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73暑假中我和两个兄弟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173暑假中我和两个兄弟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3093
    管理员

    暑假中我和两个兄弟

    到了下一个暑假,我和那两个狗兄弟都找到了勤工俭学的工作,本以为这下可以摆脱两个坏蛋的纠缠了,没想到他们仍然利用一切机会羞辱我,只要我们下班比我爸爸和伊丽莎白早,他们就会强迫我跪在他们面前,轮流吸吮他们又腥又臭的黑鸡巴。
      上了大学以后,我感觉自己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解放,但那两个家伙仍然在寻找一切机会羞辱我。在进入大学的第一个暑假里,菲利普找到了一份为橄榄球队以及其他体育服务的工作,爱德华则在一个轮胎店里做了销售员,而我则在一家电脑维修店里找到了活儿。但是,即使在这样工作时间很长的工作状态下,那两兄弟仍然会在家里没人的情况要我为他们服务,强迫吸吮他们的阴茎,吞食他们的精液。
      到了第二个暑假,他们要再想找到羞辱我的机会已经不那么容易了,因为他们的工作时间又延长了,我也被那家电脑维修店雇佣为正式店员,常常工作到很晚才能回家,有时候甚至还要出差。而且,那两个家伙也有了各自的女朋友,那两个女孩子可以满足他们的性要求了。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愿意完全放过我,只不过羞辱的事情不像以前发生的那么频繁而已。
      后来,爱德华因为工作关系从家里搬了出去,所以几乎所有羞辱我的事情都是菲利普一个人的杰作了。在父亲和伊丽莎白下班之前,或者在他们上床之后,无论我是在浴室洗澡还是在客厅看电视,菲利普都会抓住这一点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机会羞辱我,甚至有时候在我上床睡觉后,他也会跑到我的卧室来强迫我给他口交。
      到了上大学的最后一个暑假,他们只有很少的几次机会和我单独在一起,但也被他们完全抓住了。所不同的是,在这最后的几次机会里,他们对我的侮辱却变本加厉,甚至强迫我脱光衣服,躺在床上或者沙发上,他们强迫我的头搭在床沿或者沙发扶手上,一个人把阴茎直插进我的喉咙,让我为他做深喉口脚,另一个则抓着我的腿抬到空中,暴露出我的肛门,粗大的鸡巴甚至都不用润滑剂,直接插进我又紧又窄的肛门,一前一后地拼命插我的嘴巴和肛门,最后在把精液射进我的嘴巴,命令我全部吞下去。
      *****    ****    ****    *****
      “怎么,难道你没有告诉过你的小娇妻吗?安迪?”
      爱德华有些不相信地问道,“这么说来,我觉得你不够诚实啊,我的意思是说……”
      “闭嘴,爱德华!”
      我知道他一定是想说我曾经受到过的奇耻大辱,所以快速地打断了他的话。但不知为什么,我的阴茎却一定在裤子里坚挺着,真怕我妻子看到。我脑子里飞快地思考着,逃跑吗?不行,还没等我跑到门边,菲利普就会把我抓回来的。打电话报警吗?也不行,不说我肯定没机会拨电话号码,就算我把电话打出去了,又该怎么对警察说呢?或者,我干脆跟他们拼了?但过去的经验告诉我,那肯定是死路一条,他们俩无论哪一个都比我强壮得多,随便一个动作就会打得我满地找牙。
      仔细考考虑了一切摆脱目前困境的可能性后,我觉得自己没有任何胜算,只能无奈地苦笑一下。爱德华看到我的表情后哈哈大笑起来,也许他已经猜到了我的心思。毕竟,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把我放在一个尴尬和令人讨厌的位置了。
      既然无法抗拒他们带给我的任何羞辱,那我只能努力压抑着内心的痛苦去承受那些不可避免的折磨。
      “好吧,那我们先不说那些让你难堪的事情了,”
      爱德华说着,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这样的微笑我太熟悉了,以往每次他像出坏主意来羞辱我的时候,都是这样对我微笑的。他接着说道:“那就让我们看看你那像娘们儿一样的小身板吧,来,把你的衬衫脱下来。”
      我稍一犹豫,菲利普就使劲扭着我的胳膊,弄得我痛苦不堪。没办法,我只能按照他们的意志脱下了衬衫。和以往羞辱我的方式一样,爱德华要我继续脱掉鞋子、袜子和裤子。
      “来看看这个。”
      他指我说道,吓得我赶快用手捂住了我被内裤掩藏着的阴茎。爱德华有点生气了,“喂,菲利普,你干吗呢?快让我们的小妞看看真正的男人是个什么样子!”
      菲利普大笑着脱掉了自己的外套和鞋子,又脱掉了裤子,他满胳膊满腿漆黑的汗毛令人生厌。这家伙长得非常魁梧,他的胳膊几乎比我的腿还粗,满身都是铁疙瘩般的腱子肉。我的新婚妻子上下打量着这个浑身肌肉的高大男人,惊愕地张大了嘴巴。
      “怎么样?看出一些差别了吧?”
