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31新学期仍然继续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131新学期仍然继续

  • 该话题包含 0个回复,1 人参与,最后由大白 更新于 3周前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0803
    管理员

    新学期仍然继续

      新学期一如既往的无聊。渡过第一个学期之后,新生变成老生,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逃课。像经济管理这样的非重点院系,教室往往空着一半座位。
      看到曲鸣、蔡鸡的座位都空着,景俪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情绪,似乎是有些失落。下课后,她接到系里助理实习生苏毓琳的电话。
      苏毓琳带轻佻的笑意说:「景俪老师,人家有点事,今天不能去系里了。」她是跟曲鸣在一起吧。景俪心里泛起一丝酸酸的滋味,低声说:「好的,我知道了。」「还有件事,他说,下午让你到酒吧来。」景俪心头的阴霾立即消散,「好的。」「进来吧。」曲鸣像是刚醒,正在卫生间淋浴。景俪把东西放在桌上,然后走进浴室,顺从地帮他擦洗身体。
      曲鸣背部宽阔而结实,呈倒三角形,典型的虎背蜂腰。手掌摸上去,能感觉到坚实的肌肉中,充满爆炸性的力量。景俪禁不住搂住他的腰,把脸贴在他背脊上。
      水柱溅在身上,打湿了景俪波浪般的长发,也打湿了她整齐的制服套装。
      曲鸣甩了甩头说:「怎么了?」景俪抱得更紧了,轻声说:「我想和你在一起。」曲鸣一阵心烦,景俪长得美貌,身段又好,皮肤又细又滑,玩起来特别地过瘾。但是再美的女人,整天跟在身边,也会心烦。曲鸣要的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想干的时候热情服务,不想干的时候就立即消失——简单地说,一个免费的高级应召女郎。
      曲鸣关掉水阀,用毛巾擦着身上的水,说:「现在这样不好吗?」景俪垂下头,长发向下滴水,衣服湿淋淋贴在身上,露出胴体美好的曲线。
      景俪陪曲鸣洗完澡,然后出来坐在沙发上,按着他的肩说:「睡一会儿,老师给你按摩。」曲鸣呼了口气,闭上眼睛。
      景俪的手很软,力道均匀而又柔和,他渐渐有了困意。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一响。曲鸣警觉地睁开眼。
      一个女生浑身是水地出现在门口,她紧张地喘着气,胸口不住起伏。
      景俪还不知道乌鸦因为她被打住院的事,有些奇怪地问:「下雨了吗?」门外传来一阵沉闷的雷声,是今年第一场雨。杨芸没有回答,她浑身发抖,她一步一步走到曲鸣身前,忽然跪下去,说了声:「社长!」然后痛哭起来。
      杨芸哽咽着说:「他被警察带走了。」曲鸣讥笑说:「你老公?他不是在医院吗。」「是周……东华。」「你的姘夫?他被抓关我屁事。」「他们说他把乌鸦打成重伤,是故意伤害,要坐七年牢。」「七年?不算很长嘛。」「我求求你社长……」杨芸唇瓣颤抖着说:「别让他坐牢。他如果坐牢……一辈子就毁了。」曲鸣冷笑着说:「你老公如果醒不过来,一辈子都是植物人,比他还惨。」「医生说乌鸦大脑没事,只是外伤。」「是吗?」曲鸣摸了摸下巴,「乌鸦是你老公,你去问他好了。」杨芸抽咽说:「他什么都听你的。社长,我求你放过东华。我……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听话?」曲鸣戏谑地轻笑一声,杨芸有什么资格跟他谈条件?不过……曲鸣改变了主意,「把你愿付的条件开出来,看我满不满意。」杨芸抹去脸上的雨水,极力露出一个笑容,「我会乖乖做乌鸦哥的老婆。听社长的话,让社长高兴。」曲鸣冷淡地「嗯」了一声。
      杨芸咬了咬嘴唇,「我会做好球队的拉拉队员,每次打比赛我都会在更衣室让大家开心。」看着曲鸣漠然的表情,杨芸心里越来越彷徨,同属于红狼社的女人,相比于景俪和苏毓琳,她并没有太多筹码足以打动曲鸣。
      杨芸吸了口气说:「我有奶水。如果社长高兴,我可以每天给社长挤奶。」曲鸣终于露出一丝兴趣,「有奶了?」杨芸连忙解开上衣,露出两只沉甸甸的乳房,「真的有了。」她急切地挤弄着乳房。那只肥硕的乳球乳晕鼓起,从微翘的乳头中挤出几滴乳白的液体,接着越来越多。
