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752少女的挣扎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1752少女的挣扎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0275
    管理员

    少女的挣扎

    柳馨涵按照正常时间准时上学,她的父母原本是让她在家休息的,但在她再三坚持下最终退让了。

      当时在诊室中的情景,柳馨涵大概毕生难忘,孙涛刚刚抽出刀来,年轻的外科医生右腿就像鞭子一样扫了上去,把刀子远远地打飞。没有丝毫停顿,冯医生甚至没收回踢出去的腿就径直舍身撞在了孙涛身上,把他直接撞飞了出去。

      冯伟这个名字柳馨涵不是第一次听到,她当然没有真的找他看过病,她是在微信新闻上看到这个名字的,能够徒手制服持刀歹徒的年轻外科医生。今天刚巧碰上冯伟值班只能说是运气,柳馨涵一开始也不抱太大希望,不过就算今天没有遇到这个近身搏击高手,她也绝不会再回到孙涛的破房子里去。如果是在医院的话,就算内脏被伤到也能够救回来吧,柳馨涵宁愿堵上这个风险,也不愿意指望孙涛这个疯子大发善心。

      制伏了孙涛之后,冯医生立刻报了警,之后警察就来了。考虑到她和文静两人都受到了伤害和监禁,警察没有把她们直接带回派出所,而是留在医院里接受检查和治疗,只不过出于讯问的考量,被分别安排两间病房里。作为被害人,柳馨涵并未受到太大的限制,不但可以和闻讯而来的父母见面,甚至在下午录完笔录,并且确认身体无恙后就回家了。

      就她现在的了解来看,情况比她想象的要好很多,孙涛那天用手机发出的短信似乎是什么绑架威胁书,要求绝对不要报警,听到风声就撕票。柳馨涵的家人自然不会蠢到真的不报警,但警察遇到这种情况也不敢大张旗鼓地调查,于是周围居然没传出任何风声,柳馨涵昨天下午对认识的几个女生旁敲侧击,她们还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另一方面,似乎因为涉及到未成年人,这个案件被警方低调处理了,至少柳馨涵没有在任何地方看到相关的新闻。

      还有一个好消息,在警方的审讯下,孙涛供认自己不曾把这几天拍摄的照片传给任何人,相关专家在检查过他的手机和电脑后也确认了这一点,而这些照片除了少数处理后作为物证之外,其余也都会被处理掉。

      这种情况下,柳馨涵自然要来上学,虽然现在走起路时胯下还是隐隐作痛,但比起忍受这点疼痛,她更不能容忍一丁点流言蜚语。

      在去学校的路上,柳馨涵碰到了陈慧,她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飞快地跑过来打招呼,只是颤颤巍巍地点了点头,就挽着吴睿的胳膊默默走开了。没错,这两个人现在成一对了,甚至不用麻烦柳馨涵去牵线搭桥。

      当时做笔录的时候,柳馨涵毫不犹豫地就把这两个人的事说出来了,毕竟想瞒也瞒不住,那时候的视频还在孙涛手机里留着呢。不管是作为证人还是被害人,他们两个立刻被叫去了派出所,之后的事情都是她听说的。

      吴睿一开始是被当作共犯的嫌疑人给叫去的,毕竟他也强奸了一个女生,事后不但没有报警,甚至在班主任老师打电话询问时故意撒谎。柳馨涵对此丝毫不意外,她在小巷里就已经预料到这个男生指望不上了,如果只是被吓破了胆倒也无所谓,问题是他很聪明,聪明到明白报警对自己不会有任何好处,不报警对自己也不会造成危害,所以他什么也不会做,甚至还说服了陈慧保持沉默。

      对于陈慧,柳馨涵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不管发生了什么,陈慧始终是喜欢吴睿的,而她这样的女人总会轻易原谅自己喜欢的人,就算代价是挚友的安危。她自己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保持沉默本身就意味着对友人的背叛,所以事情结束之后过了许久她也没主动联系柳馨涵。

      靠着几人的证词,加上孙涛对自己罪行供认不讳,吴瑞最后总算没有沦落到被提起刑事诉讼的地步,最后也是被当做被害者来处理,至于这背后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柳馨涵就不清楚了。只不过她不免猜测,陈慧和吴睿的双亲在背后做了什么,据她所知,这几位手里的能量可不小。

