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086校园比武训练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086校园比武训练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2761
    管理员

    校园比武训练

      趴在地上的帮众们吃力地看过去,顿时眼前一亮,因为墙上贴着一串画报,当先就是几张房屋画,中式的、洋式的、楼房、别墅、游乐场、游泳池,应有尽有。第二部分则是名车,法拉利、奔驰、宝马、宝时捷、雪铁龙等世界名车。第三部分则是一桌桌饭菜,山珍海味、中餐、西餐、红酒、白酒、葡萄酒应有尽有。而最后则是一排明星、美女,穿着各式的半透明衣服,该露的全露了出来,不该露的也露了一半,个个挠首弄姿,目光勾魂,看上去充满着无穷的引诱,让你欲火中烧、不能自持,众人只略微扫视了一眼前面三部分画,目光全部集中在美女画上。
      龙少军来到房屋画前,淡淡道:“你们想不想住这些高档住宅!”
      “想!”众人先前一刻连哼声都吃力,这时候终于有了一些精神,沙哑着声音道。
      龙少军移动几步,来到那些名车画前,道:“你们想不想开奔驰宝马?”
      “想!”这一次,众人的声音比先前响亮一点。
      龙少军又道:“你们想不想吃山珍海味、世界名菜?”
      “想!”由于连连大叫,体力有点不支,众人的声音开始降下来。
      龙少军来到美女画前,一连观察着画上的美女,一边发出啧啧的声响,手中出现一根木棍,还在那些美女关键部位比划着。
      那些本来就有气无力的饿狼帮众们的目光随着龙少军木棍移动而移动,目光渐渐透出一抹绿光。
      “画中的女子美不美!”龙少军大喝一声,那些饿狼帮众们条件反射下应道:“美!”
      “你们想不想干她们!”这次,龙少军夹杂着无上神功大吼出来,平地犹如响起一声炸雷,把趴在地板上的身体也震得跳动一下,所有人只感到眼前一暗,然后头脑一热。
      “想!”这一次,那些饿狼帮众们个个精神百倍,犹如吃了雄伟丸一般,眼中冒着丝丝红光,歇斯底里地大吼起来,其中几个人竟站了起来,拳头在空中挥舞着。
      龙少军手中木棍在空中飞舞,那些美女图竟变成碎片,飞到空中,然后朝地下飘落,飘落在美女图碎片在龙少军的控制下,一部分面容正对着一众饿狼帮众,好像在向他们诉说着她们的悲惨遭遇,同时,龙少军阴森的话语响起:“现在,你们假想这些是你们的妻子、情人、姊妹,但却被我干掉,我就是你们的杀妻夺爱的仇人,来啊,来为你们的老婆、情人报仇,我等着你们!”
      那些人正为美女图的碎裂而心痛,闻言身体一震,个个赤红着眼,盯在龙少军的脸上,喉咙里发出一声咆哮,不知谁带了头,嚎叫一声,朝着龙少军猛扑而来,站立着的数人反应过来,也跟着冲上来,那些本来趴在地上的帮众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翻身爬起,呐喊着朝着龙少军猛扑过来。
      看着犹如疯了般扑来的众人,龙少军嘴角微微上翘,奸笑在脸上聚集,身体不进反退,朝着一百多人迎上去。
      刹时间,呐喊声、大吼声、嚎叫声、咒骂声,砰砰的肉响声,凄凉的惨叫声,伴随着龙少军哈哈的狂笑声,组成一片残酷、恐怖的交响乐,经久不息。
      半个小时后,二楼大厅里倒着一百零四个半死半活的人,他们已经用尽了全部潜力,个个犹如软骨虫趴在那里,一部分已经昏迷,一部分处于半昏迷状态,一部分翻着白眼,空洞地望着前面不知哪个地方,还有一部分要好一些,还在直喘粗气,眼睛一翻一翻,目光还有一定的焦距。
      龙少军在大厅里不停地踢打、咒骂、讥讽、诅咒着他们,他们却依然一动不动。
      龙少军也明白众人已经到了崩溃边缘,不过,他还想有人能在这个时刻暴发一下,这种人绝对是人才,本来,最有暴发力的是张永付,梁平山、陈盖、张超凡四人,不过,他们却是龙少军的重点照顾对象,现在,比一般帮众都不如。
      眼见不可能有人再暴发,龙少军发出一股能量,透入众人的身体,让他们的身体稍稍缓过气来,道:“快起来,坚持着按心法的路线运气,对你们有莫大的好处。”
      有了龙少军透入的能量,那些人终于有一些力气,个个咬着牙,撑起来,开始盘腿打坐。
      龙少军一直为他们护法,一直过了两个小时,众人才气运三十六周天,一个接一个睁开双眼。
      龙少军看过去,他们现在还是非常虚弱,不过,精神却非常好,个个眼中都充满着斗志,如果拼斗,一定能战胜比他们强一倍实力的人。
      那些人虽然被龙少军揍得极惨,但看向他的眼神充满着感谢,他们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尽快成为高手,达到他们的理想。
      眼见众人自觉排成队站在自己面前,龙少军扫视一圈,道:“现在,你们是否觉得自己的内力又有了大幅度增长?”
