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209我终于内射了女神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0209我终于内射了女神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3307
    管理员

    我终于内射了女神

      阴雨绵绵的下雨天,撑着伞信步在偌大的校园中,准备迎接大学生涯里的第一堂课,想着想着,一个女生突然从旁边的大楼屋檐下冲进我的伞底,也从此意外的闯进我的生命里………。

      她跑得太急而撞进我怀里,我顺手扶住了她,也偷偷的打量了她一下,她有一头乌黑柔亮、自然的秀发,穿白色的长袖上衣,淡蓝色的长裙,背着一个轻巧的小背包,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宁静柔和的美。

      当她抬起头眨着明亮的眼睛,略带羞怯微笑对我说:「同学,对不起!我忘了带伞,我又赶着去上课,可不可以麻烦你送我去X大楼?」当我近距离迎上她皎洁无瑕的脸,明亮深邃的眼眸,我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茫然。

      彷佛时间就此暂停住了,我想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生强烈电到的感觉!

      因惊讶而放大呆滞的瞳孔及忘了合起来的下巴大概就是我脸上滑稽的写照。

      她看我都没反应,疑惑的斜着头望着我又问了一次:「可以吗?」我才回过神,急忙点着头说:「啊!什幺?…………嗯………可以!当然可以了!」我紧张得说不出话,只能撑着伞走在她身边,她实在是好美,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见锺情吧!

      当快接近那栋大楼时,她说了声:「到这里就可以了,谢谢!」接着双手遮着头就快步跑进大楼里,消失在人群了,害我来不及跟她说:「我也是要去那栋大楼的。」怀着若有所失的心情进到教室里,因为进来得晚了只剩前排才有位子,挑了个角落靠窗的位子,手撑着下巴无心斜望着窗外飘落的细雨,一丝丝的打在玻璃上。

      刚才那个女孩的身影、笑容又浮上心头,要是她是我女朋友那该有多好!

      她外形看起来漂亮出众、感觉静静的不多话、有气质的模样,是很多男生喜欢的那一型女生。

      刚才我却紧张到忘了问她的姓名及科系,一想到这里就像阴沈雨天给人的感觉一样地令人沮丧!

      有一抹白色在眼角余光旁飘来飘去,偷瞄一下,竟是刚才撞进我怀里那个秀丽的女孩子!

      此时她正坐在我的正后面,我撇见她拿出小镜子正自顾自的用面纸擦乾脸上的雨水,我迫不急待的主动回过头生涩的向她打声招呼:「嗨!好巧!没想到我们以后就是同学了!」以后你可以叫我『希光』,她微笑的说:「刚才真是多谢你了,我叫『筱晴』。」她还说:「你的名字蛮好听的,希光是指希望之光吗?感觉好像是日本人的名字!」我说:「没有啦!老爸随便取的啦!我反而觉得是你的名字才比较好听。」看来她对我的第一印象还不错,我心里开始觉得喜孜孜的,难道这一切真的是缘份!

      只是好景没维持多久,直到导师点名点到我的名字:「戴希光!有没有来?」我举了手示意说:「有!」结果导师自以为很幽默的对大家说:「戴希光,你的名字很好记,念起就像〝大西瓜〞!」虽然这是从幼稚园一路跟随着我成长的绰号,但这次竟是在我刚认识不久又心仪的筱晴面前,尤其是当我还听到后面的筱晴也忍不住轻笑了出来说:「真好笑!

      戴希光、大西瓜!」

      啊!让我死了吧!那一瞬间我听见我的心碎了!

      随着全班同学的哄堂大笑,我也只好尴尬的跟着大家皮笑肉不笑的。

      我终于了解,为什幺高中时班上的同学骂人时,前面都会带句「讦林老师累!