      听去警局办手续的母亲说,他们的父母最初在警局里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但最后却是一脸和气地共同离开,应该说不愧是社会人士么。这样看来,看来双方父母都已经认了这段关系。毕竟都已经发生过关系了,双方的家室勉强也算得上门当户对,就算再不情愿也只能认了。

      明明只过了一个双休,但柳馨涵回到教室之后却觉得恍如隔世,当她赤身裸体得被关在一个小房间里时,她只是一个任人宰割的弱女子,但在这个班里,她就是柳馨涵,整个班级的中心。

      今天,柳馨涵依旧是班级的中心,但她敏锐地注意到哪里出现了问题,周围女生之间的窃窃私语就是证据,而且她很明显与其有关,因为每当她接近,那些女生就会故意错开话题。

      就在柳馨涵准备采取一些行动的时候,刘璐找上了她。

      「那个,」两个人独处时,刘璐有些担心地说道,「文静是真的受了重伤吗?」刘璐的问题让柳馨涵倒抽一口冷气,她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文静确实住院了,但是班主任给大家的理由是她生病了,这也是警方和校方协调后的结果,无论如何,刘璐绝不该知道文静受伤,而如果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她还知道些什么呢?

      「你在说什么呀?」柳馨涵故作惊讶的样子,「文静她明明是生病,我昨天还去看了她呢。」

      「是这样啊,」刘璐看起来似乎松了口气,「那希望她快点好起来。」柳馨涵刻意微微皱起眉头,「你怎么会觉得文静是受伤啊,有什么传言么?」听到这句,刘璐的目光不禁有些闪烁,但她最后还是开口道:「恩,是有点传闻,班里的其他人都在说孙涛周末的时候,强,强暴了你和文静……」说到这里,刘璐略显担心地看了眼柳馨涵,大概因为她只能从这张脸上看到单纯的惊讶,所以继续说道:「当然,这只是传言,也不知道是谁乱传的,我也是不相信的。但是传言说文静被孙涛弄成了重伤,最后孙涛被警察抓了起来,所以今天这两个人都没来学校。我知道这个很扯啦,但是传得有鼻子有脸的,你看,周五是孙涛和你一起离开学校的,还有好几个人看到你们还有文静一起走进小巷子里,现在他们又都请假了。我也是有点被吓到了,所以跟你问问看。」「哇,这个传言有够恶的,」柳馨涵做出气愤的表情,「败坏别人名声也就算了,还咒文静受重伤,太过分了。这个传言现在班里都在传么?」刘璐犹豫了下,还是点点头,「恩,不止班里,好像别的班也有在传。没事啦,馨涵,这种莫须有的东西等文静和孙涛回来就不攻自破了,别理他们。」「恩,」柳馨涵笑着说,「等他们两个回来,这传言也就变成一个笑话了。」然而她心里很清楚,孙涛是绝对回不来了,强奸加故意伤害和非法拘禁,就算是未成年人,也少说要关上几年,虽然校方会给出转学这样的理由做遮掩,但到时候在添油加醋的传言下,只会变成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证明。

      不过她现在更关心一件事,这个传言到底是从哪里流出来的,要知道她昨天下午还没有听到任何风声,居然能在一天之内传遍整个班里,甚至连刘璐这样不太关心八卦的人都有所耳闻,更可怕的是自己对此居然一无所知,要不是刘璐关心文静的状况,她还不知道要被蒙在鼓里到什么时候。于是她在最后漫不经心地问了句,「对了,这事你是听谁说的。」

      刘璐明显有些犹豫,不过还是答道:「是柳雯雯最早跟我说的,我后来也听王蕊和李若兰提过,不过她们也是从别人那听来的。」「没事没事,我又不是怪她们,只是有点奇怪,莫名其妙就出现这种传言。」没错,柳馨涵当然不是要去怪罪谁,这毫无意义,她要通过这些人顺藤摸瓜把这则传言的源头找出来。

      和刘璐分开后,柳馨涵用手机登上自己一个微信的小号,用隔壁班张磊的名义开始试探性地和刘璐提到的几个人接触,这是她初中时候的拿手好戏,高中以后虽然也没怎么再用过,但技术还没生疏。

