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03校园一角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103校园一角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2435
    管理员

    校园一角

      住在附近的一位欧巴桑,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看了我一眼,与我肩而过。其实不难理解她为什么会有这种表情,一定是被我一边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走着还一边张着嘴的奇形怪状给吓到了吧。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仍在考虑着久留美的事情。

      从那以后,大约过了两小时,我叫醒了久留美。两个人一起来到外面。

      久留美是真心真意地去参加暑假讲习,而我则是另有目的地暑期返校。

      「那么,今天一定要早点睡啊!」在公寓的入口,我说道。

      「知道了,回去后我一定按你说的早点睡。」久留美一边很有精神地回答着,一边骑上了自行车。……最后,这样说道:「我走了……阿咏哥。」

      腼腆地笑着,向我挥手道别。

      她看起来很高兴……稍有点不好意思……真是微妙的气氛啊,我一边这样子想着,一边目送她的背影远去。

      (我从来也没有想过,久留美会喊我哥哥什么的。……但是,对我来说,也确实一直把她当作妹妹看待。)

      久留美是我的同班同学,实际上,如果从生日来看的话,她还是大我半年的姐姐,而且我们还有过合体之缘……但即使是这样,她也是我的妹妹!

      (有这么一个妹妹该多好啊!而且还是个可爱的妹妹。……比如说,若是被她「喂,哥-好嘛–喂–喂–好嘛!好嘛!」这样子请求的话,无论她要求的是什么我都会尽力给她办到的。)

      因为我是个没有家庭的人,偶尔也会想象–真的有妹妹的人会是怎样的情形呢?……我的一些朋友,那些有姊妹的家伙,大体上像是「她们哪,一点儿都不可爱呀」这么说的人,并非完全没有。

      那是说什么呢!(如果是久留美的话,应该正是那种会令哥哥感到自豪的「最强的美少女妹妹」吧!)就这样我一边走着,一边正儿八经地把久留美当成自己的妹妹来考虑着……因此,不知不觉中就傻傻地张着嘴走路了。

      ……等我从沉思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周围的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恐怕他们已经把我当作「问题青年」了吧。看来还是稍稍集中一下精神吧。嗯。

      「好吧,还是先吃点儿饭吧。」

      在去学校之前,打算先吃午饭的我,考虑着在这个时间应该去哪家店合适。

      比较起来,如果说能够很容易就能填满我空空如也的肚子的店,应该就是茶店「OTIMTIM」了。

      但是……最近,里美和我,不知为何一直都没有好好谈过。

      (不过,昨天倒是有谈过,我因为那家伙的事而发了一顿脾气,还把她弄哭了呢……)

      里美最近好象是有一些令她非常难过的烦恼,无法解决。但到底是什么事,我就不知道了。但正因为不知道,才令我生气。

      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交往,互相之间应该已经没有什么不该知道的事情了……也就不该再对我隐瞒什么了。里美,到底在做些什么连对我也不能说的事!?

      为什么非要自己一个人背负着烦恼,而不对我说呢?仅仅是这样想着,胸口就像针扎一样传来阵阵刺痛。

      一边这样想着,我一边带着生气的表情走着。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来到了「OTIMTIM」的门前了。

      「……嗯……」有点不好意思地,我犹豫着是否真的要进去。我怕自己见到了里美,立刻又会生气了。不过,若是里美在店里的话,应该已经会注意到在店门口转来转去的我了。

      (我可真没用啊!说到吵架的话,到现在为止和里美几百回都吵过了吧。)即使把她弄哭了这样的事,也不是头一回了,至少两三次是有了。(如果是话说过了头,简单的道歉不就可以了吗?确实,昨天我是有点说过头了,而且人一生气,说话声也变大了……)

