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07送她去上学以後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107送她去上学以後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2837
    管理员

    送她去上学以後

     贵和子在送静香去上学以後,本来想再睡一下,她去轻井泽两天,昨夜很晚才回来,身心都疲倦已极。
      贵和子是向东京发展的法国名牌时装订合约的同时,也和该牌远东总代理的总裁发生肉体关系,因为配合精力充沛的对方,所以现在很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虽然是男女关系,但不是会持续下去的性质,可以说是一时的气氛造成,对方回到东京以後是有妻子的人。以所谓的游戏人间的心理,不知不觉地形成那样的情形。
      《不管怎麽说,那个人是┅┅》贵和子想起那个总裁巧妙的吻,脸也随着热起来。那个男人不仅吻上面的嘴,对下半身的嘴也亲吻,使贵和子的性感达到最高峰。
      贵和子仅从男人的舌头那里就达到好几次高潮,实际上使身体结合时,以为自己真正会死了。
      她想那种男人的太太,在夜生活里一定能得到十分的满足,也必然很幸福,可是又想到男人在这方面也要不断努力,一定会很累,这样在奇妙的事情上表示同情。
      《啊!不好了┅┅》发觉下体的某一部位又开始慢慢湿润,贵和子的脸不由得红起来。
      就在这个时後门铃响了,送走静香还没有多少时间,也许忘了带什麽东西回来拿,没有问明来人是谁就打开房门。因为时间还很早,总不会有推销员上门。
      看到站在门外的人物,贵和子无法掩饰困惑的表情,因为那个人是弘史。
      “你究竟去那里了?”
      开口第一句话就很冲。
      “为了工作去轻井泽。”
      “静香不在家,对不对?”
      “哦,我是怕她一个人不安全,所以送到亲戚家去了。”
      “至少应该通知我一声┅┅静香什麽也没有说吗?”
      “听她说要考试,大概太忙了吧。”
      弘史对贵和子没有请他进去感到不满,想默默的走进房间。
      “我要马上出去的。”
      虽然临时撒一个谎,但弘史根本没有听进去,强迫性的走进去。贵和子本来就想上床睡觉,所以穿的是睡衣,上面虽披上一件薄薄的晨袍,可是弘史的视线锐利的好像透视到睡衣内的肉体。
      弘史推着贵和子的身体来到起居室,贵和子没有办法只好顺从这个年轻人的意思。
      “和谁去轻井泽。”
      虽然毫不在意的样子,但声音里还是有酸味。
      “和时装界的许多人┅┅”弘史想说其中也有外国人,但又把这句话咽回去。因为听起来好像他在嫉妒,他不愿自己有那种表现。在那里待二天,贵和子也许会和那外国人睡觉┅┅他是不得不这样想。
      “这样早,你有什麽事?”
      贵和子的声音有点机械化,这样又使弘史的情绪冲动。
      “事情是,和你性交。”
      眼睛看着贵和子,弘史泰然的说出来,贵和子的嘴角抽搐,这是她受到侮辱时,习惯上露出来的动作。
      “你胡说什麽,不要小看我!”
      几乎是尖叫的声音。
      “我没有小看你,我是真正的爱上你了。”
      “回去吧,求求你┅┅”贵和子近似在哀求。近年来的年轻人不知会做出什麽事,不知名的恐惧由然而生。
      弘史突然搂抱贵和子,有意的把下体压过来,硬硬得东西碰到贵和子的下腹部。
      “已经变成这样了。”
      贵和子虽然把脸转过去,但感觉出来自己的身体在发烧。刚刚还在想起轻井泽的事,身体里感到火辣辣的。和反抗的言词是相反的,情火很快的烧起来,心和身体是各自有不同的人格。
      “我好像干┅┅昨天和前天都是想看你,我一个人手淫的。”
      实际上根本没有手淫,但为了使语言能更有效果,说这样的谎话。好像贵和子身体里的力量像空气从洞孔泄出来一样的消失了,这样说过之後,弘史想到一件事,他觉得一定要使这件事实现,弘史抱起贵和子就走进她的卧室。
      “求求你,不能这样┅┅”这句话是不能让他和她无言的情形下抱走,只是从这样的心理说出来应景而已。肉洞里早已开始湿润,所以弘史不理会她的话时,就再也没有反对了。
      把贵和子轻轻放倒在床上,弘史就拉出已经膨胀如铁的硬棒,强迫贵和子握住。
      “给我揉搓一下,好不好?”
