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981回忆上学时的她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1981回忆上学时的她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2341
    管理员

    回忆上学时的她

    第一个女人王琳

    思成从未意识到自己是那么经常站在窗前。

    他已经习惯于长久地站在国贸大厦顶层的办公室,从几乎是全市最高的地方 隔着坚实的玻璃幕墙凝望着脚下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作为该市标志性建筑、迄 今为止最高最现代化的写字楼的建设者和拥有者,思成很喜欢这幢大楼,很喜欢 这个办公室。

    仔细回想起来,几乎从搬进这个办公室那天起思成就常长这么站在窗前,连 他自己也说不清这样的时候他心里在想些什么,但他的许多天才的构想就往往在 呆站了许久之后回到写字台前猛然从脑海中冒出来的。

    今天思成又习惯性地站到了窗前,神情显得有些烦躁。也不知站了多久,天 色已渐渐暗下来,看着脚下都市辉煌的灯火,不觉痴了。

    进入公元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古老而广袤的中华大地发生了一场深刻的变革。

    思成才刚到要上高三的年龄,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当时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 这个历经沧桑的文明古国正在发生着的历史巨变,他们只是觉得大街上来来往往 男男女女的衣着打扮日渐鲜艳日渐时髦也日渐怪异,从美国、香港、台湾泊来的 电影、录像越来越多,晚上也有了舞厅歌厅等更多的去处。

    对于高中学生而言,最显着的变化之一就是学校外的诱惑更多了。大量出租 港台武侠或言情小说的书摊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形形色色的小 报也充斥着街头巷尾的报刊亭,其中不乏读了让人心跳耳热的小说。

    思成常到虎节路的一家书摊租书看。这家书摊的主人是一个年约二十三、四 岁的时髦女郎,名叫邹艳。两年前高中毕业后,邹艳没有考上大学,一时又找不 到工作,便利用住家临街的便利开了间租书摊,收入倒也颇为丰厚。邹艳生性爽 朗大方,很善于和人打交道,只借了几回书她便和思成熟络得象是老朋友。

    一个周六的下午,思成在学校里和一帮同学打完一场蓝球赛,边牵着自行车

    往校门口走去边惦记着前两天邹艳说马上有一本最新的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

    要到了,想到她那儿去借。这时一同打球的周达赶上来拍拍思成的肩膀说: “嘿,哥儿们,干嘛这么快就走了,等等我呀,咱还有好事等着你呐。”

    周达是思成的死党,两个人经常一起打球,一起玩。

    思成问到:“什么好事?”

    周达说:“跟我走就是了,包你过瘾。”

    思成说:“不行呀,我还要去取本书。”

    “不去你可别后悔,老实告诉你吧,是我妈从电视台弄出来的内部片,很刺 激。”

    “武打的?”

    “武打的有什么希奇,是那种的。”

    “那我先取了书再到你家,两不耽误。”

    “你可快点。对了,你一会儿到康城公寓1006来,别走错了。”

    “你家又搬啦?”

    “那是我妈的房子,说来话长,你别管了,来就是了。”

    “好好好。”

    两人在校门口分手。

    思成赶到邹艳那儿时,恰巧没有其他人来租书。邹艳以亲昵而又略带埋怨的 口吻对思成说:“真是的,叫你来你偏不早点儿来。《倚天屠龙记》刚刚被人借 走了。”见思成有些失望,她又接着说道:“没关系,刚刚又来了一些书,在楼 上,跟我一起上楼去拿吧。”

    思成忙点头应允。

    邹艳把书摊的门关上,领着思成绕到隔板后,顺着楼梯上楼。

    房子年代已经很久远了,加上光线较昏暗,给这幢老房子平添不少神秘的色 彩。木梯似乎经不起思成和邹艳两个人的重荷,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

    楼梯的尽头是一扇坚固的木门,邹艳轻轻推开这扇门,拉着思成走进去。很 神奇,思成只是向前走出一步,整个身心便全都沐浴在初夏日灿烂的阳光中了。

    耀眼的反光使思成好一会儿都睁不开眼睛。慢慢地,思成的眼睛适应过来, 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间不大的房间,阳光透过窗外梧桐树浓密的枝叶洒进屋里, 在木地板上留下了光怪陆离的斑斑点点。

    一进屋,思成便强烈地感受到一种很女性化,很温馨也很浪漫的氛围。这是 思成第一次光顾邹艳的闺房,也是头一回接触到这样女性化的氛围,一时有些面 红耳赤,手足无措,英雄气短起来,大气也不敢出,紧张得把头垂得低低的。

    邹艳让思成在屋子正中那张大大的席梦思床上坐下,从枕下拿出一本书来, 递给思成,然后又到窗前的梳妆台上找另外几本。思成将手中这本书粗略地翻了 翻,见上面尽是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细节描写。思成正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的时 候,邹艳象一片云一样带着另外几本书飘回到思成身边,紧挨着思成坐下。思成 觉得一股如麝如兰的香气随着邹艳温热的身体一起向思成袭来,思成更加紧张和 慌乱了,脸涨得通红。

    邹艳倒很大方,将身体贴紧思成,对着思成的耳朵轻吹一口气,说:“这书 够不够刺激呀?”

