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069回忆校园时的经历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069回忆校园时的经历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3195
    管理员

    回忆校园时的经历

    这是本人真实的经历,至今仍难以忘怀。犹豫再三,还是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内中人物当然都是假名,但内容却是千真万确的。但愿各位朋友也像我一样珍惜自己遇到的每一次机会,享受人生。

      我叫晓东,今年32岁,在一家杂志社的编辑部工作(杂志的名字就不好告诉你们了)。我有一个漂亮可人的妻子,由於主角不是她,所以就不在这里向大家介绍了。

      说来惭愧,我虽然长得很精神,很多女孩说我帅,给人一种深沉和多情的感觉。但实际上我与女孩的性体验却并不早。

      记不得是小学几年级时我开始了手淫。班里有一个清纯亮丽的女孩,能歌善舞。就是因为有一次联欢会上我们两个合唱了一首歌,一些捣蛋的同学就整天把我们俩视为一对儿,编了许多顺口溜。我当时心里美滋滋的,但表面上却是一副生气的样子。本来我们两个平常放学一块儿回家,手拉手挺亲热的,可谁知当她知道传言後,竟大哭了一场,对我也爱搭不理的了。

      现在想来,那时思想和环境的确很保守,让人知道两个男女同学很要好是一件丢脸的事。

      其实这女孩子很喜欢我,只是让人戳破觉得生气而已,这当然是後来长大後她亲口告诉我的。不过这事对我的影响很大,从此我对与女孩子接触总是慎之又慎,许多欲望只好埋藏心里,晚上用手淫解脱。

      总之,手淫是我小学时最大的秘密,几乎每天都要进行,否则会很难睡着。至於幻想的对象则不确定,有时是女同学,有时是女老师,或者电影明星。

      还记得小学的一位年过三十的语文老师,许多人都说她是“破鞋”,与别人乱搞。不过她对学生很好,特别是对我,也许因为我的作文总是被当做范文来读。我有时暗暗想,她为什麽不找我搞呢。不过甚麽是乱搞我也真的不知道。

      小学毕业後我到外地寄宿中学读书,临行前的晚上,我背着家人跑出来,与那个和我唱歌的女孩约会。我们两个都紧张得不得了,连说话都喘气。那天我第一次亲吻女孩,她羞得不敢看我,两手全是汗,小鸟依人地偎在我怀里。我僵硬地抱着她细小的腰身,可以清晰地感觉到她开始发育的胸和臀。晚上看不到她的表情,但那热热的呼吸却吹得我脸和耳朵养养的,不由得抱得更紧。不过也仅此而已,再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此後两人回忆这段往事,都说後悔没有再进一步动作,不过也的确不知道该怎麽做。

      初中时我是全校瞩目的优等生,又是学生会的主席,因而接触女同学的机会就多多了。许多被男同学背後评为校花的女孩都有意无意地找我搭话,不用说,那含情脉脉的眼神透出的内容是任何一个情窦初开的男孩都读得懂的。

      不过老师盯得也紧,往往刚有女孩子和我搭几句话,第二天就有老师叫我进办公室,详细询问都谈了甚麽,似乎总有人暗中跟踪我监视我。

      不过虽然这些女孩都正值青春无敌的年华,但因我性知识贫乏,胆子又小,生怕破坏自己在老师同学眼中的形象,即使有机会也多错过了。她们单独和我在一起时,也只知道拥抱接吻甚麽的,其它也比我强不到哪去。

      一次集体郊游在外面过夜,一个比我高一年级的女孩和我约会,在一片绿树荫荫的小溪旁,我大着胆子从她运动裤上面把手伸进去,去抚摸她的私隐处,发觉那地方布满细软的毛,温暖湿润。她兴奋地喘着气,嗲声嗲气地说“你好坏”。

      上次说到当我将手伸进女孩的运动裤抚摸她的私隐处时,她娇声说“你真坏”,我一下子慌了神儿,赶忙缩手,因为这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说自己坏。谁知她却马上用手按住我的手腕,然後双臂搂住我的脖子,挺起屁股将我的胳膊紧紧夹在我们两个中间。她看着我吃吃地笑,说∶“你可真是个好学生呀,这麽老实,人家是说反话的嘛。”

      我还是紧张得不得了,因为这毕竟是我第一次摸女孩的私隐处。当我心情慢慢平静一点时,开始感觉到女孩子那地方的温暖和柔滑。在一小片软软的细茸毛中,我的手指蓦然感触到一条细细的却温热的肉缝,而女孩却突然低低地娇哼了一声。我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轻声问“怎麽了?你没事儿吧?”

      她不回答,却搂紧了我的脖子,再次挺起屁股将那肉缝紧紧帖住我的手指,然後全身上下耸动,带动肉缝摩擦着我的手指。

      时间不长,我就感觉到手指周围湿津津得沾了许多液体。女孩子的脸紧贴着我的脸,很烫,连她粗重短促的呼吸也是热的,喷在我的脸和耳朵上痒痒的。

      这一会儿我们俩谁也不说话,我只感觉到女孩上下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急促的呼吸开始变成轻轻的哼声

      “好哥哥,顶紧点儿!对!往上点儿!再往上点儿!”

      我有点儿不知所措,只好机械地按她说的做,已经感觉到那肉缝的上端有一个黄豆粒儿大小的肉疙瘩。顿时,她的哼声转成了拉长的呻吟,我抬头一看,她头高高地抬起,脸冲着天,嘴张得大大的,眼睛却眯成了一条缝。

      一阵全身痉挛後,她慢慢平静了下来,睁开眼睛,冲我又开始吃吃地乐,扭捏着身子在我耳边说∶“哥哥弄得真舒服!”

      要不是这天晚上的经历,我还真不知道女孩子也手淫。我正在发愣,这女孩抬头盯着我的脸,又用柔软的小手摸了摸我的下巴,突然问我∶“喂,你们男同学,我是说你,也这样弄自己的吗?”

      这问题一下子碰到了我几年来最大的秘密,出於维护自己的形象和自尊,我赶紧摇摇头。谁知她鬼头鬼脑地斜了我一眼,突然伸手摸向我的下身,触到我早已坚挺的阴茎,顿时坏笑起来,“哈哈,你骗不了我,你的鸡巴真硬!”

      我被这突然袭击搞得头“嗡”地懵了。正当她急不可待地去拉我的裤链时,我才似乎猛然清醒过来,二话不说,我推开她,立起身就往回跑,那带点儿淫荡的吃吃的笑声就被我抛在了身後。

      回到宿营地时,同学们都在忙着准备晚上的联欢会,也没注意我的慌张神态。联欢会开始了快一半的时候,那女孩子才悄悄回来。

      我一直不敢与她那火辣辣的目光对接。月光下,那红红的篝火将她那圆圆的细嫩的脸庞映得通红,那湿润的厚厚的嘴唇上却闪着亮亮的光。许多男孩子请她跳舞,她都拒绝了,坐在角落里不动。每当我眼角扫过她时,都能感觉到她其实一直在盯着我。

      在以後的一年多里,我们俩再也没有约会。这不光是因为我被她的大胆所吓,也是因为大家都住在寄宿学校,除了极少数郊游外,几乎再也没有机会约会。不过我们倒是可以经常在学校的食堂或是下课时见面,虽然不能公开交谈,但她那双亮亮的眼睛却总是在我身上打转。而我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尽量不去看她。我们的交往也就划上了句号。

      後来她的大胆还是出了事,在与一位校外小痞子偷偷摸摸好了一阵後,终於怀了孕,让学校知道後开除了,此後再无她的消息,现在,我连她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