      众人立即道:“是!”
      龙少军道:“为了你们美好的将来,以后,每晚上都会这样训练,希望你们能挺下去,一年,只需要一年,你们就会成为异能高手,就能独当一面,我将带领你们去征服、去掠夺,金钱、美女自会到手,那时,你们再不会像以前那些夹着尾巴做人,而是挺着胸膛,让那些曾经瞧不起你们的人给你们下跪,为你们擦皮鞋!”
      众人顿时大笑起来,就好像先前根本没有挨过揍一般。
      众人不怕苦、不怕痛的精神让龙少军欣慰不已,只要他们挺得住,以后,自己就有一群如虎似狼的高级打手,到时,谁敢与自己作对!
      龙少军又道:“现在,你们按选择的武功自成一众,开始修炼,我会在一旁指点你们。”
      众人应了一声,开始分成几组,按着龙少军给的武功演练起来。
      龙少军则在一旁不时纠正他们的错误。
      来到张永传的身旁,张永传正在对着一大堆木桩猛劈,他根本没有用什么招式,而是就那么高举大刀,用尽全力直接劈下去,一刀就把木桩劈为两半。
      见到龙少军走到自己的身旁,张永传停止劈刀,对龙少军行礼。
      龙少军点点头道:“不错,你很用心,记着,每劈出一刀,就要把自己的心境调整到第一次劈出那一刀的悲愤境界,毫无保留,永往直前!”

      张永传恭敬道:“是!”
      龙少军朝另一个方走去,来到梁平山的身旁,梁平山修炼的是铁沙掌,以武功心法等级,铁沙掌只属下层的功夫,不过,任何东西都不是绝对,龙少军把他的铁沙掌改良了一下,威力立即倍增,以前,铁沙掌只是一般的内功心法,经过改良后的铁沙掌则是异能心法,其中间的原理就是以前是气功作后盾,而现在则是八系能量作后盾,梁平山是一个隐性异能者,属土系,龙少军通过秘法把他的异能显现出来,立即让他的武功上涨几倍,经过修炼,前途不可限量。
      见到龙少军,梁平山停止挥掌,对着龙少军行礼,龙少军道:“你朝我攻一掌。”
      梁平山一掌击来,龙少军一手抬起,掌心与梁平山的掌心相对,发出一声轻响。
      梁平山退后一步,龙少军丝纹不动,点头道:“不错,你的长进很快,我相信,一年后,你的铁掌将在灵异界占有席之地。”
      梁平山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恭敬道:“多谢屠先生栽培。”
      龙少军吩咐他好好修炼,又朝前走去,来到陈盖的身旁。
      陈盖身高一米七六,长得雄壮魁梧,属性为金,手中挥舞着一把斧头,发出吼叫声。
      龙少军看了一阵,在他一斧头劈出时,一指点出,陈盖的招式立断,再也无法舞动下去。
      龙少军道:“武者,特别的高阶的武者,讲究的是肉体、精、、气、神相结合,你要记住,每一斧劈出去,都要灌注你所有的精、气、神,你修炼的功夫属于刚猛之道,要学习张永传,每一斧下去,就好像在劈你的杀父仇人,知道吗?”
      陈盖立即受教,点头应是。
      龙少军又来到不远处的张超凡身旁,张超凡的武器是一柄细剑,从各个角落刺出,其势快如闪电,伴着身法,显得诡秘无比。
      一见龙少军站在身旁,张超凡停立练习,躬身行礼。
      龙少军道:“你的剑法以诡秘为主,便于刺杀,作为高阶武者,都有一种心灵感应,也就是当你在他面前动了杀机,他就会有所查觉,就是他在睡觉,只要你到了他面前,一旦动了杀机,他一样会警觉,所以,除了武功外,你还要学习怎样收敛自己的杀机,以后,除了内功和招式外,你要纠正刺杀别人的心理,你要把杀人当成一种艺术,想一想,当你的细剑无声无息地刺入对方的咽喉,没有勇猛的打斗,没有血淋淋的场面,也许在人群中,旁边的人根本没有感觉,但你却已经夺去了一个高手的性命,那是一种成就,别人无法做到的成就,你回去好好想想,怎样把杀人变成艺术,当你想通那一天,你就是一个一流的刺客。”说完不再理会他,朝着一旁走去,只留下张超凡在喃喃自语:“杀人艺术。”
      在大厅里转了一圈,龙少军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过,想起几天都没有与魏玉燕、张丽佳和何碧月亲热,犹其是何碧月,自从破了她的身后,自己就消失不见,很有一种不负责的感觉,所以,龙少军决定回去与她们再度联络感情。
      对大厅众人道:“我走了,记着,白天要不懈地修炼内功心法,修炼得越勤奋,你们晚上所受到的罪就越低,得到的好处就越多。”
      众人想起今晚上的地狱式训练,同时打了一个冷颤,激昂道:“屠先生放心,我们一定努力修炼,绝不会让你失望!”