      爱德华对我妻子说道,又回头对他弟弟和我叫着,“菲利普,脱掉你的背心。还有你,我的小兄弟,也脱掉背心。”
      看着那兄弟俩恶毒的表情,我实在非常生气,就摇手说不想脱。但话音还没落下,菲利普就扑过来一把拉着我的背心向上一翻,将背心缠在我的脖子上,然后使劲拧着,弄得我几乎窒息。我只得哀求他放手,然后乖乖地脱掉了背心。
      菲利普的胸脯上盖满了汗毛,他在为足球队和其他体育相关工作的时候整天进行锻炼,身上的肌肉非常发达。相反,我的身材矮小,体质也比较虚弱,胸口也没有代表男性特征的胸毛。我妻子艾比看着两个站在她面前几乎全裸的男人,表情很不自然,但我能看得出来,她显然很惊奇菲利普的雄壮,也有些不满我的羸弱,我知道这样的比较对我毫无益处。
      这时,我看到爱德华已经把他的手从我妻子的腋下伸过去,在她的腰部摸索着。我想,她也一定感觉到了他的抚摸,并知道爱德华在抚摸的时候故意把她的衣服向下拽,使她的乳房暴露在他的视线里。爱德华从我妻子的乳房抬起目光的时候,正好看到我正看着他的丑行,他不但不收敛,还故意气我地眨了眨眼睛。
      噢,我真是恨死他了!
      那家伙的手上下不停地隔着衣服在艾比的前胸和腹部抚摩着,像挑衅一样瞪大眼睛看着我。“现在,让她看看你们最大的区别吧,菲利普!”
      爱德华咬着牙邪恶地说道,指挥着菲利普脱掉了他的内裤。
      “别!别在我妻子面前这样!别!……”
      我借助最后一点自尊抗议道,“我绝不和你比较……”
      可我的话还没说完,菲利普已经走过来扒下了我的内裤。他做这样的事情非常纯熟,因为他和他哥哥、还有他那些狐朋狗友在上高中的时候经常对我干这样的事情。跟那时一样,爱德华和菲利普看到我窘迫的样子,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看到我窘迫的样子和我那两个兄弟哈哈大笑的声音,我的新婚妻子似乎也受到了感染,她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这让我非常痛心。如果说别人的羞辱我还能忍受的话,那我妻子的微笑却让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辛酸而耻辱的泪水立刻夺眶而出。
      我妻子看出了我的痛苦,她开始说一些安慰我的话,希望帮助我减轻心里的痛苦。但就在这个时候,菲利普抓住我的手腕,强行把我捂住阴茎的手拉到我的后背控制住,然后用食指弹弄着我柔软的小阴茎,和爱德华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快看看这根小鸡鸡吧,简直令人难以置信!这难道真的是一个男子汉的鸡巴吗?”
      菲利普说着,笑得几乎喘不上来气。说着,他又抓住了自己的鸡巴。那鸡巴还没有硬起来,但我知道它坚硬起来有多么粗大,光他的龟头就比我整根鸡巴都要大很多。
      随着他的套动,菲利普的鸡巴越来越硬,终于完全勃起,我趁机想利用他的疏忽摆脱他的束缚,但他一使劲,把我压得跪在了地板上。
      “看看我这个!”
      菲利普在爱德华的大笑声中说道,“我的小兄弟非常喜欢我的大鸡巴,你看他都跪下来膜拜它了。”
      “我敢打赌,你还从来没看见过你小老公吃鸡巴呢吧?”
      爱德华笑着对我妻子说道。
      “来吧,开始吧,我的小兄弟。”
      菲利普说着,放开原本控制我双手的手,抓着我的头发把我的脸往他的大鸡巴上按。我赶紧用手撑在他粗壮的大腿上,挣扎想把脸从他的鸡巴前挪开。但菲利普的大手非常有力,让我根本无法摆脱。
      “你在干什么啊?”
      我妻子叫道,让处于痛苦挣扎的我重新注意到她。我忍着头发被拉掉的疼痛强扭过头一看,只见爱德华已经将我妻子的上衣扣子解开,把衣服拉下来缠住她的手臂拉到她身后,并解开了她的乳罩。她现在只顾在爱德华的魔掌下挣扎,根本没有注意到菲利普在对我做着什么。
      “你必须好好看看,亲爱的。”
      爱德华对我妻子说道,“你大概都不会相信你老公是怎样一个怪物。”
      “他不是,他爱我,而且我们……”
      艾比挣扎着说道。
      菲利普看到我妻子还没有屈服于他们的淫威,心里很生气,低下头恶狠狠地对我说道:“你他妈快点吸吮我的鸡巴,要不然我就拽掉你的耳朵,再把你那两个可怜的小睾丸揪下来。你听明白了吗?”
      “肏你妈!”
