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57宿舍的鞭刑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157宿舍的鞭刑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1019
    管理员

    宿舍的鞭刑

    绿荫都是双人住宿,冷若磊住的是502室。而此刻,502室里却有三个人,冷若磊半倚在床头,冷冷的看著范子杰。
    范子杰双手被高高束起,吊在天花板上,双腿被大大分开,股间的隐私完全暴露在两个男人面前,十根足趾上都系著一根长长的银丝。
    “小非儿。”冷若磊温柔的唤道:“过来一下。”
    莫非离温驯的来到若磊的身边,若磊示意他蹲下,一手轻轻的抚弄著他长长的黑发,眼神温润如水。
    好痛,头皮传来的力道令莫非离不舒服的皱紧了眉:“痛吗?”还是那麽温柔的声音。
    “痛。”
    “去,在他的身上留下九宫格的记号吧。”冷若磊温柔的声音正如情人的耳语。
    啪,啪,啪,
    鞭子落在肉上的声音不断响起,一鞭一鞭不停的落在同一个地方,九鞭下来,范子杰的身上竟只有一道鞭痕,范子杰没有喊出声,不是他不痛,而是他的嘴,他的上唇和下唇还有那灵巧的丁香小舌竟被人用针密密的缝了起来,血痕仍新,他大睁著双眼愤怒的看著悠闲的靠在床头上的冷若磊,他不能出声咒骂他,被禁锢的四肢也动弹不得,唯一能表达他的心思的就只有这一双漆黑如墨的双眼。
    “好美的眼啊。”冷若磊不禁感叹著:“可是,为什麽这麽美的眼里出现的竟是愤怒,委屈,不甘呢?真是玷污了这麽双美丽的眼睛啊。”
    这是谁害的呀,范子杰愤懑的想著。
    皮鞭的声音回荡的寂静的室内,范子杰早已承受不了如此巨大的痛苦,多想能够昏迷过去,眼不见,痛不知,可是他偏偏不能昏迷过去,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早已充满无助和乞怜的眼神。
    “做好了吗?”冷若磊走到范子杰的身边问道。
    “回磊少爷的话,已经完成了,请磊少爷检查。”莫非离恭敬的说道。
    若磊随意的摆摆手:“你做的事,我信得过,我还没见过九宫格呢,让我看看啊。”
    冷若磊沿着整整齐齐的鞭痕抚摸着:“好美的痕迹呀。”冷若磊赞叹着:“我都有些忍不住了呢。”他的手往下一沉,深深的插入他的伤口中。
    痛,好痛,范子杰只觉得剧痛无比,几欲晕厥过去。可他没有晕过去,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从没有一刻他是如此渴望能够开口,哪怕是要向这个毁了自己的人求饶,哪怕是要将自己的尊严彻底的抛弃他也甘愿。
    “你屈服了吗?”冷若磊忽然问道:“仅仅只是这九宫格你就屈服了,九宫格啊,九九八十一鞭,每九鞭都烙在同一个地方,九九八十一鞭,正好形成一个九宫格,这是多美的图案啊。你怎么能这样玷污这美丽的花纹呢?”他轻柔的抚摸着范子杰背上的伤痕。
    他伸手托起范子杰的下颌,手指轻轻的滑过他的唇,那被缝合的唇依旧是那么的嫣红:“这么美的唇,缝起来真是太可惜了,该让更多的人来享受才对啊。子杰,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不,不要这样。”那双明亮的眼里盛满了恐惧,他好害怕,怕就这样被送去赏人。
    “非儿,把他放下来。”
    片刻之后,范子杰被房了下来,刚刚接触到地面,他腿一软,根本站不稳,只能软软的趴在地面上。
    “没了唇,可真不好呢。”冷若磊皱皱眉:“非儿,你说,我们要怎样对他才好呢。”
    “磊少爷。”莫非离怯怯的唤着:“我也不知道,不过他这样真的很丑,少爷是不是把他的嘴还原呢?”
    “这个不好啊。”冷若磊轻轻的抚摸着他的长发:“对了,交代你的事做了吗?怎样办的。”
    “已经办好了,他们只知道范子杰请了一个月的假预备考试,其余的什么也不知道。他的父母也以为他另外租了房子准备考试了。”
    “非儿真乖。”冷若磊满意的拍拍他的头:“不如我们放开他缝住的唇,然后再试试我新制的药剂好了。非儿,你说呢?”