      龙少军离开饿狼帮,飞驰在林立的楼房间,突然想起放在碧云天别墅的十万大山图,他必须立即把它偷出来,现在碧云花园别墅里的高手并不多,偷起来方便得多,一旦魔门门主逆苍天来了,就要大费周折,也许根本没有机会,他可是八级上层的高手,在Z国只有一两人才能与他抗衡,龙少军自问不是他的对手,东西落入他的手中,这世上可说没有人能夺得走。
      龙少军很快就来到碧云花园别墅,以他的能力,非常轻松就潜到大厅中。
      大厅现在没有人,不过,龙少军隐隐感到这里面流动着一丝能量,一丝意识发出,他立即明白这里已经被异能者布下阵法。
      龙少军使出隐身法,直接来到大厅的一扇窗子旁,手一伸,一股能量发出,那扇窗无声无息地打开。
      龙少军并没有孟然进入大厅,而是站在那里,双手在胸上呈抱月状,一股五行真气发出来,探入房间里。
      五行真气在房间里慢慢前进着,两分钟后,这一股五行真气已经接近白天洛于越存放十万大山图的墙壁。
      龙少军发出的五行真气开始慢慢变粗,最后变成一个直径三尺的圆柱形,在圆柱形里面,就是龙少军形成的绝对领域,也就说龙少军利用强大的能量硬生生在房间里开辟了一个异空间出来。
      龙少军的身体飞起来,已经顺着形成的圆柱形能量通道到了墙壁,整个人呈横行悬在空中,一丝意识透入墙壁,开始寻找打开暗门的办法。
      龙少军的意识透入墙壁,立即感到那里面流动着一丝能量,可想,洛于越已经在里面布下一个阵法。
      龙少军开始回忆龙虎山看到的阵法,立即确定洛于越布下的是一个较为低级的蔽形阵,其作用可以把东西隐蔽起来。当然,说这个阵低级,是针对着龙少军在龙虎山看到的那些阵法,实际上,这个阵法在一般人的眼中已经神奇无比。
      龙少军的双手变幻起来,以五系能量感应着阵法里能量的布局,最后在隐形阵里面形成一个异空间通道,硬生生破开阵法。
      墙壁上的能量罩扭曲起来,中间出现一个小洞,然后越来越大。
      现在,龙少军已经成功地破掉附在墙壁上的阵法,墙壁上出现一个密码盒。
      龙少军下午就记下了洛于越按下的密码,手一伸,在密码盒上快速点动几下。
      无声无息中,墙上出现一个方洞,十万大山图就放在里面。
      龙少军取出十万大山图,扫视一眼方洞里面,发现里面还有一样东西,心中一喜,没想到除了十万大山图外,还另有收获,手一伸,已经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那样东西是一块玉牌,长三公分、宽两公分,厚半公分,玉牌呈乳白色,晶莹剔透,一看就是世面上难得一见的好玉。
      龙少军也不想耽搁时间,撤消能量,墙壁上的阵法再次还原,龙少军则顺着先前制造出的能量通道遁出这间房,悄然离去。
      龙少军很快就来到魏玉燕所处的别墅,悄悄进入大厅,把十万大山图与玉牌放好后,上了二楼。
      龙少军侧耳在第一间房门外听了听,里面传来轻微的呼吸声,意识掠过,龙少军立即知道里面住的是张丽佳。
      一掌抵在房门上,房门无声无息地滑开,龙少军立即站在床前。
      低头看去,张丽佳盖着薄毯,正对着房门熟睡着,娇艳的面容还挂着淡淡的幽怨,可能是因为龙少军一段时间没有来到这里过夜吧。
      龙少军心中涌起一丝怜惜,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张丽佳这段时间修炼了异能,警觉性比起以前高了许多,立即醒来,刚要大声呼叫,却发现自己的小嘴已经被来人堵住,只能发出呜呜地声响,同一时间,脑海里传来龙少军的声音:“张姐,不用惊慌,是我。”
      张丽佳闻言才松了一口气,紧崩的身体也松弛下来,双手搂住龙少军的虎腰,脑袋轻轻摆动,激烈地应和着龙少军的亲吻。
      龙少军亲吻着张丽佳的小嘴,一手搂住她的柳腰,另一手掀开裹在她身上的薄毯,开始在她的胴体上游走不已,不时在她的穴道里透入一股阳气,刺]激得她娇身颤抖不已,身体温度陡然升高,动情之处,身体剧烈地扭动起来。
      龙少军的舌头从张丽佳的小嘴中退出,头一低,开始在她身上亲吻起来,直吻得张丽佳娇喘吁吁,喘息不已。
      本来龙少军想多来一阵前奏,不过,考虑到时间关系,后面还有两个老婆在等着,所以,直接就举枪跃马,进入张丽佳的身体。