      打探消息并不容易,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在上课时间玩手机,特别是在这所重点中学里。出乎她的意料,探寻这件事的困难程度意外的困难,因为流言居然是在同年级的其他班级先开始扩散,而且一开始也没指名道姓,只是隐约提及了高一十二班,而流言到了自己班里,孙涛和文静的缺席立刻填充了这则传言的血肉,变得越来越真实。柳馨涵知道这种传言是最危险也是最难以消除的,想要打探源头更是困难重重。

      柳馨涵自然不会因为这点阻碍而放弃,不过等她找到所谓的源头时,已经是晚上了。

      Uyx372,这就是所有的线索最后指向的目标,一个微信号。就是这个微信号假借各种人的名义和其他班的学生接触,把流言传了开来。这个微信号并不在柳馨涵的好友列表里,她也懒得再去找它的所有者是谁,估计不可能找到,毕竟这种手段她再熟悉不过,用一个只用一次的微信小号传播流言,这招在初中的时候还是自己先发明的呢。

      这绝不是无意间的泄露产生的,而是有人刻意在传播,至于嫌疑人,实在太多了,班上任何一个不服气柳馨涵地位的女生都有可能。

      单纯找到这个微信号并没有任何帮助,但探听到这个微信号散布的最初版本谣言意义非凡,那真的是一个极其模糊的谣言,说十二班的一个男生强奸了班里的两个女生,更是让其中一个女生受伤入院。柳馨涵立刻敏锐地发现,这则传言中少了两个人,吴睿和陈慧。

      柳馨涵,陈慧和文静作为一个小团体,她们在班里的地位是作为一个整体而存在的,不可能有任何一个对柳馨涵怀有恶意的女生会在故意抹黑了她和文静之后,还主动放陈慧一马。是的,绝对不可能有的,除了陈慧自己。

      这当然是一个充满了恶意的猜测,不但没有半点证据,更是完全否认了自己和陈慧之间深厚的友谊。然而柳馨涵淡然地接受了这个猜测,福尔摩斯不是说过么,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更何况陈慧当初没有报警已经等同于对自己的背叛,这样的女孩为什么不可能再背叛自己一次呢?

      虽然她一直都是那样蠢蠢的,但是谁又能保证这不是她的一种伪装呢?

      结果,说到底,找到传播谣言的犯人也并不能解除柳馨涵此刻的危机,就算她在班里揭露出传言的传播者,也并不能让这则传言简单地烟消云散。不过这并不是没有意义,既然知道了假想敌在哪里,柳馨涵自然知道如何应对。

      几天后,柳馨涵静静地站在市三医院门口。虽然今天是工作日,学校也没放假,但她还是毫不犹豫地请了假过来这边。

      不过她做这件事之前自然是确保过不会在学校里产生任何不好的传言,毕竟现在整个学校的小道消息都围绕着另外一件事,都没人有余力将她今天的请假和之前的强奸传闻联系在一起了。

      是的,这就是柳馨涵的应对措施,传言不会简单地消失,但可以被更加夸张的传言所覆盖。当然,强奸作为传言的敏感性已经很高了,能够更加吸引眼球的传言并不多,不过柳馨涵刚巧想到了一个,卖淫。

      仅仅过了一天,陈慧卖淫后意外受孕最后只好找吴睿喜当爹的故事就在班里传得有鼻子有脸,不但出现了各种目击证言,连卖淫对象的大老板名字都出来了。

      但是仅仅是这样,还不足以完全盖住关于柳馨涵的传闻,毕竟所有的证据深究下去都是假的。

      不过不负柳馨涵所望,吴睿这回乖乖地扮演了她计划中的角色,受不了传言刺激的他吼出了陈慧跟他做的时候还是处女这件事,于是形势立刻转变。

      所谓的传言最多也就是众口铄金,和当事人直接承认完全是两码事。于是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十二班有队情侣上床了的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学校。这种时候学校本来应该是出面处理的,但是碍于强奸案件曝光可能会对学校形象产生的负面影响,老师们偏偏不能说什么。

      高中生上床在这个逐渐开放的国家已经不是那么罕见的事情了,柳馨涵甚至在初中的时候就耳闻过同学去开房的事情,但是在这所校风甚严的重点高中,当事人亲口承认就是另外一码事了。这件事不断出现在整个学校所有人的交谈中,男生中自然充满了羡慕嫉妒恨,而到了女生嘴里则在惊叹之余带上了一丝鄙夷。

      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没人会关心虚无缥缈的强奸案件,毕竟老师都说了,孙涛同学因为家庭原因要转学了,而文静同学则是因为生病住院,柳馨涵都代表同学去探望过了,合情合理,无可挑剔,是哪个逗逼说孙涛强奸的啊,那小子怎么看也没那种能力,又不是吴睿,对吧?