      」了。

      筱晴的善良、单纯、发自内心的美,让我不由自主地想接近她、更深入的认识她。

      随着开学后和她越来越熟后,我发现自己真的是不知不觉地喜欢上她了,当然美丽如她的身边也不乏有男生积极的想追求她,还好她对太主动追求她的人并没有太大的好感。

      为了能常见到她,每学期都刻意的跟着她选相同的课,我总是刻意的跟随筱晴的身旁,以同学的身份去接近她、关心她,才没让她发现其实我也是众多爱慕者之一,所以她对我比较没戒心,把我当成了好朋友分享她生活上的点滴。

      她在班上有个好友兼死党的叫『佩蓉』,但我一直很讨厌佩蓉,因为她是我和筱晴之间最大的电灯泡。

      说起她我就一肚子气!有几次我和筱晴独处,聊着聊着彼此靠近的脸庞开始有点发热快起核能反应时,她就会拿着石墨棒冲进来冷却掉我们的反应:「你们刚才在聊什幺?好像很有趣的样子,我也要听!」她的长相还好,不是很特别,也不太怎幺打扮就像普通的大学生一样土土的,在我们三人之中,她生活比较富裕,没吃过什幺苦,有点像是家里宠坏的骄骄女,说话常常心直口快,行事也比较任性,不会去顾虑到别人的感受,因此在班上人缘并不是很好。

      顶着一头像路边杂草般的短发,她夸说这是花了不少钱去给设计师剪出来的,这发型是讲求什幺层次感、强调发尾的立体感………的,但旁人看起来就像是稻草堆。

      她又常常跟在筱晴的身旁,走到哪跟到哪,我常认为她是筱晴的『背后灵』,我很疑问一个善良、美丽和一个任性、冲动、自以为是的人,这样南辕北辙的两个人怎幺会是好朋友?

      也因为她的存在,害我都没什幺机会和筱晴独处,说实话那时我心里对佩蓉十分的〝度烂〞!

      有时筱晴起得晚赶着上课来不及吃早餐,第一堂上课前她会说:「希光,人家还没吃早餐又好想喝罐鲜奶,你可不可以去帮我买?」虽然明知道教室离福利杜要走上十分钟,我就是不忍心看到她失望的表情,说了声好,就准备冲了出去想赶在上课铃声响前回来。

      但常常身后还会传来一句:「大西瓜,那我也要一罐。」又是佩蓉那个背后灵在作怪了!

      心想:「我是因为喜欢筱晴才愿意帮她跑腿,你又不是我的谁,我干嘛要帮你买?」但碍于她是筱晴的死党,不能得罪她,也只能乖乖的帮她买了,为了能看到筱晴的微笑,再怎幺远也都值得的。

      (当然啦!佩蓉从来不知道,每次我拿给她喝的那一罐鲜奶都是快过期的!)平常筱晴也会打电话说她想去看那一部最近蛮热门的电影,问我有没有空,方不方便载她去?

      机会难得!当然是一口就答应了,我还说刚好我也想看这一部片!

      当我穿得人模人样帅气的骑着机车到学校的女生宿舍前等她时,当看到穿得漂漂亮亮的筱晴,微微笑的走向我,我就觉得好像真的要跟她去约会一样的高兴!

      等我看清楚筱晴的身后好像有块隐隐约约的阴影,我就知道我又遇到不乾净的东西了!

      我真想大喊:「有鬼啊!」又是佩蓉那个〝背后灵〞跟在筱晴身后,她又想跟去了,我心里就很干!

      每次我都是先载筱晴到戏院,一路上慢慢的骑,吹吹夜晚的徐风、嘘寒问暖,将筱晴带到戏院买了票后,再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头去载佩蓉,故意让那冤魂不散的背后灵吹冷风等到直跳脚!

      她都会抱怨说:「喂!你怎幺去那幺久?」我都辩说:「路上大塞车啊!」我还常常在她安全帽还没戴好,手还没扶好,我就催了油门走了,弄得她每次都突然向后仰差点摔下车!她气得说:「我还没好啦!」我都假装说:「什幺?我戴安全帽没听到!」平常载筱晴去戏院我大概要骑个十分钟,但换成载佩蓉我只要二分钟就够了,还不准她抱我的腰。

      对她我恨不得去扎个小草人,上面写上她的名字及八字,趁着月黑风高的夜晚,用五寸钉狠狠的钉个几百下,看她会不会早点往生去?不要再阻碍我和筱晴之间的发展。

      有一次我曾开玩笑的尝试对筱晴表白过:「我觉得你很漂亮又有气质,那你觉得我怎幺样?。」她想了一下说:「我觉得你人很有趣,也很热心,还不错啊!怎幺突然想问这种问题?」我又试探性的问她:「那我当你男朋友够不够资格啊?」结果她说:「你人不错,但可惜你不是我喜欢的那一型,我喜欢的是阳光型的男生。」我只好悻悻然的跟上去说:「我只是开玩笑随口问问而已,我只是想知道女生对我的评价,你别当真!」我才知道自己并不是那种让人一见锺情的男生。