    “我全听磊少爷的。”莫非离的双眼里满是对冷若磊的依顺和迷恋。
    “那好。”冷若磊放开他:“到医务室里去吧。”
    莫非离点点头,抱起范子杰来到502室的另外一个房间里。把他放在手术台上。
    这是一间以白色为主的房间,正中央有一张白色的大床,床把房间分为两半,一边尽是密密麻麻的架子,上面放着各种瓶瓶罐罐,另外一边则是一个大大的写字台,上面放满了各种器具。
    范子杰对这个房间并不陌生,就在这张床上,他被缝住了唇,今天又有什么样的凄惨命运等待着自己呢,一念至此,他不由得浑身发抖。
    看着象待宰的羔羊般瑟瑟发抖着的范子杰,冷若磊恶作剧的笑了起来:“乖,不怕啊,我不会弄疼你的哦。”
    好熟悉的话,就在他缝合自己的嘴之前,他也是这样说的。
    熟练的拿起手术刀,冷若磊吩咐道:“非儿,给他注射TND。”
    “是。”没有多余的话,莫非离立刻拿起针筒给范子杰注射。
    一刀一刀又一刀,冰冷的刀锋划过皮肤的感觉是那么的清晰,就象烙在自己背上的伤痕一样鲜明的提醒着自己。
    好想睡哦。范子杰晕沉沉的想着,完全不解自己身上正在发生的变化。
    “磊少爷,你要怎样对他。”莫非离的声音好遥远,好模糊哦。
    “别问,完了,再告诉你。”
    沉浸的似梦似幻的境遇里,范子杰终于极不甘愿的醒了过来。
    一睁开眼,就看到冷若磊的笑脸,范子杰心里竟起了奇异的骚动,这是从来都没有过的啊。难道他又对自己做了什么吗?
    “你猜对了。”冷若磊笑了。
    范子杰这才发现自己把刚刚的想法说了出来,这又是怎么回事?他迷惑的看向冷若磊。
    “很简单啊。”冷若磊笑笑,往后倒去,靠入莫非离温暖的怀抱。“我只是解开你的嘴,而对你的头做了一些手脚而已。”
    “你对我做了什么手脚?”范子杰满是恐惧的问道。
    冷若磊的笑容愈发灿烂:“也没什么啦,只是一些神经改造而已,也就是说,你以后每看见我一次呢,就对我多了一分爱,如果你见了我七次之后呢,你就会全身心的爱上我,可以为我去做任何事,甚至可以为我杀死你的父母。”冷若磊耸耸肩:“如果你见我超过九次呢,你就不再有自己的意志,而成为我的附属品,恩,简单的说吧,那时候你就只是我的一个分身罢了。”
    “你?”范子杰颤抖着,无法想象天下竟会有这种控制人心的方法:“我不相信,我绝对不会相信的。”他失控的大喊了起来。
    冷若磊并不多说,只是走出门去,然后又进来,在他第四次出现在范子杰面前时,范子杰已经呼吸急促,脸色潮红起来。
    冷若磊伸手揽住他的肩膀:“这下,你相信了吗?”
    范子杰困难的点了点头,心里乱纷纷的,不知如何是好。
    “跪下。”冷若磊突然命令道。
    范子杰犹豫了一下,慢慢的站起身来,跪在了冷若磊的面前,迷惑的看着他,不知他要自己做什么。
    蓦地,冷若磊大笑了起来:“你照照镜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有没有什么改变吧。”
    承受不了冷若磊的挑逗,莫非离发出轻浅的呻吟声,像猫眯一样可人:“小非儿,你怎么可以怎么乖呢?”冷若磊的手轻柔的在他身上游离着,温柔的俯视着他,那双眼,似乎直要渗透到他的灵魂深处.
    “我不知道.”莫非离抬起头,美丽的瞳眸里满是痴迷:“我只想呆在你的身边.”
    “是吗?”冷若磊慵懒的说道,手指卷起莫非离的长发:“真美的长发,和他的一样.”他喃喃的说道.
    和谁的一样,莫非离敏感的听到了这句话,疑惑的看向冷若磊.