      半个小时后,张丽佳已经瘫在床上,龙少军为她盖上薄毯,亲了亲她的脸蛋,道:“亲亲儿宝贝,为夫先行一步。”说着,就朝旁边的房间奔去。
      来到旁边的房间里,魏玉燕正睁大一对眼睛望着房门,眼中充满着期盼,先前,龙少军在张丽佳的房间里并没有屏蔽房间,而是有意让魏玉燕与何碧月听见,以便于他下一步的行动。
      现在,这一招果然有效,龙少军还没有采取行动,魏玉燕已是情难自禁。
      魏玉燕正在自慰,若有所觉,头一抬,正好看见龙少军那张似笑非笑的猪哥脸,突然想起自己羞人的姿式全被龙少军看到了,吓得娇躯一颤,大叫道:“你,你怎么不打个招呼就进来了,快出去!”
      龙少军手一伸,已经把她的娇躯搂在怀中,淫笑道:“我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你的全身上下,为夫哪一处不熟悉,有什么好看的,嗯,来,时间紧迫,为夫让你来一个冰火五重天如何?”说着,就开始行动,魔手已经伸进她的睡袍,在她滑若凝脂的胴体上游走起来,一丝丝阳气刺入她全身穴道。
      魏玉燕的娇躯立即僵硬,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双手紧紧搂住龙少军的虎腰,以急促的声音道:“少军,我要!”
      龙少军也不想耽搁时间,给她一连串的亲吻后,才占有了身下的天之娇女。
      半个小时后,魏玉燕一声高亢的呐喊,竟昏迷过去。
      龙少军爱怜地亲了亲她的小脸,为了擦去额头的汗渍,朝着最后一个房间走去,那里,住着何碧月。
      与何碧月的战斗就不是半个小时就能结束的,自从龙少军进屋后,淫秽的声音就没有断过,足足持续了两个半小时,当天色大亮时,才平息下来。
      房间里,何碧月最后变成了一只软骨虫,躺在那里连指头都无法动弹。
      龙少军起了床,满意地看着何碧月,也只有他,才能彻底把何碧月这个内媚之体的美女降服,在这一点上,他对自己也是佩服不已。
      亲了亲何碧月那张超凡脱俗的脸蛋,龙少军道:“亲亲儿碧月,你好好休息,为夫还有事情,就不陪你了。”
      何碧月现在累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以一对勾魂眼妩媚地望着龙少军,目光中充满着无穷的爱意。
      到卫生间清洗一番,龙少军来到楼下大厅,取出十万大山图研究起来,想要找出这幅图的秘密,加大意识,想到找到昨晚那一瞬间的感觉,却毫无所获,知道自己的修为并不够,只得暂时作罢。
      把十万大山图放到桌上,龙少军拿出那块玉牌。
      对于玉,龙少军也知道一点,玉石乃是异能者法器的主要材料,异能者的能源是自然界的能量,自然界中的能量是以各种方式储存的,有的浮游在空中,可以通过修炼吸收,吸收得越多,修为就越高,不过,空间中的能量非常稀薄,只有少数称为洞天福地的地方才有较浓的能量,那些地方,就是各大异能门派的所在。除了那些洞天福地外,隐藏能量最多的就是玉石,这也是异能者的武器、符印大多数都是玉制的原因。
      玉石分为多种,龙虎山的资料上讲过,从上到下分为仙玉、灵玉、极品玉、上品玉、中品玉、下品玉和次品玉。在地球上,中品玉、下品玉与次品玉较多;上品玉很少见,其价值已可比钻石;极品玉其极稀罕,世面上根本见不到,只有那些异能门派才拥有少数,制成的武器几乎都是本派镇派之宝。灵玉,地球上,从来没有人见过,只有传说中的和氏璧有可能是灵玉。仙玉,传说只有仙界才有。
      在灵异界,大部分异能都是用自身的能量化为武器进行战斗,一般是没有武器的,其原因也很简单,在大街上,不可能背着武器,那会成为不法份子,会引起警察的注意,虽然警察不会收缴,但他自己也不方便,还有一点则是异能者的力量无比强大,就是热武器都把他们没有办法,钢铁在他们眼里只是面团,用能量幻出的武器比起一般的武器强得太多,根本用不着带武器。
      不过,有一部分异能者还是有武器的,他们的武器与一般的武器不一样,而是可以收入体内,这就是灵异界的高级法器。