      决定了向里美说「对不起」的我,伸手拉开了店门。

      和吹过来的凉丝丝的冷风一起传过来的是:「欢迎光临。」

      里美不在店里。迎接我的是「OTIMTIM」的主人–里美的叔父。他的个子很高,但看起来很瘦,带着

      着银边的圆眼镜。无论何时,他脸上温和而亲切的笑容都从未断过。……而且他还拥有敏锐的直觉。

      「咏,这个时间应该是午间套餐吧。」

      「是的。请给我来一份A套餐。」

      一边伸手接过老板递过来的凉水,我一边无意识地环顾着店内。

      「里美,……不在啊!」

      听到我的问话,老板的脸上好象掠过一丝阴影。难道,是我多心了吗?……

      「唔,里美的话,傍晚会回来吧。好象是有什么事儿去学校了……」

      「……是这样啊!」

      用过了午餐,我带着无论如何也无法释怀的心情,将茶店抛在了身后。

      前面已经提到过了,里美已经把目标定为女子短大商科。连志愿校都已经确定了的里美,已经没有理由再去学校了呀!

      「那家伙,到底去哪里了呢?」

      难不成,是临时改变了志愿,而去找芳子老师讨论将来的出路问题去了!?

      好了,已经够了。自己再胡思乱想也没有用,去了学校,就能知道了。

      沿着熟悉的路线,经过河堤旁的大路,我走向了先负学园。刚刚穿过正门,走进了校园。

      「哦,悭村,今天来晚了哪!」迎面而来的是游泳部的部长–木村。

      我不解地望着他。

      「噢,今天的游泳部活动开始得比往常早,现在已经结束了……不过,遗憾的是小舞她今天休息。」木村意味深长地笑着。

      啧啧地冲我咂着嘴,说道:「说起来,你这家伙,约会的时候,对小舞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吧?」

      发出了令我难堪的质问。

      「混,混蛋……」我举起拳头冲他晃着。

      ……运气好的话,我就已经和小舞接吻了,这样的事当然是我和小舞之间的秘密。……但是,难道真的是因为我们俩不顾反对坚持进行了约会而导致樱木被关在家里不能出门?这样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从这一意义上来讲,我也间接的负有一定的责任。

      看着我变得慌慌张张的样子,木村显得越发得意了。

      「哈哈哈,下次,把约会的事讲给我听听吧。」木村一边笑着,一边逃跑了。

      好家伙,木村这小子。不过另一方面,我和樱木舞的约会应该是被看成了「国民的偶像和一个毫不起眼的小伙子约会了」这样轰动性的大新闻了吧。没办法啦。哎–

      (但是,小舞真的没事吧?难道,真是因为触怒了双亲而遭到严厉地闭门禁足处罚,而处于被软禁状态吗?……小舞真的限于这种困境中了吗?)

      ……确实是有些担心。虽然我也想今晚打个电话问问看,但是电话一打进去的话,很可能是管家接电话吧。

      「请问,您找我家小姐有何贵干呢?」

      仅仅是被这样一问,对于该如何回答就会令我感到困扰。

      (连挂一个电话,好象都很辛苦啊!)冲着正沉浸于思考中的我,「你好,先辈!」

      训练场上的女孩这样向我问候着。是属于田径部的一年级女生……

      好象,我想名字应该是叫「井上和美」吧,是有着一头短发,纤细的线条,被称为「斑比二世」的下级生。要是说起我为什么会认识她,那就是因为这个小姑娘非常仰慕作为她的前辈的被称为第一代的「小鹿斑比」

      的美沙。美沙自己对她也没有什么恶感,而认为她是非常可爱的后辈。关系很好的两个人一起放学的样子,我就不只看见过两三次。

      「喔!下午好!……田径部今天的活动已经结束了啊?」

      我回应着她的问候。而和美──

      「是的。我正在进行最后的整理。」

      笑嘻嘻地回答道。真是纯可爱的女孩啊。

      「哦,……这么说,美沙那家伙在田径部的房间里吧?」

      「啊,不在……美沙前辈今天……那个……休息了」一面说着,不知为什么和美移开了视线。

      「嗯?……美沙不是感冒了吧?」

      我问道。

      「那个……我,我不知道……我,我再不走的话……」

      和美急急忙忙地跑掉了。

      (总觉得,有点奇妙的感觉哪!)把部活动看得比命还重要的美沙,当然不可能没有病却不参加练习。

      (到底出了什么事呢?这么说的话,最近有点奇怪呀……那家伙)站在屋顶上毫无意义地眺望着天空……突然没来由地就哭起来的事也发生过……

      好象,情绪不太稳定啊!

