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043台大校园门前开始的欲望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043台大校园门前开始的欲望

  • 该话题包含 0个回复,1 人参与,最后由大白 更新于 3周前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0955
    管理员

    台大校园门前开始的欲望

     十一点半到了台大校门口的麦当劳店,杨小青下车前,以找停车位困难为理由,坚持不要司机老姜等,说她大约两点半左右,会打行动电话叫他。

      老姜点了头,小青才下车进入店里;她先佯装着走到地下层,又偷偷步上梯阶,探头向店外张望,见到车子驶远了,再走出店外。她在附近的小巷里转了一圈,看见几幢挂着“xx宾馆”招牌的楼房。

      “如果等下和徐立彬真的吃午餐,可能就没时间上宾馆开房间了;所以,还得跟他一见面就先……建议去‘休息’……”想到这种状况,小青心里砰砰跳了一阵。

      在店旁骑楼下停放的机车、和携攘来往的人群间,杨小青一会儿看腕表,一会儿朝校园门口期待地望着。终于瞧见心爱的男人走出校门,穿越马路朝自己走来。这时已是十二点十分。

      在店门口,徐立彬笑着问:“嗨!你已经来了啊,久等了吗?”

      仰头朝他望了望,小青笑答:“没多久……你……饿了吗?”

      “早餐吃得很饱,到现在都没饿,你呢?”他朝快餐店撇了一眼说。

      “我也是……累吗?”小青问他时,两人不约而同移步离开了麦当劳。

      在小巷子里,徐立彬看了看那闪烁着灯的宾馆招牌,对小青笑笑,才说:

      “昨晚没睡够,本来有点累,可现在一见到你,却又完全不累了。……你想不想……嗯~?”听在耳中,小青立刻觉得徐立彬跟自己好有默契。

      但她的脸还是泛红了,咬住唇,睁大两眼朝男人深深望着,点头轻声地:“嗯!……很想……”

      ………………

      乘旅馆电梯上楼时,走进显然也是来休息的一对男女,尽朝小青盯着看,看得她羞惭地低下头。幸好,他们在三楼就出去了。小青紧偎在徐立彬的臂弯里,感觉他手掌抚在自己的腰际,好像暗示什么。她抬起头说:

      “好讨厌喔!他们……”

      “大概也只是想看看……作午妻的人,长得什么样儿吧!”徐立彬笑道。

      “哎哟~,讲得那个死了!人家……才不是你午妻哪!”

      在男人手臂里扭着腰、娇嗔的时候,小青感觉自己底下已经濡湿了。

      宾馆的每个房间,都是专门装潢供人幽会、和“休息”用的,徐立彬挑的这间,叫做“浪漫地中海”。一进门内,就是以透明玻璃围着的浴厕,中央是喷泉式的大浴缸;幕帘紧闭的房间里,燃着微弱的小灯,映着壁上的贴纸、彩绘,呈着暗暗的蓝紫色,令人不知昼夜;大床头上方,挂着一幅地中海的风景画,床畔墙上,还安装了一面镜子,让享乐的人可以自我欣赏。……

      才扣上门锁,徐立彬就揽住小青的纤腰,热情地吻她柔软、发烫的唇。小青两手攀着他的颈子,张开嘴,任男人的舌头伸入口腔里,在它一进一出抽插时,用力吮吸,同时由喉咙里发出阵阵娇美的嗯哼声。

      陶醉在长长的热吻中,杨小青整个人都紧紧贴上了徐立彬的身子,因为个子娇小,她必须踮起脚根来,才能感觉到男人裤子下面的棍状物,抵在自己肚子上;而徐立彬的两手,也毫不客气地捧住了小青的丰臀,隔着短窄裙,像揉面团似的,阵阵捏着她两片屁股肉瓣。

      “啊,天哪!你的手……好会揉喔!……”一分开嘴,小青就唤了出来。

      “那是因为你屁股生得好,不摸手会痒呀!……”徐立彬笑答道。而且不待小青催促,他又将手移到她胸口上,隔着薄衫和奶罩,抚弄她瘦小的乳房、手指捏着她挺立起来的奶头。

      “喔~呜!……宝贝,连摸奶奶……你也好会喔!噢~呜!……一下子就把人家搞硬了!”瘫在男的怀里,小青仰头瞟着他,噘起薄唇赞美说。

      “也是因为你反应快,才会这样啊!告诉我,是不是……好急了?”

