于书记的黑肉棒在小芊粉红的嫩穴中抽插,带出周围白白的淫液缓缓流下。

    这样插了一会,于书记拍拍小芊的屁股,小芊知趣地站了起来,双手扶住宽大的写字台,翘起了自己圆润白皙的美臀,于书记毫不客气地提枪上马,把肉棒全根而入,狠狠地干着主动投怀送抱的小美人。

    也许是因为在后面的刺激更加强烈,小芊的娇喘声变成了呻吟,但因为在办公室怕人听说而又强忍着,于书记淫笑着说:「小谢,感觉怎么样?」女友没有回答,只是呜呜两声。

    于书记说道:「没听清楚啊,复试的时候说话可是要吐字清楚啊。」我心里骂道:妈的,又拿考研来要胁人。小芊听到复试,就不得不屈服了,她扭过脸面对着于书记,睁开半闭着的眼轻声说:「我…很舒服…」说罢小脸已经红得象苹果了。

    于书记哈哈大笑着说:「这才对嘛,小谢,当研究生的一个基本要求是听导师的话,不听话的学生是没有导师要的!」听着他们淫荡的对话,我差点射了出来,偷窥的快感还真大,我现在觉得看他们做甚至比我自己去干小芊还要爽。

    于书记一阵疯狂抽插之后,小芊的呻吟声居然越来越大,突然于书记却停了下来,快要达到高潮的小芊怎么能受得了,主动地前后用阴道快速套弄着于书记的肉棒,于书记轻松地享受着美女主动带来的快感,不一会功夫,小芊的动作越来越带来的快感,间或还拍打几下女友美丽的臀部。

    不一会功夫,小芊的被自己下体不断传来的快感所驱使,动作越来越快,随着一声娇呼,小芊的身体一阵痉挛,在他们两人的身体连接处我看见体液明显增多。

    操,居然把我女友干出了高潮!我过去让小芊有过高潮,不过就只有两三次而已,但我仍清楚地记得小芊高潮后紧紧抱着我的感觉。

    这个于书记真他妈的是个玩女人的老手,我知道小芊高潮过后因为体液有很多,整个身体尤其是小穴也软软的,如果还有力气再干的话,小弟弟感觉很爽,小芊也很容易再次高潮。

    果然,当小芊无力地趴在办公桌上的时候,于书记慢慢地抽插了几次让小芊缓缓劲后,双手把住小芊的屁股,大力抽插起来。大量的淫水使每次抽插都发出「扑滋,扑滋」的声音,而小芊也被迫发出了「哦,哦」的甜美叫声。柔软娇嫩的身体像一片秋叶,在于书记疾风暴雨般的操弄下无力地摇摆。

    我看了看表,都九点多了。这个半老头子是不是吃伟哥了,妈的怎么时间这么长。

    正走神着又听见小芊「啊哦哦……」的声音。

    我美丽的女友在这个老色狼的玩弄下又一次不争气的高潮了,而于书记的肉棒在小芊大量的淫液滋润下越战越勇,也不给小芊喘息的时间,继续快速的抽插起来。

    终于,于书记的大腿哆嗦了一下,显然是要开始发射。小芊用仅存的理智说着:「别别……」,把自己的臀部后缩,但于书记的一双大手紧紧握住小芊的腰部,把自己的浓精全数灌入了女友体内。

    真是嘲讽啊。我这个正牌男友却从来没有在小芊体内射过精。因为我怕不小心让她做人流而痛苦,实在烦用套的时候,我也是用体外射,体外射别提多难受了,就跟没干一样。可今天,这个被我小心呵护的肉体竟然被一个老色狼肆意地蹂躏。我的心在滴血……我的目光回到屋内,于书记拔出了自己软软的肉棒,经历了两次高潮的小芊伏在办公桌上喘息,我清楚地看见在她双腿之间,流出一股浓白的精液。于书记把小芊拉了起来,仰坐在自己的老板椅上悠闲地抽着事后烟,而我的女友,竟然还赤裸着自己光滑白皙的肉体趴在于书记身上,像一个羞涩的小媳妇一样把头埋在于书记胸前。

    看到他们亲呢的样子,我的心里不禁生出一丝妒意。在网上看过女人对使自己得到高潮的男人都有一种依赖感。我最多不过使小芊得到了一次高潮,而于书记这个床上老手第一次就让小芊有了两次高潮,小芊会对于书记产生依赖吗?原来不过以为她只是逢场作戏的我也有了一种担心。

    这时小芊似乎从高潮的余韵中清醒过来了,寻找自己散落在桌上的衣物。正要穿的时候,手上的内裤的时候被于书记拦住:给我作个留念。小芊红着脸:「我不穿它,怎么回去啊……」于书记揉着白色的真丝内裤,笑着说:「这么晚了,没人看你的,你不是就在家属院住吗?一会就走到了,怕什么。」小芊不敢再争辩,匆匆穿起衣物。

    走的时候,于书记还不忘交待:「后天晚上再过来!」唉,我的心现一片空白,课件是绝对做不进去了。我收拾了一下就回去了。

    路上,我发现小芊就在我前面,急匆匆地走着。一路上我都在犹豫着要不要像平时一样走过去叫她小宝贝,但我无法保证我在她面前会不会失态。最后,我决定不去,因为经过一家专卖店的时候,在明亮的灯光下我看到了小芊的两腿之间,有白色的液体流下。

    最后,我目送她走进了一家药店。在那里不管她买的什么,对她年轻娇嫩的身体带来的只有损伤。我有些恨自己,恨自己的无耻,恨自己的无力……

    【完】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