      我一边十只手指交叉,活动着手腕,一边走进了校舍。

      在鞋柜前换过了鞋,我抬起了头,看到有人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啊─」情不自禁地,两个人同时发出了声音。

      是「相原健二」。

      虽然,我并不想见到他,但现在确实是有事要找他。在这儿碰上了真是算他倒霉。我有很多事想问问他。

      「为什么,会有连见都没见过的流氓指名袭击我?」

      「为什么,小舞的双亲会知道我们那天约会的事情?」

      这些事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

      一看清我的脸,相原立刻向反方向的走廊跑去,是打算去职员室避难吧。我可不准备给他这个机会。

      连摸一下门把手的时间都不给相原,我就象食肉动物追捕猎物一样追赶着相原。被吓坏了的相原,既没时间逃进职员室,也没机会躲进保健室,就这么被我逼到了校舍的一角。他绝望地转动着走廊尽头紧急出口的门把手,但不幸的是,门被锁死了。

      「喂!相原,你跑什么啊?」

      听到我充满杀机的声音,看着渐渐逼近的我,相原的眼睛里清楚地写着两个字「怯懦」。那副不争气的样子,令我想起了历史剧里常常出现的阴险狡诈的商人。一样的雇用打手,一样的阴湿密告,就连事情败露之后的神情都酷似。

      「……」

      彷佛是因为已经知道无处可逃,相原摆出了一副镇静的神情。但闪烁不定的眼光却暴露了他内心的恐惧。他问道:「有什么事啊,悭村……」

      「如果没事,求我也不会来找你!」

      至少在礼貌上,我不能问都不问,就把他一脚飞。他接下来的待遇,将由他自己的回答来决定,我也可以做一些我一直想做却没有做的事。……

      这个,就是男人间的游戏规则。

      「约会时的那些状况,是你捣的鬼吧?」

      听到这个问题,相原这小子即使再笨……其实,实际上,这家伙不但不笨,而且还颇有些小聪明呢。……也该知道,他要是敢回答说「不知道」

      的话,会有怎样的下场。

      看起来,他是不打算回答的样子。……不过,我早已准备,无论这烂人如何回答,都至少给他一发尝尝。

      「我……那种事……那个」相原明知没用而闭上了嘴。虽然,他移开了视线,但由于心中害怕而无法稳定下来的一对眼珠,仍在咕碌碌转着,而手却在找什么的样子在口袋里不停地动着。看来,他是打算继续敷衍下去了。

      那种态度根本就不象一个男人该有的样子,而终至令我怒发冲冠。

      我伸出手揪住他的衣领,但是───「喂,那边在干什么呢?」

      刺耳如破锣一般的声音,制止了我即将出手的一击。即使不回头,我也知道是谁正从身后走来。那充满高压的声音,是属于体育部教师谷田部的。

      眼前的相原的表情很快地恢复了正常状态,淡淡的微笑浮现在他脸上。

      谷田部可以说是我的天敌。我哪里让他看不顺眼,我不知道。但是自从我入学之后,就变成现在这样子了。好象他无论如何,都希望能在我毕业之前给我一个处分的样子。至于是准备让我停学还是退学,我就不知道了。

      总之,他是那种把学生当羊对待的人。是那种虽然人格上充满了缺点,但是好象一句「我是老师」就以为自己已经变得很了不起的烂人。他是个除了运动才能就一无是处,被称为「肌肉不倒翁」的人。

      当然,他也不是真正的白痴,还是有一点点智能的,但正是这一点,使他能够不停地给我制造麻烦。

      ……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我对他的评论,但总之,他是把我当作他的眼中钉。

      「悭村,又是你呀……」

      谷田部飞快地跑了过来,抓住了我的肩膀。听得出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大概是有一种「终于抓住了现行犯」的快感吧。