      “就是嘛!……好急,人家早就……好急迫了!”小青的屁股扭了起来。

      她知道在徐立彬眼里,自己现在的急迫,已经不是任何羞怯可以掩饰得住,而自己每次在男人面前表现出的、那种装腔作势的假廉耻,也更不可能骗得过他;还不如干脆些,让他快点把自己脱光了,弄到床上去,把想得要死的……大鸡巴插进自己里面算了!

      踮起脚根的杨小青,一手仍勾着男的颈子,主动将屁股在徐立彬手上蹭磨;一面感觉他手指在自己股沟里的扣刮,一面挺起了胸,承受他在乳房上的捻弄。

      她仰着颈子,头向后垂,嘴巴张得大开,连连喘息、娇唤:

      “啊~!……啊~~啊!!……宝贝,爱抚我!爱抚我吧!弄到我……湿透了裤子,受不了地……要你的大鸡巴吧!……”

      徐立彬以上下其手的抚弄回应小青,并低下头来吻她的颈子,对她问道:“要那样子啊!?……不会再像昨天那样害羞……扭扭捏捏的啦?”

      小青半眯上的眼帘间,流出媚荡无比的眼神;勾魂似地瞟着男人娇唤着:“嗯,羞也没用了!宝贝,在你面前,我……早就什么廉耻都不要了!”

      这种话一说出口,杨小青便再也不顾什么颜面,伸出小手抚到男人的裤子上;压住他硬梆梆的条状物,揉呀揉的,但很快就又急迫地握着它,一上一下、有节奏般地搓弄了。

      “啊~!没想到你居然……蛮主动的啊!”男的叹出声来。

      认为自己在性事上一向都很“被动”的小青,听见徐立彬说她“主动”,不禁还是觉得有点羞耻;只好低下头,抿住嘴、咬着唇,专心揉着他愈来愈硬、愈来愈粗大的肉棒子;一面想像它塞满身子里的空虚,在自己的嘴巴里、阴道里、甚至屁股眼里一进一出的感受……一面也更忍不住底下潺潺流出的淫液,浸透过三角裤,把裤袜都淋湿了!

      男人伸出舌头,舔到小青的耳边,在她耳垂上轻轻噬咬,他呼出热腾腾的气息,扫在小青敏感的肌肤上,令她直觉到:等一下被男人的热情笼罩,被猛烈地“作爱”时,身子被他紧压着,在不断刺戳之下,自己将会多疯狂、多痴醉;甚至要神智不清、失魂地永远爱他了!

      这个念头,令小青不由自主全身颤抖了起来。

      徐立彬显然不明白小青心里的奥妙,好像还以为是自己调情的工夫好,才让她打颤的,便继续在小青耳边吻着、舔着、吹着热息;还一面问:

      “喜欢?……你喜欢被舔啊?!”他的手由窄裙下伸到小青的臀上。

      “啊~,宝贝!当然……喜欢啊!……随你怎么弄,我都爱啊!”

      小青的圆臀被徐立彬摸得她都踮不住脚根了,便微分开双腿,忍不住把屁股团团扭了起来;她两手都捂到男人的裤子上,捧着他阳具的突出,使劲搓揉。听见他叹出了舒服的声音,小青才抬起头,淫兮兮地唤着:

      “喔~!宝贝!你的……好硬、好大喔!”

      “这样等下才能让你的……小骚屄舒服,过瘾呀!”男的笑道。

      小青晃着屁股,两眼水波荡漾地瞟着他,噘着薄唇,嗲声嗲气地娇嗔道:

      “哎哟~!别把人家……讲得好那样子嘛!……还不都是你……昨天那样弄人家,害人家一夜都睡不着,直想要跟你作爱……才变得好……好等不及的……”

      “渴望要跟我见面了,对不对?……可你也不能尽怪别人呀!要是昨天你就愿意作爱了,你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在中午短短两小时内,连调情的时间都不够,急急忙忙的就要啊!”

      徐立彬提醒小青时,他的手已经由她屁股底下,探进了她尽湿了内裤的肉缝,用指头在里面阵阵扣刮。小青尖声娇啼着,同时为自己昨晚的愚蠢,感觉无比羞惭和后悔。甚至还想到在清晨的梦中,被两个司机奸污时,他们不断羞辱、嘲笑自己皮包里多带的那条换下的裤袜,也正是因为徐立彬的“热情”,害自己湿掉的啊!……

      小青的心紊乱极了,头和屁股同时猛摇起来,听不下去似的急忙嘶喊着:

      “不要说了!宝贝,昨天的事就不要再说了嘛!……既然时间不够,你就快把我……弄上床……干了吧!……天哪!宝贝,人家早就不能再等了!

