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321校园秋千上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0321校园秋千上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0271
    管理员

    校园秋千上

      银苑的每个学生在袖口上钉有各自年级的徽章,纽扣般的大小,里面有学号身份识别码,拥有这个才能通过教学楼下的电子安检门,每个年级的标志都不一样,像雨芽她们的就是银制的香瑾花。

      “唔……我猜可能是路上掉了吧……等下去教务处再申请一枚就好了。”话虽这麽说,但她回想起那天激烈的战况,徽章极有可能是被悠纪乱扯衣服的时候给弄掉的,可她不能讲。

      “谢雨芽!有人找!”门口传来女生兴奋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考。

      她一扭头,就看见教室门口围着一群女生,叽叽喳喳地在说着什麽,而被她们簇拥的那个人──那个人!

      穿着白色的衬衫和深蓝色校裤,微微笑着,朝身边的女孩们点点头,像是在回答什麽。

      ──韩悠纪!

      他看见雨芽,向她招了招手。

      顿时,她觉得天塌了。

      楼梯的拐角旁

      “你……你怎麽进来的?又为什麽会知道我的名字?”她明明记得那天看到他袖子上的徽章是金色的桔梗!

      “我有这个呀。”悠纪得意地举起手,阳光照在他指尖扣着的圆形物体上,泛着银光,晃了她的眼──这、这这不是她的香瑾吗?

      !

      “你怎麽会有这个!”说着她就急急伸手要去抢。

      悠纪眼疾手快将徽章握进手心,还向她挥了挥:“学姐,这不是那晚你送我的定情信物吗?”

      “胡说!”雨芽没抢着,又听他这麽讲,一下就气急败坏了。

      “快把徽章还给我!”她握着拳,气鼓鼓地说。

      “哦?还你也可以呀,但你用什麽报答我呢?”悠纪一脸坏笑,亮晶晶的眼睛像看猎物一样盯着她,谁都知道他又在想什麽龌龊事了!

      雨芽心一凉,暗想绝不能被他威胁了:“不给就算了,我等下就去报失,再换一个,简单得很!”

      “呵呵,学聪明了啊。”悠纪扯嘴一笑,“但你怎麽解释这枚徽章为什麽在我手上呢?我看你那位朋友好像很有兴趣知道啊。”

      “你──”雨芽没想到他来这麽一招,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嗯?”

      “不要脸!”

      “哈哈……小猫露出爪子了啊,真可爱。”

      “……那你想怎麽样?”

      “这里说话不方便,”悠纪看看了四周都拼命伸长脖子探听的女生,“我们去花园说。”

      秋千荡漾的激情

      说是花园,其实就像个小公园,假山,树丛,花圃……风景优美隐蔽性又高,非常适合恋爱的学生们,因此这里也就成了情侣圣地。

      走到一处角落,悠纪停了下来。转过身问她:“你玩过那边的秋千吗?”

      雨芽摇摇头,不知道他的用意。

      “那我们过去吧!”男孩突然牵起她的手,把她吓了一跳。他的手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像是艺术家的手。那里传来暖暖的温度,一直从手指传递到心房,像是三月里和煦的阳光,照得人慵懒舒畅。四周的景色开始慢慢後退,树影成了流动的绿色,暖风吹来男孩身上清爽的薄荷味道,他握着她的手,带着她奔跑,就好像永远不会放开一样。

      这样子……似乎也不错……雨芽心里小鹿乱撞,可是脑子里确是恍恍惚惚。

      “喂,你怎麽老是爱发呆?”

      冷不防男孩的声音打断了她的神游,她定眼一看,两颗茂密的法国梧桐间吊着一座白色的秋千,绳子是仿古的粗麻绳,上面缠着绿色的藤蔓,开着五颜六色的小花。悠纪已经大大咧咧地坐在了秋千上,拍拍大腿,示意她坐上来,而他两腿中的欲望,已经支起了小帐篷。

      雨芽不可意思地盯着他:他、他他这是要干什麽?!

      “我上次看到有这个,早就想试试看了!”悠纪的声音里透着兴奋,两眼放光。

      “不可能!我不会和你再做了!”

      “哦?”悠纪一脸戏谑,伸进裤子口袋拿出手机给雨芽看,“你该不会忘了这是什麽吧?”

