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74校园激情生活的开始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174校园激情生活的开始

  • 该话题包含 0个回复,1 人参与,最后由大白 更新于 3周前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3465
    管理员

    校园激情生活的开始

     「现在是暂停时间,比赛还剩下最后两分钟,目前两队比分为八十三比八十七,由土木学院组成的蓝队领先四分!众所周知,蓝队拥有蝉联两届得分王的滨大篮球之王周东华,赛前被视为夺冠的大热门!但在今天的比赛中,周东华遇到强劲对手,来自工商管理学院的曲鸣!」篮球馆中回荡着解说员激动的声音。球场一侧,穿着红色球衣的高大男生无视四周的欢呼声,低头用毛巾擦着脸上的汗水。
      「值得一提的是,曲鸣是今年刚刚入校的大一新生,身高一米九三,体重八十五公斤,在场上担任得分后卫。在今天的比赛中,他已经拿下二十一分,只要在余下的比赛中再得两分,就将超过周东华,成为新一届的得分王!」一个戴黑框眼镜的瘦小男生递来一杯水,朝曲鸣点了点头。曲鸣一口喝完,把毛巾搭在头上,冰冷的眼睛望向球场上的拉拉队,然后把纸杯捏成一团,投进垃圾箱里,用耳语般的声音说:「去查查,那个红头发的妞是谁。还有……」曲鸣微微扬起下巴,指向对面看台一个长发披肩的女生。那女生坐在红队休息区旁边,长相甜美可爱,虽然隔着一个赛场,依然能看到她脸上的笑容。她丝毫没注意远处那双邪恶的眼睛,足以容纳两千人的篮球场座无虚席,她眼里却只有滨大篮球之王,周东华一个人。
      瘦小男生推了推眼镜,不作声地悄悄离开。
      「比赛继续进行!蓝队六号得球,三分线外远投。球在篮框上弹出,红队抢到篮板!红队快攻,球传到篮下,曲鸣得球——他作了一个假动作晃开对手,投篮!」球偏框而出。哨声响起,裁判朝抢到篮板的蓝队队员作了个手势,示意他刚才犯规,红队获得罚球机会。
      被判犯规的队员满脸忿然,抱着球说:「东哥!」周东华站在三秒线外,两手扶着膝盖,摇了摇头,让队友把球让给红队。这是他打过最艰苦的比赛,红队除了五名球员,还要加上裁判和边裁,七个人打他们五个人。但周东华并不担心,比赛只剩不到两分钟,只要他还在场上,这场球他绝不会输。
      周东华盯着曲鸣走上了罚球线,一下一下重重拍打着篮球。比赛打到这个时候,所有人的体力都透支了,这个大一新生却还像刚上场一样精力充沛,体能好得令人难以相信。
      第一罚未进。第二罚球在篮框上转了一圈,滑入篮网。八十四比八十七,蓝队仍保持三分的优势。
      周东华运球过了半场,在三分线外耐心地倒手控制局势,他并不急于进攻,要紧的是不给对方犯规的机会。作为滨海大学主力大前锋,无论技术还是经验,他都比对手高出许多。假如这是一场公平的比赛,蓝队现在应该领先二十分。
      进攻时间还剩两秒时,一直倒球的周东华突然开始动作,他往左侧一摆,接着一个转身,轻易晃过红队的小前锋,切入内线。
      一个庞大的红色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红队中锋巴山同样是大一新生,作为体育特长生被招入滨大。他身高两米零三,体重一百公斤。面对闯入内线的周东华,他利用自己庞大的体形先卡住位置,两手高举,然后朝周东华贴去,试图把他挤出内线。