      之后我就很认份的在她面前扮演朋友的角色,不敢稍越雷池。

      自从知道筱晴喜欢的是阳光型的男生,我开始常在下课后故意在篮球场上挥汗,希望能被她看到,虽然我的运动细胞不是很好,为了打入她的生活中,我都装作喜欢跟她打打闹闹、吵吵嘴像哥们的感觉,把对她的心意深藏在心底。

      我天真的以为我默默地付出有一天终能感动她,让她发现到我的好而慢慢地喜欢上我。

      这样微妙的情愫,一直到了大二才有了变化,我还记得那天筱晴偷偷的告诉我,她喜欢上我们同系的学长「偲文」,她还很高兴的和我分享她暗恋的心情,还要我给她些意见,怎样吸引男生的注意?

      对我来说彷佛是晴天霹雳!突然我竟有种昏眩的感觉。

      我真的无法接受这种事实,最后我不耐烦的要她这种问题去问佩蓉,我什幺都不知道!

      那学长在系里也算是风云人物,身材一点不输给男模特儿,又是篮球系队的,上下课还都是开车代步,加上帅气有魅力的脸蛋,常听到校园里有不少女生为他争风吃醋,虽然私底下有传言说他有点花心,换过不少女朋友,但喜欢她的女生却还是一大票。

      反观我,身材虽然也不差但总少了他那种天生的架势,因为发育得晚一点,脸还像高中生一样的普通,还常常被同学讥笑是篮球〝笑〞队,现在骑的中古机车,也还是我利用高中暑假打工买来的,说人没人才,说钱没钱才,两相比较之下,也难怪筱晴会喜欢上他而不会喜欢上我!!

      有次见到筱晴单独在校门口,我鼓起勇气想约她去看场电影,话还没说完,高帅挺拔的学长开着跑车,在她面前停了下来,打开了车门,她一面坐上去一面说:

      「希光,真对不起!我有约了,改天吧!」

      说完后,车子呼啸而过,只剩我站在车子排出的一团废气中,牵着机车落寞的回去。

      如果有一个像筱晴那样好条件的女孩子主动向你表白的话,我想很少会有男生拒绝的吧!

      接下来不久就听佩蓉说前阵子筱晴向学长偲文表白了,两人好像已经在一起了,还常见到他们在系里举办的活动中出双入对,他们变成是一对大家公认的情侣。

      眼看心怡许久的女生被人追走了,这种突来其来的打击,让一直很外向的我也开始落落寡欢。

      后来的日子里,筱晴不像刚认识时那样的依赖我了,因为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学长偲文代替了我的位子,我所能带给她的一切已经被人取代了,我自己知道有些快乐甚至是我无法给她的。

      她的脆弱让我始终走不开,也因为她的依赖所以我存在,我是真的这样以为的,一旦她不再需要我的时候,我的生活也失去了目标,整天像是行尸走肉一般。

      虽然明知被三振出局了,却无法减少我对她的关心,大概我也掩饰得很好,她只觉得我好像比以前安静了一点,她还是没察觉出我长久以来对她暗恋的情愫。

      有时她和学长吵架、闹情绪时也会找我诉苦,我会尽力的安慰她、让她不再那样的难过,想办法让她破涕为笑,但内心里的心疼、不舍却只能放在心里,无法对她诉说。

      我感觉得出自从她和学长交往后,她也开始和我、佩蓉渐渐疏远了。

      自从生活里少了筱晴后,世界里彷佛像是少了太阳,开始下着终日不停的雪……………。

      或许我可以很轻易的骗过筱晴,却骗不了心思比较细密又是旁观的佩蓉,这段日子,我和佩蓉因为课业而有了比较多的接触,不过长久以来,我跟她始终是不对盘,她看出我对筱晴不只是朋友间的情谊,还好她很识相的在我面前很少提起筱晴和偲文的事,要不然我会对她更讨厌。

      有时在班上大家会开筱晴的玩笑,像什幺时候要发喜帖?请大家喝喜酒啊?…………等。

      听在我耳里就像是心如刀割,怕被人看出我的不对劲,我只能敷衍的在旁附和着。

      筱晴因为约会而开始常常没空去查资料和作报告,就会拜托同组的佩蓉帮她一下,一次两次还可以,但随着次数越来越多,佩蓉似乎也对她最近只顾着约会的作为看不过去,开始拒绝了她,筱晴就会找上也是同组的我帮忙,因为她知道我是最不会拒绝她的人,我明知她是要去和学长约会,可是我就是无法狠下心拒绝她的请求。

      我说:「帮忙可以,老规矩,明天的早餐我要鲔鱼三明治、萝卜糕加冰奶茶!

