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577宿舍的半大小子们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1577宿舍的半大小子们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1855
    管理员

    宿舍的半大小子们

    506宿舍住了四个十八九岁的半大小子,按年龄从大到小依次是曹雷、周平、冯京和李明。今天殷小卓夫妇登门服务,是老大曹雷在美国的表弟介绍的,据那个坏小子说,两年前玩过这个女人,一个很有学问的骚娘们,是个博士,屁股大,奶子肥,玩起来很爽。
      曹雷对此深表怀疑,在曹雷的印象中,女博士都是与灭绝师太划等号的,恐龙居多,一个毛没长齐的小屁孩的话,可信度实在值得商榷。不过曹雷到底还是没卷小表弟的面子,应了下来,为免孤身犯险,死拉硬拽,集齐弟兄,摆上一桌麻将,一起来对付这个恐龙博士女,约好输的那个,演一出俊男戏恐龙助兴。
      出乎意料的是,敲门进来的居然真是个前挺后翘的大美女,且有老公相陪,话还没说上半句,就脱光屁股,自称婊子,磕起头来。
      四个家伙看的目瞪口呆,鸡巴马上就竖了起来,还是早早的告别了处男生涯的曹雷经验丰富,使个眼色,假装不理不睬,看这两口子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殷小卓虽然阅人无数,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冷场的局面,后期加入的王清经验更是不足。四位爷不理不睬,不禁让他们慌了神,只好加倍卖力的表演着,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却丝毫没有留意到死死盯在女博士滚圆的屁股和奶子上的八道贼溜溜火辣辣的目光。
      殷小卓被王清扒光之后,红着脸给丈夫宽衣解带,然后两个人一丝不挂,齐刷刷的磕着头,嘴里还学着猪哼哼,表演精心编排的「双猪拱槽」。只见殷小卓更加卖力的扭着丰腴的屁股,几乎让人担心那杨柳细腰会喀嚓一声折断,肥而不腻的屁股肉象波浪一样性感的颤动着,臀缝一张一合,迷人的小屁眼忽隐忽现,胸部随着磕头的动作波涛汹涌,鲜艳的蓓蕾与羊脂美玉般的玉兔交相争辉。
      王清和妻子一样,并排跪撅着扭屁股,粗大的阳具在胯下可笑的晃动着。夫妻二人配合的很好,磕头和扭屁股的节奏完全一致,两个大屁股在灯光下白的耀眼,在半空中剧烈而整齐的画着圆圈,忽而以相同方向扭动,忽而以相反方向晃动,甩起臀肉撞的「啪啪」作响,配合着嘴里的哼哼声,仿佛演奏着一曲淫靡的乐章。
      居士填《念奴娇》赞曰:
      夫扒妻来,
      妻扒夫,
      转眼两只光猪。
      素臀朝天,
      菊蕾现,
      幽谷乍开还关。
      腰如杨柳,
      无风自舞,
      臀生千层浪。
      玉兔荡漾,
      乳起万丈波澜。
      昔日天之骄女,
      才貌称双全,
      谁人不羨。
      今朝沦落,
      双膝跪,
      撅腚恐人不观。
      夫妻并舞
      效拱槽肥猪
      双臀为鼓。
      余音绕梁,
      一曲人间罕有。