      ……底下已经……完全湿透了啦!“

      ………………

      台北的正午,在台大校门外的宾馆、“浪漫地中海”的房间里,洋溢着一片男欢女爱、春光绮丽的声浪和景象。杨小青和大学同学徐立彬,两个全身赤裸的肉体纠缠在一起;从大镜子里映照着他们如痴如狂、热情似火的作爱、性交、和充满诱惑、挑逗的性行为。

      仅管能在一起共渡的,不过是短短两个小时,但由于他两个都处在欲火炽烈燃烧、和爱情奔放的激流里,每分、每秒的时光,都一点儿也不剩,被两人在毫无保留的“作爱”中,尽享、品尝了。

      从他们俩身上流下的汗水、和来自性刺激而溢出的淫液、蜜汁,汇聚、交溶在一起,在大床单上留下一滩滩的、触目的湿痕。发自小青心中,引得夺眶而出的眼泪,溅洒在枕上、床单上的斑斑泪迹,也佐证了她为追求爱情而什么都不顾的冲动。

      肉体感官上,杨小青从徐立彬那儿所获得的,是无比刺激、销魂夺魄的、肉欲满足和发泄;仅管她也曾在不同的房间里、车子里,或床上,与不同的男人,多次享受过类似欲仙欲死的快感和满足,但今天中午的这回,却是她最深刻难忘的。

      为什么?因为在享受到性欢愉的同时,小青也强烈体会到男女间、属于精神上的、如狂热恋爱、浪漫无比的感觉。……一种心灵和肉体交织、溶为一体时,令她会加倍亢奋、刺激,而无法抑制地暴露出仿佛跟男人一上了床,她就要放浪形骸、如荡妇般澈底的淫荡了。

      在不明底细的徐立彬眼中,显然还以为小青床上的表现,都是他“性”技巧、“玩女人”的工夫精堪所使然。以致在小青身子里抽插、捣弄、刺戳的同时,他也像小青其他的男人一样,不断以淫秽的脏话、极度不堪的言辞来“挑逗”她、“刺激”她;而且还十分得意地展现他阳具持久、对各式性爱姿势纯熟、和充分了解女体反应的自豪……

      杨小青虽身为“过来人”,却并不清楚自己心理上复杂的反应。只觉得徐立彬的表现十分熟悉,好像跟一个已经上床多次的男人一样。她很快就能自然而然地“配合”他;流露着掩不住的热切和激情,声声唤叫、不断赞美他;将自己娇小的身躯,在勇猛驰骋的男人底下,忘形地振着、扭着;嘶喊、娇啼、呻吟、呜咽着难以承受他似的声浪;同时却又饥饿不堪地,渴望、索求着男人阳具的填塞和冲刺……

      但在与徐立彬“作爱”时,另有一点也是与众不同、和小青跟所有其他男人上床时完全不一样的。那就是:徐立彬不会喊她“张太太”,他会叫她“小心肝!”、“青!”、或“妹妹!”。他也要小青喊他“哥哥!”;像传统小说里的情侣,用哥哥、妹妹的关系来表达亲密。

      对杨小青而言,这从不曾过的男女间在床上的“称谓”,除了十分有新鲜感之外,还会像一服催情剂,令她在感动之余,产生更难以描述的、肉体的“性感”。

      “啊~!宝贝,你……好好喔!弄得我整个人都……舒服死了!”

      “嗯?……那你舒服了,就叫哥啊!……告诉哥,什么东西好呀!”

      杨小青的两眼如花般媚了起来,嗲声唤着:

      “哥~!……哥哥~!……你……你神勇的……大鸡巴好嘛!……好会玩喔!……妹的屄……给它弄得都……舒服得快受不了了!”

      徐立彬受到鼓励,愈发勇猛地振着腰,将大阳具一会儿沉稳扎实、一会儿轻挑迅速地在小青柔软而热烫的阴道里抽插;它一会儿深入浅出、一会儿缓急交替;一会儿又将整根肉茎插入尽头,振抖着屁股,用大龟头紧抵在小青的子宫颈上,阵阵磨辗、捣动……

      被这么懂得床上艺术的男人对待,仅管不是小青的第一次,但由于在加州和他共舞之后,预期着能在台北与他见面,到昨晚福华饭店里和他一夕亲密,一连串的日子中,小青发现自己竟对徐立彬产生了愈来愈深、愈挥之不去的情愫,就像已把他当成“恋人”似的;如今,真的与他上床,发生了更亲密的性关系,实实在在体会他精堪无比的性技巧,这种喜悦,怎不令她欢欣若狂、在强烈的感动和感官刺激下,高兴得连眼泪都要掉下呢?

