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955毕业前的那年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1955毕业前的那年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3315
    管理员

    毕业前的那年

                    ( 一 )

      一秒钟的时间有多长?一秒钟能够想到多少事?我依旧无法知晓这个问题的
    答案,我所知道的只是当孙龙插入我的那一刻,我的脑子里剩下的唯有一片空白。

      还有就是下体火辣辣的痛。

      当我张开口想要呼喊老公名字的时候,我看到了孙龙阴郁的脸,「林松」两
    个字立刻如同暴露在阳光下的冰块一般迅速消失在我的双唇之间。

                    (二)

      苏晓芸张了张嘴,我知道她一定很想喊林松的名字,可就算林松此刻在这里,
    面对自己爱妻此刻的模样,我想他除了想死恐怕也不会再有别的念头。

      低下头看着身下的女人,苏晓芸的乳房丰满得几乎要挤出水来,她浑圆的屁
    股现在正被我托在手里,修长的双腿分开在我的两边,纤细的腰肢似乎想要扭动,
    不过我很清楚她不会有任何动作,哪怕我的鸡巴这会儿正顶在她干涩的小屄里。

                    (三)

      已经无能为力了。

      这是我此刻安慰自己的话,扭过头,不去看孙龙的脸和那双令人作呕的眼睛,
    可是下体里的那根肉棒却提醒着我现在正在经历着什么。没错,作为一个女人,
    结了婚的女人,和老公之外的男人上床是无论如何都无法乞求原谅的,虽然这一
    切都是为了我所爱的男人。

      可我这么做真的是对的吗?

                    (四)

      苏晓芸不看我,爱看不看,一个正在被我肏着的女人还跟我摆什么架子!

      她一定很恨我,我才不在乎,把鸡巴在她的肉洞里抽插了两下,里面终于湿
    滑了不少,按说我现在该一鼓作气搞定这个娘们儿,不过……

      我一定要仔细看看苏晓芸的身子,想到这里,我把鸡巴从她的小屄里抽出来,
    瞪着眼睛从她的散落在枕头上的乌黑长发一直看到白嫩的脚趾尖。

      苏晓芸的身子真白,白的令我有些眩晕,好像多年前那个午后刺眼的眼光。

      那个时候我还在上大学,从一个小县城来到这个大城市,我除了自己一无所
    有,而同样从另一个城市来到学校的苏晓芸差不多第一天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是我这辈子到现在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从见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自己
    已经爱上了她。

      可是我不敢对苏晓芸说什么,我个子矮,长得又难看,但林松不同,他出身
    好,长得帅,和林松这样的人住在一个宿舍,这让我觉得自己更加不堪。

      不过林松似乎真的是个好人,在他知道我喜欢苏晓芸之后甚至鼓励我去表白。

      但结果……

      我至今仍然记得那一天挂在苏晓芸脸上的不屑表情,那种表情像一把刀扎在
    我的心里拔不出来,每动一下都会痛入骨髓,鲜血淋漓。

      然而更让我愤怒的是就在我被苏晓芸拒绝的第二天,我看见她和林松手挽着
    手去食堂一起吃饭。

      林松这个王八蛋!

                    (五)

      孙龙在想什么?

      他的阴茎离开我的阴道,我轻轻呼了口气。

      难道是他良心发现了?可是……已经晚了,即使孙龙现在离开这个房间,我
    已经被玷污的身子也无法再回复原本的清白,我最宝贵的东西已经随着刚才那一
    下的插入变得肮脏,我想我永远也洗不干净自己,我对不起我的老公,林松。

      我的余光瞟到孙龙,他脸上那复杂的神色让我害怕,这样光着身子被老公之
    外的男人注视,这是我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可它偏偏就发生在我身上。

      我是不是该爬起来跑出去?

                    (六)

      苏晓芸似乎在偷偷看我。

      去你妈的,女人都是贱货!

      我再次拉开苏晓芸双腿的时候,她闭起了眼睛。

      她的阴唇已经湿润,也许她的心里还在拒绝我,不过这具女人的身体似乎已
    经不再反抗,我把鸡巴抵在苏晓芸的阴道口上摩擦着,我看到苏晓芸的眉头微微
    蹙紧,真是好笑。

      又一次进入到苏晓芸的小屄里,她里面的嫩肉把我的鸡巴裹得很紧,明明是
    结了婚好几年的女人,怎么会有这么紧致的小屄?看来林松真是个废物,这么美
    的老婆换做是我肯定一天肏她个十次八次的,不把小嫩屄干松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至于老婆,妈的,这个称呼我听着就反胃。

      大学毕业后,我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检察院,又幸运地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婆,
    她比我大三岁,长得像头母猪,每次上床我都会把她想象成别的女人,要不然我
    连鸡巴都硬不起来。