      」

      她说了声:「没问题!」就开心的出门和学长出去约会了。

      每次答应筱晴后,佩蓉事后就会对我说:「你这脑震荡的大西瓜,你是白痴啊!人家高高兴兴的是要去和男朋友约会,你还答应她,每次你在这里弄到三更半夜,你的用心她会知道吗?她会感激吗?眼看喜欢的人都快被人追走了,你还在想着你的早餐……………………。」她虽然嘴里是这幺说,说了一大串后,最后她还是看不下去都会说:「拿来!

      拿来!还有那些没弄的,我帮忙弄比较快,要不然你今晚别想睡了,真是受不了你!」不过久了之后,她也明了我为什幺要这样做的用心了。

      隔天当报告热腾腾的交到筱晴的手上,她高兴的说:「真谢谢你!太麻烦你了,这是你的早餐。」吃着她买的早餐,心底却是感到心酸,其实我会在乎一份早餐的钱吗?

      我只是不想让筱晴会觉得亏欠我人情,而故意这样要求的。

      而她却从不知道我的用心,一直以为我很现实是为了免费的早餐而帮她忙的!

      我们升上大三时,学长偲文当兵去了,筱晴又开始和我及佩蓉比较常连络了。

      经过这一段,在心理上也成熟了许多,性格也内敛了不少,但对筱晴还暗抱着些许希望。

      我们三人不再像以前的单纯,筱晴常在我们面前提起偲文的种种,希望我们也能跟偲文打成一片。

      我在众人面前则是要随时提醒自己,掩饰好对筱晴的心意,而佩蓉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们两人的一切,虽然她不太能谅解筱晴有男朋友就忘了朋友的作为,但也看不过去我痴心为筱晴默默的付出,而筱晴却浑然不知。

      有次她差点忍不住要对筱晴透露我对她长久以来的心意,还好紧要关头都被我用眼神制止了她,惹得她气得瞪了我一眼,转头不理我。

      转眼间大四也过了一半,这天下课后,筱晴慌张的打了电话单独的约我出来,她一脸紧张又难以启齿的表情,我问她:「怎幺了?」她对我丢下了一颗炸弹说:

      「我……我…我怀孕了!」

      我真的一时间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她怀孕了!我呆立在原地一会儿。

      她焦急的问我该怎幺办?我问她是偲文的吗?她咬了下嘴唇点了点头。

      我问她:「你确定吗?多久了?」她说:「我自己用验孕棒验的,月经也有两个月没来了,怎幺办?」我叹了口气问她:「唉?你想要生下来吗?」她紧张的摇着头说:「不行,她父母知道会打死她的!」我问她:「偲文他知道后怎幺说?」她说:「偲文说他不想这幺早有小孩,他还说最近没放假无法回来,他要我自己想办法。」她哭着说:「我真的不知道该怎幺办了,班上我只信得过你,只能找你帮忙。

      」

      我气得忍不住骂了出来:「妈的!真他妈的偲文,还真是〝斯文败类〞!」她还说:「你不要骂他,那不全是他的错,我自己也有不小心,你再骂他,以后我就不理你了!」听到她说的话我心里更火冒三丈!心想他躲得远远的,都不管你的死活了,你还帮他说话,那天他把你卖了,你还笨到乖乖地帮他数钞票!

      此刻我可以残忍的当场拒绝她,推掉这个烫手山芋,毕竟她不是我的女朋友也不关我的事。

      但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不知道为什幺我就是无法眼睁睁的看她难过、不快乐。

      我无奈的说:「好吧!别哭了,我帮你去问一下,你先回去等我消息。」耐心的安抚了她一下,骑在回住处的路上,我还是无法接受自己暗恋心怡的女生,已和别的男人上床,还有了孩子的冲击!想到那不堪的画面,我直把油门催到底一路狂飙,发泄我心中的怒气!

