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068我的校园分身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068我的校园分身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0725
    管理员

    我的校园分身

      雨,越下越大。瓢泼如注的暴雨无情地冲刷着柏油路面。就在狂风暴雨的无情攻击之下,我无力地朝住宅街的方向走去。在这样的倾盆大雨之中,美穗是怀着怎样的一种心情,踏上回家之路的呢。一想到这些,我就会觉得心头沉重而难过。雨水可以轻易地抹去她脸颊上滑落的泪滴,但留在她心中的伤痕……却不可能就那样简单地消失。

      我,也只有回家去了。美穗为了庇护我而做出了如此的牺牲,我若还是到处徘徊,最后再被扭送到警察局的话,又怎能对得起她。

      (虽然,即使回到家里,我也不会怎样……)

      狂风呼啸而过,那猛烈的势头,几乎令生长在路旁民房庭院中的向日葵也要为之折断。

      好象,电视台曾经说过台风正在接近这里似的。

      也许,我若是能留在房间里,一个人静静地考虑一下已经发生的这些事会更好一些吧。

      像往常一样地转过街角,站到自家公寓的房檐下……

      “……………………?”

      在入口处,一位少女孤零零地伫立在那里。

      少女的长发随风飘扬,即使全身都已被大雨淋湿,她仍然毫不在意地坚持站在那里。

      听到我的脚步声,早已筋疲力尽的少女无精打采地回过头来。在看到我的同时,猛地抬起头来。

      “咏君!?”

      叫着我的名字……她,是樱木舞。

      “……………………”

      我和樱木无言地对视着。就在这狂风骤雨的击打之中,时间悄悄地流逝着。

      在凶暴的飓风呜嗷地咆哮声中,樱木首先开了口。

      “有些话,我想要对咏君说……”

      可是,我不想听。现在的我,变成了只会给别人带来伤害的人。有鉴于此,我已决定今后即使要伤害也只可以我自己。樱木到底要对我说些什么,我虽然不清楚,但若是我继续与她交往下去的话,结局只会是令她也留下悲伤的回忆吧。

      “实在抱歉……我,现在想自己一个人待着……”

      扔下这句话,我就打算转身逃进公寓。可是,

      “求你了!无论如何……我……”

      拦在我的身前,樱木抓住了我的胳膊。“啪嗒啪嗒”地,大滴大滴的水珠顺着她的刘海儿滑落下来……樱木黑色的眼眸中,投射出我的身影。

      “放开我!”

      由于被我极为粗暴地甩开,她踉跄地倒在了公寓门前的混凝土台阶之上。

      不再理会樱木,我走进了公寓。

      (不要回头,别理她……)

      我在心中这样叮嘱着自己,可惜,这不起任何作用。

      回过头来,樱木依然保持着膝盖着地的姿势,没有丝毫要站起来的意思,就那样任凭瓢泼大雨倾泻在自己的身上。

      “樱木正在哭泣着。”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注意到了这一点。

      这样做是不可以的……如此下去只会给樱木带来更深的伤害……虽然我很清楚地了解这些情况。

      “………………”

      我拉起樱木的手,将她接进屋中。

      进入到我房间里的樱木,不知在思虑着什么事情,丝毫没有要说些什么的意思。只是俯着身子,不停地颤抖着。

      (是快要冻僵了吧……)

      在公寓的门口,就在风吹雨打之中,她到底等了多久呢?

      放弃了递给她毛巾的打算,我走进浴室点燃了煤气。准备好供她更衣用的T恤和工装裤,

      “还是冲个澡比较好……不然,会感冒的……”我催促着她。

      “对不起……”樱木温顺地点头答应,走向了浴室。

      听到轻轻的关门声之后,我深深地长叹一口气。

      自己也换过了衣服之后,我沏了一杯咖啡。

      令人身心舒畅的温暖和稍稍有些苦涩的味道,在口中扩展开来。在家中使用的咖啡豆,是我特别请求“OTIMTIM”卖给我的。……是里美,为我特制的高级品。就在刚刚进入高中的那一段时间,里美经过让我数次试喝之后……花费了将近一年左右时间制成的高级咖啡豆。现在想来,也许里美是特地为我而做的吧。是我所喜欢的,稍微带些酸味的咖啡。

      呼啸的狂风,无休止地摇动着窗户,呜呜地做响着撕裂长空。

      喝干了咖啡,我眺望着窗外狂风暴雨肆虐之下七零八落的景物。在铺天盖地的雨幕之中,一切都显得如此模糊不清。

      (……………………?)

      忽地,我注意到从浴室传来的淋浴的水声已经中断了。

      “呀-”床板吱吱嘎嘎地做响着……不知何时,樱木站在了我的身后。

      就在我转回头去的同一瞬间,

      “………………!?”

      我的呼吸几乎停止了。

      ……樱木,是赤裸着的。

      无论是她穿来的水手服,还是我准备好的替换用的衣服,她都没有穿。……

      我的身后是,宛如新生婴儿一般的,一丝不挂的樱木。

      那是彷佛闪着光辉的,美丽的肉体。

      那绝对未曾暴露在任何人眼前的,一直为泳装所包裹的部分,

      是纯净而白皙的,有如通明一般的冰肌雪趺。

      给这纯白的世界添上色彩的,只有仅仅两处。

      是那站立在柔软的膨胀顶点的,桃色的乳头。

      和在隐秘的三角地带的山麓中微微的喘息着的,栗色的阴翳。

      而这小小的两处色彩,所放射出的光芒,却数倍于樱木那如凝脂般白皙的肌肤。

      “请抱着我……”娇艳欲滴的红唇,编织出这样的字句。

      甚至忘记了呼吸而目瞪口呆的我,畏缩地后退着,“咚-”地一声,后背撞上了窗棂。

      “不,不可以的……樱木……”