      虽然打过催乳剂,但杨芸这么快开始沁乳,还是出乎曲鸣的意料。他用指尖挑了一滴奶香四溢的乳汁,递到景俪唇边。景俪舔净他的手指,讶然说:「真的是奶水。」曲鸣用手指夹住杨芸的乳头,仔细看了看。因为处于哺育期的缘故,杨芸的乳头比以往大了许多,乳晕扩散,捏起来显得有些松软。
      曲鸣把乳头弹开,「周东华可是要坐七年牢的。因为这个放过他,我可亏大了。」杨芸唇角颤了一会儿,终于下定决心说:「我来补偿。」「怎么补偿?就是天仙,肏上七年,我也会腻。」杨芸咬着发白的唇瓣,然后说:「我给你挣钱。我给你签一份合同,在这里做事。所有的钱都归你。」曲鸣看着她,觉得这贱货脑子彻底坏掉了。居然愿意当妓女来换她已经分手的男朋友。
      曲鸣摸了摸鼻子,「那么就签一份七年的合同吧。当七年妓女,换他少坐七年牢,也算公平吧。」杨芸一口答应。对她而言,在曲鸣手中,做不做妓女已经没有区别。能换得周东华平安,再贱的事她也愿意去做。
      这是一份见不得光的合同,所以内容很简单。杨芸写下卖身七年的承诺,然后毫不犹豫地签了名,按了指印,把自己七年的自由交给了对面的男生。
      「这样可以了吗?」杨芸充满希冀地说。
      曲鸣晃了晃那页纸,「现在就去外面找一名客人,带他来这里上你。等把你拿到钱,合同立刻生效。周东华就可以回学校了。」杨芸一言不发地站起来,走向外面冰冷的雨中。
      曲鸣随手把那页纸递景俪,「好玩吗?」景俪不是很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知道杨芸为某件事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老师,你愿不愿意到我这里当个兼职女郎?哈,老师长得这么美,肯定有很多客人喜欢你。有兴趣赚外快吗?」景俪把脸侧到一边。
      气氛有些僵滞,曲鸣耸了耸肩,「我开玩笑。别在意。」「如果是你坐牢,我也会做的。」景俪声音很低,曲鸣却听的清楚。他没有接口。
      美貌永远是女人最好的武器。仅仅过了十分钟,杨芸就冒雨带来一名客人。
      那客人不时看着她,似乎没想到自己交了这样的好运。杨芸脸色苍白,却没有半分踟蹰地领着客人进入包厢,然后关上门。
      没多久,那个多少有些莫名其妙的客人满意的离开。过了会儿,杨芸从包间出来,把几张钞票放在曲鸣面前的桌上。
      也许是雨中受冷的缘故,她脸色很白,颊上却浮现出两片病态的酡红,「我做了。」曲鸣看也没看一眼,淡淡说:「下次接客记得用安全套。」曲鸣旷课的第四天,方德才打来电话。他半真半假地开了几句玩笑,暗示说周东华跟他们篮球社为了一个女生冲突,影响很坏,在学校还是应该注意一点。
      曲鸣随口敷衍,心里却在想着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搞了苏毓琳的处女,不知道怎么偷笑呢。
      方德才又闲扯一会儿,最后才说出打电话的目的:曲董想见他。
      曲鸣穿着运动衣,坐在老爸办公桌对面。他们父子间没有什么好寒暄的,曲令铎递给他一份文件,曲鸣随手接过,是一份详细的资产负债表,里面充斥着各种数字。
      曲鸣把文件扔到桌上,「看这个干嘛?我又不懂。」「不懂可以去学。你念的工商管理就是这些内容。」「我才大一,这个还没学到。况且,看这个有什么用?」「那什么有用!打篮球有用吗!」曲令铎发作起来。
      曲鸣说:「我觉得打篮球比这个强些。」曲令铎为之气结。他上了年纪,再支撑四年,等儿子毕业已经力不从心。眼看着庄碧雯咄咄逼人,曲令铎越来越担忧滨大会在他无法控制的情况下易主,他叫来曲鸣,希望儿子能了解自己的苦心。可曲鸣除了篮球,对什么都不感兴趣。
      曲令铎吁了口气,疲倦地说:「这是滨大的资产报告。你拿回去看吧。有不懂的可以查书。」曲鸣把文件卷起来塞到口袋里,离开了董事长办公室。
      一连几天没有摸球,曲鸣也有些手痒。他来到篮球馆,红狼社几个打球的队员顿时发出一阵欢呼。曲鸣接过球先来了几个暴扣,然后调整身体,开始运球上篮。
      半个小时后,一身是汗的曲鸣回到场边休息。
      他接过球员们递来的毛巾擦汗,一边问:「乌鸦怎么样了?」「还好,再过几天就能撑着拐杖下地了。老大,这几天怎么没见到你跟大屌哥?」曲鸣把毛巾披在肩上,擦着脸说:「不用管了,你们好好练球。别忘了这个学期要打校际杯。」一只球飞过来,滚到曲鸣脚边。
      「我跟你单挑!」队员们都站起来,恶狠狠盯着突然闯进来的陈劲。
      「十个球定胜负,谁输谁滚出滨大!」吕放在旁边怪声怪气说:「陈爷怎么又动怒了?我们兄弟谁抢了你马子?」陈劲对这些大一生没半点好脸,「没你说话的份儿!滚一边儿去!」吕放跳起来,几名球员都围了过去,「再说一遍!」「好了!」曲鸣喝退队员,对陈劲说:「球已经玩过了,再打我没兴趣。我知道你是为周东华的事来的。这事你应该去问乌鸦。」曲鸣拿起衣服,朝更衣室走去,「我去洗澡。这种事情以后就不要再来烦我了。」「老公!」苏毓琳扑过来踮起脚尖,两手搂着曲鸣的脖子,整个人都亲昵地挂在他身上。