      周东华一手扬起,挡住巴山,一手低位迅速运球,在还剩最后一秒时,忽然两手抱球,作了个外传的姿势。巴山以为他要往底线分球,立即过来挡截,甚至直接朝他手腕拍去。
      周东华手腕一转,一个漂亮的背后运球,在巴山身体失去平衡的同时,侧身进入篮下。
      几乎同一时间,周东华与抢上补防的曲鸣面对面高高跃起。曲鸣扬起手臂,试图封盖周东华的投篮。面对体力充沛的曲鸣,最好的办法是采用后仰投篮,周东华身高一米九八,比曲鸣高出五公分,后仰投篮几乎是无法阻挡。但周东华独自处于五名红队队员的包围中,没有后仰的空间。
      两人同时跃到最高点,就在曲鸣向下落去的时候,他惊讶地看到周东华在空中停滞了一下,接着抡起手臂,旋风般在他头顶把球掼入篮框。
      场外的欢呼声响成一片,连场上蓝队的队员也在叫好。刚才被判犯规的六号大声说:「扣得好!给那小子上一课!」裁判犹豫了一下,没有吹响口中的哨子。他已经作好准备,只要蓝队进球,立刻吹进攻无效——红队如果要赢,这是最后一个机会。
      但是周东华这个球进得无可挑剔,他先后过掉红队的小前和中锋,然后以霸气十足地气势在曲鸣头顶扣篮,将场上气氛推到顶点,而且整个过程没有与对手发生任何身体接触。周东华以事实证明,他才是球场的真正主宰,裁判也无能为力。
      曲鸣落在场上,他铁青着脸,盯着高高吊在篮框上的周东华。
      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从来没有人胆敢,或者能够在他头顶扣篮。但在这里,在两千名学生的眼前,周东华给了他一个无法忘记的羞辱。
      八十四比八十九,蓝队领先五分,比赛还剩下一分二十秒,胜负已经没有悬念。周东华甚至没有看曲鸣一眼,轻松地放开篮圈,跃了下来。
      落地时,周东华身体突然一倾,失去了平衡。就在全场观众未来得及停止的欢呼声中,他重重倒在地上,两手抱住脚踝,额头滚出豆大的汗珠。
      突如其来的变故压倒了欢呼声,全场陷入沉寂,蓝队队员们围拢过来,紧张地扶住周东华。曲鸣收回脚,面无表情地跑到一边,巴山捡起球,若无其事地两手来回丢着,把他挡在身后。
      周东华落地时被人故意用脚垫了一下。这是球场上绝对禁止的危险动作,极容易造成球员骨折。但这种犯规非常隐蔽,很难找到犯规者,即使找到也难以判定是有意还是无意。
      蓝队队员都没有看清是谁做的手脚,只有周东华心知肚明。但此时他更关心自己的脚踝,周东华明年就将毕业,目前已经有三支都市大联盟球队对他表示出兴趣,但不会有哪支球队会选择一个受伤的球员,即使他再出色。
      至于场边的观众,还以为是周东华自己不小心扭伤了脚,一个个伸长脖子,窃窃私语。那个甜美的女生站起来,两手握在胸前,惊慌地看着周东华。周东华痛苦像由她承受一样,在她美丽的脸庞上清楚地浮现。
      「杨芸,文学院二年级生,周东华的女朋友。」曲鸣把水量开到最大,两手扶着墙壁,低头弓起背脊。水花从他结实的背部上溅开,条块分明的肌肉块块隆起,丝毫没有疲累的迹象。
      瘦小男生擦去眼镜上的雾气,笑着说:「老大,你这次可出尽了风头,最后一分钟连得六分,不但拿了冠军,还压倒了周东华,当上了得分王。往后滨大就是你的天下了。」曲鸣低着头露出一丝笑意。
      「蔡鸡,那个红头发的妞你安排一下。」他攥起拳,看着臂上鼓起的肌肉,呼了口气,「这药太厉害了。」「……一举夺得冠军!并且产生了新一届的得分王——曲鸣!他同时还获得了由评委和同学们共同投票选出MVP!」解说员声嘶力竭地说着。
      观众们仍旧未散去,他们叫着曲鸣的名字,为目睹了一个新时代的诞生而兴奋。换了新球衣的曲鸣带着温和的笑容走上领奖台,不断举起双臂,朝观众们招手致意。