      “喔~~!好美!……好美喔!彬哥!……你的大鸡巴……真是美死了!

      哥哥,宝贝哥哥啊!你……又硬又大的鸡巴……把妹的屄……插得简直都要疯掉了!“

      徐立彬兴奋不已,一面猛戳小青水汪汪的洞穴,一面夸赞她的美妙。

      “啊~!好妹妹,好骚屄妹妹!你好浪、好骚喔!想不到像你……这么高雅有气质的贵妇,被鸡巴一操……居然变得如此妖媚、浪荡!……那个男人能玩到你,可真是运气太好了!!”

      小青眼中闪着晶莹的泪光,但却乐得嘴都笑歪了,龇着一口洁牙,噘翘起薄唇,嘴角摄魂般地勾挑呀挑的,对徐立彬嗲声嗲气、媚到极点地说:

      “喔~呜!……彬哥~!妹妹浪死了!又骚,又荡的……屄,欠操死了!

      哥~!爱不爱我?!……爱不爱我的……屄?……“

      “爱,当然爱呀!……喔~!妹妹,妹妹!……你这欠操的湿淋淋的屄,居然还这么紧匝匝的!……哥的鸡巴消魂透了!……扭吧!扭屁股!……哥哥要欣赏你,像可爱的性感小猫,在大鸡巴底下扭屁股的样子!”

      在徐立彬指挥下,小青依言把两腿大大分了开,奋力使劲地扭甩纤腰,以硬梆梆的、插在阴户里的阳具为轴心,团团旋摇着丰臀;同时感觉自己紧紧裹住男人肉棍的阴道,被它粗大的茎、圆突突的头一进一出地磨擦、撑胀……

      “啊!啊~!……啊~!……哥~!好哥哥!……操吧!操妹妹吧!……一面操,一面欣赏妹妹……为你扭屁股吧!……啊~~啊~~!!……天哪!宝贝,大鸡巴把妹里面的水水,全都要操出来了啊!呜~啊!”

      从小青被阳具进出的洞穴里,潺潺流出的淫液,往她屁股底下淌了去,淋到她敏感的肛门眼,顺流到她凹陷的屁股沟里;随着圆臀的旋扭,挥散到她阵阵肉紧的两片臀瓣上;更连连不断滴洒到床单上了。

      ………………

      徐立彬调整了自己的跪姿,改成仰卧,同时连阳具都不抽出,就把小青的娇躯一抱,使她翻身骑到他上面,然后叫她以跪姿套坐他的肉茎。

      “来吧!小心肝,套在哥哥的肉棍上,像荡妇一样的……疯狂吧!”

      “天哪!他怎么也像我男友一样,知道我一坐上鸡巴就会……跟荡妇一样啊!……难道我……真的就是那种女人?……那种不要脸死了的荡妇?”

      瞬间浮上的念头,只在小青的脑海里闪过一下后,被抛得无影无踪,而真的在阳具上疯狂地高腾、重坐、弹起、落下,振得自己小小的乳房、和高高凸起的奶头也在男人眼前上下颠颤不止。徐立彬奋力向上振着腰,将粗壮的肉茎,噗吱、噗吱地冲进小青阴道里,钜大的龟头,连连撞击她子宫口的肉棱子,震得她全身就像一支不堪狂风雨打的小草,被吹袭得连根摇曳,而从眼帘中迸出了泪珠,同时连声娇啼、浪呼不止了:

      “啊~!啊~!!……啊哟~啊~!好深哪!!……大鸡巴……打得人家…

      …肚子里都……酸死了啦!噢~呜!……彬哥你……好深~哪!“

      “这不就是你爱的吗!小心肝?……瞧你这幅淫浪样儿!……真像是天生要给男人操的呢!”

