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591新的开始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1591新的开始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39621
    管理员

    新的开始

    80后是尴尬的群体,他们处在变更的年代,在性上也是如此,既不像现在的初中生一样开放,也不会无知到插夜壶。

    作为这拨儿人其中的一个,我是在高二那年看了第一部毛片,也就是那年,我的精液第一次射到了一个女人的身体里。

    她名字很男人,长的却很女人,五官配合的十分精准,身材发育的也很匀称。
    转学来到我的班级,看到她时我眼前一亮。那天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短袖,胸前挺出两座山丘,紧身的牛仔裤包着下身,看上去线条分明,我当时的感觉十分写实,只想用手扣扣她腹下那块明显的三角区。

    当时居然天真的以为那里面肯定裹了什么东西,怎么会鼓成那个样子。
    值得一提的是她的臀部,饱满圆润,圆的像是要卷起来一样。由于裤裆太紧,顺着缝隙望过去里面菱角分明,阴部卡在裤缝里,细致的显露出内裤边缘的痕迹。
    全班男生的眼睛都没有办法离开那个地方,却又集体装B用不时的偷窥来掩饰自己。

    我是最为开心的一个,因为我的同桌恰好因为打架被喝令退学,那个空空的座位一定属于这个裤裆很紧的姑娘。

    果然,班主任把她安排到了我的旁边。

    在她把屁股放在板凳上的同时,我按捺不住心里的爽切,笑出声来。结果被她听见,大约是洞悉了我的心态,她冷淡的瞟了我一眼,黑白分明的眼睛美的叫我窒息,同时又觉得自己有点丢人,在美女面前不能自控,暗恨会被她瞧不起。
    不能否认,我当时真的很白痴,一方面想考个好学校强迫自己努力学习;另一方面又摆脱不了青春期的萌动苦苦压抑着对性事的好奇。有时很渴望像校园流氓们一样装酷,打架,喝酒,以牛比的强悍来赢得少女们的目光,但又害怕葬送自己的未来,乖乖的当好学生,偶尔看看毛片,抽抽小烟,打打手枪。

    于是虽然和她成为了同桌,但基本上没有太多实质性的进展,只了解到她喜欢谢霆锋,并近乎固执的认为长发的男生才能够潇洒。

    这多少令我有些泄气,偶尔偷偷从领口去偷看她的胸部,不想却让我发现她不喜欢带胸罩这种习惯。

    当时的女生大多数都有明显的BRA的印痕,从T恤上就能看出样式与尺寸,但她身上却从来没有那种痕迹。

    在一次偷窥中我成功的趁她弯腰捡圆珠笔时迅速观察到她里面是一件印有花纹的小背心,乳房饱满坚挺,乳头和乳晕都是粉红的嫩色,嵌在圆润白嫩的双峰上煞是诱人。

    我想,摸上去应该非常柔软而富有弹性。这种冲动逼迫了我很长时间,终于想到了恶毒的一招来报复她对我的冷淡。

    我不知道98年的夏天各个地方的学校都有什么花样,反正我们学校是流行玩儿高压水枪。带着一腔愤恨,我将一管冷水连同我的意淫一起射到了她的胸前,仿佛射上去的是精液一样。

    她胸前几乎湿透,淡淡映出了小巧的乳头的两粒形状。背心粘在身上,水滴顺着勃领慢慢滑了进去。水痕使得她的胸部更加饱满而明显,坚挺着随着她擦拭的动作而轻轻摇摆。

    我克制着自己想伸手捏两把的冲动,等着看她的反映。

    她怒目圆瞪,尴尬的把紧帖住肌肤的胸衣往前拉了拉,好让乳头不再明显,然后死盯着我的眼睛,用另一只手捶打我的胸口。

    小嘴里厉声叱喝着:「真看不出你是这么下流的人,气死我了。」就在她的拳头打到我胸膛上的时候,我还满载着得意的快感,但当我听到她骂我下流时,我顿时变的恼羞成怒。

    关键的原因是我的确感到自己有些过分,事情做的有点卑鄙了。

    ∩只要是个男人就不愿意被美女这样训斥,卑鄙怎么了?男人是禽兽,但女人偏爱小动物。我索性又拿起水枪,把水柱射到了她紧紧包裹的阴部。三角区立刻湿透,水痕向着臀部扩散而去。

    她一下子愣住了,也许是对我的大胆行径表示惊讶,又或者不能接受那如同尿了裤子的情?啊?