      代表最有价值球员的奖杯,以及代表得分王的水晶球同时握在曲鸣手中,在他手指上,还有一枚闪亮的冠军戒指。
      这场比赛,他不但创造了滨大篮球新的历史,而且夺走了本该属于周东华的冠军、得分王和MVP。
      故事从这里开始。

      苏毓琳不知有人正花园里等她,如果知道,她决不会再靠近那座花园一步。
      她是滨大公认的美女,也是绯闻最多的一个。也许是因为她外表过于妖冶,容易被人误解为轻浮,自从她入校以后,各种围绕她的流言就没有消失过。
      流言煞有其事地说她在校外作陪酒女郎,或者是跟某个校园富家子弟走到一起,甚至说她堕过好几次胎。几乎滨大每一件丑闻,都会有意无意地拉上这个校园美女,增添上让人想入非非的暧昧色彩。
      作为流言的主角,苏毓琳的冷漠就像是一个脆弱的壳,也激起了一些人的同情,为她辩护。但不管怎么说,名声受损的她几乎没有一个朋友。她刻意与人保持着距离,不让人窥视她的内心。
      花园异乎寻常的黑暗与寂静没有引起她的注意,苏毓琳踏进走廊,身后的葡萄藤传来一声微响,她刚要扭头,一只大手便从后面掩住了她的嘴巴,接着一个厚厚的布套罩在她头上。
      出于一个无法言说的理由,曲鸣选择了苏毓琳作为第一个目标。而且,这个女生有种说不清的气质。让他很好奇。
      这天苏毓琳穿着束腰的圆领上衣,下面是一条休闲裙,衣裙都是黑色的。这种颜色并不受女生喜爱,但这种充满神秘的色彩更强化了她气质,使她看起来像是夜间翩然出现的精灵。
      苏毓琳身材高挑,但她一米七一的身高在巴山庞大的身影下,就像一只纤柔的蝴蝶。她怔了一下,才挣扎起来,口鼻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巴山堪称巨人的体魄让人毫不怀疑他能打死一头老虎,何况是一个女生。他摀住苏毓琳的嘴巴,轻易把她提离地面。苏毓琳两手攀住他的手臂,不由一阵战栗,那手臂粗大得恐怖,肌肉像铁的一样,强壮得令她绝望。
      苏毓琳被人抬了起来,扔在走廊中间的圆桌上。那只手离开嘴巴,她刚要喊叫,一个冰凉的物体贴在她光洁的脖颈上。苏毓琳打了个寒噤,身体僵住。很明显,那是一把锋利的刀。
      苏毓琳没有挣扎,也没有试图掀开头罩。受惊之后,她小声咳嗽起来,似乎要把恐惧和惊慌都咳走。
      她稳住情绪,首先说:「我的钱都在包里。」一个颇有几分好听的男声轻佻地说:「大美女,我们不要钱。」「你听好,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想做什么。我只请你放过我。这件事情我会当作没有发生过。」苏毓琳的冷静并没有带来预期的效果,她躺在桌上,身体美好的曲线一览无余,让这些大一新生感觉无比刺激。巴山抓住她的衣领一扯,颈下钮扣崩开,衣领翻开,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
      头套反过来戴在苏毓琳头上,无法看到她的表情。她抓紧衣襟,细白的手指微微颤抖,显然没有外表那么镇静。
      曲鸣挡住急着把她衣服全扒掉的巴山,拿起刀。刀锋划开头罩,露出鲜美动人的嘴唇。曲鸣把刀尖插进苏毓琳红润的唇瓣里,分开她的牙齿,压在她柔软的舌头上。
      曲鸣慢条斯理地说:「感觉到了吗?这不是美工刀,我们也不是和你开玩笑的。」苏毓琳轻轻点了点头,她清楚地尝到了刀尖上的金属味道。这是一把货真价实的刀,非常锋利。
      「从现在到明天早晨,这里都不会有人,你该祈祷这把刀不会用在你身上。