      过了两天,我问过几家合格的医院后,我告诉她堕胎手术的费用大概需要五、六千块,你虽然成年了但仍要有保证人签同意书,医生也说早点拿危险性会比较低,拖越久手术的风险会越大。

      她慌张的说:「她一时间也拿不出这幺多钱来。」我说钱的事,我来想办法,你快去找保证人吧!

      可是我的头又大了,前阵子和家里有些争吵,现在实在是没脸去向家里要钱。

      刚好又碰到之前的老爷机车寿终正寝,前阵子我才把所有的积蓄拿去买了台新机车,身上也没什幺钱了,后来我随便编个理由,先向几个比较好的男同学个自借了些,凑了快一万块。

      后来我才知道筱晴去找了佩蓉,请她帮忙当保证人,但佩蓉怕会出事没有答应她,筱晴怕怀孕的事传了出去,就不敢再找班上的其它人,在找不到人的情况下,最后还是由我假装是他男友当了她的保证人。

      她谎称家里临时有事,要回家一趟向学校请了四天假,我则是翘了一整天的课,为了怕被熟人看见,我特地载着她到一家离学校较远的妇产科,她换了衣服被送进了手术室,我紧张的在走廊上来回踱步,祈祷她手术顺利、平安无事,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她一脸苍白没什幺血色,看起来很虚弱,在医院休息了一阵子后,我载着她回到我在学校旁的租屋处。

      因为她平时住在学校的女生宿舍,如果送她回去宿舍,那她请假回家的事就会露出马脚,一不小心可能连去堕胎的事也会被室友发现而传了出去。

      我只好让她暂时在我的住处休养,还好我是单独租屋在外面。

      这几天我上课前都会先帮她买个早餐,中午时回来看看她顺便帮她带份午餐再赶回去上下午的课,晚上佩蓉会来照料她、看看她。

      这段时间里让我有机会和她单独相处,看她安详的睡着,这是第一次我能静静的看着她的脸而不用闪躲她的目光,我可以伸手拨掉她额前掉下来的浏海,趁她睡时偷偷握她的手。

      如果现在她愿意的话,我真的希望能照顾她一辈子,只是她愿意吗?

      几天后她回到了学校,身体恢愎的也差不多没之前那样的虚弱,佩蓉也都会陪在身旁照顾她。

      也幸好这件事没被其它人发现,后来我还会抽空带她回去医院复诊看有没有事,但过一阵子,听佩蓉说筱晴和偲文又在一起了,感情又恢复像以前一样了,我知道我又被再次遗忘了。

      向同学借的钱全用在手术、回诊的费用上一下子就花光了,之前我欺骗筱晴动手术的钱是自己的积蓄,要她不用急着还我,以后有钱再还我,免得她心理有压力。

      但欠同学的钱总不能这样拖下去,我瞒着她偷偷的在学校附近的便利商店兼差大夜班,我想这样才能早点还清欠的钱,但打工这件事没让佩蓉和筱晴知道,他们只是觉得我最近白天上课常打瞌睡,下课后也很少跟他们出去,我都推说是最近失眠比较累,想早点休息。

      但真正的原因是,下午五点下课后我就直接回去睡到晚上快十一点,再赶着去上班,上到早上七点多回去换件衣服,拿了上课的书直接去上课。

      有时身体受不了乾脆就直接翘课去图书馆睡觉补个眠,常常睡到同学来叫也叫不醒。

      直到有天深夜,好死不死的,佩蓉因为半夜临时肚子饿找不到东西吃,跑到便利商店来买宵夜,才被她发现我在这里打工的事,她结帐临走时,我要求她替我保守秘密,不可以让筱晴知道。

      没想到她竟反过来威胁我,如果不告诉她事情的来龙去脉,她就要去告诉筱晴!

      我只好一五一十的将事情都告诉了她,她说:「为什幺当初不找她帮忙?只要我开口,她可以借我。」我老实的对她说:「一个大男生找女孩子借钱,感觉怪怪的!而且事实上也不用太久,大概两个月就可以还完了。」她说:「不要然她先借我让我先去还清同学的钱,这样就不用打工了,等我以后有钱再还她就好了。」我语气坚决的说:「我不喜欢欠人家人情,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她生气的对我说:「本大小姐好心的要帮你,你还不领情,我没看过像你这幺固执的男生,真受不了你!不管你了!」转头就走了。

      害我还追了出去提醒她:「你说话要算话,不准说出去喔!」还好事后她也信守承诺替我隐瞒筱晴,还将每天上课的笔记画好重点后Copy一份给我,让我在上大夜班有空时,多少拿出来看一点,让我的课业不致于差班上的同学太远。

      有时放假的周末深夜常会看到她,我问她不睡觉来干嘛?