      法器,龙虎山也有记载,说明白点就是异能者的武器,它有几样特点,一是高级的法器可以收入体内,成为身体的一部分;二是它的坚硬程度极高,除非遇到更高级的法器或异能高手,很难受损;三是它们有增幅的作用,也就是可以像放大器一样把发出的能量增大,一般来讲,增幅越大,其法器越高级,可以想象,当两个异能等级相当的异能对决,一方的武器可以增幅一部分能量,让发出招式的威力更大一点,其结果就不言而明。当然,法器还有其他一些作用,比如高级法器可以在主人遇袭前示警,可以自动护主,可以驱魔避邪,可以载人在空中短暂地飞行等等,好处甚多,所以,作为异能者,都想有一件高级的法器,历史上曾有多次异能者为了一件法器杀戮连天、血流成河的例子。
      当然,法器虽然好处甚多,但却非常稀少,高级一点的法器都是各异能门派的镇派之宝,比如传说中的干将、莫邪、紫霞、青霜、巨阙、鱼藏剑等,因为它们的制造非常困难。首先,必须有材料,制法法器的材料极其难寻,其中最困难的就是好玉,玉石的等级越高,制出的法器越高级,不过,好玉岂是那么容易找到,要想制造出一件可以收入体内的法器,其玉石的等级必须在上品玉以上,而且耗用极多,只是制造一把勉强能收入体内的小型法器,就要耗用上千万元的玉石,而且有钱还不一定买得到。除了玉石外,还需要数种自然界难得一见的材料,那些材料,只有在人迹罕至的地方才能找到,几乎没有。最后则是炼制法器的人,有东西并不是说就能制造出法器来,制造法器当然不会是像炼钢铁那么简单,必须懂得方法,要有合适的工具、地点等,这就必须专业人士来做,不懂方法,就是八级高手也无法制造出法器,所以,制造法器的人就非常重要,以龙虎山的记载中,很久以前,在异能界里,倒有几个门派以炼制法器为主,可惜,那些门派没有存活多久就消失不见,其原因也比较简单,由于那些门派以炼制法器为主,武技就不很行,而可以增幅威力的法器谁不想要,所以,他们就变成了掳夺的对象,也就是个个成了宝贝,每个门派都要弄去帮他们炼制法器,就是不帮自己炼制法器,也不能让他们帮别人炼制法器,万一他们为对头炼制出法器来,他们岂不是要倒霉。正派还好一点,要顾面子,用钱、物或大义让他们炼制法器,而邪派就不会那么讲道义,本着不为我用就大家不用的原则,那些炼制法器的门派当然不会有好下场。现在,世上根本找不到真正懂得炼制法器的人,就是有一些,都是半吊子,炼制出的法器都是几不像,极好的材料却只能炼制出威力极小的法器。
      现在,龙少军手中拿着的这块玉牌应该介于上品玉和极品玉之间,如果拿到拍卖行去卖,其价值绝对在千万以上,就是如此,在世面上也很难得见到,如此有高级的锻造师,再加以其他高级材料,就能炼制出一件较为高级的法器来,难怪洛于越会把它与十万大山图藏在一起。
      龙少军当然很想找到高品质的玉石,他也想制造一两样高级法器出来,不过,这暂时只是幻想。
      龙少军看看时间,已经六点半了,想起早晨还要陪何丽莎与张丽锻炼,把十万大山图与玉牌藏好后,龙少军出了别墅,朝着学校飞奔而去。
      来到学校,龙少军最先去的地方就是11414寝舍,那里,王于胜、崔力与扬得志还等着他去蹂躏。
      半个小时后,龙少军一脸春风得意地出了寝室,而寝室里,他的三个不良小弟正鼻青脸肿地咒骂着他。
      龙少军来到操场上,意识一扩,已经找到了何丽莎与张丽的身影。
      何丽莎与张丽在操场中间的跑道上慢慢跑着,前面、后面,自然跟着一大群护花使者,有几人龙少军认得,其中一人就是金铁柱,另外还有那四位被他一拳击倒的学生,不过,龙少军的目光却没有看他们,而是看其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那个男生身高一米九,身材魁梧、肌肉结实,一张国字脸,双眼不自觉透露出一丝凶狠,整个人看上去气势如宏,犹如一座大山给人强劲的压力。
      “校草榜第四的衡铁钢。”龙少军认得那个长得像大山一般雄壮的学生,他可是校武术协会的副会长,据说身怀硬气功,刀枪不入,当然,那枪是指红缨枪,而不是手枪、步枪、机关枪,而且他力大无穷,据说可以举起一百多公斤的大石,非常厉害。
      现在,衡铁钢以最帅的姿式小跑着,挺胸收腹、脑袋微扬,面色凝重,眼睛好像在注视着天下苍民,充满着忧国忧民的气质,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不过,龙少军的眼睛非常毒辣,立即看见他的目光不时暗暗瞟向何丽莎与张丽,可见,那家伙也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心中在打着两位美女的主意。