      徐立彬两眼朝床畔镜中的小青说着时,他的两手正抓捏在她的双乳上,上下上下地扯着。杨小青跟着往镜中瞧,看见自己真的就如那种不要脸的荡妇般,仅管眼中带着泪,却仍然在男人全根尽湿的大肉茎上放浪形骸、疯到了极点……

      徐立彬见小青痴迷了似地往镜里瞧,便又推着她的身子,使她侧倒下来,面向床外的大镜;然后,由小青背后将她一只大腿举高,肉棒从屁股后面戳进小青又红又肿的阴户,迅速抽插。这种姿势,完全就像成人电影里的男女,面对摄影机镜头作的那种表演;让杨小青看得见自己和镜中男人的面孔,同时也可更清楚瞧见两人性器官结合的、湿淋淋的、艳丽、夺目的画面。

      “天哪!……操我,操我吧!……好大的……鸡巴,操我吧!……Ahaa!

      Yes,Yes!……Fuckmeeeee!……Ohhh~!……Yes!……Fuckme!!“

      不知是不是因为瞧见自己在镜子里的模样,还是因为她已经疯狂得像另一个人,杨小青开始以英文呼喊了起来……

      “喜欢吧?喜欢看镜子里……X级的表演吧!?”徐立彬在她耳畔问。

      “嗯~!喜欢,好喜欢看!……喔~呜!……她一定……舒服死了!!”

      应着时,小青两眼都闭上了,仿佛体会着那镜中女人的感受。仅仅刚才一眼所瞧见“自己”的那幅德性,十足像个淫妇的脸上的表情,和两腿间男人覆满亮晶晶蜜汁的阳具,进出在阴唇瓣如花一般盛开的阴户里,不断掏出更多、更淫靡的浆液;就足以使她更亢奋地又睁开眼,瞟着镜中的徐立彬,像X级电影里的女人一样引颈高喊:

      “Ahhhaaaa!!……Yes~!……Fuckmewithyourbigcock!……Iloveit!

      ILO~VEit!……啊!天哪,哥~啊!……Fuckmehard!Harder!!

      Harder!!……Aaaahhhhaaaaa!!……Yes,Yes,Ye~sssss!“

      “啊~!妙极了!没想到,镜子里的……张太太叫床,中英文都会啊!”

      徐立彬笑了,一面用力挺身插着,一面从镜子里也用英文对小青问她:

      “Youlikeit?!……likegettingfuckedlikeabitch?!……eehhh?”

      杨小青被这样的画面、和淫秽不堪的对白,如催情剂般的刺激,逗得快要疯掉了,连连高声应着:“Yes!……Fuckme!Fuckmelikeabitch!!”

      于是,徐立彬又把小青抱住,将她翻成俯趴在床上的跪姿,并且叫她把脸侧向镜子,屁股高翘举起来;他说她像一只挨操的母狗,将白白的屁股,完全给男人看得一清二楚的模样、姿势都更加性感、诱人哩。

      跪趴在男人面前,让大阳具从后面戳进身子,是杨小青偏爱的姿势之一;每次和男人幽会,只要是在床上,她都会特别疯这种玩法。即使自己背对着男的,看不见他,也瞧不到阳具插入自己的模样,但她总是在脑海里想像到男人的大肉棒一面戳、他一面所看见的自己;而那么毫无遮掩,呈现着肉体最私密的部位,给男人欣赏,令他过瘾、舒服;自己也就更容易兴奋、更禁不住要浪荡、发姣了……

      这天中午,在“浪漫地中海”床上的小青,也不例外,熟稔地挺高丰臀,承接徐立彬沉稳而有力的推进、抽出、由缓而急的戳剌;她扭起纤腰,凑合阳具的节奏而旋摇肥腴的屁股。……从镜子里,她半睁开迷惘的双眼,瞟向男人,随他的动作,一波接一波地以英文放声娇啼、嘶喊、呼嚎……

      直到她感觉到自己的浆汁,从两条大腿内侧潺潺流了下来;想像着从阴道里不断被阳具掏出的淫液,滴落到腿子间的床单上,小青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呜咽、叹叫了起来。

      但徐立彬愈战愈勇似地急抽猛插;吧哒、吧哒地撞击着她的屁股,底下两颗大睾丸也一甩一甩地打在她大小阴唇和阴核上。小青使足气力,耸举着丰臀,直到自己的腰、肚都坠了下去,整个背脊成了一弯优美的、垂落的弧线;更激烈地扭着这姿势所凸显的、更形浑圆的屁股,再度大声浪叫:

      “啊!!啊!……啊~!!……哥哥!你太厉害了!!……大鸡巴把人家的魂……都要操出来了啊!!……”

      ………………

      徐立彬兴奋极了,吱~地一声,抽出大阳具,不待小青抗议,就令她翻身仰躺,叫她把两腿大大劈分开,说要由正面操她,而且要喷进她里面。杨小青不假思考立刻照作,高举起大分的两腿,双手伸向男人,迫不及待地等他插入。

      这时候,小青见他迅速地一侧身,把扔在床边地上的裤子捡起,由口袋里掏出保险套,撕开包装,预备给大肉棒戴上……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宝贝,谢谢你!……但你是不用戴套子的!”

