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不如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强暴文学 禽兽不如

  • 该话题包含 0个回复,1 人参与,最后由大白 更新于 4月前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39406
    管理员

    何梦琪从未想过穿越重生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当她睁开眼睛发现回到高一的这个夏天时。三天后的她早已调整好心情,压抑不住是性奋,高中少女的身体能带给男人不一样的刺激,他们会变得更加庞大更加的坚硬。也能给她不一样的刺激快感,上一世放纵可是大学时期。

      今天是五月二十一日,她忘不了这一天。这是父亲强奸她的日子,也是她与父亲的最后一面。回忆这一日,上一世只有恐惧与痛苦。重来一世,她不想改变什么,就让历史重现吧。不过这一辈子,她要享受少女的初次。用最好的心态来完成这一场表演。给那个连女儿都不放过的畜生最后也是最爽的一次性爱。

      走进何梦琪的卧室,右手是书桌,正面是铺着粉红色床单的单人床。房间里有女孩独有香气,诱人心魄。何梦琪伏首书桌,正在写着作业,再等一会儿,那个强奸女儿的畜生就要回来了,上一世的场景将要重现。

      “咔嚓。”

      何伟带着满身的酒气回到家中,却发现妻子并不在家,这才想起陈笛这几日都要加班,还未归来。晃晃悠悠地走到女儿房间,倚着门框看着女儿。

      何梦琪转头看了一眼何伟,皱着眉头道:“爸,你回来了。”旋即不再去看何伟。

      何伟看着眼前的女儿,嗅着少女的清香,心中蠢蠢欲动。脑海中浮现的是陈笛与何梦琪的面容,一样的鹅蛋脸,一样的柳叶眉弯弯。“为什么,为什么不是个男孩子。老何家要绝种了啊。”

      生活的苦闷,胯下的欲望,化为心中的愤怒。何伟用力的吸了几口空气,“老子养了你十几年,你妈是我的,你也是我的。”心中这样想着,向前几步,双手搭在何梦琪的肩膀上,低下头来嗅着女儿身上的味道。

      何梦琪扭动着肩膀,要把身上的手晃开,“爸,你又喝酒了。难闻死了,快点去洗澡。”她扭头对着父亲说道。

      “写你的作业,少管老子的事。”何伟看着不再理会自己的何梦琪,少女重新伏首的身体,闻着鼻子下方少女的香气。他的手松开肩膀,顺着女儿校服领口伸了进去。隔着内衣捏着了何梦琪已经隆起的两个奶子,“已经有你妈一半大了。”心中想到。

      “爸,你在做什么。”何梦琪猛地挣扎越来,要逃离身后的恶魔。

      何伟拉出右手,一巴掌向何梦琪扇去。“啪”地一声,打的何梦琪脑子都嗡嗡地。心有准备却敌不住突然袭击,上一世因为反抗,被打了不止这一下。

      “爸,别打了,别打了。”何梦琪带着哭腔的说道。真的好痛啊。这个酗洒家暴的畜生,让你爽了这一次,就去死吧。

      “听话,老子就不打你。”何伟腾出双手再次伸进女儿的衣领,这一次直接抓住两个奶子,光滑皮肤的触感带给他不一样的刺激。又大力的揉捏了几下。何伟拖着何梦琪,把女儿平放到床上。

      何伟双腿胯开,蹲胯在女儿身体上。看着身下与妻子相似的面孔,双眼噙着光,脸上还有泪痕,双手护在胸前。他扬起右手作势要打出去,口中喝道:“把手放开。”放开双手的何梦琪,隆起的胸脯再无保护。他伸出手拉下女儿校服的拉链,露出白色的小背心。鼓鼓地,比同样年纪的女生要大的多。

      “有你妈的一半大了。”何伟带着感慨的说道。他快速脱下何梦琪上身的所有衣物。雪白的奶子挺立在何伟眼前,最顶上是粉红色的乳头,只有花生米般的大小,乳晕也是小小的。他伸出双手大力的揉捏着,让雪白的双乳在自己眼前变换着形状。