      龙少军算准何丽莎与张丽跑步的路线,朝着她们奔跑的方向斜插过去,半分钟,就追到两女的身侧,招呼道:“丽莎、张丽,早啊。”
      何丽莎与张丽微微侧头,一见是龙少军,脸上立即浮现出微笑,停下跑步,张丽性格开朗得多,招呼道:“是龙少军啊,你教我们的舞蹈真不错,我们练了后,顿时觉得身体也清爽了许多,这不,我们一早就到这里来,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正准备回去了。哦,丽莎一直都在念叨着你呢。”
      何丽莎顿时嗔道:“张丽,你说什么呀,不是你说的那种舞蹈练了很好吗,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丽笑道:“什么我说的,昨天一天,你一共说了多少个龙少军,你自己可能不知道,我可是帮你数着呢,足足在三十遍以上。”
      何丽莎脸色微微一红,偷偷瞟了龙少军一眼,见他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心情稍稍平静,不过,不知为什么,却又有点失落,嘴中却反驳道:“我说了吗,不过,为何你对龙少军这三个字这样敏感呢,不会有什么企图吧。

      龙少军见两女为他斗嘴,心里犹如夏天吃了冰淇淋般舒坦,不过,眼见四周那些男生前面的停下来,后面的却越跑越慢,并且个个目露凶光,狠狠地瞪着龙少军,特别是那几个昨天被龙少军揍了的学生,更是个个咬牙切齿,杀气腾腾,不是知道他们不是龙少军的对手,可能已经冲上去把他打成胖猪头。
      龙少军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目光定在衡铁钢的身上,因为,他看得出来,那家伙正在默默运气,准备上来教训他了。
      龙少军看了看那几个被他揍了人同学不时用目光瞟向衡铁钢,思维一转,立即想到衡铁钢出现的原因,那家伙定是这几人请来教训自己的,以小说中的情节分析,这种情况下,要想请动高手为他们报仇,就必须有代价,代价分为几种,不外乎金钱、权力,美色,如果是异能者,还有武功心法等,排除权力、武功心法,只剩下金钱、美色,而这两种情况中,最有可能就是美色,说明白点,就是拿何丽莎这个美色去请衡铁钢为他们报仇,对他们来说,并没有损失什么,反正有龙少军在,他们是没有任何希望的,不如做顺水人情,把何丽莎介绍给衡铁钢,让他去跟龙少军斗。
      本来,何丽莎也不是那几人的,根本不可能成为他们的筹码,但人就是这么奇怪,衡铁钢也知道何丽莎的美名,而且学校太大,美女也多,不可能因为网上流传的美女就专门去认识、追求,但有人提起,说美女对他有兴趣,还会列举数个例子,并且有意让他们遇见,跟着,则是对他的崇敬,然后,则是有人对他诽谤,最后,他则是大怒,准备教训这个从不认识、却敢在背后藐视他的人。
      这种把戏,如果换了龙少军,一样会使,而且手段更多,更阴险、更彻底。
      果然,衡铁钢走了过来,双眼瞪着龙少军,眉长一竖,喝道:“小子,你就是那个龙少军,听说你不仅能打,而且很拽,自称除了西门龙外乃是学校的第二高手,还说其余人在你手下走不过三招,是不是,小子!”
      龙少军大怒,那家伙看上去人模人样,哪知比猪都还蠢,听说能当真吗,如果那几个家伙说自己说的是天下第一高手,不是那几个八级高手都会主动来找自己。
      想到这里,他顿时笑了起来,道:“这位同学高姓大名?”
      “俺就是衡铁钢!”衡铁钢胸膛一挺,瞅着龙少军,一幅小子你应该知道我,识相一点。
      龙少军立即叫起来:“啊,你就是那个鼎鼎有名的恨铁不成钢,果然是见面不如闻名,哦,是闻名不如见面,听说你家传硬气功,力大无穷、刀枪不入,乃是高手中的高手,在下真是敬佩不已啊。”
      衡铁钢听到龙少军提到恨铁不成钢,脸上立即堆满怒色,听到后面,脸上又露出得色,瞅着龙少军,一幅你小子还算识相的模样,缓缓道:“龙少军,我看你还算识相,所以,以前在你背后诽谤我的话就不再追究,只是你记住,我出现的地方,不希望看见你的人。”
      龙少军向天打了个哈哈,道:“哦,说得不错,我是在你背后诽谤了你,而且,还说了,以后,我出现的地方,你就必须消失,不然,我就会教训你,你能把我怎么样!”