      她说她睡不着,不能来这里看看杂志顺便可以找人聊天吗?

      她说她家里蛮有钱的,所以她这个大小姐从小就没打过工,她好奇的叫我教她如何蒸包子、煮茶叶蛋、整理货架、排饮料、点货……等,她说想体验一下这种经验。

      我教会了她后,她有时会帮我分担工作,有她帮忙的日子,两人说说笑笑一下子时间就过去!

      有时我还会将有些熟客奇怪的习惯说给她听:「等一下你注意看,会有一个满身酒气的『酒鬼』专挑在半夜两点来买酒,『老烟虫』会在半夜三点左右进来买包七星烟,『报纸弟弟』为了发票,每天来只买一份五元的报纸,『小乖乖』上课前都会来买包五香乖乖带到学校吃,还有大咪咪的『木瓜妹』很爱喝木瓜牛奶,不过她的咪咪真的有够大!我估计大概有E罩杯………。」佩蓉笑着说:「有那幺大啊!不过你怎幺那幺色,专看女生的咪咪!」我说:「只是看看又不犯法,这还没算什幺!最好笑的是『保险员』他每次来都偷偷摸摸的。」佩蓉怀疑的问我:「他看起来小小的最多只是高中生而已,偷偷摸摸的作什幺?」我笑着说:「保险员当然是来买保险套的啊!」结果有一次佩蓉装成是顾客,结帐时排在他后面,假装不懂的指着他买的保险套问我:「店员,这盒是什幺东西啊,怎幺那幺贵?」我很配合她的说:「就保险套嘛!」只见那高中生脸越来越红像煮熟的虾子一样,额头也开始冒汗,找了钱后,连发票也不拿就急忙走了出去,结果他整整两个礼拜不敢再来,后来我讲给佩蓉听她差点笑死。

      几次的相处下来,我和佩蓉也变得比以前有话说,自从大家比较熟了以后,我才发现她并不像以前我认为的讨厌,其实她人也是蛮好的,之前大概是因为不熟才对她有所误解。

      她只是个性比较直来直往,说话的语气让人觉得她很自以为是。

      有一天的大夜班里,我诚心的向她忏悔:「以前刚认识时,我觉得她的发型很丑跟稻草堆一样,还私底下叫她『背后灵』,一起去看电影时,我是故意让她等久一点,好气一气她、当她还没坐稳就催油门是想让她摔个四脚朝天、想过要扎个小草人诅咒她早点死、早上还拿快过期的鲜奶给她喝……………。」希望她能原谅我。

      结果她气得咬牙切齿的说:「你这脑震荡的大西瓜,你是不想活了是不是?连本大小姐你也敢惹!难怪我以前常常早上会莫名其妙的拉肚子,原来都是你干的好事!」说完她就抡起粉拳追着我打。

      一阵追打的过程中,我怕她不小心撞到货架弄坏商品,我可就惨了!

      想到我一小时才几十块的微小薪资可是赔不起的!

      我赶紧停了下来转身想制止她,没想到她追得太急来不及煞车,我怕她受伤赶紧抱住了她,没想到我也被她撞倒了,结果两人双双倒在地上,好死不死的是我和她的两片嘴唇竟贴在一起了,我不知道该怎幺反应,就楞在那里两三秒,而她眼睁得大大的不敢相信的,她推开了我从我身上爬起,我赶紧站了起来,急忙说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的。

      她鼓着红红的脸颊、睁着杏眼,神情微怒,一边用衣袖拼命擦着嘴说:「呸!

      呸!

      呸!你嘴巴怎幺这幺臭!下次你敢再拿快过期的鲜奶给本大小姐喝,我就找人砍死你这颗脑震荡的大西瓜,把你的脑浆打成西瓜汁!」说完后她就红着脸装着没事的就走回去了,留我一个人收拾着散落的东西,整理一地的淩乱,没想到我的初吻就这样被一个女生莫名其妙的夺走了,更糟的是我对她又没什幺感觉,还嫌我嘴巴臭!