      柳馨涵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虽然处于风口浪尖的陈慧这几天整个人都瘦了许多,但这又关她何事?她本来还对陈慧怀有些歉意,毕竟她是因为自己才被牵扯进这件事的,不过流言这件事促使柳馨涵最终决定放弃这段维持了一年的友谊,就算没有任何证据说陈慧就是那个微信号的主人。

      不过身为当事人的陈慧和吴睿都是她的朋友,这件事倒确实对她在班里的地位也有些影响,不过这都是小事,她能处理好的。再找一个女生填补陈慧的空缺而已,这真的再简单不过了。

      所以当柳馨涵看到文静走出医院的时候,她露出灿烂的笑容来迎接。

      文静倒是少见地露出了些许惊讶的表情,「今天你不用上学么?」「没事,我跟老师请假了,我就说昨晚梦到周末的事情,整个人不舒服,他就立马同意了。」

      「哦,这样啊……」

      「来,走吧,我送你回家。」

      「我打算去学校的……」

      面对文静略显踌躇的样子,柳馨涵直接拉起她的手,「文静,我都请假了,不要浪费嘛,你又不是今天非去学校不可,对吧?」文静轻轻地嗯了一声,就任由柳馨涵牵着她走了。

      两个人走在路上沉默不语,谁也没主动开口,周末的事情并不是发生过就算了,特别是其中一些只有两个女生才知道的事情。

      过了许久,两人就这样沉默地走到了文静所住的公寓楼,柳馨涵路过这里很多次,但从来没上去过。

      直到进了电梯,整个世界似乎再次只剩下她们两个人,柳馨涵才用极不符合她风格的小声音轻轻地说了一句,「对不起,谢谢。」只有她和她才知道两句是想说什么,她想道歉的不仅仅是把文静卷入这件事情,而是她所做的更可怕的事情,在那个被绝望所笼罩的储物间里所做的事情。

      那时候,柳馨涵已经快要彻底崩溃,几乎决定要向孙涛彻底投降来换取自己在校园生活中的苟延残喘。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文静手臂上露出一大块红色的绷带,天知道那个可怕的想法是如何进入她脑子里的,然而她就是这样鬼使神差地想到了,如果文静重伤濒死的话,孙涛会不会带她去医院。

      这毫无疑问是一场赌博,赌一个完全疯狂的男人是否会无视一个他不关心的女人的生命,不管怎么看,柳馨涵的赢面都不大,这毕竟是一个疯子。但是她还记得刚到这个房子里的时候,孙涛最先让她给文静包扎,这是否说明他内心深处也是不愿意死人的呢?无论如何,柳馨涵毅然决然地赌了,用另一个无辜女孩的生命作为筹码。

      她解开扎紧的绷带,扯开有些愈合的伤口,主动促使其感染。于是最后她赌赢了,孙涛已经注定要锒铛入狱,她成功地保住了班级里的地位,而文静的伤在及时处理后也没有大碍了,结局是如此完美。然而这真的代表她做的是对的么?

      柳馨涵请假的时候没有跟老师说谎,她昨晚确实做噩梦了,在那个梦里,她拼命地撞门,但是孙涛始终没有过来开门,于是她看着文静一点点衰弱下去,最终停止了呼吸。那是多么可怕的噩梦啊,当她在午夜惊醒的时候,柳馨涵感觉整个人都快崩溃了,那个梦离现实其实并不遥远,只要多一点如果,也许就会变成结局。

      相比之下,孙涛所做的事情对于柳馨涵来讲,跟被狗咬了一口没有什么区别,做爱也好,强奸也好,说到底不都是性交嘛,自己也没打算把第一次留给最重要的人这种愚蠢的想法,一张膜而已,没了就没了吧。

      柳馨涵自认为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自己被强奸了,她事后淡然处之;孙涛锒铛入狱,她觉得罪有应得;陈慧因为流言而几近崩溃,她毫不在乎;就算是初中那个死对头被她逼得快要跳楼的时候,她也只是挑了下眉头;但是对于文静,天哪,她几乎要害死这个全心全意保护自己的女孩,这件事她无论如何也没法原谅自己。