      好像在弘史的悄悄语催促下,贵和子的手开始慢慢的上下移动。
      “啊,真舒服┅┅妈妈,真会弄啊,好美哟┅┅”当然一半是奉承话,是想藉这种话缓和对方的心情,以便进行下一步。在这方面弘史是够聪明的。
      “啊┅┅快要射了┅┅”弘史好像在念台词,然後让自己的肉棒离开贵和子的手掌。
      贵和子在握到硬硬的肉棒,实在无法不让自己的身体里湿润,身体的反应走在她心意的前面。
      “妈妈┅┅”年轻人在耳边细语时,贵和子的身体反射性的弹动一下。在股间产生无法抑制的痒趐感,立刻有浓浓的蜜汁流出。这种现象不希望让这个年轻人知道,因为太难为情了,身为最红的时装设计师,竟然被毛头小子玩弄,实在太不像话,但实际上她的身体已经习惯了这个女儿的男朋友的爱抚。自尊心和自己的立场都忘记在脑後了。
      “我请求一件事┅┅”弘史神秘的口吻,使她有点不放心。
      “是我能做到的事吗?”
      “当然,是马上就能做到的。”
      “你说说看吧。”
      “我想看妈妈手淫的样子。”
      这句话不仅使她受到冲击,贵和子觉得自己的秘密被看穿一样的全身都感到火热起来。
      “你究竟在想什麽?”
      “在这房间里只有妈妈和我两个人,而且┅┅”弘史停下来露出讨好的笑容。
      “我对你的一切都熟习的,有什麽关系呢?我知道那里的形状和颜色,还知道会发出什麽声音。”
      “不要说了!”
      贵和子的声音是沙哑的,她已经知道输了┅┅贵和子遇到这个年轻人时,每次都成为被害者。
      “来┅┅给我看吧。”
      弘史开始脱她的睡衣,此时的贵和子好像一切都认了,放弃抵抗任由这个年轻人摆弄,脱去睡衣後,只剩下一条内裤在身上。只有覆盖洞口的部份用薄薄的布料,其馀是用蕾丝,是贵和子最喜欢的一件内裤。
      弘史如刀刃般的视线凝视在内裤中心部位,那里有耻毛形成的黑影,将手指插入那密处里,里面已溢满蜜汁。
      贵和子急忙扭动屁股,可是弘史的手指却不肯离开那里。
      “妈妈和静香一样敏感呀┅┅”弘史没有发觉这句话的危险性。
      “你┅┅和静香已经是那种关系了吗?”
      《糟了┅┅》但已经来不及了,可是又想到总有一天会知道也就不怕了。
      “是┅┅但不是我主动找她的。”
      虽然是顺口说出的谎言,但做母亲的贵和子觉得这年轻人说的也许是真的,因为她想起静香常以似真似假的口吻说将来也许会和弘史结婚的话。
      “什麽时候?是什麽时候那样了?”
      贵和子的心里非常不安,这个年轻人是在享受母女两个人的身体,而且贵和子就是这个母亲。
      “忘记什麽时候了┅┅”弘史装傻,他是和贵和子发生关系後不久就和静香也发生关系,但还是难以启口。
      “那种事不要重要吧,我还是马上想看你手淫。”
      “不要小看我!”
      “哦┅┅妈妈是在嫉妒了吗?”
      贵和子已经找不到反驳的话。他有这种想法是她不愿有的心态,可是她本人虽没有发觉,她做为女人也许在心里的某一处存在不想输给女儿的心理。
      “快来弄吧。”
      弘史拉起贵和子的手放在她的内裤中心上,贵和子气急败坏的摔开他的手。
      “哦┅┅既然这样┅┅”弘史粗暴的从她身上拉下内裤时,贵和子的双眼里渗出眼泪。
      “正要做美妙的事,不要流出眼泪吧!”