      我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转过脸去不看他恶毒的表情。
      菲利普非常生气,他像以前一样两只手分别抓住我一个耳朵,使劲朝两边撕扯着,疼得我几乎窒息了。“张开嘴巴!”
      他厉声说着,手上继续使劲,弄得我已经从疼痛变成麻木了,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嘴巴,让他粗大、坚硬的腥臭肉棒插进了我的嘴里。他的手重新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一拉一推,让他的肉棒在我口腔里来回抽动着。
      “喔,非常不错。虽然你的鸡巴不大,但你的口交技术还不错。”
      菲利普呻吟着,鸡巴朝我喉咙里插进去。由于以前无数次受到过他们哥俩儿这样的羞辱,所以并不觉得无法接受,只是当着我妻子的面被别的男人这样羞辱,我从心理上感觉非常窘迫。我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下我妻子,发现她的外套和乳罩都已经被爱德华脱下来了。
      我真希望我妻子能够抗拒住爱德华的侵犯,能够保护住她娇嫩的乳房不被他的大手搓揉。我更希望她能够逃离爱德华的魔掌,也不要把注意力集中正在遭受耻辱的我的身上。
      *****    ****    ****    *****
      “嘿,我可以理解你为什么不愿意怀上这个同性恋小老公的孩子。”
      爱德华一边说着一边玩弄着我妻子坚硬起来的小乳头,前所未有的强烈刺激弄得我妻子娇喘不已。“你知道吗?还有更好的办法使你不会怀孕,比使用那些讨厌的避孕套好多了。”
      “我,我……啊……知道……啊啊,知道,用……用,……啊,是吃避孕药,……啊……我的医生跟我说过,……啊,但……啊,但我不能……”
      艾比忍受着爱德华的刺激,一边喘息着一边回答道。
      “好吧,没关系的,反正你也没吃药。”
      爱德华打断了艾比的话,眼睛里闪烁着邪恶和诡异,“也许你不是很喜欢我说的办法,有些女人是喜欢的,但她们不会告诉别人,你知道吗?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你愿意试试吗?”
      “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她结结巴巴地说道。
      “呵呵,你比其他女人幸运得多啊,不必做这样的尝试。”
      他说道。
      我也跟我妻子一样,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所说的办法一定不是我喜欢的。
      “给你这个,菲利普。”
      爱德华说着,把刚才从我妻子行李中翻出来的那盒KY润滑软膏扔给他,菲利普松开抓我头发的手去接那软膏,大半个阴茎也从我嘴里退出去了。
      菲利普仔细看着KY润滑软膏的说明,似乎在研究它的用法。我看着他邪恶的面孔,从他慢慢露出的残忍微笑中,我知道他已经明白爱德华要他做的事了。
      果然不出所料,他掐着我的脖子让我四肢匍匐在地上,他拿着那管软膏转到了我的身后。由于脖子被他铁钳一样的大手掐着,我无法转头,但我能感觉到自己股沟里一凉,知道他已经把软膏涂抹在我的肛门口了,立刻就紧张起来。
      “不!不!”
      我尖叫起来,“不要对我干那样的事情!拜托啊,求求你了!不!不!……”
      可是,我的哀求根本不起任何作用,菲利普粗硬的手指一下就捅进了我尚未润滑的肛门,疼得我浑身哆嗦起来,忍不住再次尖叫着,在痛苦、屈辱但却有些兴奋的感觉中流下泪来。自从这两个家伙到我家以后,已经对我做过许多令我非常耻辱的事情,但我觉得都没有这一次让我感觉这么尴尬。
      “你们在对他干什么啊?”
      我的新婚妻子问道。
      “呵呵,我的小甜心,这就是传说中的肛交啊。”
      菲利普无耻地对我妻子说道,“这就是像他那样的同性恋们喜欢的变态性行为。女人进行肛交也可以保证不怀孕,所以许多女孩子也都喜欢肛交呢。”
      “你在开玩笑吧?”
      我妻子说道,非常单纯的她根本没听说过这么的事。
      “我没开玩笑,真的有很多女人喜欢肛交。当然了,所有的同性恋都喜欢肛交,他们宁愿相互肏对方的臭屁眼儿也不想和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做爱。”
      菲利普一边手着,一边把粗壮的手指插进了我的肛门,然后慢慢地抽出去,再狠狠地插进来。
      我不敢声张,更不敢喊疼,只能痛苦地忍受着。菲利普抽出后,再插进来的时候变成了两根手指,我感觉自己的括约肌已经被撕裂了,钻心的疼痛从肛门扩散到全身,我听到了自己的尖叫声在酒店的房间里回荡着。
      “看到了吗,你看他多喜欢被人肏屁眼儿啊!”
      爱德华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可是,我觉得,……我觉得他很痛苦啊!”
      我妻子看到,其实我并不喜欢这样的行为。
      “来吧,让你妻子看看你多喜欢被人肏屁眼儿!”
      菲利普坏笑着说道,我真恨死他这种腔调了。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