      “啊~?为什么,难道你用安全期避孕?”徐立彬不解地问。

      小青翘着薄唇,瞟着男人笑着摇头说:“不,我早已经……结扎了!”

      “啊!!……那……”徐立彬有点吃惊,但立刻也笑了。

      小青用两手自己拉起膝弯,掰开了两腿,呈着水汪汪的阴户洞穴,对男的媚到了极点说:

      “嗯!……哥哥~!你放心吧!放心操妹妹,放心喷射到我里头吧!”

      男人搁下保险套,俯到小青身子上,热情地吻住她。她两眼紧紧闭上,张开嘴承接舌头的插入,没命地吮着它,同时喉咙里迸出抑扬顿挫的娇哼。

      ……底下,小青大张着的、空虚无比的阴户,感觉徐立彬的龟头,撑开自己洞口的肉圈圈,推挤着进来时,终于又抑不住内心激动,猛烈地甩开男人的吻,张圆了嘴,中、英文交替放声大呼起来:

      “AAAAHHHHaaaaaa~~!!……Yes,Yes,YES!!……宝贝!……插吧!…

      …大鸡巴……整根都插进来吧!……OOOhhhhhhh!……Yes!!

      Alltheway!allthewayinmeeeee!!……啊~~!!“

      徐立彬身子用力一沉,大阳具再度埋入小青的穴里时,也用英文低吼着:

      “Whatatightlittlecunt!……You’resuchagreatFUCK!!……”

      如此毫无忌惮、极度淫秽的言辞,在两个热烈无比的情侣之间,也和色情片里的男女一样,全数出笼了。但他们不是表演给别人看的,是两人的情欲都燃烧到最炽旺的地步,完全自然而发出的奔放;除了彼此,早已经不再有第三者,甚至镜中的人物,也都全然给忘了。

      “Yes!!……Ohhhhh!Yes,I’macunt!……I’macunt!……Fuckme!!

      啊~!哥哥!……操我,操我吧!大鸡巴用力……操我的屄!……操死我算了!……啊~!啊……啊!……死了!……死了!真要给你操死了!“

      男人愈干愈勇,杨小青愈叫愈激昂,身子里的反应也愈来愈强烈了。她早已放掉了自己的膝弯,两手没命似地紧紧抱住男人,在阳具连续不断的、愈来愈急剧的刺戳下,不顾全身已香汗淋漓,挺着腰肢、旋扭着屁股。

      徐立彬的急喘和愈来愈大的低吼声,在小青的耳中回响,是她在床上跟其他男人时都最最不同的,令她强烈地感觉到他的热情也胜过所有的男人。

      像吃了春药、中了蛊似的,小青的身子、灵魂同时都亢奋得无以复加……

      终于,如挡不住的洪流般的高潮涌了上来。

      “啊~!哥哥!……我要来了!我就要……出来了啊!……OOOhhhh……Yeah!……Yes!……I’mgonnacome……I’mgonna……come……now……!

      Aaaaahhhhh!……Aaaaahhhhaaaa!!出了!……我。出来了……啊!!“

      刹那间,一切都奔溃了,小青全身一紧,发癫般地猛振、猛颤着;并着她放声的尖叫,爆发出高潮来了……

      徐立彬并不因小青已上高潮而减缓冲刺,相反地,他更挺硬着阳具,一拍不停地用力戳她。同时脸上写满兴奋而得意的表情,吼着问:

      “喜欢了吗!……骚屄妹妹?……爱了吗?……”

      “Yes!Baby!……Yessss!!……妹妹喜欢死了!!……也爱死了!!”

      在持续高潮之中喊出回应的同时,杨小青忍不住哭了,涌出的泪珠滚下双颊,流到散乱在枕上的黑发里。不能置信般地猛摇着头,鸣咽出声地说:

      “我爱……都爱死了!宝贝……爱死你了!!”

      徐立彬以唇、舌堵住了小青的嘴,吻着激动而颤抖的她。但身子仍然继续朝她迅速刺,大阳具连续掏出她穴里止不住的淫液;最后,吻着的同时,他才将又烫、又浓的精液射入小青的深处……灌溉、滋润着她干涸已久的身躯和心田。

      ………………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