      弘史很快的脱下身上穿的衣服,这一来两个人都完全赤裸了。
      弘史把贵和子的双腿分开很大,然後像小狗一样发出啧啧的声音开始舔起阴唇,这个根本不愿对方心意的做法,这是因为他对这种强势的作风有很大的信心,他从女人的经验中知道女人的身体很快就会顺应。
      五分钟┅┅十分钟┅┅弘史的耐心确实不简单,慢慢涌出的快感在二十分钟後,已经包围贵和子的身心。
      贵和子拼命的想摆脱弘史的舌头,可是一点也没有用。不久之吼後,想脱逃的意愿开始薄弱,被舔的秘唇像烫伤一样的火热起来,浓浓的蜜汁溢出时,弘史故意的发出声音吸吮。
      “喔!┅┅啊┅┅啊┅┅”贵和子不得不承认自己完全投降了。同时,原来还没有完全分开的双腿,由贵和子本身的意制慢慢向左右分开。弘史看到这种情形就拿起贵和子的右手拉到她的花瓣上,把手压在上面缓慢的开始揉动。
      《这位贵妇人自己会不会做这种事呢?┅┅》弘史幻想那种姿态时,下体立刻开始炙热起来,把压在贵和子手上的手拿开时,贵和子的手也停止活动。
      《她既然是如此┅┅》弘史用食指在沾满浪水的阴唇边轻轻的摸过去,贵和子的双脚像蹬东西一样的伸直,也听到她发出低低的呻吟声。弘史又重覆同样的动作。
      “啊啊┅┅”一阵感叹声後,放在耻毛上的贵和子的手开始微妙地在秘唇上揉搓,就好像要把不上不下的快感用自己的手补实一样。
      弘史眯起眼睛看这一幕淫荡的光景。仔细观察时,捏住阴核摸弄的只有食指与中指,其馀三指是画出美丽的曲线向後翘起,手指的动作虽然缓慢,但那是无比美艳的景色。
      “继续弄呀!好看极了!”
      就好像受到弘史紧张声音的鼓舞,贵和子的手指美妙的活动,刚开始时,心里还感到羞耻和屈辱,但以弘史的强迫做藉口,逐渐专心於自己手上的动作。
      揉捏膨胀变大的阴核时,眼皮下会感到热起来。脑海里不停的涌起麻痹般的快感,但这样还不够充实。贵和子是阴核派,同时也是阴唇派,这两者成为一体时才能展现目眩般的金色世界。她也忘记在大腿边有一个眼睛也不眨一下的看她的年轻男人,把原来放在阴核上的二根手指滑下去拨开阴户的肉片,立即将手指向里面插进去。
      二根又白又细柔的手指没入在肉洞里时,相对的挤出蜜汁,从会阴部流向屁股的裂缝。
      插入到根部的手指,似乎在里面自由自在的活动,手指的关节部在蠕动中改变许多形状,从洞口不停的流出蜜汁,同时也散发出强烈的女人味。
      其实,贵和子并不是只从手指得到快感,用手指根肉较厚的部份巧妙的压迫已经完全凸出的阴核,她是从内外两个部份得到快感。
      《喔┅┅原来是这样弄的┅┅》弘史对值得称呼贵妇人的女姓专心手淫的样子,引发出强大的情欲,於是稍许改变身体的位置,把火热的肉棒放在贵和子闲着的另一只手上。专心为自己寻求快乐的贵和子,仍然用手掌盖在龟头上向左右抚摸,从马眼溢出的分泌物使贵和子的掌心湿润。
      这时候贵和子又把一根手指插入肉洞里,用三根手指像要抓到什麽似的跳动。
      “弄啊┅┅继续弄啊!”
