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635转学的经历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1635转学的经历

  • 该话题包含 0个回复,1 人参与,最后由大白 更新于 3周前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1747
    管理员

    转学的经历

    几个月之后,我坐在了本地一所高中的教室里。正如同好回复所说的“兄弟啊,早熟啊”,16岁的我个子已经很高了,排座位时老师把我排在最后。同桌是一个小胖墩,人很老实,属于敢说不敢做的那种。我的腼腆性格只在家中长辈面前表现,在同学面前还是以豪放着称,因此不到一天我们就混熟了。因为我在初中的经历,我成了他的偶像。

      坐在第一排有个娇小玲珑的小女生——小胖说她叫小玲,正是我喜欢的那种。在我的崇拜者面前我当然不能示弱。于是在我们的嬉笑声中,在他敬佩的目光中,我借口眼睛不好,离开了不到一天的同桌,来到第一排——小玲边上。

      如果非要我说出我的初恋情人的话,那她就是小玲了。我承认小玲在班上不是最漂亮,甚至在前五名之外,但因为我的豪放、我的人缘,在选美排名时,她成了四大美人之一。

      很快的,凭我的三寸不烂之舌,我和小玲就成了好朋友,几乎无话不谈了。

      她说她很少和男生讲话,以前讲过的所有话都没有和我一天讲的话多(后来小胖证实了她的说法)。她说她家就在镇上江边,父母是卖菜的。她说和我在一起很开心。不管什么时候,课上课下我们都缩在我们的座位里不停的培养着我们的感情。有时候换了位子离得远了,只要我嘴里发出一点声音,她就会默契的望向我,然后俩人对视一会。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我的成绩也被欢声笑语一点一点的吞噬,而小玲反正成绩也不好,无所谓。最后,小玲不愿看到我沉溺于温柔乡,我们只好约定等我们毕业后我们再重新开始。

      应该说和小玲的交往是纯洁的,之所以带上几笔,完全是因为她是我的初恋,让我感受到了甜蜜。请各位同好不要见怪。

      作为色盟会员,不能因为某个女性而改变自己的宗旨。于是我继续我的寻花问柳事业。但是日子过的很平常,无非和女孩子讨点嘴上便宜。时间转到1996年夏,一切从一瓣桔子开始。

      临近高考,午饭之后我在教室看书,边上稀稀拉拉没几个人。小芳,当时的副班长,手里拿着几瓣橘子进来了。“我也要!”我嬉皮笑脸的说。随后她把橘子递给我。“喂我。”我无耻的张开嘴等着。我的原意只是和她开开玩笑,没想到她真的把橘子喂进我的嘴里。于是一切开始了。

      两天后,我在她座位上拉了她的手。当时我很紧张,手心全是汗;而她更甚,似乎全身在发抖,幸好没反对。她告诉我,过几天是她和小娟的生日,会在小娟家里过,希望我也去。我当然不会反对。

      生日聚会结束后,我送她回家。在江边,我紧紧的抱着她。小玲的家就在对面,夜色把江面拉宽了不少,晚灯倒映,在水上跳跃着,是在庆贺我的成功?还是在嘲笑我的无耻?靠,我一口含住了小芳的嘴。初吻,没了。

      我紧紧的抱着小芳,双手在她头上、背上、臀部不停的游走,似乎想把她塞进自己的胸口。我和小芳生疏的嘴对着嘴,偶尔她的舌头溜出来,我立刻感觉到它的美味。于是我使劲的把她的舌头吸出来,有时在“有福同享”的念头下,也把自己的舌头送给她。

      小鸡鸡在底下抗议了,挣扎着想冲破内裤的束缚。我使劲的顶着小芳的小腹,摇摆着屁股摩擦着。春情初发的小芳似乎受不了我的挑逗,扭动着身躯,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夏天衣服穿的少,我的右手很轻松的摧毁了内衣的保护。

      啊,很久没尝到这种感觉了,怎一个爽字了得?