      如果你敢喊叫或者逃跑,我敢肯定在任何人到来之前,它就会切断你的喉咙。明白了吗?」苏毓琳点了点头。
      曲鸣收起刀,满意地拍了拍她的脸,「大美女,把裙子脱下来吧。」苏毓琳的衣裙与黑暗融为了一体,只露出一双白净的手。那双手犹豫了一会儿,慢慢伸到腰间,解开腰际的暗扣,松开拉链。
      苏毓琳的理智使曲鸣省了许多事,他轻松地说:「我打赌,大美女的内裤是白色的。」蔡鸡立即说:「黑的!」「大屌你呢?」「红的。」「大美女,揭开谜底吧。」苏毓琳解开裙子,曲鸣吹了声口哨,「蔡鸡赢了。」黑色的长裙慢慢地滑下,一双白美的玉腿在黑暗中渐次浮现,她双腿修长挺直,腿部曲线极美。蔡鸡和巴山阳具硬梆梆顶住裤子,曲鸣却不慌不忙。
      根据劫持者的命令,头戴黑罩的美女坐在圆桌上,赤裸的白腿张开,穿着高跟凉鞋的美足分别踩住桌下的石凳,摆出羞人的姿势。她眼睛被遮住,眼前一点光线,彷佛陷入一个突如其来的噩梦中,周身冰冷。
      忽然白光一闪,苏毓琳下意识地挡住眼睛,接着才意识到有人在给她拍照。
      她抱住身体,压低声音说:「不要拍照,这件事我不会对任何人说。你们做完想做的,就快些离开,我们往后永远不会见面。」她顿了顿,又加上一句,「就算遇见我也不会认出你们的。」一般女生遇到了强奸,早吓得哭哭啼啼,像她一样讲条件的万中无一。假如换作别人,也许会同意,但曲鸣要的不是强奸那么简单。何况他们并没有掩饰身份,从菜鸡和大屌的外号很容易查出他们是谁。
      「美女,该脱上衣了。」「听我说……」苏毓琳话音未落,一只皮球重重砸在她腹下,把她打得倒在桌上。
      曲鸣接住弹回来的篮球,在指上转着说:「不要跟我们讲条件。」镜头中苏毓琳的衣服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乳罩和内裤。她坐在冰凉的石桌上,赤裸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就像雕塑一样静美,但随着夜晚的寒意袭来,她禁不住微微发抖。
      曲鸣把球扔进网兜,「蔡鸡,内裤是你的。大屌,苏美女的乳罩是你的。不用她动手,你们去拿吧。」巴山拽住苏毓琳的乳罩,一把扯落。苏毓琳两只高耸的乳房弹了出来,在胸口跳个不停。巴山张开手,将她一只乳房紧紧握住。苏毓琳惊恐地感受他手掌的尺寸,她乳罩是E罩杯,很少有人能一把握住,除非他能一只手抓住篮球。
      蔡鸡把苏毓琳的两腿并起来,扒掉她的内裤,在鼻子前闻了闻,然后塞进口袋。苏毓琳只剩下头罩和脚下的鞋子,洁白的胴体一丝不挂地展现在三个新生面前。
      苏毓琳张开腿坐在桌上,以同样的姿势拍了照片,蔡鸡举着相机说:「这张绝对够酷。滨大美女在校园里拍裸照。三点全露!」巴山却说:「老大,太黑了,看不清啊。」罩在灯上的衣服被拿开了,柔和的光线洒落出来。透过架上的葡萄藤,在女体上留下斑驳的光影。透过头罩,依稀能看到模糊的影子。其中一个像山一样高大,让人过目难忘。
      那些人把她拉起来,朝光源走去。苏毓琳能猜出那是花园的草坪灯。苏毓琳从未见过这么大胆的学生,她并不想冒险,学校生理课上曾经讲过,为反抗强奸而受到伤害是不值得的。她在心里说,假如你们太过分,我会报警的。但她没有把握什么是过分。
      草坪灯设计成了蘑菇的形状,通体散发出朦胧的白光。随着苏毓琳走近,那具赤裸的胴体越来越清晰。她乳房高耸,腰身纤细,臀部圆润丰满,双腿修长挺直,身材就像漫画中的美女一样出色。被灯光一映,她漂亮的身体散发出媚艳的光泽。