      所以她向她道歉了,尽管柳馨涵自己也知道一句简单的道歉毫无意义。

      此外她还要感谢她,不光是她奋不顾身地试图保护自己,更加感谢她没有把以上的这一切告诉任何人,让这一切成为她们之间的秘密。

      文静轻轻地说了一声「没事」,也不知道有没有理解那简单的四个字背后柳馨涵内心的复杂纠葛,但柳馨涵觉得她明白了,因为她心里总是明白的,只不过什么也不说。

      进到文静家里的时候,柳馨涵略微有些惊讶,因为这间屋子虽然干净,但缺少人气,也就是人住过的痕迹。聪慧的少女很快想到了原因,「文静,你一个人住这里么?」

      「嗯,」文静罕见地犹豫了一下才继续说,「这里是为我上学租的房子,我父母不住这里。」

      当然是这样,其实柳馨涵早就该想到这一点不是么,不管是做笔录的时候没有露面,还是文静出院的时候孤身一人,早就已经能说明这个女孩身处在一个怎样的家庭环境中。

      「没事的,我已经习惯了。」文静突兀地补充了一句,然后走向了自己房间。

      她的房间中最让柳馨涵印象深刻的莫过于那整整两个书架的书籍,而且里面没有任何时下流行的青春小说,书脊上印着的尽是英文单词,除了一个psychology,柳馨涵居然找不出几个自己认识的单词。虽然她早就知道文静很学霸,但她从没意识到这个少女是这么学霸。

      不过另一方面来讲,这个房间除了这些书就没有其他印象深刻的东西了。朴素的床铺,朴素的柜子,摆放着电脑的书桌,文静的房间里就再也找不出什么值得一提的东西了。

      「家里简陋了点,让你见笑了。」

      「不不,蛮有文静你的风格的呢。」

      沉默再次降临到这间屋子里,两个人坐在文静的床上,谁也不说话。

      许久之后,最终却是文静先开口,「没事的话,馨涵你就回去吧。」又到了做出选择的时候,柳馨涵猛然意识到,她现在当然可以离开,文静绝不会把那个周末的事情告诉任何人,绝对不会。但她可以就这样离开么?这不是简单的选择题,理性和智慧丝毫没有帮助。

      上一次做选择的时候,她做了错误的选择,虽然两个人都得救了,但那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当她在漆黑的储藏间里听着文静的气息逐渐衰弱的时候就明白了。

      如果再来一次,她绝对不会再选哪个选项,哪怕另一个选项是死无葬身之处。那不就简单了么,柳馨涵在心里笑着对自己说,该选哪个选项不是很明显的事情么?

      她没有起身,反倒是侧过身来,将文静较小的身躯压在床上。

      少女总是一片漠然的脸上此刻满是惊讶,但在开口说些什么之前,樱桃小嘴就被另一张少女的唇给封上了。

      少女露出从未有过的神色,但并没有挣扎。

      当柳馨涵抬起头的时候,看到的是文静娇小的脸蛋上满是嫣红的娇羞,她意外地发觉自己似乎蛮享受眼前这一幕的。

      「怎么样,文静,这可是我的初吻哦,味道如何呀?」面对她的调笑,文静慌乱地进行回应:「舒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馨涵,你在干什么?」

      「亲吻呀,这不是很明显么,你讨厌么?」

      「不,不是,我……我,不是,这个……我想……」面对文静罕见的惊慌失措,柳馨涵忍不住再次占有了少女柔软的唇,而且这次还更进一步。文静在感觉到口中被一片柔软的异物侵入时,踌躇了一下后,也笨拙的给予回应。

      这次的吻比之前要长了无数倍,当结束的时候,一长串透明的液体连着两个少女的唇。

      「我不明白,」文静抿了下嘴唇后继续开口,「馨涵你想干什么?」「你真的不明白么,」柳馨涵此刻依旧把较小的少女压在身下,居高临下的脸上露出妖娆的笑容,「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不,」文静慌忙否认,「不是这样的。」