      那是……那是……雨芽的脸腾得一下变得通红。

      “不想被大家传阅,就要听我的话,知道吗?”悠纪露出一个胜券在握的笑容,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他知道,以雨芽的性格,必然会乖乖就范。手段虽然有点下流,不过嘛,能达成目的就好了不是麽。

      果然,雨芽在原地思维斗争了一会儿,就慢吞吞地走上前。

      “就……就这一次啊,做完了,你就把照片删掉。”她明知道眼前的男孩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可还妄想和他谈条件。

      “行,做完我就把手机里的全删了。”悠纪一脸真诚地保证。

      雨芽总有一种被算计的感觉,可又说不上来哪里有问题。

      她半推半就地坐上悠纪的胯部,他把她的大腿绕过自己的腰,在後面环住,就形成了两人面对面,雨芽紧紧抱住悠纪的姿势。

      ──这姿势,让她觉得羞耻。

      “我们……能不能换个正常点的地方?”

      “不能。”悠纪掀开她的及膝的裙子,想也不想地回答。

      他伸出手,把内裤往边上一拨,就露出了里面粉嫩的肉缝。

      最长的中指首先刺了进去,里面还有点干涩,甬道感受到凉意,猛得一缩。他也不急着动,用麽指急速揉弄还在沈睡的花核。花核在他熟练的挑逗下,不一会儿就肿立起来。

      一股闪电般的快感从她的背脊一刷而过,让她不由得颤了颤。

      “有感觉了吧。”他另一只手也不得闲,绕到後面去捏她柔软的屁股。

      “嗯……嗯……”雨芽闭起了眼睛,无意识地发出阵阵呻吟,花径里也开始分泌出浓稠湿滑的蜜汁,淋在了悠纪的中指上。他抽插了几下,觉得差不多了,而自己也已经忍到了极限,於是拉开校裤的拉链,释放出吐着热气的巨龙。

      “想要了麽?”

      想要……她想要……体内一阵阵的空虚不安地叫嚣着,期盼他的填满。

      她偷偷地垂眼看着巨龙,伸出舌头舔了舔小唇。

      悠纪被她的媚态弄的快疯了,本想再逗逗她,可现在却顾不得这麽多了:“好,给你,都给你!”

      他微微向後仰,用手扶着欲望,顶端延着她的花瓣绕了几个圈,对准入口就是一个挺身──热烫的肉刃毫无阻碍地贯穿了她整个花径。

      “啊──”两人都发出了舒服的喟叹。热热的肉壁紧紧包着他,不留一丝空隙。他能感觉到,她整个花径,都被他弄成肉棒的形状了!想到这里,他兴奋地开始上下挺动起来。

      而他灵活的舌头也不空闲,撬开她的牙齿,长驱直入勾住她的小舌。和她细细地舔卷,缠绵,互相吃着对方的口水。而多余的津液就顺着两人的嘴角滴滴答答落在校服上面。

      一手急切地解开上衣的扣子,将胸衣推至上方,雪白的嫩乳尽收眼底。他双手覆上两团绵乳,大力揉捏着,光滑柔软的触感让他爱不释手,而顶端红色的蓓蕾受到了刺激,也巍巍颤颤地变硬突起。

      他不遗余力地玩弄着双乳,胯下的动作就有所怠慢,雨芽似乎对此很不满,哼哼唧唧地扭了扭腰──那里好痒,好像让他动……可是她又害羞地不肯说出口。

      悠纪自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啊哈,是我疏忽了,真是抱歉──”说完狠狠向上一顶。

      “啊──”雨芽大喊出声,已经分不清是疼痛还是快感了。

      “来点更刺激的吧……”说着他双脚就在地上一蹬,秋千开始晃晃悠悠的动了起来。

      “啊!救命啊!”雨芽没料到他有这麽一招,身体的重心还不稳,连忙手忙脚乱地就紧紧抱住了悠纪,把自己贴得更近,这个动作反而让他的肉刃更加深入她的内部。

      男孩每次在秋千到达底端的时候就用力蹬脚,顺便挺动腰杆往上抽动,秋千就这麽“吱嘎吱嘎”地越荡越高。

      雨芽害怕地闭上了眼睛,把头埋在了他的胸口:“快……快停下呀!我怕高!”