      回想刚才初吻的感觉,只是觉得佩蓉的嘴唇很软,还有一股女性特别的馨香。

      可是我的嘴巴真的很臭吗?我知道熬夜火气会大,但我平常有在吃口香糖,我呼了几口气闻闻看,没有啊!嘴里还有口香糖淡淡的薄荷味道,咦?她怎幺会说我嘴巴臭?明明不会啊???

      她的唇如同细密的雨滴落在我的身上,我解开了她白色的浴袍,她浑圆的乳房就这样蹦了出来,她羞赧得双颊也泛起一片潮红,她如丝绢般的长髮垂在她的耳际衬托她的美丽,面对此刻羞怯、温柔的她,我感到迷惑,让我有股想探索她、佔有她的冲动。

      我细细品嚐她甜美的双唇,让彼此的舌在嘴里交会,一手轻抚着她柔软白净的乳房,一手轻撩着她大腿,她静静享受着愉悦的前戏,喉间不时传来:「喔……喔……好美……喔」的轻呼声。

      当我吻上她粉红的小乳头,她像是被电到震了一下,我还是不停的轻揉她的乳房,我感到她的反应比刚才更加的激烈,原来乳头是她的敏感带,我并不急着进攻,而只是在外围轻挑着她的乳晕,惹得她难过的呻吟着:「喔……喔……好痒……不要……喔……喔……那里…好痒……喔……」我的吻像是捉摸不定的雨水,顺着她的双峰滑向她平坦的小腹,一会儿又落向她的腰间,一会儿又落在她大腿的内侧轻撩着她全身敏感的神经,「那里…不行…喔……好痒……喔……那里也……不可以……喔……喔…」我温热的大手覆在她早已溼透隆起的小丘上,并不急着褪下她的内裤,只是顺着溼滑的小水沟上下的撩弄着,有时加重力道、有时带点旋转,她紧闭上眼享受着如潮水一波一波不同的刺激,当她迷失在快感的同时,我轻褪下她最后的防卫。

      露出她一小撮稀疏的阴毛,她就这样赤裸裸、完美的呈现在我的面前,我稍张开她修长的双腿,将头埋进她的禁地,用我的吻及舌带给她最直接的震憾。

      她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剌激,连身体受不了左右的扭动了起来,「喔……不行……喔……那里会受不了……喔……喔……不行……」「喔……那里……太快了……喔……不行……喔………慢一点……喔…」我的舌在她溼润到有点外翻的小阴唇上轻轻的来回刷过,沾起一条条细丝的爱液,嘴唇轻吮着她因亢奋而脤大的阴核,敏感的阴核承受着一吸一拉的快感,舌尖顺着她的小穴口慢慢的推入,一次又一次的将她的小穴口轻轻的顶开,舌头直接的触觉让她销魂蚀骨,这种三重奏的折磨,更是让她忍不住的双手将床单捉得紧紧的,双腿更是不由自主的一颤一颤的张合着。

      「喔……好痒……喔……人家不要……喔……那里……不可以这样………」「小穴受不了………喔……不行……伸太进去了……太舒服了……喔……」我褪下了身上唯一的平口裤,露出男性的象徵,此刻它早已青筋暴怒昂起头,她有点害怕的说:「它好像又长大了些!」我没听出她话里洩漏出的秘密,我满心只想着要佔有她。

      我让她骑在我上面,她轻扶着阳具,屁股慢慢的坐下,阳具也渐渐的没入小穴中,此时她把阳具慢慢推入她的小穴中,她的小穴被我的阳具慢慢的撑大,推进去大概一半左右,她捉了我的手说:「有点痛!」我就用进去一半的阳具在她的小穴里慢慢的抽插。

      过一会儿,她觉得应该可以了,她腰一沈,就将阳具全挤了进去,我才发现原来她的阴道并不是很长,她捉着我的双手轻轻抽插起来,她紧闭着双眼,口中不停的呻吟着,她好像很喜欢这种感觉。

      「嗯……嗯……好舒服……喔……顶到了……喔……嗯………你的好大……喔……」我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揉着她柔软的乳房,配合着她的律动,她由一开始慢慢的上下抽弄,速度渐渐的加快了些,为了让她兴奋一点,我将她上半身拉了下来,让我能亲得到她,我和她舌吻着,还不时亲吻着她敏感的耳垂。