      由于焦急,我的舌头都有些打卷,纠结着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

      缓缓地向我接近的樱木的裸体,益发显得神圣而不可侵犯。

      “不可以这样!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我……和好几位女孩……”

      冲着因被逼得走头无路而这样说道的我,

      “别说了!”彷佛爆发一般地说着,樱木摇了摇头。

      “那些事,与我没有关系!好象咏君的身体与谁交缠在一起之类的事……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无须了解。我所期望的,只不过是咏君可以将我抱着,……仅仅是这样做就足够了。”

      樱木的决心,出乎意料惊人地坚定。但是,现在的我,没有这资格。无论如何,我都做不到。

      “求你了……”

      樱木的双手,搭上了我的肩膀。

      我,很害怕。不是怕樱木,而是我自己。接下来,若是我放任自己,将樱木抱入怀中的话……那一刻的我,一定会变身为野兽吧。幻化为既无同情,亦无温柔的,只知一个劲地贪噬樱木肉体的,一匹恶狼。那是一种,仅仅为了满足个人欲望而不负责任的行为。……除了为确证双方心中的爱情而交合以外,我,不想再做那样的事了。即使是已经迷失而不再了解“什么是爱情”的现在的我,也不想变成那种,能够堕落到什么程度就堕落到什么程度的,最差劲的人类。

      “不行的!还是不可以!我已经……讨厌、这样的事了!”我喊叫着。

      樱木的脸庞伏了下去。一瞬间,好象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但是,紧闭着双唇,樱木又坚定地仰起脸来,

      “请你遵守……和我的,约定……”

      带着几乎可以穿透我的心灵的眼神,樱木逼视着我。

      “约定,是……”

      “在矢吹町的公园里,咏君曾经向我保证过的……当我无法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之时……仅仅是短暂的时光也好,当我希望过着‘普通的女孩子’的生活之时……咏君愿意,给我力量的……”

      在冲击之下,我完全陷入了沉默之中。

      确实,我向樱木发过誓。我向她保证过,自己身为男儿,即使牺牲性命也在所不惜,绝对要守护她知道最后,这就是──樱木的“约定”,我的“誓言”。

      虽然,当时的我并不了解她的真意。

      结局是,我无论是守住自己的承诺,还是违背它,都无法避免给樱木带来伤害。不,其实我已经,伤得她足够深了。

      我实在是无话可说,只好垂下了头。

      “………………你愿意,遵守……吗?”樱木询问道。

      “嗯。”我简短地回答。

      (已经,无论怎样都没有关系了……)

      自暴自弃的心情开始支配我的行动。在里美事件中遭受重创的我,又被樱木给予了致命的一击。认真考虑一下的话,这也许是我应受的报应也说不定。

      (若是这样,作为结束,就让我最后在樱木的肉体中沉溺下去吧!)

      黑暗的感情,将我层层包围、遮蔽。

      刚刚穿上的衣服被脱下来扔到一边,我将自己变为全裸。

      “……………………”

      相对于就那样站着一动不动的我,使两个人的唇重迭在一起的,是樱木的一方。

      开始的一刹那,双方的牙齿碰到了一起。无论是樱木还是美穗,她们都完全不懂得接吻的技巧。不过,即便如此,她还是努力地献出自己的唇,反复地尝试着与我接吻。

      我明明已经下了决心的,可是为何我什么也做不了。虽然,樱木就在我的身前,但是我却变得不会动了。就像抬起手触摸她这样简单的事,我都没有办法做到,更别说是接吻了。即使是她那可怜的乳房被我的胸膛压得变形,清楚地感受着来自她肉体的那无比柔软的感触也……我的分身彷佛由于胆怯而萎缩,就那样一直保持着向下的情形。

      这一切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是樱木,过于美丽了。”

      是过份得美丽了。

      无论她本人是如何梦想着过普通女孩子的生活,但她那高雅纯洁的“光辉”

      却是没有办法隐藏的。那并不单单是因为她生于像樱木家这样门第显赫的高贵家族,而是作为她本人自身存在的“光芒”。比如说,无论在怎样的场合,无论从怎样的家庭诞生,她所拥有的光辉也不会有所改变的吧。

      樱木,正是美的具体化身。

      在她面前,肮脏与龌龊都会原形毕露,卑鄙的心灵将望而却步,她本身,就是如同女神一般的存在。

      假如,我是由于在现实世界中与樱木相恋,而迎来这一刻的话……,我的分身,现在一定早已是擎天一柱、屹立不倒了吧?我想,恐怕我会让樱木比现在更加紧张,让她在我的折磨下感到羞耻与难为情吧。

      说老实话,现在的我,比樱木颤抖得还要厉害。

      “樱木,可以令男人萎缩不振。”

      在这世间,难道真的有男人能够拥抱这个少女吗?世所罕有的美丽……不,不仅仅是美丽,而且她那发散着圣洁光辉的心灵……会将一个男人的全部都投射出来。在那眩目光芒的照射下,一个男人可以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多么丑恶、渺小的存在。

      当我站在女神的裸体前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成为了不可饶恕的罪人了。

      面对着彷佛被紧紧绑住、一丝一毫也动弹不得的我……樱木的眼神中充满了悲伤。

      看来即使她自己,也明白这些的。像她这样的存在,会给一个男人带来多么巨大的压力,会令一个男人感到怎样的自卑。

      而正因为这一事实,樱木……才会厌恶这样的自己。

      “我,并不是女神!”