    我毫不畏惧的盯着她,用手死死抓住她的拳头,慢慢靠近她,在不到一公分的距离间终于开口:「没错,我是下流,我就是你说的那种人。拿水枪射你只不过是另一种形式,我真正想的是拔光你的衣服!」

    她往后挪了挪身子,小嘴微微张开,眼睛睁的又圆又大,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松开她的手,看了看她裤裆湿嗒嗒的样子,掏出手帕扔给她,然后转身离开了教室。

    我爬在操场角落里的草坪上抽烟,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切,她湿潞的头发,白皙的乳沟,以及那滴水的裤裆,觉得自己太过荒唐,我被她致命的吸引力诱惑的太深,也压抑的太久才会作出这种事情。

    而最贱的是,我居然不感到后悔……

    接下来的时间都比较尴尬,她不和我说话,我也不理她。只是有时彼此会觉察到双方都有余光在偷偷打量着对方。直到有一天,这种情况因为一件突发性的事情而全部改变。

    我同校的表弟被高三的男生打的鼻青脸肿,跑来和我诉苦。我们几乎是从小在一起长大的,对他的疼爱让我不能坐视不理。于是我回座位上卸掉了那只早就摇晃不定的凳腿,当做木棍准备去高三年级找那个煞笔报复。

    她看着我气势汹汹地提着凳腿往外走,突然喊了我一声:「你要去打架?」我一脑门子怨恨,所有情绪都被愤怒左右,没有理她径直走出教室。

    她跑出来拉住我,漂亮的大眼睛死死盯着我又问:「你到底要干吗去?」我一挥胳膊挣脱开她的手,一言不发走到那个煞笔所在的班级。
    我表弟在他们班门口给我指出那个煞笔,我冲过去狠命的用那根凳腿打他的脑袋,当时身边周围的状况我已经无暇顾及了,只是追着他在他们班里拼命打。
    一下一下,近乎疯狂的只打他的脑袋,身边无数只脚踹在我身上,直到他的血流了一地,我也被其他人打的晕晕乎乎,可还是紧紧攥着他的头发死也不肯松手,我的胳膊不知道被谁压住动不了,就用额头使劲顶他。

    后来十几个男生把我踩在脚下不停的踹,从人缝中我突然看到她就在不远处望着我。她的手攥成拳头,表情看起来好像很紧张的样子,那双大眼睛里似乎也有些湿润。

    后来不知道怎么终止了这一切,我在医院里住了一天,回到学校时被全校点名批评,并记了大过。说是跨年级打架,问题严重,我记得校长有一句话特别逗:只听说过高年级的同学欺负低年级的同学,还是第一次遇到低年级的打高年级的。
    写了检查叫了家长后总算能正常上课了。绷着纱布的我却没有板凳坐。(那条凳腿打的找不到了)她看着我无奈的踹那个三条腿的凳子居然第一次冲我笑了笑。

    然后屁股一挪,空出她自己的板凳的一半地方来:「先坐这儿吧。」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慢慢坐了下来,两个人各用一半的屁股坐同一个板凳,紧帖着彼此的身体,多少年过去了,我至今不能忘记她传来的体温,以及当时我复杂的心情。

    至此,我与她算是有了个新的开始,她似乎对我萌生出很大的兴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关系便落了俗套,如同每一个校园情人那样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摸她的乳房,直到第一次进入她的身体。

    那是在一个录象厅黑暗的包间里,我们都毫无准备的交出了彼此的第一次。本来还坚守着各自的防线,不想在那种地方留下阴影,结果在画面中的几段色情镜头下,我们终于不能自制,尤其是毫无经验的我,在凭借从毛片中学来的生疏技巧,开始摸索。