      这时殷小卓已经完全忘记了给几个小男生光腚磕头的羞耻和对丈夫的愧疚,只是竭尽全力的卖弄着傲人的丰乳肥臀,毕恭毕敬的磕着响头,光溜溜的屁股有节奏的撞击着丈夫的臀部,心里焦急的祈祷着,「上帝呀,老天爷呀,快出声叫我过去呀,哪怕是吃屎喝尿也可以呀。」
      上帝和老天爷是仁慈的,半个小时后终于回应了这个彻底无神论者的祷告。
      「小婊子,爬过来给爷爷摸摸。」曹雷再也忍不住了,欲火把他的喉咙烤得生疼,咽了口唾沫,哑着嗓子道。
      殷小卓如聆天籁,连忙应了一声,迅速爬到曹雷脚下磕头,见曹雷的眼睛似乎在自己胸前打转,自作聪明的托起丰乳,柔声道:「爷爷,要疼爱奴婢的奶子么。」
      谁知道表错了情,双目尽赤的曹雷在那双摇曳生姿的奶子上踢了一脚,简洁的喝到:「骚货,屁股。」
      这一脚并不重,殷小卓还是疼得差点叫出声来,刚才疯狂的扭动已经使一双巨乳酸痛难当。
      她连忙乖乖的转过身,把两片汗津津粉嘟嘟的肥臀高举到曹雷面前,曹雷也不客气,先是摸了一把,接着左右开弓,噼里啪啦的拍打起来,弹力十足的屁股肉被打得乱颤,这是曹雷第一次打女人的屁股,滑嫩的手感使他越来越上瘾,洁白的屁股上很快布满了鲜红的巴掌印。
      殷小卓的臀部热辣辣的疼痛,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当着丈夫的面被比自己小的男孩狠狠地打屁股了,她愧疚的看了一眼跪趴在地的丈夫,屈辱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涌上眼眶。
      「哥们儿一起来,屁股打得肿一点,待会儿操起来紧绷。」随着曹雷一声吆喝,八只大手同时出现在女博士丰满的方寸山上,连拧带拍,殷小卓疼痛难忍,却不敢叫出声来,喉咙里低声发出的凄惨悲鸣,完全掩盖在清脆的巴掌声里。

      「诸位爷爷,骚娘们的奶子打起来也很爽,要不要试试。」王清眼见妻子洁白的屁股变得通红,本来就肥硕的丰臀明显又胖了一圈,连忙转移起他们的注意力来。
      「好啊,骚货,试试你的奶光。」曹雷等人倒是从善如流。
      殷小卓忍痛含泪转过身,跪直身子,挺起丰硕的乳房。
      「哭丧着脸干啥。」曹雷一巴掌把殷小卓左乳打的飞了起来,啪的一声撞在右边的大奶子上。
      殷小卓疼得惨叫了一声,眼泪再也忍不住,扑簌簌流了下来,还要强陪着笑脸,「几位爷爷的巴掌真厉害,把小婊子的屁股奶子打的好舒服,都爽出眼泪来了。」
      四个人哄笑着骂了声贱货,开始疯狂的玩弄起殷小卓的奶子。
      「四位爷爷,小婊子的肥奶、大屁股已经被宠幸的很舒服了,骚嘴、浪逼和臭屁眼好想爷爷们的大鸡巴呀。」啪啪的奶光声中响起了一个甜腻腻娇滴滴的声音。
      殷小卓是个善于揣摩人心的女人,嘴也甜,知道怎样使人如浴春风,否则也不会让王清在国外痴痴的等了她一年多,还心甘情愿的寄血汗钱给她另寻新欢,更不会使见多识广的方舟拜倒在石榴裙下。
      「改行」后这一天赋也没有消失,开始在男人的胯下大放异彩,她十分清楚怎样用语言作践自己来取悦这群半大小子,逗起他们的欲火,好尽快完成工作,同时还可以拯救被打的窜心疼的乳房和臀部。
      不出所料,曹雷等人听到漂亮的女博士满口粗话的推销自己,立刻放弃了打奶光的游戏。
      「我看这骚货的屁眼子不错,不过要先湿一湿,操起来才爽。」殷小卓的姿势已经由「昂首挺胸」变成了「母狗撅腚」,曹雷粗鲁的用手指抠着她裸露的肛门,以行家的口吻道。