      「在放了暑假的学校里,悭村,你─到─底─打算干─什─么─啊??」

      虽然看起来象一只大猩猩似的,但他说话的声音却象粘着质那样令人厌烦。

      「我是来和芳子老师讨论毕业后的出路的。」

      隐藏起心底的怒气和厌恶,我平静地回答道。

      「喔……你──。嗯,这很好哇。这很好嘛,看来我平日的教导,还没有白废嘛……」

      说什么都行啊!谷田部老师中午吃的是饺子吧?因为口很臭,拜托不要再靠近我了。

      「不过,来讨论自己的出路问题的你,找相原君有何贵干呢?无论怎么看,也是不够温和的态度,不是吗?到底怎么回事,说给我听听呀,悭村!」

      翻着恶心的白眼,谷田部轻轻地戳着我的肩膀。

      对我就只有姓而没称呼,叫相原时就加上「君」字。

      (所有的学生都知道这件事吧,我想)谷田部出入相原家的事。

      对我所在的先负学园捐款最多的家族,第一是樱木家,第二就是相原家,……由于这原因而向相原献媚的教师不在少数。无论出了多大的问题,借着金钱的力量,相原都可以把它们轻松摆平。谷田部就是这群彷佛相原家养得狗一样仰人鼻息的教师们的典型代表。明明是所谓「谄上欺下」的矮小丑恶的人类,却偏要一天到晚摆出一副圣职者的嘴脸。因此我根本没办法喜欢这样的教师,他们哪怕能学到芳子老师的一点点也好啊!

      「喂,怎么了,答不出来了吗,悭村!嗯,说呀!」

      得意忘形的谷田部彷佛打了胜仗一般继续戳着我的肩膀,虽然说是戳着,但已经可以称得上打着了。

      (真是令人生厌啊!平白无故出来找茬。)为了让这个肤浅的体育教师闭嘴,我迅速地移动着视线搜寻着。

      ……啊,有了!终于找到了充分的理由。

      「老师,那个是因为──」一边说着,我一边微微地挪动了一下身体,躲开了暴力教师的拳头。由于一拳打空而被闪了一下的谷田部,看起来憋得难受的样子,血一下子涌上了他的脸。

      「悭,悭村……」

      在遭到他的蛮横对待之前,我冷静地伸手指向相原健二股间的那一点。

      「相原君的裤子拉链,全开了!我正打算提醒他这一点时,相原君不知为什么突然跑了起来,接着我也就不知不觉地追着他过来了。」

      已经满脸通红正打算抓住我动手的谷田部,看到了我所指的部位也只能「哦,嗯……」地哼着。

      事实上,相原健二连裤腰带也没有系好,裤腰处于全开的状态。

      虽然谷田部想揍我已想得有点发疯了,但看到这情形也无计可施。

      「啊,相原君,……你……那个……」

      谷田部露出了卑微的笑容,在那里哈着腰征询着相原的答案。是在期望相原能抛给他一根救命的稻草吧。但是,相原就象他以往常做的那样没有回答他。

      「即使是这样,态度也应该亲切些……」

      一副宽怀大度的模样,谷田部对我说道。

      看起来是解决了。如果他从一开始就不插手的话,就不会落得这么尴尬了嘛!

      ……结果,被两个学生晾在了一边的谷田部,只好一边念叨着「是这样啊,如果是这样,就没事了」,一边掉过头走开了。他的肩膀仍由于愤怒而震动着。走了几步之后,突然有转过头来说道,「但是,悭村,只要你惹出了什么麻烦,我一定会给你严厉的处分的。这一点,你给我好好地记清楚了!」

      扔下这句话后,他走远了。

      相原也急忙赶在谷田部的背影消失之前,飞速地逃开了。

      「干!」没办法,只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他溜掉了。不过,既然是一个学校的同班同学,一次两次逃得掉,不可能总是逃掉吧。让他一天到晚提心吊胆、担惊受怕也不错嘛,哼!