      我肯娶那样的女人只有一个原因——她爹是我们单位的一把手,要不是这样,
    我也不会在短短几年里从一个普通的书记员混成反贪局的副手。

      凡事总是有代价的,这也是我几天前对苏晓芸说过的话。

                    (七)

      阴道里孙龙的阴茎开始来回抽动起来。

      单纯从动作上来说,这跟我与林松做爱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是往复的活塞
    运动,唯一的区别就是面前这张让我觉得恶心的脸。

      我不能白帮你,这是孙龙之前对我说的话,开始我还天真地以为他要的是钱,
    可是当他把目光移动到我的胸上时,我才知道他要的是我。

      与不同的女人上床真的有那么大的分别吗?我想不通。

      可是我已不能再想下去,孙龙粗糙的阴茎剐蹭在我的阴道壁上,来回的摩擦
    令我无法集中精神。

                    (八)

      苏晓芸还是一副死鱼般的样子,即使我的头上已经冒了汗。

      她的屄紧得让我发狂,我抓着苏晓芸的脚踝,把她的两条腿向左右最大限度
    的分开,粉红的女人阴部此刻早已是淫水涟涟,我每一次把鸡巴拔出又插进去苏
    晓芸的两片阴唇都会随着我的动作被卷入到她的小屄里,我喜欢这个画面,除了
    被苏晓芸肉体夹紧的生理上的快感,这种心理上的征服更加让我满足。

      能肏上苏晓芸一直都是我的梦想,现在这个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当年心中
    的女神正在我的胯下,赤身裸体,无依无助,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她的嫩屄挤出
    我的种子来。

      愚蠢的女人!

                    (九)

      孙龙的动作越来越快,我能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声。

      被男人不断插入的身子开始变得酥软,我理智上的拒绝好像完全没有起到任
    何作用,男人的龟头正在我的身子里一次又一次触碰着某个柔软而神秘的地方,
    痒痒的,麻麻的,还有一种本不该属于此刻的快感正从我的身体上浮现出来。

      不经意地向上抬起腰的那一刻,我猛然发觉自己居然在配合着孙龙的插入!

      这难道就是女人身体的本能吗?

      我讨厌这种本能!

                    (十)

      贱货!

      我在心里骂着身下的苏晓芸。

      刚还装什么贞洁,现在不是已经感到舒服了?要不是这样,她怎么会主动迎
    合我的撞击?听着我们的身体拍打在一起的「啪啪」声,我又想起了几天前看见
    苏晓芸的样子。

      毕业之后我没见过她和林松,只知道他们结了婚,尽管在一个城市,我却并
    没有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因为我担心自己会在他们的婚礼上失态。

      和我不同,林松毕业后进了一家国企,薪水远高于我这种公务员,据说苏晓
    芸因此干脆当起了全职太太,这他妈的太不公平了。

      苏晓芸来找我的时候我很意外,她对我说林松被收押了,她没有办法才想到
    了我,被自己喜欢过的女人拜托是件值得高兴地事儿,于是我通过关系了解了一
    下情况。

      从反馈回来的消息我才知道,林松是因为另一个人的职务犯罪被牵连了进去,
    他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配合着进行调查,这些苏晓芸当然想不到,她当时
    真的是被吓得不轻。

      我本来也想直接告诉苏晓芸事情的真想,可当我看到她的脸便想到了当初她
    拒绝我时的神情,没错,我要报复!

      于是我吓唬苏晓芸说林松的问题很严重,需要托人托关系,末了我问她我有
    什么好处?

      开始的时候苏晓芸以为我要的是钱,可是当我对她说让她陪我睡一次的时候,
    脸色难看得好像刚生过一场大病。

      但她终于还是答应了我无耻到极点的要求。

      原来她真的肯为林松做任何事,这让我觉得更加愤怒。

                   (十一)

      我觉得孙龙似乎很恨我。

      他在我身上动作的力气越来越大,好像要把我撕碎揉烂一样。

      他的阴茎不断冲击着我身子里最敏感的部位,还把一只手按在了我的乳房上。

      我的乳房早已涨得不行,身上的男人若是林松,我一定会自己主动去揉搓它
    们,可是我不能让孙龙知道我此刻的感受,咬紧牙关,忍受着孙龙的蹂躏,被捏
    的发疼的乳房和逐渐麻木的下体反而越发感到莫名袭来的快感,我甚至感觉到自
    己阴道里面的肉都在一跳一跳地抖动,难道我要在这个时候高潮吗?

      无论如何也不能呻吟出来,不能!