      “爸爸,有点疼,轻一点。”何梦琪噙着眼泪看着何伟说道。只是不作抵抗。

      何伟狞笑一下,不再揉捏雪白的奶子。他退后一点,脱下何梦琪下身所有的裤子,让何梦琪整个身体赤裸。他分开女儿的双腿,让少女的私处完整的显现在他的眼前。何梦琪的私处洁白如雪,大阴唇紧紧的闭合,只留下一条紧密的缝隙。再上一点,是隆起的阴阜,上有杂草数十,点缀这个小花园。

      他伸出右手,用拇指与食指分开大阴唇,让女儿的秘密穴口洞开,让微微凸起阴蒂显露出来。分开大阴唇,里面粉红色的嫩肉紧紧挨在一起,不留空隙。他伸出左手的中指,顺着穴口,大力捅了进去。

      “爸爸,好疼。”何梦琪双腿闭合,紧紧夹住何伟的左手,使之不在动弹。小屄里也是紧紧收缩,中指传来的紧致快感让何伟的下体欲发坚硬。

      “嘶。”他看向何梦琪的脸,发现女儿早已闭上眼睛,眼角还是泪水流下。“把腿张开,还要挨打是不是。”他厉声喝道。何梦琪的双腿又一次缓缓张开,插着中指的私处再次显现在何伟眼前。何伟抽出中指,看着上面红色血迹与透明液体交合。

      何伟狞笑站起身来,退下裤子到膝盖处,露出粗壮坚硬的大老二。他跪坐下来,把女儿的双腿摆成M型,大老二正对着女儿的秘处。他左手扶着大老二,右手分开少女的小屄,压下身子,让龟头紧密贴合小穴口。再一用力,大半个龟头插进女儿私处。

      “爸爸,不要啊爸爸。我是你女儿,这是乱伦啊。”何梦琪用惊恐的声音哭喊着,整个人往后一退,让何伟的龟头滑落出来。

      何伟抓住死死女儿的双脚,口中厉声喝道:“不许动。”又一次扬起了手,双目圆睁紧盯着何梦琪带着泪光的眼睛。何梦琪闭上眼睛,不敢再动,口中发出呜呜的抽泣声。

      何伟再次分开女儿的双腿,左手扶着胯下巨物,对着女儿的私处,找准穴口。先让龟头整个插入,然后捏着何梦琪的双腿,腰腹用力,整个老二全根没入。湿滑嫩肉整个包裹着何伟的阴茎,紧致滑嫩的触感传来,让何伟差点直接射了进去。

      “爸爸,好痛啊。呜呜,爸爸不要啊。”

      何伟不理会女儿的哭喊,他喘着粗气,压抑自己射精的冲动。一下又一下的抽插着身下赤裸的娇躯,发出啪啪地声音。他腾出右手,用力揉捏女儿的奶子。

      “爸爸,轻一点。……嗯啊轻一点好不好,嗯啊……,轻一点啊爸爸。”

      何伟听着女儿颤抖呜咽的声音,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直到再也忍不住。他大吼一声,“啊……”把阴茎狠狠的插入女儿的小穴中,一股热流直接喷射而出,让千万子孙进入女儿的子宫深处。

      何伟整个人趴伏在女儿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们私处紧密的连接在一起,有透明的液体在那四周分布。整个房间都有淫荡气息迷漫。

      何梦琪在床上轻轻的呜咽,感受着身上男人的重量。小穴中何伟的阴茎慢慢地软了下去,在一点点的变小。下一回合,要让自己高潮。她伸出双手,推着何伟的肩膀,似要把他推离自己的身体。

      何伟猛的支起身子,他用双手捏住何梦琪的手腕,固定在头颅的两侧。下体的阴茎再次慢慢地勃起,塞满女儿的小穴。他又开始抽插,这一次很慢,他要细细品味女儿小屄带来的快感。

