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477送老生 送身体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0477送老生 送身体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3405
    管理员

    送老生 送身体

      就要毕业了,校园里弥漫着一种淡淡的离别的愁绪,送老生的足球赛也如往年一般照例举行着。比赛的结果并不重要,也没有人去关心,这只是一种仪式,一种分别的仪式。这种分别是一个时期的结束,更是一个时代开始!

      比赛结束,照例是两队的聚餐,当然还有我们的足球拉拉队。席间,作为我们校队的明星,曾琨当然是大家劝酒的对象,而他也是酒到杯干,开怀畅饮。

      “来,我们的大明星,我也来敬你一杯!”一个晚上都默不作声,似有无穷心事的姚瑶也走了过来。

      她还是那身拉拉队的队服,紧身的粉色运动衣,愈显她的双峰怒突,两颗明珠几乎裂衣而出。下身是白色的运动短裙,没有穿丝袜的腿修长笔挺而富有弹性,使得整个人看上去亭亭玉立。由于长年运动的关系,她略带古铜色的肌肤虽然没有一般少女的白晰,但反而更突显她的健康和蓬勃、性感而又略带野性。一双蕾边的短袜配上那双小巧的运动鞋,一切都是那样完美得让人无可挑剔!真是难以想象,170cm身高的她,双脚竟这么小巧。

      “哎呀,有劳我们的大美女大驾,真是愧不敢当!”已经有些醉眼朦胧的曾琨竟没有发现姚瑶眼神中的些许迷离,“来,我们干一个!”“再来一个!再来一个!”也不知是哪个在起哄,“两个队长来杯交杯酒啊!”“好!好!”大家的情绪一下子给提了起来。

      照着民华的惯例,足球拉拉队的队长到了大四以后就主动退了出来,在大二的学生中重新再选一名,而姚瑶就是下一任的拉拉队的队长。

      而此时的姚瑶眼神一下子不见了先前的迷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下定决心的坚毅。然而她娇艳的面庞上的笑容始终如一,只是此时的脸上多了一抹嫣红——不知是刚刚的那杯酒的作用还是由于大家的起哄,又或是还有其它的原因?

      “来就来!”两位队长几乎是异口同声,又惹得大伙一阵的哄笑声、口哨声和戏谑声。姚瑶的娇靥更红,而曾琨也好像一下子失去了球场上叱咤风云男儿气概,略感尴尬的举了一下手中的杯子。

      不知是有人故意推了曾琨一把,还是他真的有些醉意或者故意为之,在两人喝交杯酒的时候他的手肘撞上了姚瑶高挺的乳房。姚瑶只觉得一股电流猛然击中了自己娇嫩而敏感的乳尖,那股电流使得乳房一阵酥麻后,便犹如乱窜的灵蛇流向全身上下,使自己的小穴也不由的流出了一股淫液。她不自禁地娇呼了声,一双大腿似是忍着尿意般的紧紧靠合着,同时她感到头晕乎乎的,光滑而结实的两腿在微微的震抖着……曾琨一口气喝下自己杯中的啤酒,却见姚瑶还在慢慢的喝着。这时他才发觉自己的手肘刚好顶在了女性身体的最柔软处――柔软而又极富弹性。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姚瑶这杯酒喝得极慢,本想催促她的曾琨此时也是乐得享受一下这种极佳的触感。

      聚餐终于结束了,此时的曾琨已被大伙灌得分不清东南西北,头埋在桌子上睡着了。而其余的队员也好不到哪儿去,一个个东倒西歪。不过学校还是得回,清醒点的拖拉着糊涂点的,就这样大家三五成群犹如龟蛇之行的向学校方向走去。

      姚瑶是走得最慢的一个,等她将曾琨的右臂搭在自己肩上,走到酒店门口时,大伙已经走出了好远了,她只好打了一辆出租车,向自己租的地方驶去——由于连年的高校扩招,本来就十分紧张的大学住宿资源就更显得捉襟见肘,而一些经济条件较好的学生以及那些不太愿受学校过多制约或为了在晚上更好的学计算机的学生,就在学校外租房来住,学校也就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其实,姚瑶很早就开始暗恋曾琨了,只是一直由于女孩子的矜持不敢表达,今天,马上就要分手了,这也许是她作为拉拉队的队长为他呐喊助威的最后一场比赛了。再不表达心中的爱恋,也许,也许这一生就错过了这个心中的白马王子。

      半梦半醒的曾琨在车内半靠半压着她的半边胸膛,靠得是那样近,压得她的左乳涨涨的,像是要暴开一样,呼出的气热热的打在她的耳旁、发际,一阵阵男子的气息让她愈加意乱情迷。

      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呢?姚瑶暗暗问自己,可是她却无法给自己一个答案。

      爱情是什么?为了爱情要做什么?千百年来,谁又说的清呢?有的人飞蛾扑火,最终为爱殉身,有的人冲破了各种的羁绊,来到了自己的伊甸园,有的人一生无语,至死都没有让自己爱恋的人知道自己的心,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或者,爱情无所谓对错吧。