                   (十二)

      快要受不了了。

      苏晓芸的身体似乎有着某种说不清楚的魔力,我觉得插在她屄里的鸡巴正真
    切地感受着来自她身体内部的吸力,尤其是当我捏紧她粉嫩的乳头的那刻。

      死死抓住苏晓芸的双乳,我用尽力气把鸡巴在她身体里快速抽动了两下,最
    后一次向前冲刺的瞬间,我的精液从龟头里一下子喷了出来,接着我就听见苏晓
    芸大声喊叫起来。

      她喊的是:「不要射在里面!」

      去你妈的!我才不管你喊什么,不顾苏晓芸想要推开我的双臂,我牢牢把她
    柔美的身子抱在怀里,随着鸡巴的跳动收缩,把我的种子全部射在了苏晓芸温热
    的屄洞里。

                   (十三)

      终于结束了。

      孙龙离开我身体的时候,我的双腿在床上无力地晃动了两下。

      他答应过我不会射在我身体里的,可是……

      虽然感受不到什么,可是我真的觉得这个男人的精子正沿着我下体的通道涌
    向我的子宫,我想我再也清理不掉这些污秽的东西了。

      现在我想哭,虽然我刚才似乎在无声无息间已经达到了高潮。

                   (十四)

      我穿衣服的时候苏晓芸还是躺在床上。

      她的双腿仍然分开,微微张着的小屄里有我白色的精液缓缓流出,她的身上
    似乎也有汗水,莫非她一直在控制着不让我看出来她的感觉?

      站在床边看着苏晓芸,我忽然有一点儿后悔,那种感觉就像一个做错了事情
    的孩子。

      我承认我迷恋她的身体,或者说我可能还是爱着她,有那么一刻我甚至想要
    去抱苏晓芸,跟她说让她离开林松,不过我什么也没做,只是告诉她我会很快把
    林松弄出来,让她等我的消息。

                   (十五)

      房门响了一下,我知道那是孙龙离开的声音。

      从床上坐起来,我拿起纸巾擦拭着自己的下身。

      整整一盒纸巾很快就被我用光,看着一地的纸团和被精液还有我的淫液浸湿
    的床单,我终于趴在床头大声哭了出来。

      尽管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林松,可当他真的回来的时候,我该怎么面对
    他?

      我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林松?

                   (十六)

      离开看守所的时候天气有些阴沉,我走出大门就看到了等在外面的妻子芸儿,
    还有他旁边的孙龙。

      我以为芸儿会扑过来我的怀里,可是她没有,她的脸上挂着放松的笑容,眼
    睛却回避着我的注视。

      她一定是吓坏了。

      回家的路上芸儿的话不多,她只是告诉我是孙龙帮了我们的忙,我没想过孙
    龙会帮我,我一直都以为当年那个恶作剧伤了他的心。

      我真的不该让他去跟芸儿表白,因为那时芸儿已经是我的女朋友,我只是一
    时兴起跟孙龙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老同学在这种场合相见有些可笑,不过我很开心,孙龙现在变得很健谈,我
    想我们以后也许可以常常见面,毕竟在这个城市里大学同学只有我们三个。

      在外面吃饭的时候芸儿样子还是有些古怪,这也难免,毕竟她当了几年的全
    职太太,早不像上学的时候那么干练。

      晚上同床时芸儿显得有些局促,或许是还没有从这个事件里调整过来,不过
    最后她还是迎合了我的热情。

      第二天早上我到公司给孙龙打了个电话,他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必须好好
    感谢他。

                   (十七)

      老公约孙龙吃晚饭,我不能不去,尽管我并不想去。

      饭桌上老公和孙龙谈得十分开心,我的心上却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

      孙龙不时把眼睛瞟向我,我能做的只是回避他的目光。

      但愿孙龙不会把我们的事说出去,只要时间过得够久,我想我应该能够忘记
    那个羞耻的夜晚。

      我真的能忘了吗?但愿吧……

                   (十八)

      苏晓芸居然不肯看我!

      这也难怪,毕竟桌上的两个男人都跟她有肌肤之亲,她会不好意思我倒也想
    得通。

      林松一个劲儿地感谢我,这个笨蛋,感谢一个给他戴绿帽子的男人,看来他
    并不如我想象中的精明。

      我以后是不是就不要再纠缠苏晓芸了呢?

      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看到林松吻了苏晓芸一下,他的神情很开心,苏晓
    芸虽然没有林松那么兴奋,但我能感觉到她的回吻中带着的那种深深的爱意。

      哼!真让老子不爽!

      再次与苏晓芸目光相遇,她又一次避开了我,本来已经快要消散的怒气一下
    子又在我心里升腾了起来,于是我又想起了阳光刺眼的那个下午。

      林松的事儿完了,我的事儿可还没完呢……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