    思成一激灵,忙向后退缩着,站起身,说道:“我就借这几本。……我还要 到学校去一下,我先走了。”说完逃也似的下了楼,只听得身后传来邹艳忍俊不 住的银铃般的笑声。

    想着和周达已经约好,不好太迟到,思成将车骑得飞快,赶到康城公寓时时 间才刚刚两点钟。

    康城公寓是市里最高的一幢住宅楼,外观很漂亮,十二层,带电梯。思成还 是第一次坐电梯,听说只有大宾馆才有装电梯的,想不到这公寓也装了。到了1 006房,思成按了按门铃,周达开门将思成让进屋。思成一屁股在屋子中间的 浅黄色大沙发上坐下,环顾四周,只见客厅很大,装修得极奢华,很惹眼的是矮 柜上那台十二寸的日立电视和松下的录像机,这在当时的家庭中是极罕见的。

    “你这已经实现现代化了嘛。”思成说。

    “马马虎虎,马马虎虎。”周成说着,神神秘秘、偷偷摸摸地从他母亲的房 间里摸出盘录像带,放进机子里,按了个按键,也退回到沙发上坐下。

    思成的注意力立即被屏幕上出现的镜头吸引住了。那一个个镜头让思成不由 得都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愈看愈觉得周身燥热不堪,鸡巴被刺激得直挺立 而起。看着看着,屏幕上那个丰满的白种女郎在思成眼中渐渐幻化为邹艳的身影。

    此后,周达又带思成多次来到这处公寓,每次他都能看到新的更加刺激的录 像带。

    渐渐地思成从周达嘴里得知,这套房子是她妈妈刚买下的,连他的父亲都不 知道有这么一所房子,周达还是一次路过这儿看见他妈妈从公寓楼出来才知道的, 后来偷偷配了把钥匙,才发现这儿原来有那么多宝贝。

    思成问:“要是不小心撞上你妈妈怎么办?”

    周达说:“不会的,我妈妈白天要在电视台值班,不可能回来,这房子呀白 天就归我享用了。明天我也给你把钥匙,不过你可别再带其他人来了。”

    “这还用说。”

    思成拿到钥匙后,一有时间就到这房子来,几次之后他发现真的象周达说的, 公寓的女主人从来没有在白天来过这儿。

    有一天下午,思成又溜到康城公寓,进门后他发现矮柜上放了本工作证,好 奇地打开,才得知这公寓的女主人叫陈俊玲,三十五岁,从贴着的一寸彩照看, 陈俊玲显得很年轻,而且非常漂亮。思成常常对着这张照片陷入遐想之中。

    这一年的夏天特别炎热,这座号称“东海邹鲁”的海滨古城里一丝风也没有。

    暑假中整天无所事事的思成常常骑着单车满城瞎逛。

    那天思成骑车到城市的另一头去买一本可有可无的参考书。返回时已是中午 时分。正午的日头最毒,晒得人没处躲没处藏,路面上耀眼的太阳反光刺得人睁 不开眼睛。思成骑着车,早已汗流浃背。

    古城有不少历尽千年沧桑的街道,在途经其中一条寂静的街道时,思成只恍 惚觉得眼前白影一闪,听见“哎呀”一声,一位少女已被思成撞倒在车前。原来 是从学校补完课正要回家的王琳,刚拐出巷子口就被思成撞到了,她捂着伤腿跌 坐在柏油马路上,一缕鲜血从她的手缝,沿着她那修长白皙的秀腿流淌下来。

    在正午耀眼的阳光照耀下,王琳的脸庞和身体好象都是发亮透明的,一身白 色连衣裙的她周身上下放射着光芒。思成忙下车扶起王琳,她柔弱地倚靠在思成 身上。思成的心中生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内心这种奇异的美好的感觉促使下, 思成一再坚持要送她回家处理伤口,王琳实在拗不过思成便答应了。

    王琳的家离思成撞倒她的地方并不远,是个独门独院的小院子。她的父母在 远郊的一家大化工厂工作,中午都不回家,院子里安静极了。

    思成扶着王琳上了二楼她的闺房,帮她擦去腿上的血污,止了血并上了药。

    思成一直偷偷注视着王琳。她那修长秀美的双腿,那已发育成熟显得婀娜多 姿的身材,以及俏丽的面容,红润润的脸庞,还有空气中隐隐传来的少女特有的 体香,深深地吸引了思成。

    思成想这个地方他不常来,刚才撞倒王琳时周围没有人看见,她也还不知道 思成的姓名,而从交谈中可以确信她的父母中午不会回家。于是思成壮起胆子,

    对正坐在床沿正细细察看伤口的王琳说:

    “王琳,你脚伤了,我给你打一针吧,会好得快些的。”思成绷着脸,故作 一本正经。

    “打针?”王琳不解地问。

    “对,打一肉针,一针见血,保证你一点也不疼。”思成有些嬉皮笑脸了。

    “什么肉针?一针见血?”王琳更加困惑了。

    “你很快就会明白的。”