      那一瞬间,我好象听到了发自她内心的叫喊。而就在同一时刻,她呼地跪了下去……从正面直接面对着我的男性自身。

      就那么耷拉着脑袋的我的分身,被女神的双掌温柔地包围。

      有如要确定掌中之物的形状一般,她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分身,并喃喃地低语道:“我,只是个普通的女孩。”

      有着翡翠般的颜色,如繁星般闪亮的双眸,向上仰望着我。充满神秘感的剪水双瞳,令我的心脏不争气地跳动。

      我的分身,也在同时有了些微反应。

      而且,当那微弱的痉挛传递到了她的掌中之时,彷佛是得到了暗号的指示一般……

      “我一直都爱着咏君。因此…………”樱木这样轻声说着。

      女神的唇,向我的男性自身奉献出来。

      ………………
    用双掌轻轻地裹住分身,樱木的唇温柔地吻上了那敏感的前端。

      起初,她的动作轻柔且充满犹豫,之后渐渐变得激烈……“啾”、“啾”的声音开始在房间中回响起来。

      而与她的动作相呼应的,是我的男性自身一点点有了反应,在确认了我的分身已经变得足够大了之后。

      “………………”

      下定了决心,樱木的舌尖爬上了龟头。

      与方才一样,开始是慢慢地,逐渐习惯之后……“咕叽咕叽”地,彷佛是捧着冰淇淋一般细心而又细心地,舔舐着分身的顶端,一条香舌在其上回转盘旋。

      不知道是否是樱木那过于热情的行动,唤醒了我的本能……虽然只有平时一半左右的程度,但无可否认地,潜藏于肉体之中的欲望正在渐渐复苏。

      看到我的肉棒已经有明显的勃起,早已有了决定的樱木,毫不犹豫地就将其含入口中。

      就如同含着异物的幼儿一样,樱木闭上了嘴,在口中品位着这未曾有过的经验。

      樱木的表情由于紧张而有些僵硬,脸颊上也浮现出一层淡淡的晕红。

      对于自己正在做的事,樱木的羞耻感与畏怯感也是强烈得无以复加了吧。

      虽然我本人依然没有做好心理上的准备,但分身却不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地恢复到了正常时八成左右的水准。对于勃起之后的男根会变得如此坚挺、巨大这一事实,看来即使坚定如樱木也有些出乎意料吧。面对着膨胀起来,将她的樱桃小口塞得满满的灼热的肉棒,她的动摇清楚地写在了脸上。嘴唇打着哆嗦,皱着眉苦闷地喘息着。

      但是,樱木一边留意着不让牙齿竖起来,一边拼命地转动舌头,舔着我的家伙。颈部前后摇动着,“咕、咕”地捋动着整个分身。在她几乎等同于舍身喂虎的行动之下,我的分身终于完全恢复了状态,再次挺立如山。

      将自己的身体完全委托给樱木充满献身精神的服务,“唔–…………”我发出了呻吟声。

      意识到我开始有了快感,樱木更进一步加快了节奏,大幅地摆动着头部,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动作过于猛烈的缘故,“嗯、呒!”

      被分身一口气刺入喉咙深处,樱木不由自主地噎到了。

      “喀、喀”樱木一次又一次地咳嗽着。但是,就在我打算开口说“还是,算了吧”之前,“我没事的,不必担心。”先发制人地这样说着,樱木再一次将“我”送入口中。

      让我感到吃惊的是,这次樱木吞入的深度和方才一样……不,进入的部分达到了比上次更深的位置。

      “嗯──唔,嗯………呒,唔、唔──……”

      一幅想吐也吐不出来的样子,那独特的气味一定令她十分难受吧。眼眶中已经有泪珠在打转……在双手的努力推送下,樱木那可怜而又可爱的唇终于抵达我男性分身的根本之地。

      (为什么……为什么会为了我……)甚至连这种事都肯做,献身至如此程度呢?

      充满疑惑与混乱的我的心中,浮现出樱木在做这事之前所说的那句话。

      “我一直都爱着咏君。”

      “我一直都爱着咏君。所以……我……”

      意识到这一点,我的视线与彷佛正在抬起头向我仰望的樱木交织在了一起。

      那充满令人无法抗拒的诱惑的、如黑珍珠一般、闪闪发光的双瞳……映像着我的身影。

      那一瞬间,完全无须言语的表达,樱木的感情注入了我的心扉。

      “因为,我一直都爱着咏君。所以……为了咏君,我……无论怎样的事都肯做……”

      在心底的某处,随着这声音的响起,有什么东西崩溃了。

      取而代之的,一直困于笼中被紧锁着的野兽……终于被释放了出来。

      “舞!”如嘶吼般呼喊着她的名字,将小舞从自己的股间拉开拎起,我粗暴地把她扔到了床上。

      紧随其后,我一个饿虎扑食就将她压在身下……用粗野的动作抓住她白皙的大腿,将其向左右拉开至最大限度。紧接着,把露出来的小舞的秘唇尽可能地朝两旁分开直至极限,以自己的分身贴上去……

      我,一鼓作气贯穿了小舞的处女。

      “呀──!……………呜──”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女性自身遭到蛮横侵入的舞,在宛如要被割裂一般的剧痛之下,无法自制地仰起下颌,向后弓着身子。

      第一次遭到“男性”践踏的处女的膣腔,彷佛是准备将粗暴入侵的异物推出去一样地压迫着我的阳具,拼命地抵抗着。从强烈地收缩着,甚至箍得我有些生痛的小舞的花芯之中,我毫不顾惜地强行拔出分身。之后,甚至可以听到肉棒摩擦腔襞的“吱咯吱咯”声响地,我以几乎可以突破她子宫般的势头,再次猛烈地插入。

      (呼–……呜,嗯、呜、呜–……)小舞就如同是患了疟疾一般弓着身体,无法自制地痉挛着。

      压在小舞的身上的我,贪得无厌地品尝着她那柔软的樱唇,偶尔轻咬她的耳垂。张开手指大把抓住她的乳房,用力地揉搓挤压让它变为各种形状,使出吃奶的力气吸吮她的乳头,那力量大得我甚至怀疑是不是会将那鲜艳娇嫩的蓓蕾揪下来。

      “啊–……呼……唔,啊–……唔……唔–……”

      可以想见小舞所遭受着痛苦会有多么强烈。换做任何人都会喊“好痛”、或是“快住手”之类的字句吧。可是,从小舞身上却丝毫看不出她有这样的打算。

      岂止如此,好象是为了怕自己的身体逃脱似的,她一面紧紧地抓住床单,一面主动地伸出两腿缠在我的腰间。

      “为什么,你还不哭呢!?”