    我亲吻她柔软的嘴唇,霸道的将舌头放进她的嘴里。她呼吸有些急促,双手抵住我的胸口。我像A片男主角那样舔她的勃颈,她的耳朵,一点一点,慢慢顺着锁骨舔下去。

    她闭上了双眼,躺在沙发靠背上,胸脯起伏不定,我笨拙的拉起她的背心,看着那对颤巍巍的乳房,饱满而圆润,在昏暗的灯光下竟是如此白皙。

    我双手轻轻抓住,缓慢的顺着相对的方向揉捏,那坚实的肉感通过我的手心不断向我的大脑传来一阵阵的愉悦。

    我含住那两粒粉红的奶头,用舌头在上面画圈,在她轻微的啜吸声中突然用力一吸,她猛然间「啊」的叫出声来。

    我抚摸着她的臀部,那个圆的仿佛要卷起来的屁股有着结实的弹性,轻轻拍打,有着沉稳的声音。顺着臀部摸到她的大腿内侧,在沿着裤缝按住她的裤裆,手里传来一阵温热。

    我慢慢摩擦着,看着她的脸颊泛起红晕,小巧的嘴唇微微张开,发出一声声喘息。

    我性欲盎然,受不了这种刺激,已经无暇在调情下去,猴急的脱掉她的裤子,扯下白色的内裤,却忘了自己还没脱裤子。于是一边紧张的解开裤带,一边探过头去看着她的两腿间那团浓密的阴毛。

    她看我开始脱裤子有些不好意思,扭过头去闭上眼睛,一只手捂着阴部,另一只手挡住胸口。

    我迅速脱掉自己的内裤,小弟弟昂着头像是箭在弦上,续势待发。

    我有些粗暴的分开她的双腿,身体压了上去。她开始犹豫,用手推我。都这时候了我怎能放弃,拿开她的手用小弟弟向她两腿间顶去。

    我记得毛片中的情景是要分开两片阴唇,但我当时哪懂得处女和妓女的阴部有着天壤之别。

    用两个拇指掰开她阴部的边缘,用小弟弟寻找中间的缝隙。

    这个动作似乎弄疼了她,她叫了一声,开始挣扎。

    我又顶了几下,还是找不到洞口,于是有些着急,弄的一头大汗。

    她的反抗更让我有点泄气,同时也更增加了性欲。我握着老二,用龟头摩擦她的阴部,试图用挤的力量来分开阴唇。我感觉她下面水不是很多,但也不觉得干涩,于是增加了摩擦的力度和速度。

    她突然变的非常兴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不断呻吟着。

    终于,我感觉到有一个部分非常柔软,便使劲往里顶,一点点的,我能感受到龟头进入时被摩擦的快感,虽然每挺进一点都不容易,但只要用力就可以再深入。我心里有些紧张,真的进去了吗?

    大约进去一半的时候,我感到前面很紧,龟头被包裹的感觉也更强烈,我看她的表情不知道是痛苦还是舒服,只是轻轻叫唤着。我很想全部都进去,于是腰身一挺,用力插了一下,顿时觉得豁然开朗,而她也在那一瞬间大叫了一声。并且极力挣扎着推我,嘴里喊着疼。

    我有点害怕,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局面,虽然我听说处女第一次都会疼,但还是有些做贼心虚,可同时也有着尚不能确定的成就感。是破处了吧,我欣喜而不敢相信的想着。

    用手摸了摸她的脸,我全身是汗要她忍耐一下,你是处女,可老子也是处男呀,只不过不疼罢了。

    过了一阵,小弟弟有点疲软的迹象,由于长时间保持一种姿势,加上她阴道里涌出些温热的液体,我不能再忍耐着不动了。

    于是尝试着轻轻的抽插,她先是叫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喘着粗气。我听那叫声不是很痛楚,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摆动臀部有规律有节奏的抽送着。

    §感愈演愈烈,她的叫声似乎也变的娇柔而放荡,我放下心来,开始猛烈的动作,憋了太久,我觉得腹部有团火在燃烧。她叫唤的声音越来越大,我的胳膊被她抓的有点疼。

    我学着毛片中的样子,用手抓住她的乳房,加快节奏,大约10几分钟后,我突然觉得头皮发麻有些眩晕,梦幻似的高潮终将一股股的精液射进了她的阴道深处。

    我瘫软在她身上,闭上眼睛轻轻握着她的乳房,身体有些抽搐。她更是像滩烂泥一样倭在沙发上,心脏剧烈的跳动着,紧紧搂着我动也不动。

    过了好一阵儿,我点了支烟坐在一边看着她用纸巾擦拭下体,一切如同梦境一般似幻似真。我心头涌起强烈的满足感,夹着烟的手有些颤抖。

    在这个昏暗的包厢里,我们开始了彼此人生的性爱历程,虽然当时的我们都不知道在那之后的不久就面临着分手,甚至更想不到大家未来的境遇将会发生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但至少在那一刻,我们都感受到了踏实的幸福,纯粹的满足。
    那支烟,也是我人生迄今为止抽过的最浓最甜的一支。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