      景俪虽然对曲鸣百依百顺,但总免不了有几分教师的矜持,不像苏毓琳这样热情外露。
      苏毓琳亲吻着他的下巴说:「听说是校董找你,有什么事吗?」曲鸣顺手把那份资产报告扔给她,「你帮我看看了。杨芸呢?」苏毓琳一边看一边说:「去看周东华了。」「看他?」「去告个别吧。有鸡哥跟着,没有事的。」隔着厚厚的玻璃,周东华面孔看起来有些模糊。在他面前,那个娇小的长发女生轻声说:「真奇怪,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交往一年……好像什么都没有。」「对不起。」杨芸短短说完,又陷入沉默。
      良久,杨芸抬起头,平静地说:「我们结束了。」「为什么?」周东华用生锈的声音问。她欠他一个理由。
      「是我的错。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为什么?」「我……我不知道,我就那么做了。」「为什么?」「求求你不要再问了。」杨芸泪水夺眶而出,「总之我做了。现在我们没有关系了。你不必再管我。」杨芸匆匆站起来,「我们不会再见面的。」走到大街上,杨芸才哭出声来。她哭了很久,后来哭得累了,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慢慢拭泪,浑未意识到天际下起了朦朦细雨。
      一柄伞递过来,遮住了雨。蔡鸡说:「美女,别哭了。」蔡鸡伸出手,见杨芸没有起身的意思,于是也坐了下来,「既然不想走,就陪你坐一会儿好了。」「你是不是恨我们老大?」蔡鸡笑了一声,「不用回答,我看得出来。听说你跟我们老大签了份合同——哭哭涕涕是七年,开开心心也是七年,你选哪个?
      开心点不好吗?你看这个城市。」蔡鸡抬手划了一圈,「多少人都跟你做同样的事?还不是一样活得好好的?
      该哭哭,该笑笑,该吃饭就吃饭,该拉屎就拉屎……别哭了,小美女,其实老大人不坏,对兄弟们没得说。虽然有时候霸道了一点,但只要你听话,老大是不会亏待你的。」杨芸拭了泪,低着头,鼻尖红红的,没有作声。
      「不要以为老大放过了姓周的,是因为你挣的什么钱,老大最不在乎的就是钱。你不是怀了孕吗?老大说了,找个高明的大夫给你作了。老大出钱——你明白了吗?」杨芸怔怔听着。
      「老大喜欢玩,对兄弟们义气,只要你明白这一点,乖乖听话,不会有人为难你。你瞧,苏毓琳就比你聪明,知道该怎么做——你现在明白了吧。」蔡鸡张开双臂,杨芸犹豫了一下,慢慢伏在他怀里。她哭红的眼睛,像一只柔顺的小白兔。
      蔡鸡微笑说:「这就对了。乖乖的,一切都会好……」蔡鸡把手伸进杨芸衣中,摸住她柔软的乳房,唇角挑出一丝笑容。
      碧蓝的天空偶尔有飞鸟掠过,曲鸣、巴山和蔡鸡坐在天台边缘,分享最后一根烟。
      「听说了吗?周东华的合同签了。」蔡鸡靠着栏杆说:「不过由正式合同改为一年试训合同,下个月到球队报到。」「乌鸦也能起床了。听说,昨天杨芸在医院被他搞流产了,差点大出血。大屌,你干嘛呢?」巴山解着皮带说:「撒尿。」「你刚才不就说要上厕所吗?」巴山嘿嘿笑着说:「刚才碰见景俪老师,给忘了。」蔡鸡笑说道:「我说你怎么去那么久,原来不是上厕所,是去上老师了。对了,苏毓琳也在我们学院当辅导员,见着她没有?」「没见。听景俪说,她去看杨芸了。」蔡鸡正要说话,忽然嚷了起来,「我肏,你就在这儿尿?」「这有什么?」巴山毫不在意地拉开裤子,对着楼下一边尿,一边说:「只要老大在,我大屌在滨大想怎么尿就怎么尿,想尿谁就尿谁!」曲鸣和蔡鸡笑骂着起身,「这家伙真够流氓的,别理他。」巴山尿完,提着裤子翻过栏杆,「老大,滨大的女教师咱们上了,女学生咱们也上,下个搞谁?」「急什么?滨大一两万女生,每天搞一个,够咱们搞一辈子的。」曲鸣看着脚下的滨大,抽完最后一口烟,扔掉烟头,然后说:「老妈说了,让我找个女朋友,准备结婚。」巴山和蔡鸡同时吹了声口哨,「老大,你挑哪一个?杨芸、苏毓琳?还是景俪老师?」「都不是。我要找一个干净女生。这个女生,你们都不能碰。」两个兄弟笑着说:「这个当然。这下滨大的女生有福了,有一个要给老大当老婆,究竟谁这么幸运啊?」滨大不同的两个学院,两个女生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似乎同时听到冥冥中一阵粗野的笑声。幸与不幸只在命运一次不经意的转身之间。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