      叫呀,喊出来呀,只要是责备我就好。本来,只要那样做就好的,但小舞,却无论如何也不肯,只是拼命地忍耐着。

      我让小舞张开嘴,将自己的胸膛靠了上去。正忍受着剧痛几乎喘不上气来的舞“唔、嗯”地哼着,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嘴,咬住了我的胸口。虽然我明知道这样做,也许自己的皮肤会被咬破,不过,也只有像这样剧烈地痛苦才会让我感受到自己仍然还活着。

      “混蛋、……混蛋、混蛋–……”毫无来由地,我突然变得暴躁,大声地怒吼着。

      完全幻化为野兽的我,进一步继续着对樱木舞的蹂躏。

      以到目前为止没有过的速度和力量,我攒刺着樱木的花芯。听任自己被愤怒所控制,以阴茎为武器,在圣少女那无人造访过的纯洁的花园中肆意践踏。

      可是,一边承受着这样的苦痛与摧残……但,樱木的肉体,却开始了对那狂暴的“男性”的响应。从小舞身体最深处的不知什么地方,像征着快感的花蜜渐渐涌出。由于摩擦而变得灼热的腔襞,不知不觉中已经沾满了粘稠的液体。

      小舞的温柔……女性身体的无穷无尽的温柔……令我觉得恐惧。就算是处女膜被那样无情地穿透,膣腔被如此粗暴地蹂躏,只要犯下这罪行的是女孩所喜欢的男人,就可以得到原谅吗?

      “啊、嗯……咏君……咏君……”

      小舞呻吟着,难受地在我的脸颊上蹭来蹭去。

      与开始时相比,是痛感已经变得不那么严重了吧?纤细的双腕抚弄着我的脊背,小舞只是不断地说着“再深一些,我可以忍受的。”,并努力地挺起腰来配合我的动作。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

      尽管大滴大滴的泪珠,从她脸上扑簌簌、扑簌簌地落下,她也仅仅是不停地重复着这不变的字句。

      “即使我如此地对待她,她仍然……仍然对我……”

      ……终究,我还是逃不出,菩萨的掌心。

      被称作“樱木舞”的少女,粉碎了来自“悭村咏”体内那凶暴之兽的所有进攻,并且正在用自己的满腔爱意杀掉它。

      “呜嗷嗷嗷嗷嗷嗷嗷–…………”

      野兽,发出了死亡前最后的咆哮。

      同一时刻,大量的精液在舞的体内四处飞溅。

      一边做着垂死挣扎,行将遭到毁灭的野兽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向女体的最深处喷射着毒液。可是一旦当它们流入圣洁之海,就立刻得到净化,被溶解消失掉了。

      与我的兴奋相呼应,在我发射的同时,舞的身体“怦,怦”地颤抖着。女神的花芯始终温柔地将我的分身紧紧包裹。

      当所有的动作都结束之后,我精疲力尽地倒在舞的上面,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

      将面孔就那么埋在小舞的乳沟之间,因为这样,我就可以避免看到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做下的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我实在是没有勇气继续面对她。

      在公寓门口把她接进屋子里的那一瞬间,我就预感到会演变为这种结局。

      因为,在我内心的最深处,其实渴望着与“女性”的结合,渴望品尝女性的甜美和温柔,渴望着沉溺在那绵软的肉体之中,忘却周遭的一切烦恼。

      卑鄙无耻的我,为了治愈自己颓唐而有些自暴自弃的心情……将绝对神圣而不可玷污的东西,也给污染了。

      “我,侵犯了樱木舞。”

      为了填满心中的欲望与饥渴,我把舞的身体当作良药,将她彻底地凌辱,以她的纯洁为代价,来医治自己的伤痛。

      这样的行为,是决不可能得到原谅的。

      “对不起……我……我是……”

      不知不觉间,我伏在舞的胸口,失声哭泣。让别人看到我的眼泪,在我的记忆中这还是第一次。因为我一直认为与其让自己哭泣的表情在人前示众,不如干脆死掉还好一些……但可是,我已经,再也无法阻止不断涌出的泪水了。

      樱木娇小的手掌,轻轻划过我的背部,彷佛是在哄着哭泣的婴儿般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可是,她的温柔却反而只会使我觉得更加难受。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所能做的,就只剩下哭泣了。

      即使面对着这样的我,舞给予我的,仍然是无尽的关爱,有如慈母般让我的头深深埋进那对乳房之间,温柔地将我拥抱。

      “不要哭了,咏君……好了,别哭了,因为,需要道歉的,本该是我啊!”