      「是不是要先灌一下肠。」周平道。灌肠这一医学名词能在广大青少年中普及,日本av功不可没。
      「宿舍里没灌肠的家伙呀。」冯京感到有些为难。
      「还要啥家伙,把自来水龙头直接塞进她的屁眼不就行了,来个自来水灌肥肠。」李明出了个高招。
      「爷爷真是高明,不过现在我们国家的淡水资源这么紧张,大量浪费到小婊子的臭屁眼里实在不值得。」殷小卓听的花容失色,学医出身的她深知灌肠带来的痛苦,更何况把自来水活生生的喷入脆弱的肠道,连忙媚声道。
      「是啊,这个骚货的臭屁眼那配得上纯净的自来水呀,它有专用的清洁润滑剂,几位爷爷要不要先试试。」王清连忙在一边帮腔。
      「什么润滑剂。」曹雷有些好奇
      「是『绿帽老公舌头牌』的屁眼专用清洁润滑剂,经过WC质量认证的纯绿色产品,医学证明,唾液里含有大量杀菌酶类物质,具有强大的消毒作用,舌头舔过的屁眼,不仅嫩滑,而且安全无污染,诸位爷爷可以放心使用。」殷小卓一心想摆脱自来水灌肥肠的悲惨命运,顺口胡诌道。
      「爷爷请上眼。」王清笑嘻嘻的伸出舌头在妻子的屁眼上舔了几下,做了个示范,虽然出发前洗的很干净,但屁眼就是屁眼,再加上路上的奔波和刚才的折腾,味道实在不敢恭维。
      曹雷等人哄笑着同意了,一边继续抠着殷小卓的屁眼,一边商量先后顺序,可能是精虫上脑的缘故,迟迟拿不出可行的方案。
      殷小卓的屁眼被抠的实在难受,连忙帮曹雷等人出了个主意。
      「爷爷们要不要试试『母鸡下蛋摇骰秀』。」一心速战速决的女博士大致讲解了一下,四个人哈哈大笑,连声叫好,决定由殷小卓摇骰,哥儿四个猜数字,最接近的算赢,殷小卓猜大小,输了喝酒。第一轮由曹雷监督。
      宿舍的条件不错,有个沙发,曹雷舒舒服服的坐在沙发上行使他的监督权,冲着殷小卓跩了句文,「嗟,来食。」
      殷小卓媚笑着磕了个头,跪趴在曹雷的两腿之间,亲吻着勃起的阳具,雪白的屁股高高翘起。
      「三颗骰子填狗腚。」王清跪在妻子身后,大声吟道。
      殷小卓连忙把两片丰满的臀丘掰开,彻底暴露出粉嫩的肛门,王清拿起一颗骰子,放在那娇艳的菊蕾上,用中指顶住缓缓推入,直至整根指头没进狭窄的小洞。
      殷小卓的屁眼已经「久经沙场」,但还是那句话,屁眼毕竟是屁眼,上帝造之是为了拉,而不是吃,再加上这颗筛子是便宜的地摊货,表面粗糙,棱角也没有磨平和丈夫的手指一起划过柔嫩的肛肉,仿佛强烈的电流烧灼着敏感的肛肠,除了心理上欲死的屈辱,生理上也产生了强烈的不适,喉咙里发出娇媚的闷哼。

      王清也感觉到了妻子难言的痛苦,不禁有些心疼,不过手上却毫不迟疑,接连又塞进去两颗,接着吟道:「一根舌头封后门。」说着用嘴巴紧紧封住妻子的屁眼,伸出舌头上下左右,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打扫起来。
      「吹箫摇骰两头忙。」殷小卓吐出曹雷的阳具,接着丈夫的话柔声道。然后开始疯狂的扭动丰腴的大屁股,王清的嘴巴就像长在殷小卓的屁眼上一样,脑袋随着妻子的屁股如影随形的剧烈摇晃。
      粗糙、坚硬的骰子不断刺激着柔弱的肠壁,柔软湿润的舌头爱抚着裸露的屁眼,殷小卓的后庭仿佛在地狱和天堂之间徘徊,麻酥酥、火辣辣,五味俱全。
      殷小卓吟完,马上把曹雷的鸡巴吞进小嘴里,不顾扑鼻而来的臭气,殷勤的吮吸着,曹雷伸手揪住女博士两个耳朵,疯狂的前后摆动,青筋暴露的龟头在娇艳的红唇里进进出出,粉嫩的小脸啪啪的与小腹做着亲密接触。