    说着思成上前就将王琳按倒在床上,摹仿着录像里的动作胡乱地又摸又吻起 来。没几下,又羞又怕的王琳就浑身瘫软了。

    思成笨手笨脚、哆哆嗦嗦地剥光了王琳的衣服。

    头一回看见活生生的女性的胴体,思成只觉得血液直往脑门上冲。他急不可 待地骑到王琳身上,伸出双手一把握住她的双乳,揉弄起来。触手处是软绵绵温 热的两团东西,虽嫌稚嫩,缺了几许成熟丰腴,思成仍激动不已,毕竟这是第一 次触摸到女性真实的身体。随后思成脱了裤子,侧身在王琳的身边躺下,将手伸 到她的小屄上又捏又摸。

    王琳吓得几乎要晕过去了,浑身哆嗦着,不敢有任何反抗。思成的手指感触 到一片湿滑,一种很奇异的感觉。思成将身体压到了王琳的身上,扳开她的双腿, 将早已勃然怒起的鸡巴对准她的小屄,用力向前挺进,欲操入她的屄里。虽然王 琳的小屄口已被思成弄得颇为滑润了,但要将粗大的鸡巴操入王琳娇嫩的小屄还 是很费劲。

    费时良久思成才寻找到小屄的洞口所在,他双手抓着王琳的肩膀,下身向前 猛一用力,鸡巴头操入了王琳的小屄里。随着一声痛楚已极的叫声,王琳昏了过 去。思成接着向前一挺身,大鸡巴终于完全操入了王琳温暖潮润的小屄深处,就 如入了桃花源,顿觉豁然开朗,尝到了另一番滋味。思成顾不上怜香惜玉,立即 就象飞速前进的火车头上的活塞一样,操起屄来。

    思成痴迷地追逐着这种初识的快感,向王琳十八岁的娇躯发起一轮轮的冲击。

    不一会儿,因疼痛而昏迷过去的王琳又因疼痛而幽幽醒转。她感到全身酸痛, 尤其是两腿好象被撕裂了一般,她禁不住呻吟起来。在思成一抽一插操屄动作的 带动下,王琳的身躯作着波浪状的起伏,她仅存的一点气力好象也随着思成一抽 一插的操屄,被一下下抽空了,再也发不出一丝气力来,只能不时地发出阵阵痛 苦无奈的呻吟。

    很快思成就爆发了。随着鸡巴的强有力的勃动,大量精液喷射入王琳的小屄 深处,思成快畅淋漓同时也筋疲力尽地瘫软在她的身上。

    许久思成才懒洋洋地从王琳身上翻下来,一只手撑着床,半躺半坐着,心满 意足地欣赏着身边的王琳。这时的王琳,骨软如绵,四肢大张着,整个身体呈大 字型仰面瘫卧在床上。她的长发凌乱不堪,秀眉紧蹙,双眸无神,浑身上下香汗 淋漓,小屄处鲜血淋淋,已弄污了好大一片白床单。

    思成坐着休息了一会儿。十八岁少年充沛的体力和永不知足的情欲令他迅速 而强烈地感到了再一次需求。

    思成抓住王琳的双踝,一分一压,使她膝抵胸膛,再次将身体压上去,把她 的双腿架在肩上,将硬挺的鸡巴再次操入她的小屄中。这一次思成的鸡巴操入得 更深,操屄动作幅度也更大了,操屄时间也持续得更久。大致十分钟后思成才气 喘如牛地狂轰了一气,又瘫倒在王琳身旁。

    只过了三四分钟,思成的精力又恢复了。这一回思成跳到床下,把王琳拖到 床边,站立着将她的双腿架在肩上又操起屄来。有了前两次的经验和渲泄,这回 思成操得又好又久,操得又猛又劲,颇具杀伤力。

    半小时后,王琳已被操得气若游丝了。思成仍不放过她,扶着她在床边站好, 转到她身后,双手揽着她的腰,从后面将鸡巴操入她的小屄中,更加卖力地操起 屄来。此时王琳好象已渐渐品出个中甘味,呻吟声也为之变调了。这样又过了半 个小时,王琳再也无力站立,两腿软软的,慢慢跪倒在地板上,上半身伏倒在床 沿,听凭思成操屄。再后来,王琳连跪着的气力也没有了,整个身子都滑倒在地 板上。思成半骑半压在她背上,继续操着屄。这样又是一个小时,思成的鸡巴仍 坚硬如铁,毫无射精的样子。可怜此时的王琳,已被操了快两个小时,意识已渐 渐模糊,陷入半昏迷状态了。床上、地上满是他们俩操屄的污物。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操了王琳多少回,思成才累极了停止下来。王琳早已陷 入昏迷,不醒人事了。思成匆匆收拾齐整,溜出了小院。

    这之后的几天,思成很想再到这个小院来,想再体验一次销魂的滋味,但却 始终缺乏胆量。之后若干年里,思成再也没有去过那儿,但是王琳的身影却深深 地映在思成的脑海里,毕竟她是第一个与思成操屄的女孩子。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