    冷若磊却并不理会他的疑惑,只把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怎么了,磊少爷?”莫非离不由得紧张起来,忙追问着.
    “没事,只是我累了,想躺一会.”
    莫非离便不说话,只把自己的身体放松“磊少爷,你先歇歇吧。”
    这肩膀的宽度真和大哥一样呢,冷若磊浅浅的笑着,自己多年的心血真的没有白花啊。
    “磊少爷,你要怎么处置范子杰啊?”莫非离好奇的问道。
    抚摸着他光滑细致的脸庞:“小非儿想知道啊?”
    “恩。”莫非离点点头,不敢说自己是害怕有一天得罪了少爷,而落到范子杰那样的境地里。
    “怕得罪了我吗?”冷若磊的眼紧紧的锁住他的眼。
    “是的。”不敢掩饰自己的心思,莫非离只能老老实实的承认。
    “那我就让你看看他的下场吧。”冷若磊眯起眼,阴冷的说道。
    走进密室,范子杰正在大床上昏睡着。
    “叫醒他。”冷若磊的声音此刻听来分外冰冷,隐隐有着怒火跳跃着。
    莫非离颤抖了一下,磊少爷生气了,他立刻拿过一个瓶子,打开瓶塞,让范子杰嗅着瓶中的气味。
    不多时,范子杰便悠悠醒来,一见冷若磊和莫非离两人站在面前,他不由得脸色大变,瑟瑟发抖。
    可冷若磊却只是笑道:“明天就要进行新任学生会长的选举了,你要到一下。”
    “是,不知主人有何吩咐?”范子杰诚惶诚恐的问道。
    冷若磊不屑的踢了他一脚:“你能做什么啊?明天只要你露面就行了。”
    “我知道了。”范子杰必恭必敬的说道。
    冷若磊冷哼一声,忽然绽开了笑容:“子杰啊,这可是你第五次见我了哦。”
    范子杰一窒,目眩的看着冷若磊的笑容。想起了他镜子里陌生的容颜。
    眉目清秀,小麦色的肌肤仍是那样光滑润泽,只是他的神情变了,不再是那样意气风发,而满是恐惧,怯弱,他的眼也变了,盛满了痴迷,对这个毁灭了自己的人送上最高的忠诚和爱恋,没有哪怕丝毫的反抗,只想就此苟活在他的淫威之下,自己的骄傲,自己的抱负,全都在这个少年的微笑里灰飞烟灭了,而自己,自己却只能跪在他身下伺候他。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自己可也曾是天之骄子啊。仇恨,怒火,瞬时爆发出来,他盯着冷若磊,暗暗立誓,我一定会打掉你的傲气,也同样毁掉你的。
    很好,就是这样了,一个人怎么可以同时爱着一个人又对他恨之入骨呢?子杰,你不过是个傀儡而已,你以为你真的能强过我吗?只不过,这个游戏我还没玩过,一定很好玩吧。大哥要是知道,一定又会臭骂我一顿吧,只是大哥现在已经有了贺书颖,只怕再也不会关注我了吧,想到此,冷若磊握紧了手心。瞪着眼前的范子杰,心里满是怒气。
    他一把扯住范子杰的头发,强迫他昂头看向自己:“跪下。”冷若磊喝道。
    范子杰依言跪下,长长的睫毛不断扇动着,泄露出他心底的恐惧。
    “非儿,拿我的神魂颠倒来。”
    莫非离应声走向一旁的架子,拿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瓶走了过来。
    “喂他吃下去吧。”冷若磊的声音平平的,没有高低起伏,却奇异的令人觉得销魂。
    伸手捏住范子杰的下颌,拨开瓶塞,硬给他灌了下去。
    “非儿,升架。”
    升架,什么是升架?范自杰满是疑惑,可当他一看到莫非离推来的铁架上满是三寸长的铁钉,十字架的形状正好可以将一个人成大字形的绑在架子上,而钉子就会钉入肌肤深入骨髓,两眼一黑,几乎没晕了过去,如果能晕过去该多好啊。
    仿佛读透了他的心,冷若磊冷笑道:“想晕,没那么容易,你不知道吗?你早就吃过了我特制的药剂,不闻到特制的香气,你想昏,也昏不了啊。”
    什么?范子杰几乎要喊出声来,原来他早就曲划周详,自己不过是网中游鱼,哪逃得出他的手心呢?