      殷小卓极力配合着曹雷的动作,但两只耳朵还是几乎被揪了下来,被操的喘不过气来,忽然感到口中涨大的阳具异常的搏动起来,接着整张小脸被死死的按在胯下,滚烫的岩浆一股股的喷射而出,殷小卓强忍窒息的痛苦,大口大口的吞着腥腥的精液。
      与此同时,女博士的喉咙里发出惟妙惟肖的咯咯咯的母鸡叫声。王清闻声,马上离开妻子的屁股眼,叼起一个大碗,三颗筛子从狂扭的屁股里喷射而出,丁丁当当的落在碗里,接着殷小卓含着曹雷的鸡巴一屁股坐在碗上,跳动的筛子转了几圈,停了下来。
      「母鸡下蛋承欢后。」王清吟完了最后一句,竞猜开始了。
      哥儿四个嘻笑着报出自己的数字后,殷小卓已经舔干净了曹雷的鸡巴,也娇滴滴的选了小。
      肥臀一抬,揭盅了,周平第一,李明最末,殷小卓很不幸的输掉了。
      周平早就瞄上了殷小卓湿漉漉的屁眼,正要提枪上马,王清道:「三爷爷操奴婢老婆屁眼之前,要不要来个双保险。」
      「双保险,啥玩意?」周平奇道。
      「大肥腚,给诸位爷爷解释一下。」王清随意给老婆起了个浑名。
      殷小卓刚喘过气来,呻吟着,「绿帽老公刚给奴婢舔了屁眼子,奴婢再给爷爷舔舔鸡巴,这样大鸡巴和肥屁眼都湿湿滑滑的,插起来特爽。」「好,就来个双保险。」周平虽然有一些性经验,不过还从来没试过肛交,也有点犯嘀咕,不知能不能顺利插入。
      「老四,别躲呀,一块来爽。」周平坏笑着,曹雷和冯宁笑着把躲在后面的李明推了过来,原来输掉的惩罚是和王清表演断背山。
      殷小卓夫妇屁股对屁股的跪趴着,两个屁眼紧贴在一起扭动着,尽职尽责的吮吸着各自「老公」的阳具。
      殷小卓的屁眼周围沾满了王清的口水,一部分蹭到了王清的屁眼上,因此王清虽然没有享受到双保险的待遇,不过也达到了1点5.
      殷小卓的嘴功确实了得,周平的鸡巴很快就沾满口水,一柱擎天了,王清吹箫的经验远远少于妻子,不过技术也非同寻常,尽管张玉对于被男人口交有些抗拒,但在王清娴熟的技巧下,还是舒舒服服的硬了起来。
      「一对婊子屁眼张,二位爷爷鸡巴尝。」夫妻二人并排跪趴在地上,双腿叉开,双手掰臀,把屁眼完全暴露出来,齐声道。
      「噗嗤」两个粗大的阳具顺利的插进夫妇紧密地后庭,周平早就等的欲火焚身,阳具在殷小卓的菊蕾猛烈的进出,把屁眼里面的嫩肉都带了出来,小腹疯狂的撞击着丰满的臀部。李明刚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几进几出之后,一股异样的快感从鸡巴迅速涌起,不由自主地象周平一样猛烈的抽插起来。
      胯下的王清夫妇并非只是被动的挨操,而是竭力的迎合,使阳具每次都能一插到底,同时还恰到好处的蠕动着娇嫩的屁眼和直肠,训练有素的按摩着棒身,嘴巴里发出娇滴滴的叫床声,很迷人,而且都是女声,如果闭上眼睛的话,李明一定会认为在自己胯下呻吟的是一个绝色美女,而非五大三粗的王清。
      随着两声满足的咆哮,滚烫的精液一股股的喷射入王清夫妇的直肠,啵啵两声,两条鸡巴刚刚拔出屁眼,夫妇二人眉头都不皱上一下,马上转身把鸡巴吞进嘴巴里,仔细的舔吸着,清理着肉棒上沾满的精液和秽物。周平和李明满足的喘着粗气,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潮,觉得以往的日子都白活了,以前操过的女人简直是浪费自己的精子。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