      被两团柔软温暖的膨胀所包围,我一边感受着那种不可思议的安详平和的感觉,一边倾听着舞的述说。

      “我,并不是大家印象中的那样,拥有着美丽心灵的人……真正的我,其实恰恰与之相反……是一颗丑陋浅薄而又肮脏的心灵的所有者。”

      听到这意外的台词,“哪有这种事!”这样说着,我正要仰起脸,“不可以的!”樱木紧紧地将我抱住,阻止了我的动作。

      “就像现在这样待着别动,听我说下去……”轻声地低语着,樱木继续道:“从孩提时代开始,我就是戴着假面生活的。在双亲面前,我是个听话、懂事、诚实而坚强的孩子……在朋友的面前,我是温柔体贴的女孩。我就是这样,按照人们所期望的,伪装着自己。但是……在我心底的深处,黑色的火焰却从没有熄灭过,因为只有我知道,自己是个‘说谎者’……”

      窗外的凤,好象势头越来越强劲了。窗棂摇晃着,“哗啦哗啦”的声音不绝于耳。屋外狂风呼啸,室内静寂无声,完全属于两个人的世界里,只有小舞的声音在虚空中回响。

      “我,真的很苦恼……因为,没有人可以真正理解我……总有一天,能够理解我的人会出现。能够让真实的我暴露出来的人,一定在这世上的某一处等着我……我就是这样满怀苦闷,却又带着希望生活着的……”

      玩弄着我的发丝的舞的手指,变得更加温柔。

      “于是有一天,我遇到了那个人……在高中入学式的那天,明明是第一次与我相会,但那个人,却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凝视着我。完全是,一幅与做梦时梦见过的人相遇了的样子……我,无法忘记他当时的那种眼神。当时的我突然意识到,莫非,自己一直都在寻找的人就在眼前……从那天起,那个叫做‘悭村咏’的男子──你……就一直,留在我的心中。”

      感到震惊而打算再次抬起头的我,却依然得不到舞的允许。看来,她仍有许多话不得不说。

      “尽管如此,我还是做了傻事。明明无论何时都会在心里想着咏君,眼睛里只有咏君一个人……却不愿意坦率地承认。因为我从来没有过恋爱的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不,不仅是如此……还因为我很骄傲。作为樱木家的小姐,不愿意放下架子和骄傲……虽然,很希望咏君可以理解我。可是,一旦自己真实的一面被了解,也许会为咏君所讨厌的吧,一想到这些,我就很害怕。”

      虽是很轻微的,但小舞在颤抖着。

      “就在这样彷徨不定的日子当中,我,注意到了……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其他的女孩子,在爱着咏君的事……而且,不止是一个人,有好几个女孩子在爱着咏君……知道这些的时候,我……”

      摆弄着我头发的舞的手指,停止了动作。这是因为,她马上就要进入正题,毫不隐瞒地坦白出最令她痛苦的感情了。

      “憎恨她们。虽然,我呆在一边什么也不能做,可是,那些女孩们却都可以接近你……无论是一直脉脉含情地凝视着你的铃木,还是一心一意地倾慕着你的仁科,亦或总是能够和你交谈的田中……我,全都讨厌!”

      我仰起了脸。这次,樱木并没有阻止我。她清楚而彻底的坦白,让我无言以对。两个人,只是彼此默默对视着。

      “而在她们当中最令我感到苦恼的,是黑川的存在。因为那个人,离你实在是太近了……比谁都更了解你,更爱你……而且,当咏君也同样地意识到自己对黑川的感情之时,我的眼前,就只剩下一片黑暗。”

      舞的眼眸中,有闪着光的东西浮现出来。

      “对不起–!”

      她,一口气地说了下去。

      “我,早就知道了。黑川和相原,开始交往的事……在暑假刚开始的时候就……在街边偶然地看到两个人在一起……因此我想……如果黑川的心从你的身边离开的话,作为我,就会有机会的……”

      小舞咬着嘴唇,明眸之中泪水无法控制地溢了出来。

      “正如我所希望的,我的机会到来了……咏君的存在,距我越来越近……在那处公园里……咏君吻了我……之后,和黑川他们偶然地相遇,那一瞬间……我……我……感觉到了,发自内心的喜悦。这样的话,咏君就会从此只注意我一个人了。”

      我,和相原、里美,还有舞……四个人汇聚一堂的,那个夜晚的公园的光景浮现在脑海之中,而当时的我所能做到的,就只有照顾好小舞了。

      “昨天,我在泳池边打了咏君,可那既不是为了要阻止咏君,也不是由于所谓正义感……只是因为我很愤怒。看到为了黑川,而完全忽视了自己的存在的你……我终于知道……你爱她爱到了怎样的程度……”

      彷佛要将一切都燃烧净尽的小舞的思虑,令我的胸口有如被炙烤般疼痛。

      “这份爱恋已经结束了,自己虽然也清楚地知道……可是,我心中的黑色的火焰,却不肯接受这一事实。因此我就这样,来到了咏君的公寓。虽然我知道,变成现在这种结局,只会令咏君受到更深的伤害……但,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只有牺牲你了……”

      代替我已经风干的眼泪的,是小舞流满脸颊的泪水。低声呜咽着的她,在深深地自责之下,痛苦地紧闭着嘴。

      我,没有生气。不,应该说我有什么理由生气呢。毫无疑问,真正该被谴责的,是我才对。

      “我,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呀……”

      因为失去了里美而发狂、变得自暴自弃……带着凶暴的心情将枪口对准相原健二……拿周围的人撒气,百般折磨自己……而作为这一连串事件结尾的是,我连小舞都不肯放过。

      结果,我除了自己从没有考虑过其它人。

      (完全是有如人生即将终结的样子,一面按照自己的想法任性地行事……一边对自己说,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想要从发生的这些事情当中逃开。)

      “可就算如此,也还是有女孩在爱着我的。”

      “爱着的?”

      是的。唯有一点……绝对不是伪装的。那就是,“我深爱着,每一个与我有过肌肤之亲的女性。”

      丽子、千春、亚子、久留美,还有美沙……对所有的人,我都是认真而诚心诚意的。共同分享着彼此间几乎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炽热的感情,正因为如此我们才用“爱”来作为这情感的确证。无论何时,我始终都是感受着彼此间的挚爱,在情感交融的基础上才有了肉体的结合。

      难道,这仅仅是为实现左拥右抱而编造的借口吗?