      姚瑶现在什么也不想,迷迷糊糊的让意识控制着自己,她只知道曾琨要走了,也许这一走就再也见不到了,她只知道现在自己的白马王子离自己是那样的近,那样的触手可及,那股男性的气息是那样的吸引自己!她完全的沉浸在这气息里,轻轻的抚摸着曾琨结实的胸肌,他身体上的一切都让她那样迷恋。小腹中的那股热流又开始作怪,让她好像越来越控制了不了自己,她有一种想大声呼喊的冲动,但是又不知道自己该喊些什么。腹中的那团火越烧越旺,越烧越旺,仿佛要将她烧成灰烬才能罢休。

      而此时抚摸曾琨的手也到了他的小腹,腹肌也是这么结实,好像没有一丁点的脂肪,怪不得个子那么小也能在一群傻大个儿中把球打进。好想跟他赤裸相见让自己的柔软靠在他结实的躯体上。

      不经意间,她的手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让她好像触电一样将手猛的收了回来。这一定是男性的象征了,可为什么这么硬,这么大呢?怎么跟书上写的不一样呢?

      瞄了一眼司机,见司机没有注意自己,姚瑶又把手慢慢的放到他的小腹下。

      还是那么硬硬的,热热的,这时她心底的那团火一下子燃了起了,像是要把她整个人都烧了起来,大腿内侧和臀部开始发痒,乳房也在膨胀,下体更是又热又麻又痒,那愈来愈强的膨胀感顶着阴道壁强烈的冲击着她的大脑,她的全身绷的紧紧的,感觉阴道里面有一股暖流奔涌而出,她张着嘴,强烈的兴奋让她的全身失控了一样不停的哆嗦,两个肩头不住的在剧烈的抖动着。此时变成了把他拥在了怀里,双手紧紧的抱着,全身都在剧烈的抖动。

      此时出租车不合时宜的停了下了,姚瑶的住处到了,她匆匆的甩出十元钱,连司机的脸都没敢看,拥着曾琨下了车。

      下得车来才知道喝醉酒的人是多么重,而自己由于刚刚的性高潮的余韵未消,两腿也是软绵绵的,出租车一开走,她才感到自己的无力。

      两个人都不知道是怎么进得姚瑶的住处,她只知道她打开门后,两个人全都瘫在了地上。曾琨还在沉睡着,睡得是那样的深,全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姚瑶紧紧的偎依在他的身上,让自己的躯体跟他紧密贴合——她已经完全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知自己是醉是醒。

      迷迷糊糊中,姚瑶想沉沉睡去,但是当她一想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再过一个星期就要远赴云南,那个那么遥远的彩云之南,更想到,可能过了今晚,他再也不会属于自己!

      她让自己清醒起来,半抱半拖的将曾琨扶进了卫生间,她要将自己跟爱人的汗渍洗干净,她要把自己的第一次完美的演绎给自己的爱人!

      也许这就是爱情吧,她让人坚强,让人抛弃一切的其它的事情和情感,只专注于自己的爱人,而又让人迷茫,全然找不到自我的那种迷茫。

      姚瑶轻轻地将曾琨的短袖球衣脱去,他健壮的

      胸肌和棱角分明的腹肌全都展现在了她的面前,虽然原来也见到过,但那是在他进球后,兴奋的将球衣脱去时,而现在是这样的近,这样的触手可及。

      她轻轻地抚摸着他棱角分明的腹肌,将如花的娇靥贴在他的胸膛上,让自己感受他的力量。她又感到自己的心跳的特别厉害了,像是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样,而自己的脸也是热辣辣的,像是火烧的一样。

      用自己颤抖的双手,姚瑶用力的把曾琨的身体扶起,轻轻地褪去了他的运动短裤,谁知曾琨根本就没有穿内裤,他的阴茎一下子跳了出来,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使她的心跳得更快了。

      这是姚瑶第一次看到成年男性的东西。怎么会跟小孩子的差那么多呢?黑黑的,硬硬的,还在那里像是示威似的一跳一跳的。

      姚瑶扶着曾琨靠在墙边,自己坐起来,慢慢的脱去紧身的粉色运动衣,那对挺拔的玉乳立刻像一对玉兔一般跳了出来,她的双乳是那样的坚挺,粉色的乳头,雪白的乳房,与她古铜色的身体形成了强烈的对比,造物主就是如此的神奇,要怎么样的鬼斧神工才能造出如此动人的完美啊,可惜此时的曾琨仍在沉睡,世间的如此美景根本没有看到。

      姚瑶轻抚着自己的双乳,她一直对自己的身材引以为傲。在学校宿舍时,经常几个同住的女孩子在一起谈论、比较,她也一直是别人羡慕的对象,那些女同学们总是问她到底是如何才长成这么完美的乳形,尤其是她上翘的乳头。