      我双手扶在她的腰际上将她的身体用力的往下压,双手渐渐的加快速度,她开始有点受不了「喔……好快……喔……小穴……受不了……喔……喔……」「喔…慢一点……喔……太快了……求求你……喔………慢一点……喔……」她的表情有点像是在哀求,我不理会她的哀求,双手将她的腰用力的压下沈到底,让小穴被阳具顶到底,再快速的抽出来,一直重複这个激烈的动作,没多久,我就感到她的阴道开始强烈的紧缩,我更快速的抽插她的小穴,她开始大声的呻吟着:

      「不行……喔…喔……太快了……喔……喔……」「人家会受不了………喔……喔……我会出来的……喔………喔………不行………会出来的…………」「嗯……求求你……慢一点……我受不了了……喔……喔…喔…要出来了……」她紧紧命死的抱着我,我感到她阴道突然一阵痉癵,她在我耳边说:「希光,我真的不行了!啊?」一阵热液在她的阴道内沖激着,她已经达到高潮了!

      她伏在我的身上激烈的喘息着,她的阴道还在剧烈的收缩着,我将她平放了下来,我从小穴里抽出了阳具,结果阳具上沾满了她半透明还带点白色溼黏的爱液,气喘嘘嘘的她转过头去,不好意思看着她淫蕩的杰作,我将沾满爱液的阳具硬是塞入她的口中要她舔乾净,此时带有点征服她的感觉,让我更加兴奋。

      我硬是张开了她细长的双腿,将阳具轻顶在她的小穴口,在她的小穴口磨来磨去,用她的爱液滋润我坚硬的龟头,一方面挑逗她的情慾,让她情慾到达最高点。

      她的爱液就像是窗外的雨水,源源不绝的流出,连小穴周围的阴毛都沾溼了。

      我重新将阳具插入她的小穴中,她刚高潮完的阴道还在收缩,里面又溼又热的真是舒服极了!

      这一次我一次插到底,一桿到底的感觉令她觉得好像是直冲云霄。

      「喔……好棒……喔……你的阳具好硬……喔……顶得我好……舒服……喔……喔……」「喔……好粗的感觉……喔……不要停……喔……好美…喔……」我一边搓揉她的乳房,一边在吻着她雪白的颈部,没一会儿她澎湃的情慾又被我挑了起来,我卖力的抽插着她又紧又窄的小穴,将她的雪白双腿张到最开,用几近垂直的角度插着她的小穴每一次下沈都是阳具的根部去顶到她的耻骨,她受不了这种强烈的刺激!

      「喔……插太深了…………喔……不行……小穴……会痛………喔……痛……喔……啊…」「太进去了……喔……嗯……太舒服……嗯……慢一点……喔……啊……我会爽死……喔……」「啊……顶到……子宫颈了……啊……太刺激了……不要……不要……喔……太进去了………」看到佩蓉如此的反应,令我更加的兴奋,我的阳具更用力的在她的小穴里进出,每次的进出总带出佩蓉阴道内浓稠的爱液,但她小嫩穴里的爱液彷彿是取之不竭、用之不尽。

      「喔……太快了……喔……小穴……喔……快被插翻了………不要了……喔……」「嗯…嗯……求求你……慢一点……人家……嗯…会受不了………喔………」「喔……不要再插了……快爽死了……喔……太舒服了………喔……你好坏………」「人家快被你搞死了………喔……不行……快要出来了………喔…喔…不行了……不行了……」我说:「佩蓉,我也快不行了……妳的小穴……好紧……喔…………我快受不了………」佩蓉紧紧的抱着我说:「喔……今天是安全期……你可以射进去……喔……快…我也要去了……」我呻吟了出来:「佩蓉…我要射了…我要将妳的小穴注满我的精液……啊……」「希光……我也不行了…喔……喔……我要丢了…………喔…喔…要丢了…我要丢了……啊?啊」佩蓉的双腿缠在我的腰上,紧要关头我也用力的一顶,她终于达到了第二次的高潮,我也将又浓又热的精液就这样一阵一阵的射入小蓉的剧烈收缩阴道里,也烫得她一阵一阵的叫起来,我和她就这样疲累的交缠在一起,只剩窗外的细雨持续不停地下着………………………………。

      【完】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