      悠纪不理会她的哭喊,只觉得肉壁那里吸得更紧了,让他差点忍不住就射出来。

      风在耳边呼呼刮过,吹得她的脸和裸露的胸部有点儿冷,可是身体里的肉棒却火烫火烫的,这一冷一热共同煎熬着她,让她低泣出声。脑子晕晕乎乎的,也因此私处的快感更加地明显,一阵阵通向四肢百骸。

      秋千荡漾的激情(2)

      “嗯……嗯……不要了……快……快停下来啊!!”雨芽死命地揪住悠纪的衬衫,埋首在他胸前。现在明明是午间休息时间,为什麽她要陪他在这儿做这种事?!

      “真的很刺激呢!你看,你的身体都绷得紧紧的,那里的小嘴也是,好像比第一次还要紧。还说不要,嗯?”悠纪显然也很享受从胯下传来的阵阵吸允和从高处落下带来的双重快感,不禁闭上了眼睛,於是这种感觉更为强烈,比之前和女生在保健室里拉着帘子做还要有乐趣。嗯嗯,看来这次找对了人,这个女孩很对自己的胃口!

      秋千离地面越来越高,下降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雨芽的心都快从嗓子眼儿跳出来了,吓得直屏住呼吸,把眼前的男孩当作唯一的依靠。甬道中的肉壁蠕动着要把插入的异物排挤出去,却正好像无数只小手,密密麻麻地按摩着他的肉棒,从硕大的顶端,到粗长的龙身,角角落落无不照顾得体贴周到。

      身体里火烫火烫的,但是他裤头的金属拉链却是冰冰凉凉,上面凹凸不平的齿纹随着悠纪每次的抽动都刮得她的花瓣好疼,她可不可以真的不要了啊?

      但是显然连她自己都知道这不大可能,男孩正在兴头上,哪有这麽容易就放过她!而且现在的情形,自己完全处在被动地位,只能任由他的宰割。

      狰狞的粗长进进出出花径,环绕在粗长上凸起的青筋摩擦着雨芽花瓣外的肉珠,一下又一下。

      “我感受到了哦……出了好多水……你的花珠变硬了……蹭在我的小弟弟上……啊……”他发出一阵满足的叹息。他的声音很好听,略带一点磁性,说出这样的话并不让人觉得下流,反而有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诱惑着别人和他一起放纵沈沦。

      摩擦产生的快感渐渐累积,直到身体再也装不下──雨芽感到子宫紧紧一缩,而後大量的液体喷射了出来,脑中忽闪而过一道白光,随即开出大朵绚丽斑斓的烟花。“啊──”她承受不住地尖叫,抱着悠纪不停颤抖,花壶里吐出的一大波淫水,一股脑儿全部浇在了龙首上,烫得悠纪好不快慰!

      第一次高潮的感觉说实话雨芽已经不太记得清了,当时她的脑袋里一片混沌,还不能接受被悠纪拐骗上床被他侵犯的事实,而下面又因为第一次而疼得厉害,所以并没有好好感受。可是这次……她好像慢慢了解到为什麽朱丽妍喜欢找男人上床了──原来真的是很舒服呢……“呦,刚才是谁一直说不要的啊,现在这麽快就泄了?”悠纪知道她脸皮薄,却还使坏心眼故意刺激她。

      雨芽把头埋得更低了,脸上一片绯红,这又不是她能控制的嘛!

      悠纪见她害羞的样子,心情大好,缓缓动了几下,在秋千荡过地面往上飞起的时候,一下子就慷慨地把精华全部喂给了她下面的小嘴。

      两人都默不说话,细细体味高潮的余味,悠纪的脚也不再蹬地,自然地大开着,让秋千自己慢慢地减缓速度,恢复静止。从远处望去,这真是一幅赏心悦目的场景,俊秀的少年和娇美的少女相拥坐在秋千上,旁边是高大茂密的梧桐,金色的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洒下金色细碎的光芒,照在他们身上,斑驳一片。若仔细聆听,还能发觉树枝上有调皮的小鸟时不时发出清脆悠扬的叫声,这叫声却让四周显得更为平静安宁。

      【完】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