      姚瑶的手伸到裙子一侧的拉链,“哧……”拉链被拉开,裙子松开后从裙脚一直向上被掀起,白色的内裤逐渐显露了出来。内裤边缘所缀的花边,在雪玉也似的洁白的大腿肌肤衬托下格外的显眼。短裙一点一点的自下而上地褪了下来。

      于是,当裙子离开身体的瞬间,她的身上就只剩下了内裤了,曼妙的曲线裸露无遗。不知是因为汗水,还是刚才在出租车上流的淫水,白色的内裤是如此的通透,以至于能隐约的看到她微微隆起的阴阜和黑亮的阴毛。

      常年的体育运动,让她的身上没有一点赘肉,身材苗条,骨肉匀称线条优美,仿佛精心雕刻出来似的,盈盈一握的小细腰,完美的线条向下延伸和那嫩白丰挺的臀部形成两道美丽的弧线,可爱的肚脐镶嵌在平滑的小腹上;再往下那令人喷血的茸茸草丛中的迷人花瓣若隐若现,羞答答的躲在美丽的花园中。

      打开热水,姚瑶细心的开始给曾琨冲洗,轻柔的用毛巾擦洗,温柔的像个新婚的妻子。但是她的新郎一周后却要走了,去那遥远的,可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天涯,不期然的,她忽然想起一句词:“洞房记得初相遇,便只合、长相聚。何期小会幽欢,变作离情别绪。”眼泪不期然的流了下来,合着沐浴液的泡沫在曾琨的身上滚落。

      温柔的洗净自己的爱人身上的每一寸地方,又温柔的擦干他的身体,才把他半扶半抱的搀进卧室,放在自己散发着幽香的床上。

      重新回到卫生间后,她才开始细心的冲洗自己的身体,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洗得认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洗得仔细,她要让自己成为世上最完美的新娘!

      没有了爱人在身边,她才开始想,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正确,此时母亲的教导又回响到自己的耳边:只要是你认定的,就要毅然决然的走下去,尤其是在遇到你的爱人的时候,或者,爱情对你只有一次。

      望着爱人一柱擎天的阳具,她的心又狂跳起来,轻轻的伸出自己颤抖的左手,抓住爱人怒目圆睁的男根,感受着他的热力,感受着它的力量。

      这是属于自己的,这一切都是属于自己的,至少在这一刻!那么一个星期以后呢?爱人又会是谁的?或者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做好今天的事情。

      轻轻的对准自己的花园入口,缓缓的坐了下去,好像没有书中说的那种痛感,只是一种充实感充满了全身的每一个细胞,原来这就是爱的感觉,爱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爱就是被占据,心灵、身体一起被占据的感觉!

      她试着扭动了一下自己浑圆的臀部,巨大的阳具在体内轻轻的磨擦了一下,那股热流又回到脑海,那股瘙痒的感觉又回到臀股之间,一种充实、幸福、兴奋而又有点无所适从的情绪一下把她包围了。

      在本能的驱使下,她更快的扭动腰肢,让阴茎更深更快的研磨子宫颈口,让快感一波接一波的向自己涌来,那种愈来愈强的膨胀感再一次出现,她的全身绷的紧紧的,上身猛得俯了下来,双手紧紧的抱住曾琨的头,双腿伸得笔直,感觉阴道里面一股暖流奔涌而出,她张着嘴,强烈的兴奋让她的全身像失控了一样不停的哆嗦……原来这就是做女人的感觉,从今天起,我就再也不是女孩了!我已是一个女人了!

      姚瑶的心里忽然很乱很乱,不知是幸福是难过还是别的什么感情,两行清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静静的望着爱人,感受着高潮的余韵。

      紧紧的抱着他,两个人是那么近,她应该高兴才是,但是为什么会哭了呢?

      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也许,女人真的是一种奇怪的动物吧。

      偎依在爱人的身边,她感到从未有过的安全,思绪飞得很远很远,好像又什么都没想,就像天地之间只有自己跟爱人一样,别的什么都不存在了,或者全都跟自己无关了。

      他棱角分明的脸庞是那么的英俊,特别是他挺拔的鼻子,是如此的英挺。好像有资料上说鼻子挺的人的性能力都特别强,不知是不是真的?去,胡思乱想什么啊,怎么想来想去又想到这里了。当真是“哪个少女不怀春”?

      一股倦意向她袭来,是太累了吗?不是啊,以前训练中的运动量好像比现在大得多啊,我不想睡啊,我想再多看看我的爱人啊!

      终于,她的眼睛合到一起,沉沉的睡去。睡得那么安详,那么甜适。

      睡梦中,好像见到了好多好多的花,她跟他在花丛中追逐嘻戏,然后,一起倒在花丛中,他的吻是那么悠长,那么甜蜜。他拿出了他的大阳具,压到了自己的身上,天啊,又要来了吗?又要来一次那种快感淹没一切的欢爱了吗?

      【完】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