      不是的。我愿意向天地间所有的神明发誓,不是这样的。我的脑袋还没有聪明到,为了达到和女性做爱的目的而编出这种理由来骗她们的程度。

      然而,仅从结果来看,指责我欺骗了她们的说法,当然也有道理。我,绝对不敢断言,自己自身是清白无罪的。

      但即使是如此,我仍然愿意相信自己心中的“爱的感觉”。而且我也必须相信。若非如此,那就是我对她们最严重的背叛。

      弥漫在胸中遮住我双眼的迷雾,彷佛一下子就消散了。

      (我,并不是孤独的!)丽子、千春、亚子、夏子、芳子老师、真子老师、久留美、美穗、美沙、里美……每一个人,不都在关心照料着我,将我紧紧簇拥吗?

      少女樱木舞的纯洁的爱,将我心中最珍贵的回忆一个又一个地唤醒了。在舞的帮助下,我得到了救赎。

      而那个本应是救世主的舞,却在哭泣着。在我的身下,她的身体依然在不停地战抖着。因自己的罪恶意识而深深地自责着。

      “别再,继续哭下去了。”

      舞的罪过什么的,一丁点儿都不存在。爱上一个人,会随之有独占欲和支配欲的产生,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喜欢一个人,祈盼着对方无论何时何地眼里都只有自己,我想,凡是人都会有这种愿望的。有区别的只不过是这种感情是明显地表露于外,还是深埋内心,但胸中的爱憎与嫉妒却是每个人都会有的。

      坚持否定这一点……说小舞心灵肮脏……如果世间真有这样的家伙的话,我会对他如此说,“你,已经不算是一个人了!”

      连面对自己内心黑暗面的勇气都没有,却拒绝宽恕他人的缺点,像这样自以为是的家伙,是我最痛恨的。

      宽容、慈爱……为了相互理解而彼此做出的努力……所谓同情心的存在,正是人类最大的优点之一。

      不知道什么是“丑恶”,又如何会了解何谓“纯洁”呢?从真正的意义上来说,被愧疚与自我厌恶的情感所困扰,为自己的行为而懊悔,深感羞惭的小舞,才是拥有“美丽、高尚”心灵的少女。

      “舞……”

      以指尖轻轻地,拂去她脸上的泪滴。那一瞬间,我的心中,有什么东西诞生了。那是非常温暖的、闪着光的东西。

      “我,爱着小舞!”

      为了我这种人而忧愁、痛苦的舞,她那无比的热情……比什么都更加惹人爱怜。

      我的爱慕不断地膨胀,渐渐地满溢出来。

      察觉到我开始有了需求,舞难过的眼神中有了些光彩。

      “我是个胆小,而又狡诈的女人。……但是,假如可以原谅我的话……就算是谎言也好。到这个暑假的结束为止,请爱我吧!”

      泪珠再一次涌出,舞“呜呜”地摇着头。

      “不爱我也没有关系。即使是把我当作,为了满足咏君的欲望而存在的奴隶也可以……请抱着我。如果是为了咏君……无论什么事我都能做到。只要咏君需要……即便是像刚才那样,用嘴也……”

      舞坚定的决心再一次,将我的心深深打动。“约定”对于她来说有多重要的意义啊,对比之下什么也做不到的自己真是好可耻。

      舞的虚幻的梦想……小小的、小小的梦想……为了实现这一梦想,而做着过于勉强的努力。我绝不可以,再给她增添更多的痛苦了。

      “不行!我……不会把舞当作奴隶的……”

      刚才的交合,无论是对我还是对舞来说……只是伤害与被伤害。像这样只有痛苦与悲伤留下的行为,我不想再做第二次。就好象强奸自己喜爱的女性之类的事,我绝对不会再做的!

      “有关舞的事情……我还想知道得更多……因为,我爱你!”

      我,将自己的唇贴上了舞的。

      她的唇是如此柔软,宛如樱花的花瓣。

      当唇上的温暖渐渐退去,那翡翠般的眼眸凝视着我。

      黑色的宝石中,荡漾着闪光的波纹。

      无需语言的表达。

      因为,少女的企盼,进入了我的心扉。

      两次、三次,重复亲吻着。

      仅仅是口唇简单的接触,无以名状的幸福感就将我重重包围。

      小舞是希望两个人的唇就这样永远地重迭着吧,当两个人的唇稍稍分开一段时间,她的表情就好似很寂寞般地迅速暗淡下去。

      为了让舞可以安心,我的下一个动作是将舌头探入她的口中。虽然我感受到了她的唇有一瞬间的颤抖,但立刻就驯服地顺从了我。

      响应着在她口中搅动着的我,舞也畏畏缩缩地伸出舌头与我的交缠在一起,学习着新的接吻方法。最初,她的动作笨拙而生硬,但当她逐渐地习惯之后,不知是否领悟到了没有比这更“热情的欢爱”的事实……少女的舌头更激烈地活动着。

      两个人宛如置身梦中一般,贪婪地吸吮着对方。

      “哈–……”

      成人式的热吻,一直持续到双方都感到呼吸困难才停止。为了看到舞更可爱的样子,我打算接着进行下一步,但是……

      说起来很不可思议的,现在的我可以清楚的知道舞心中的想法。不,是可以听得到她心中的低语。

      “还想……更多更多地……和咏接吻……”舞这样说道。

      事实上,当我再次以自己的唇覆上她的……舞的脸上笑容绽放,带着害羞的表情啄食着我的唇。积极地对我献出她的香舌,以几乎可以听到声音的激烈动作在我的领地里尽情地蹂躏。

      看到舞已经完全变为成人式湿吻的俘虏,我想应该是进行下一步行动的时候了,于是我伸出手指开始了对她的爱抚,将手掌覆于她的乳房之上。

      也许胸部是舞的弱点吧,随着我的手开始轻轻揉动,她的肩膀有些微微地颤动。

      (话虽如此……)