      我的右手从小芳结实的背部转到温暖的小腹,轻轻的抓捏着,只能抓起一层细细的皮。乳罩很宽松,我握住了乳房。乳房很结实,也比记忆中的三年前的大多了,我的一只手刚好握住。乳头很大,很硬。但是我的小鸡鸡更硬,在我们的摩擦下,似乎流了点什么出来,凉飕飕的,粘忽忽的,好不难受。

      我轻轻的咬着小芳的眼睛、鼻子、脸蛋、耳朵,小芳的身子软绵绵的,眯着双眼,双手不停的抓着我的背。我看了看四周,除了远处来往的汽车声,附近空无一人,不远处有块草地。我抱着小芳慢慢的向草地挪去。

      小芳毫无抵抗的被我按在地上。我静静的盯着她眼中迷朦的我,小鸡鸡刚好撑在她的阴部。月光下的脸显得那么圣洁,仿佛镀上一层银光。我禁不住向她的胸部吻去。小芳喘着粗气,嘴里呢喃着,我只觉得小鸡鸡涨的难受。不知不觉间,小芳的衣服自动让出了一大片领土,光滑的肚皮沾着我的唾液,象蜗牛爬过一样在月光下闪耀着白光。

      皮带就在我的眼皮底下晃动,我把手伸了过去。小芳似乎从噩梦中惊醒一般,我的阴谋破产了。然而,破碎的窗纸已不起作用,我和小芳开始了甜蜜的生活。

      小芳掌管钥匙,晚自修后负责关门。每天晚自修结束后,我们的身子和嘴唇就紧紧的粘在一起,仿佛一天没喝水一样,不停的吮吸对方嘴里的琼浆玉露。有时不小心推翻桌上的书堆,第二天就偷偷看着同学收拾,然后对望一眼,在心里暗暗发笑。

      星期六,同学们都回家了。我和小芳借口上课,就留在学校。晚上的校园没有了白天的喧嚣,只有蟋蟀发出发情的叫声,叫的我心慌意乱。月亮在云丛中穿梭,不时露出龟头般闪亮的身子。我确信旁边无人后,向我们班的女生寝室跑去。小芳点着床头灯在看书。小骚比还装模作样的,她心里肯定比我还紧张。

      我们立刻变成了一体,重复着日复一日的动作。想着即将到来的时刻,小鸡鸡噗的挺了起来,似乎在催促我快点。我一把将她按在身旁她的床上,再没有任何前戏,把她的裤子拉到膝盖。高中的女生毕竟没长大,稀疏的阴毛下皮肤隐约可见。肚脐小小的,看起来更象想象中的小比比。阴唇紧闭着,仅露出一条缝。

      肌肤在昏黄的灯光下,黑白叠宕,层次分明。小芳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

      我迫不及待的脱着自己的裤子,小鸡鸡硬挺着卡住内裤,似乎也为即将到来的时刻感到恐惧。费了好大劲拿出小鸡鸡后,我猛的扑在小芳上。“哦……”我不禁舒服的叫出声来。

      小芳并拢着双腿,我的小鸡鸡刚好贴在腿缝里,龟头顶着阴唇。正如我先前所说,我早就知道所谓做爱就是小鸡鸡在小比比里抽插,但是究竟怎么插进去,我却一无所知。我抱着小芳,小鸡鸡使劲顶着,想找到那个魂牵梦萦的小洞。小芳在身下扭动着身躯,紧贴的肚皮混着汗水发出咕唧咕唧的声音。龟头在紧闭的阴唇外徘徊,偶而能见到里面热热软软的东东,更激起我的一阵阵战栗。

      处男,可怜的处男,终于积累已久的能量喷薄而出,我第一次将我的浓精射在一个女人身上。我喘着粗气,趴在小芳身上,一动不动。小芳捧起我的头,不停的亲着我的脸、我的脖子,也不怕咸咸的汗味。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