      「就是这样的,」柳馨涵下了斩钉截铁的断言,「你喜欢我。怎么样,否认呀?」

      面对柳馨涵的话语,文静抿住嘴唇没有说话,既不肯定,也没否认。

      于是柳馨涵继续开口,「你喜欢我,我一直都知道,而且不仅仅是朋友间的喜欢,是那种更加具有侵略性的喜欢,是的,我一直都知道。如果你觉得这是我的错觉,就现在告诉我吧,我会立刻道歉的。」在她紧紧的注视下,文静脸上的潮红逐渐褪去,最后只是神色苍白地看着她,什么也没说。

      「我知道的,我一向知道的,你喜欢我,就像吴睿喜欢我,孙涛喜欢我,赵浩峰喜欢我,王贺伟喜欢我,只不过你比他们所有人加在一起都更喜欢我。我以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假装这一切都不存在,但这是不对的,」她重重地重复了一遍,「不对的。」

      「现在我在这里告诉你,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打算回应你,所以告诉我你的答案吧,文静,你的回答是什么?」

      沉默良久之后,文静才颤抖地张开嘴,仿佛用生命中全部的力量吐出接下来的话语,「馨涵,我好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好喜欢你。你第一次跟我搭话的时候,我好开心,你跟我交朋友的时候,我好开心,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好开心。如果你是为了那个周末的事情而做这些,那就停下吧,所有的事都是我心甘情愿为你做的,你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你只要在身边给我留下一个容身之处就够了。真的,我不要求更多了。」一口气说完这长长的一段话后,文静心惊胆战地盯着柳馨涵脸上的表情。

      面对文静从未在他人前展现过的一面,柳馨涵沉默了一会儿,以严肃的神情开口道:「你是这么想的么,文静,我是为了故意取悦你所以才假惺惺地说出这种话?如果我只是想报答你,我有更好的方法,还是说你觉得我下贱到会拿自己的感情当礼物?」

      「不!」文静急忙说,「我不是……」

      柳馨涵用食指按住少女的唇,阻止了她的辩解,「我当然知道你不会这么想,但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么?」

      文静面色苍白地摇摇头。

      柳馨涵露出一丝寂寞的笑容,然后紧紧地抱住少女略显僵硬的娇躯,在她的耳边轻轻低喃:「我好累,真的好累,实在太累了。文静,你知道吗?这么久以来,我一直都是一个人,不管老师家长怎么夸我,同学们怎么羡慕我,就算你和陈慧一直在我身边,我都只是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注意自己的每一点言行,神经质般地算计周围每个人心里的想法,我必须是最好的,必须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

      你知道吗,这真的好累……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永远扮演所有人心目中最完美的柳馨涵,到头来,这又有什么意义呢?所以文静,这不是为了你,这只是为了我自己,只是因为我希望这样子。」

      良久之后,柳馨涵耳边才传来文静略显颤抖的声音,「馨涵,你真的太累了……停下吧,冷静一段时间再来做这个决定,好吗……」「不,」柳馨涵抬起头盯住文静的眼睛,嘴角慢慢挑起一丝邪笑,「我就不停下。你之前对我做的事,我现在还给你。」

      说着,她缓缓将身子往后划去,手从少女的肩膀一路下滑,滑过微微隆起的胸部,滑过纤细的腰肢,直到伸进少女的短裙。

      当短裙被掀起的时候,文静这才意识到对方的言外之意,少女如同受惊的小兔子般迅速抓住自己的内裤,苍白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但面对柳馨涵默默的凝视,嫣红在少女姣好的脸颊上一点点扩散开来,她紧紧拽着内裤的手也慢慢松了开来,连在内裤被扯开的时候都完全没有一丝反抗。

      当柳馨涵将脑袋压在密友的私处时,她毫不意外地发现那里除了稀疏的毛发外,还已经有了一些湿滑的粘液。她真的一点都不奇怪,毕竟连她自己下面都感受到一阵湿意了。

      用舌头舔舐着密友娇嫩的花瓣时,柳馨涵一边感受着身下少女娇躯的颤抖,一边在想,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到底算什么,自己真的喜欢文静么?

      这个答案柳馨涵自己也不知道,说到底,今天自己刚刚这番话里又究竟有多少是真心的呢?还是说,这不过是为了避免良心不安,在今后的人生中不再被噩梦惊醒的借口呢?自己是不是又刻意在扮演文静所期望的那个柳馨涵呢?她真的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似乎,还蛮喜欢这种事的。

      这之后的一天里,少女的闺房中满屋春色。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