      舞的膨胀是这般美丽,即使她像现在这样仰躺着,那对漂亮的乳房依然保持着完整的纺锤形。而且点缀在其顶端的浅桃色的乳头,更是坚定地指向天花板。

      一定是平时就一直保持着这样清晰的形状吧,从大小上来说,舞的乳头是我最喜欢的比平均水准稍大的样子。在我的捏弄摩挲之下,那樱色的乳尖迅速地变硬勃起了。

      我以右手大幅度地揉动着舞的乳房,用胸膛蹭着她的乳头。一边继续着热烈的吻,同时用左手逗弄着她的耳垂。

      “那么温柔地对待我的话……我……”

      舞中断了接吻,“也许,又要哭出来了……”

      带着可爱的表情向我倾诉着。

      虽然我不愿意看到她流下悲伤的泪水,但若是愉悦的泪则令当别论了。不用说,我当然是用更温柔地动作,让她哭泣了。

      “呼……唔……唔唔……啊–”舞所发出的气息,愈发显得甜美。用指甲轻弹她已经充血的乳尖,“哈–!”地她叫了出来。

      “咏君……我已经,我的肚子里变得好热……”

      我注意到,这样轻哼着的舞已经完全湿润了。

      (湿得很快啊–,舞……)从花瓣中溢出的爱的蜜汁,甚至将床单浸湿。

      因为不想让她再可怜巴巴地焦急等待,“舞,要进去了啊……”

      我用分身的先端抵上了她的花唇。以她轻轻地颔首作为进攻的信号,我开始了入侵。

      “嗯–”舞低声地呻吟着。似乎,她感受到了进入自己体内的男性。由于刚刚被我粗暴地开拓过,舞毫无困难地将其吞了进去。在迎入那火热坚硬的棒状物的一瞬间,女孩到底会有怎样的感觉呢?在忽然想到这种事的同时,我用尽力气将分身全根埋入舞的花芯。

      “………………”

      如同心有灵犀般,两个人在啊、唔的呼吸声中下意识地求索着对方的唇。

      “我……在和舞……在做爱!?”

      是,那个樱木舞。那个集男人的宠爱于一身的,没有谁可以触碰的高贵的少女……那个聪明纯洁的,拥有着世所无匹的美丽的少女。那个女神般的樱木舞,正与我结合在一起。而且,这不是在做梦。

      (舞的腹中……好热……)我的身体,终于有了真实的感觉。

      这,该归罪于我们是为了确认彼此间的爱才联结在一起吧?

      舞的花洞,与我最初造访之时相比,完全不同。

      首先,比任何事都更令人难以置信、无与伦比的是,舞的“女性”的部分和我的“男性”的部分,在事实上完全适合。假如说我的是刀的话,舞的就好象是与之相配的刀鞘。我的肉体是为了舞而制造出来的……舞的肉体是为了我制造出来的……几乎会令人产生如此想法的,两个人的肉体完美地互相匹配。

      即使是要在人海中特地地搜寻这样的对象,恐怕也无法办到吧。

      而且更让我吃惊的是,舞的内部,拥有着用尽笔墨也难以形容的“构造”。

      当我的分身轻轻触到她的子宫口的刹那,她的花唇马上就“咕咕–”地收紧并将男根固定。紧接着这一动作的是凹凸不平的腔襞粘糊糊地缠绕着分身,沙沙地用力吸吮着整根阳具。仅仅是如此就已经令人舒爽得无法忍受了,可还有比这些更加精彩之处。那就是处于舞的女性的最深处的花蕊,彷佛婴儿的小手般抓住分身的前端,“嘟嘟嘟嘟–”地努力着要将我的家伙吞进去。我甚至怀疑其内部是否已经成为真空状态,而因此所产生的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令我觉得自己的龟头已经被完全吞入她的子宫里去了。而且,这一动作和入口处咕嘟咕嘟的强有力的收缩,以及阴道全体的粘膜湿漉漉地缠绕蠕动,是在同时进行着的。随之带给我难以忍受的快感。舞的膣腔的精彩之处,到底该怎样表述才好呢?

      说那是“世所罕见的三层缠绕收束性器的所有者”,“名器中的名器”亦不为过。

      但是,舞自身却无从获悉自己的花芯是怎样的绝品。实际上,“唔–,收紧了……”

      面对情不自禁呻吟出声的我,舞“?”地莫名其妙地歪着头望向我。她甚至连收紧了的意思都不明白,对我投以“出什么事了?”的不安的眼神。

      “因为舞的里面,收得好紧啊……我……唔–!”

      为了忍耐几乎马上就要爆发的感觉,我不得不咬紧牙关。

      “痛吗?”