      衡铁钢大怒,举起巨大的拳头在龙少军面前晃着,大吼道:“小子,竟敢对我这样说话,老子把你揍扁!”那巨大的拳头,嘶哑的吼声,雄壮的身躯,确实会吓小朋友,何丽莎吓得惊叫一声,连忙用手掩住小嘴,担心地看着龙少军。
      张丽的性格却胆大得多,一把格开衡铁钢的拳头,怒道:“衡铁钢,不要把你那种社会流氓习性带到学校里来,现在是法制社会,拳头硬就可以乱打人吗,当心我叫警察!”
      衡铁钢在美女面前也不敢乱来,后退一步,收回拳头,面上露出一丝微笑,道:“张丽同学说笑了,我可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当代优秀大学生,怎么会目无法纪乱打人呢,只是因为愤怒吓吓他而已。”
      张丽道“你知道遵纪守法就好了,请你离开吧,我们有事要谈。”
      衡铁钢虽然勇猛,但在美女面前却成了软蛋,笑道:“张丽,我只是听说龙少军武功高强,想跟他切磋一番而已,喂,龙少军,我对你的武功非常敬仰,有没有胆量与我较量一下?当然,如果你自动认输,自认不行,我就不勉强你。”
      龙少军当然不会退缩,他正想教训一下那个家伙,胆敢打他看中的女人主意的人,他是绝不会放过的。闻言道:“既然衡同学有意,在下怎能不答应,现在,我们就切磋一番如何?”
      衡铁钢顿时喜笑颜开,大叫道:“好,你们让开,我与龙少军要切磋武技。”
      那些同学闻言立即退开,在中间留出一个场地,能看到武术高手较量,凡是有点血性的学生都向望不已。
      何丽莎看了看衡铁钢那雄壮身体,担心道:“龙少军,还是不要比试吧,这里是学校,又不是打架斗狠的地方。”
      龙少军还没有说话,张丽已经接口道:“丽莎啊,龙少军一定会记得你对他的关心,不过,男人之间的事,我们还是不要管,如果你让龙少军不战而退,他会被人瞧不起的。”
      龙少军先对何丽莎一个安心的眼神,又对张丽一个感谢的眼神,激昂道:“张丽说得不错,男子汉大丈夫,就应该面对任何挑战,敢恨敢爱、敢打敢拼,不屈不挠,勇往直前,这样才配一个真正的英雄!”说到后面,他已经高举着拳头,在空中挥舞不已,就好像自己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
      崇拜啊,何丽莎与张丽眼中异彩飞扬,崇敬地望着龙少军,原来他伟岸的身躯里面,还有一腔热血,一颗红心,有着常人没有的坚强的意志、不屈斗志,那个衡铁钢身高足有一米九几,比他高十多公分,站在他面前就像一座大山,并且他威名在外,F大除了西门龙,谁还敢与他比武,面对衡铁钢如此高手,龙少军却面不改色地接受挑战,没有坚强意志和不屈战意的人,是不敢接受这种挑战的。

      何丽莎还想说什么,张丽拉着他她走到一边。
      龙少军对着四周围观的同学挥挥手,一付慷慨赴的神情,那横眉冷对千夫指的不屈形象立即赢得了一群女生的喝彩。
      衡铁钢眼见龙少军故作姿态赢得了女生们的喝彩,脸色阴沉下去,头微微一低,俯视着龙少军,双眼透露出一丝凶光,冷笑道:“龙少军,对你的勇敢我是无比的敬佩,就是不知你的手脚是否与你的勇气一样?”
      龙少军嘻嘻一笑,道:“我的武功行不行,只有试过才知道。”
      衡铁钢冷声道:“好,我就试试!”说着,开始进攻,他人高马大,胳膊比常人长一截,使出的是西洋拳,只见两个拳头在空中快速闪动,晃眼看去,已经形成一片模糊的影子,把龙少军的脑袋笼罩在里面,发出呼呼的声响,看得四周众人直抽冷气,何丽莎用力地拉着张丽的手,紧张道:“张丽,衡铁钢那么厉害,龙少军能打赢他吗?”