    莫非离动作麻利的将范子杰绑上铁架,然后看向冷若磊:“磊少爷,可要收拢。”
    “当然。”
    莫非离不再迟疑,手上一用劲,三寸长钉便钉入范子杰的背后。
    “啊~~~~~~~~~~~~~~。”长长的惨叫声回荡在幽寂的空间里。令人不忍卒闻。
    冷若磊只是牵起一个微笑:“痛吗?那就叫出来吧。这间屋里有着世界上最先进的隔音系统,就算你叫破喉咙,外面也没有人会听到的。你想报麻省理工大学不是吗?那你应该听说过东方之珠吧,那就是我。”
    由于药剂的作用,虽然在剧痛中神智依然清楚的范子杰清晰的听到了这句话,不敢置信的问道:“什么,你就是东方之珠?”是啊,自己怎么会不知道东方之珠呢?那个以13岁稚龄便取得麻省理工大学博士学位的机械天才一直是自己的偶像啊!可他,这个邪恶的少年,这个变态色魔。竟然是自己最崇拜的人。“你不是已经拿到博士学位了吗?为什么还来绿荫上学?”不知不觉,他竟把自己心低的话问出了口。
    “因为我想要点消遣啊!”冷若磊轻笑着,是那么纯净无暇,完若天使的笑靥,却说着最残酷的话

    是吗?就为了一点消遣,你把整个绿荫学院弄得天翻地覆,只为了你一时的开心,而我就是你的第一个牺牲品吗?泪,缓缓滑落。
    “怎样就受不了吗?”冷若磊微笑着:“还有好玩的呢。”
    他使了一个眼色,莫非离立刻上前:“磊少爷。”
    “让你这个天之骄子见识一下什么是东方之珠吧。”冷若磊笑着,那明丽的双眸温雅若水。
    悦耳的钢琴声突然在室内响起,冷若磊一惊,随即便拿起了手机:“大哥。”
    电话那边的人不知说了什么,只见冷若磊脸上灿烂的笑容一下子就收敛了:“好,我知道,贺大哥,我马上来。”
    平日看惯了冷若磊的笑容,尽管那其中带给自己无数的痛苦,可当他收敛了那笑容时,范子杰不知怎地,反而希望能够看到他的笑容。
    “莫非离,我要出去一下,不许跟来,范子杰就赏给你了,要怎么对他都随便你了。”冷若磊匆匆说道,在一个架子上取下一个精致的瓶子离去。
    莫非离怔怔的看着冷若磊离去的背影,片刻之后轻叹一声,把范子杰放了下来,开始为他上药。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不是对他忠心耿耿得象条狗吗?”范子杰忍不住嘲讽道。
    莫非离沉静的说道:“我不是他的宠物狗,你才是,而我是他的影子,在他寂寞的夜里才被允许存在,你什么时候看到正午的阳光下有影子的存在呢?不过我和你不同的是,我是心甘情愿的,而你是被强迫的。不过,那也要不了多久了。”他的唇边浮起一个奇异的微笑,飘渺而悠远:“你也会象我一样,甘心匍匐在他脚下,成为他的奴隶,只求他肯看你一眼,只要是磊少爷想得到的,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你最好还是认清情况吧。不然,你只会有更多的苦头吃。”
    “是吗?我只是他无聊时的玩具,而你也只是他的影子而已,原来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他疯狂的笑了起来,撕裂了他背上的伤口,鲜血涌了出来。
    莫非离停下手,平静的容颜不因眼前的血腥而改变:“你别想太多了,也别想要我放了你,就算我放了你,那也只是因为他默许了,他想看看离开他,你能成长到什么样子。他想要换一个玩法而已。”
    “那你就甘心,甘心做他一辈子的影子,抛弃自我,抛弃自己的灵魂吗?”范子杰残存着一线希望问道,如果莫非离也想离开的话,那事情就好办得多了。
    莫非离冷冷的看着,那永远是波澜不惊的眼里仍是一片深深的黑暗,看不见主人的想法。在包扎结束后,莫非离离开了密室,范子杰彻底的绝望了。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