      “看吧┅┅我照你的话做了┅┅听你的命令┅┅看啊┅┅啊┅┅好啊┅┅唔唔唔┅┅”从贵和子手指挖弄的地方,有淫汁发出说不出淫秽的声音,这个声音又从年轻的母亲夺走理性。
      “太好了!快要泄了┅┅我┅┅已经┅┅啊┅┅”就在全身猛然摇动一下,然後她的身体开始僵直,洞口一阵蠕动就像吸盘一样的收缩。紧闭的花瓣消失紧张感,然後肉缝又向左右分开,立即有强烈味道的淫液流出。
      弘史把嘴对正那里,发出啾啾的声音把淫液吞下去,然後把沾满淫液的嘴压在贵和子的嘴上。贵和子的嘴里也流满她本身的蜜液,但在梦幻里的贵和子一点也没有发觉。
      《对了!把肉棒塞入这里,是和插入下面的洞是一样的┅┅》十九岁的年轻人对什麽事都有兴趣,於是骑在贵和子的脸上使上半身向前倾斜,把挺立的肉棒向下拉,塞入贵和子给人有高贵感的嘴里。
      “妈妈┅┅不要继续自己陶醉,也让我舒服吧!”
      贵和子像从梦里醒来似的张开眼睛,弘史的阴毛在她的鼻子上磨擦。嘴里有几乎使她无法呼吸的雄伟肉棒,好像在要求什麽的脉动着,从马眼还流出一些露汁,酸酸涩涩的。
      “因为看到那样美妙的姿态,这个东西兴奋的不得了,我问你,每次都是那样安慰自己吗?”
      贵和子没有回答,用舌头围着嘴里的粗大肉棒旋转。她其实不知道该怎样弄,只是茫然的动舌头,但这样似乎也能给弘史快感,不到二、三分钟就开始大喘气了,像蛇在蠕动一样,舌头从龟头尖端的洞口爬过。
      “唔┅┅就是那样,还要┅┅”弘史露出快感的呻吟,屁股也微微颤抖。随着年轻男人的呼吸急促,贵和子潜在的对男人的性感也逐渐醒悟,知道自己舌头的动作能使对方做各种变化时,看那种反应本身成为一种乐趣,当然也自发性的产生快感。
      “啊┅┅好啊┅┅”因为弘史的屁股在脸上扭动,贵和子无法顺畅呼吸,不得不从嘴里吐出肉棒。
      “现在舔肉袋吧┅┅来吧┅┅”弘史向前挺一下,就把里面有两个球的肉袋塞入贵和子的嘴里。在皱皮袋里的两个球一下到这里,一下又到那边始终不能稳定下来,就像含糖球一样的在嘴里滚动。可是没想到这样一来,大概是非常舒服,弘史像梦呓般的喃喃说∶“好┅┅还要┅┅还要┅┅”贵和子想到他会有什麽样的表情,就微微张开眼睛。这时看到意想不到的光景,全身立刻火热起来。
      因为她嘴里含着肉袋,当然的,肉棒是在嘴外,而弘史是用右手握住那肉棒,好像很舒服的揉搓着。
      从龟头顶端滴下的露汁掉在贵和子宽大的额头上,年轻男人的脸像喝过酒一样的红,下腹部的肌肉在抽搐。每次性交时都是被动的贵和子,现在首次尝到攻击的乐趣,年轻的男人已经迷上她的魅力,因她的舌头的动作,好像快要昏过去一样的喘气,这个光景更使贵和子的情绪亢奋。
      贵和子舌头的动作是大胆而细腻,眼看弘史的兴奋度增加,她的兴奋也同样的升高,当然她下面肉洞里已经是湿淋淋的。
      《男人都是这样手淫的吗┅┅?
      贵和子感到败德的欢愉感,就睁大眼睛继续使舌头活跃。
      “啊┅┅手┅┅你的手┅┅”弘史放开肉棒上的手时,贵和子的手立刻取而代之,又热又粗的肉棒在她手掌里好像很得意的跃动。
      “啊┅┅啊┅┅”弘史在快要射精的刹那,阻止贵和子的动作,肉袋和肉棒都沾满贵和子的口水发出光泽,就好像快要爆发的样子。
      “妈妈┅┅太会弄了┅┅”弘史为使自己镇静下来,做几次深呼吸,可是贵和子却完全不能镇静了。
      《不要慢吞吞的,快点插进来呀┅┅》贵和子在心里这样大喊,弘史已经看透她的心理。
      “求你一件事,转过身体吧!”