      张丽看着不停躲闪衡铁钢拳头的龙少军,安慰道:“丽莎,不用担心,我对龙少军有信心。”
      衡铁钢一路快拳,看上去大占上风,但他却叫苦不叠,龙少军看上去力道不如他,应该不敢与他正面拼斗,但整个人就如泥鳅一般,在他密集的拳影中东躲西窜,他的拳看似打中了龙少军的脑袋,却连边都没有沾到,快攻虽然厉害,却太耗力气,他可不是异能者,硬气功只能用来防身,也不能坚持多久,一般武林高手,在他的一番快攻下,早就被打趴下了,但龙少军却躲过了他的快攻,一旦他力竭,就会反攻,到时,他就有难了。
      衡铁钢立即改变主意,攻势缓慢下来,准备用硬气功挡住龙少军的进攻,然后等待机会一举把他击败。
      衡铁钢的攻击一慢,龙少军就抓住了机会,欺身进入他的怀中,一拳击出,正中他的下阴。
      衡铁钢哪想得到龙少军如此阴险,正好打中他硬气功的罩门,剧烈的疼痛从下体开始向身体四周扩散,硬气功立即失去作用。
      龙少军拳头一抬,正中他的小腹,衡铁钢的罩门被击中,气功在这一瞬间消失,哪里经得起龙少军这一拳,闷哼一声,身体前躬,龙少军的拳头顺势再次击中他的下巴。
      惨叫一声,衡铁钢的身体倒飞出去,飞落到十多米外,在地上打了个滚,飞身而起,稳稳地站在地上,双手慢慢下压,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身体发出咯咯咯的轻响声,可想,他正在再次运行硬气功,也可能施展绝招。
      龙少军还要与两位美女锻炼身体,哪里想与他过久纠缠,身体一闪,已经到了衡铁钢的身前,一掌击出,正中他的胸膛。
      “轰!”衡铁钢的身体再次倒飞而出,落地后在地上打了几个滚,一时间竟爬不起身来。
      龙少军看了看四周目瞪口呆的学生,道:“以后,谁还敢惹我,下场与他一样!”说完,几步跨到何丽莎的面前,拉住她的手,然后另一只手一伸,又拉住张丽的手,道:“走,我到小花园去教你们锻炼。”不待两女反应过来,拉着她们俩扬长而去,只留下一群已经石化的学生。
      在小花园的小树林里,何丽莎与张丽对龙少军教的舞蹈更是热心,能打败F大排名第二的武林高手,龙少军在她们心目中的形象又高大了许多,而他教的东西当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龙少军又为两女注入一部分内力,顺便把她们的经脉打通一部分,吩咐她们常常按体内那股热气的运行路线锻炼,看看时间,已经是七点半左右,对两女打了个招呼,朝着万花苑别墅奔去,他一夜没有回,不知赵如雪有没有独守空房的幽怨。
      来到万花苑别墅,赵如雪正在吃早饭,一见龙少军进房,脸上出现一丝幽怨,责备道:“少军,你到哪里去了,不给我说一声,我担心了一晚。你煮了稀饭,你等等,我给你盛来。”说着,不待龙少军回答,转身进了厨房中,端着一碗饭出来,放到桌上,道:“你快趁热吃。”
      看着赵如雪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贤慧的妻子,龙少军感动不已,还是有家好啊,嗯,是有一个好老婆好,回家有饭吃,有热被窝睡,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爱怜地亲了亲赵如雪那吹弹可破的俏脸,龙少军道:“谢谢你。”
      赵如雪眼中出现一丝责怪,道:“说什么谢,我为你煮饭是应该的,我不跟你说了,今天虽然是星期天,但学生会还有事,我要早一点去学校,办完事,还要去如雪公司。”说完,开始吃饭。
      吃过饭,赵如雪自然把碗筷收拾,道:“少军,我到学校去了,你到不到学校去?”
      龙少军摇头道:“我还有点事,不去了。”
      赵如雪来到龙少军面前,在他脸上亲了一下,道:“再见。”说完,出门而去。
      看着赵如雪出门而去,龙少军欣慰不已,还是自己慧眼识人啊,如此美丽而又贤慧的老婆,现在的社会中真是不多见了,自己竟遇到一位,也算运气。
      龙少军走出别墅,一时间又不知道该向何处去,好像几处都有事,却又好像没有事做,正在迟疑之时,电话响了。
      接通电话,电话是商场打来的,叫他去拿四卡手机。
      龙少军很快到商场拿了手机,又把面貌变为龙绝杀的模样,来到银行提取了两千万现金,在街上转了几圈,摆脱几名跟踪者,回到别墅,把钱放好,再次出来,决定到玉瑞祥公司去一趟。
      驱车行驶在大街上,龙少军的手机又响了,是二号机的铃声。
      龙少军以为有任务来了,接通道:“你好,我是七级赏金猎人龙绝杀,本人以诚信为本,服务周到,急人所急,忧人所忧,你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向我倾述,你有什么血海深仇,可以请我为你报仇。”
      电话里响起银铃般的笑声,女声传来:“啊,龙先生好,我是程玉娇啊,你有空吗?”
      啊,期盼已久的美女通主动上门来了,龙少军精神一振,道:“有美女相邀,就是开飞机都要刹一脚,我立即就过来,你在哪里?”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