      “嗯啊。……嗯,嗯……”。何梦琪闭着眼不再喊痛,每一次抽插都用细微的声音给爸爸她的回应。

      “扑哧,扑哧。……”小屄中水越来越多,何伟每次抽插都发出淫荡的声音。他冷着脸,喘着粗气,看着女儿的闭眼地脸庞。胯下阴茎却越来越快。

      “扑哧,扑哧。……”。

      慢慢地,他感觉到女儿小屄开始慢慢收紧。啪啪啪,一下又一下,他抽插的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何伟再次大吼一声,啪的一声,让自己的阴茎紧紧插进女儿的小屄内。

      突然,何梦琪双手用力抱住何伟,双腿紧紧缠住何伟的腰腹。嘴中发出“嗯啊”的声音。小屄再次收紧,死死禁锢着何伟的阴茎。然后一股热流从小屄深处喷涌而出,大力冲刷何伟的龟头。何伟不再压抑,长呼一口气,精液喷射而出。

      当千万子孙尽数涌入女儿的子宫,何伟又缓慢的抽插了几次,直至阴茎疲软。这时,何梦琪早已放开他的身体,再次呈大字瘫软在床上。他直起身来,让老二完全抽离女儿的小屄。发出“啵”的一声轻响。

      何伟快速的穿起退下的裤子,脚步仓皇地逃离这个地方。好似这一刻酒醒,知道自己犯了大错。

      当“嘭”地一撞门声传来,何梦琪睁开眼睛,嘴角带着微笑。男人巨物插入下体感觉还是这么让人留恋,女人高潮的快感让人迷离。她喜欢这种感觉。何伟这次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一个多星期后,警察上门通知,保险过来赔偿。这个人的一生就此结束。从此这个家只有何梦琪与陈笛,再也没有人对他们拳脚相加。懦弱的母亲依旧,但我已经不一样了。妈妈啊,这一世不会让你受苦,要让你的快乐提前几年。

      ……

      下班归来的陈笛碰巧看到脚步匆匆的何伟,“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她疑惑地向何伟喊道,却没有得到何伟的回复。

      陈笛不再理会,她径直的向家中走去。陈笛回到家中,只看到女儿何梦琪的房中亮着灯光,她走了过去,想看看女儿正在做什么,督促一下女儿的学习。

      当陈笛走到女儿卧室门口,只见房门大开。何梦琪浑身赤裸地躺在床上,双腿大大张开,小屄处有一个筷子大小的洞穴,还在往下流淌透明的淫水,还有丝丝乳白色的液体。床单上被淫水浸湿了一大片,还有白色的精液一滩。那淫水密布的小屄里还有丝丝点点的血迹。

      看到这一切陈笛只感觉脑子嗡的一声,她好像明白了什么。陈笛快步冲到何梦琪身边。看着女儿紧闭的双目,满脸的泪痕,眼泪哗的一下流了出来。她紧紧抱住何梦琪,哭喊说道:“是不是你爸爸,是不是你爸爸。是不是那个天杀的畜生,那个畜生啊。你是她女儿啊。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

      就这样叫骂着,哭喊着,直至话语微不可闻。只留下呜咽哭泣的声音。何梦琪睁开眼冷静地看着面前的女人,感受着眼泪一滴滴的滴落在她身上。何梦琪讨厌这样的母亲,除了承受苦难,就是哭泣,从不反抗。遇事无措。这个女人可怜又可恨啊。

      陈笛爱她,恨不能把一切都给她。何梦琪知道,所以啊,她要把身为女人的快乐带给她。她伸出手擦拭陈笛脸上眼泪。口中沉声说道:“不要哭了,一切都过去。”好像受到伤害的不是她一样。“去帮我洗澡吧,好吗。”

      陈笛闻言,只是不再发出呜咽,眼泪还是止不住。

      【完】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