      “什麽?”
      “像狗一样的趴下来吧!”
      “你说什麽?”
      “很简单嘛!妈妈不要等了,不做是不行的!”
      弘史的口吻很有威力,贵和子只有露出怨尤的表情趴下。
      弘史旗在她的腰上,双手从两侧绕下去,把贵和子的身体抬起。这样一来变成只有脸和双肘以及膝盖在床上,乳房和腰部浮起,屁股更是高高的挺翘,弘史马上退到她的屁股後蹲下去,屁股的山峰就在眼前,中间一道山谷,上面有可爱的肉洞。
      贵和子还是感到难为情,把一只手伸到後面去,想掩饰肛门,但被弘史毫不留情的挡开。
      “好棒啊┅┅”弘史说的是实话,美丽的雄厚的丘峰几乎给弘史感到压迫感,可是他不停的凝视山谷里的两个肉洞。
      浅红色的阴门,里面的肉壁都看的清楚,四周有耻毛的肉片好像蛤蛎的肉在蠕动,似乎在等待男人的刚棒尽快来临似的,发出湿湿的光亮。
      对贵和子而言,应是有如地狱的时间,可是此时的身心都完全将为年轻人的肉棒插进来的喜悦所浸透。也可以说是被虐待的欢愉吧,虽然采取这样屈辱的姿势,但被看的花蕊已在颤抖,一切的性抗能都在期盼什麽事,几乎已到疼痛程度的酸趐。
      “妈妈的穴时在太美了!”
      当听到弘史激动的声音时,贵和子全身颤抖着大叫。
      “不,不能这样说!”
      “不,这是真的,所以我还要说。”
      又从那个年轻男人的嘴里连连说出女人性器的俗称,从她的下体到乳房闪过电流般的激烈冲击。当弘史的舌尖在椅眼上轻轻滑过时,女孩的母亲想扭动屁股躲避。
      “不要在那里!”
      “那麽,该怎麽办呢?”
      “快一点┅┅但不要在那里┅┅快一点来呀!”
      “不喜欢在屁股弄吗?”
      弘史故意大声说。
      “嗯┅┅”“那麽,在那里弄好呢?”
      “┅┅”“快说,在那里弄啊?妈妈想要我弄你的那里呢?”
      在年轻人连连追问下,贵和子还感到一种被虐待的喜悦。
      “说啊,妈妈!”
      “啊啊┅┅在我的穴弄吧!”
      就在这刹那,贵和子产生无法形容的爽快感,高潮袭击五体。
      也在这瞬间,弘史又长又大的肉棒突然挤开花瓣,有如怒涛般的侵入穴里。
      “啊┅┅”贵和子大叫一声,屁股向年轻人的下腹顶过去。推过来的时间和顶回去的时间配合的天衣无缝,刚棒插入到根部一点也没有剩,在这同时女人的器官毫不保留的勒紧进来的肉棒。
      弘史无法进形抽插,就以这样的姿势画圆圈,阴毛压在柔软的屁股上,骚痒感使她颤抖,又粗又长的肉棒在又热又湿的女体里的肉壁上磨擦。
      “啊┅┅啊┅┅好┅┅”不停的电流通过全身,麻痹般的快感冲向脑顶,两个人的交互运动配合的一丝不乱。
      “啊┅┅已经┅┅快给我想想办法!我,不行了┅┅忍不住了呀!快想办法啊!┅┅快啊!┅┅”“我也要出来了!妈妈!”
      “出来吧!出来吧!”
      “要射出来了┅┅射了┅┅射了!”
      “以一起射吧!也让我泄了吧!”
      弘史用全身的力量拉紧贵和子的屁股,火热的肉棒爆发,湿淋淋的洞穴里断断续续的喷火。两个人的淫液混在一起,在贵和子的胎内沸腾,同时向外流出来。
      终於贵和子恢复了思考力,明确的感觉出自己迷上这个女儿的爱人,心里是一阵颤栗。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