      「……那么,好不容易谷田部也不在了……」

      向职员室里窥探了一下,芳子老师不在屋里,担任既然不在,里美当然也不在了。

      (芳子老师,还在继续做家庭访问吧。说实话,我可真担心她在这种大热天里中暑倒下……满腔热情的芳子老师,只知道一心一意地为学生着想。)我站在芳子老师放在写字台上用来做装饰用的照片前,恶作剧地写下了「芳子老师,我爱你」的便条,将它贴在照片上之后,我走出了职员室。

      打开了隔壁的保健室的门。

      「真子姐姐,我好热哇──」甜甜的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喂,喂,是谁在喊姐姐呀?」

      坐在桌子旁的斋藤真子老师,回过头来望着我说道,「不过说起来,咏君真的成为了我的弟弟呢!」

      彷佛恶作剧的小猫似的冲我眨了眨眼睛,真子老师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我毫无意义地发出了「啊,喔」的声音,不知该如何回答。为什么呢,因为我和真子老师的妹妹亚子──斋藤亚子小姐,有过一度合体之缘。自从和我一直憧憬的亚子、我的第一代女神、初恋的姐姐结合后到现在,又发生了很多事情。……但假设我和亚子将来能够结婚的话(虽然是做梦时才会有的美事)……当然真子老师也就成为我的姐姐了。

      (哇,露馅儿了,露馅儿了。终于还是败露了。绝对是露馅儿了,完全暴露了吧……因为亚子根本就不是能够藏住事儿的那类人。)在景色优美的温泉旅馆,亚子向我献上了她谨守多年的处女。三天两夜的旅行中,亚子一直显得非常快乐。浸在温泉里时说「好幸福啊」,吃饭时说「好幸福啊」,两个人在一起的那一段时间里,亚子一直不停地说着「好幸福啊」。

      (真是相当高兴哪……)因此回去以后也在家里一个劲地说「旅行」

      的事吧。当然啦,象是「一直和咏君在一起」这样的事,她倒是不会说出来的。但正所谓「言多必失」,亚子又是藏不住话的人,说到一定的程度,像真子老师那样敏锐的人,是不会不明白的。

      正因此,我现在才会被真子老师捉弄吧。被从过去就熟知我的样子,现在担任我所在学校的老师的女性嘲笑……真是丢脸啊!

      「对不起,……我是希望来这里凉快一下。」

      终于被真子老师促狭的笑容打败了,我不好意思地说道。

      「好的,好的,没问题。我想,也该露出脸来了吧!」

      一边吃吃地笑着,真子老师泡了一杯红茶给我。对不起,给老师添麻烦了。

      「咏君,刚才被谷田部老师抓到了吧!……看起来又过关了呀!」

      真子老师一边说还一边拿出点心来招待我。

      「唉,是的。……和往常一样,好象有被误解了……」

      我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回答道。

      到现在为止,有好几次遇到谷田部找麻烦时,是由真子老师给解围的。

      谷田部那个家伙,好象有点怕真子老师。他该不会是对真子老师抱有什么邪念吧!

      「还是注意点好。谷田部老师,一直把你当成眼中钉……职员会议时,常常闹得很厉害呢!」  真子老师因为关心我,而这样提醒着我。不过,我什么劣迹也没有,成绩又总是不上不下,所以谷田部那家伙的提议-一次都遭到驳回。

      「就剩最后半年了,我会注意的。」

      真子老师冲着一边喝着红茶一边回答的我,微笑着点头。接着,突然换成了令我尴尬的话题。

      「要是一旦阿咏被退学了的话,到我家里开的药房来当店主,好不好?」

      啊,又开始了!

      「那样的话,……那个……真子老师……」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真子老师更进一步地用可以令我心脏停跳的温柔眼神望向我,说道,「若是亚子不同意的话,那么做真子姐姐的新郎怎么样啊?」

      「哎,哎……哎──哎……」

      我彷佛被魔法定住了一样,立刻变成了哑巴。只知道开合着嘴巴却发不出声音。我觉得自己就宛如「被猫捉到的老鼠」一样,被真子老师戏弄,却完全没有还击的机会。

      真子老师真是非常温柔的……稍稍有点促狭的……具有魔性魅力的女性。

      虽是这么说,但我可不是真子老师的玩具啊,呼─!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