      冲着立刻发出询问的舞,我摇了摇头。

      “是感觉很舒服……是舞,让我太舒服了……”我回答道。

      虽然舞终于露出了安心的样子,但马上又变得担心起来。

      “对不起……我,该做些什么才好呢?……”

      话虽如此,但确实是没有想到她会道歉。真正需要道歉的,该是我吧!不过话说回来,自我控制的方法倒不是没有。

      “舞,那个……”我在她耳边低语着,告诉了她那种方法。

      “哎………………!?”听到这些,舞由于害羞而脸红直至耳根。

      看来……不在这里说明一下是不行了。虽然,接下来的讨论基本是纯医学上的。

      膣腔和肛门是被八字状的肌肉所包围着的。是由肛门括约肌、提肛肌,以及PC肌连结在一起的肌群……也就是,那个……啊–什么跟什么嘛……唔……

      真是太麻烦了!简单地说,就是如果臀部肌肉紧紧收缩,那么膣壁也会随之连动而收缩的道理。因此,若是有意识地进行练习的话,不管是谁都能够自由地操控的,只要不断地努力,任何女性都可以将自己的那里练成被称为“鲤鱼嘴”的名器。……啊–啊,对不起,又向大家介绍这种无聊的杂学知识了。

      得,无论如何……即使是舞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但她除了没有把“咏君的要求就是绝对的指示”挂在嘴边之外,仍然毫不犹豫地按照我的要求去做了。

      “哇,啊–……嗯唔唔唔唔唔唔–!”

      转瞬间,这回就轮到我发出有失体统的叫声。

      被勒紧了。比刚才更加紧缩!有意识地收紧的舞的女性自身,有着无意识动作时数倍的紧缩度……转变为根本就不可能存在于这世上的,绝妙的神器。

      激烈地收缩着,翻滚蠕动着的腔襞,以超绝的吸引力袭击着我。

      我也清楚地知道、舞正在注视着全身颤抖并竭力忍耐着的我。

      (看来,这回是失败了啊。)

      舞,是真正的天才。只要是学会了的东西,就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忘记。况且加上舞是从不缺少努力,拥有上进心的女孩。第二次要比第一次好,第三次又要比第二次好……舞就是这种不断鞭策着自己而不停进步的人,是积极主动的女孩子。

      (教给了她不好的事情。)

      即使现在后悔,也已经于事无补了。至少,对现在的舞来说,倾其所有为我奉献就是无上的幸福。如果她知道了我正在享受这令我已呻吟出声的快感的话,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的。与生俱来的,舞的学习机能想来正在高速运转着吧。结果,毫无疑问地她将能够精确地操控“女神之器”而达到更好的效果。

      舞,希望看到“我喜悦的表情”……正因为我可以完全理解她的这种心情,所以才更加难办。对我来说,当然也希望看到舞的愉悦表情了。想要尽可能地用到各种方法,让她感受性的快乐。看不到小舞高潮时的表情,我绝对不能接受!

      但毋庸置疑的是,这样继续下去的话,只可能得到我在舞的体内爆发这种遗憾的结果吧!

      (这,这么下去,我再不采取行动可不行了。)

      不用说,我当然是打算先从她的体内抽身出来,而因此准备将腰部提起来。

      但那以拥有超群的紧密度而自傲的舞的花筒,却不肯放过我。仿如果冻一般的女性特有的褶皱蠕动着,全神贯注地吮吸着。这也许不过是舞自身也不了解的下意识的动作吧,但却带给了男人无与伦比的官能上的快感。我屈服于那缠绕着的粘膜,被吸回了舞的体内。

      “噌–!”

      无意间,分身的头部直接命中她的子宫。

      “唔–,嗯!?”

      舞小声地哼着,难受地皱起了眉头。

      “对不起,很痛吗?”

      对着慌张地道歉的我,舞眨了两三次眼睛……之后,沉静地加以否定。

      “不是的……不知为何,下半身好象刷地被电了一下似的……”

      “哎?”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莫非……莫非……可是……。

      “噌–!”

      当我尝试着又一次进行突刺,舞也再次发出呻吟之声,同时,她的脸上也浮现出与苦闷明显不同的表情。

      “舞……难道说,你觉得很舒服?”

      对于被我指出的这点,舞自己好象也很吃惊似的。

      “不,不知道!”

      但她忸忸怩怩地躲开我视线的动作,以及由于害羞而早已红如苹果的脸颊,却等于招认了一切。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肚子里面,觉得一阵阵发麻……”

      一听到她的回答,我立刻开始试验更激烈的动作。

      “噌–、噌–、噌–!”

      “啊啊–!”

      舞由于无法忍受而向后弓起身体。……这回,决不会错了。

      “舞的子宫被击实了的话,会有特别强烈的感觉。”

      通常,只有最好的情侣在经过数年好合之后,方可能体会到这种快感……至少,有关的书籍是这样记载的。

      不知道舞的肉体是否得到了上天特别的恩赐?或者是,不,很可能是……

      她的精神力量,早已强大到凌驾于肉体之上了吗?

      刚才也提过了,我很清楚地知道舞对我的思慕已经达到了几乎无法忍受的程度了。而且,舞要争取在这短短的“约定”时间之内,将这份爱和自己的全部都奉献给我。

      因此……当我们做着恋人们常常进行的最美的接触的那一瞬间,舞也拼命地享受着。

      “为了可以让自己留下更多的回忆,”当这热切的爱恋浮出海面之后,就再也不能停下来了。

      “咏君……我……”

      因为这是舞初次的体验,所以到底发生了些什么舞自己也并不清楚。我温柔地、温柔地抚摸着有些胆怯的舞的秀发。

      “没关系的。现在你所体验到的,就是所谓的高潮啊。”

      “高潮…………?”

      重复着这句话的舞,好象终于有所理解了。而且当她意识到自己已经到达了顶峰之后,脸上更是一片通红。

      “我会让你感到更舒服的。”

      不等她的回答,我便以怒涛之势将舞贯穿。令女神也随着我的动作而仰起身体、发出甜美的喘息之声。但与此同时,那堪称世间至宝的蜜壶也立刻呼应着男性的动作,开始了瞬息万变的活动。

      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再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舞,好舒服啊……舞……”

      “我也是……咏君……啊啊–!”

      一同分享着这至高无上的快乐,我与舞……朝着那眩目的闪光中飞去。

      ………………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