      「坐下。」恐惧和羞耻使苏毓琳无法再保持冷漠,她吸了口气说:「如果你们要强奸,我不会反抗的。但不要再羞辱我。」冰凉的刀锋压在她颈侧,「坐下。」带着头罩的美女站在灯上,两腿内侧被灯光照得雪白,大腿尽头性器的痕迹清晰可辨。在刀锋的逼迫之下,苏毓琳颤抖着缓缓坐下,直到下体碰到光滑的灯罩。
      蔡鸡并不是初哥,但眼前的情景仍让他拿着相机看呆了眼。苏毓琳分开腿,像骑马一样跪坐在草坪灯上,下体贴住半圆形的灯罩,被灯光映得清晰无比。
      她阴部微微隆起,柔软的阴唇向两边张开,股间被照得雪洞一样,里面却是娇嫩的红色,发白的灯光映衬下,每一条细小的纹路都纤毫毕露。
      曲鸣用刀顶着苏毓琳的颈子,「把它分开,让我们看看苏毓琳大美女出色的生殖器。」苏毓琳怔住了,这场遭遇并不是巧合,他们知道自己的名字,专门在这里等她出现。
      「没听到老大的话!快一点儿!」巴山抓住苏毓琳的手臂,把她的手放在下体。
      苏毓琳痛得闭上眼睛,手臂彷佛被那只巨手拧断。她打消了反抗的念头,骑在灯上,以最耻辱的姿势分开阴部,让人拍成照片。
      蔡鸡热血沸腾,「大美女,阴部往前挺,给你拍张特写!」快门轻响一声,苏毓琳大张的阴部被定格在液晶屏上,画面迅速转换为一串数字,保存在存储卡中。几个星期之后,这张照片被公布在滨大的网络上,引发了无数猜测。
      苏毓琳娇嫩的秘处在灯罩上显出迷人的红色,头罩切开的缝隙里,能看到她红唇咬紧,正强忍着难以承受的羞辱。
      曲鸣抓住苏毓琳挺翘的乳房,笑着说:「这妞不光长得好,身上也有料,乳房真够挺的……」说着一把扯掉了她的头罩。
      苏毓琳惊叫一声,连忙掩住面孔。曲鸣甩开她的手,托起她下巴,「蔡鸡,再拍几张。」「不要拍!」照片上出不出现脸部是不同的,头罩被揭开的一刹那,比肉体的裸露更令苏毓琳无法接受。
      曲鸣和她想一样,「遮住脸谁知道是哪个?睁开眼!」苏毓琳终于看清了面前的男生,也看到了他们手边的篮球,「你们是篮球社的?」曲鸣用刀身拍拍她的脸颊,「没错。认识一下,大美女,我叫曲鸣。」露出脸部的美女,肉体也一下子变得鲜活了起来。苏毓琳那双丹凤眼黑白分明,上挑的眼梢天然流露出一股媚态,饱满的红唇流露出不属于学生的风情,显得有几分说不清的妖艳。她一一看过巴山和蔡继永,然后勉强笑了一下,「你们把照片给我,我发誓,不会对别人说这件事。」曲鸣蹲在她的身后,把她一缕发丝绕在指上绞着,看着她那张天生的情妇面孔,微笑说:「如果我不给呢?」苏毓琳笑容僵在脸上,眼前的男生很年轻,高大的身体发育良好,有着充满力量的男性之美,只是他的眼神却闪动着邪恶的野性光芒。
      直觉告诉苏毓琳,这是一个危险的,充满侵略性和破坏欲的雄性。她嘴唇微微发颤,「不要这样……」曲鸣挥手给了她一个耳光,彻底打碎了她的冷静。苏毓琳小声哭泣起来。
      相机不住响起,曲鸣抓捏着苏毓琳光滑的肉体,逼她摆出各种耻辱的姿势,让蔡鸡一一拍摄下来,每一张都清楚照下了她的脸庞。
      「最后一张。」苏毓琳被迫趴在草坪上,翘起臀部,用大腿根部夹住半圆形的草坪灯,露出被灯光照得白亮的美臀,把阴部暴露在镜头下。曲鸣以征服者的姿态一手插进她的下体,一手抓住她的长发,强迫她扭头看着相机。
      「太精彩了!老大!」快门声「卡」的响起,留下了滨大知名美女像狗一样趴在草坪上,被人从后面玩弄阴部的画面。苏敏琳哭泣着低下头,她知道那张照片一定会很「精彩」。
      她无数次路过这个花园,却从没注意过这盏普普通通的草坪灯,更不会想到会跟这盏灯有如此亲密的接触。
      曲鸣插进她的阴道捅了捅,不满地骂了一声,「滨大的处女比不要钱的鸡还少。苏美女,你的处是谁破的?」苏毓琳咬着唇说:「不记得了。」「那么……你会记住今天我是怎么干你的。」曲鸣掏出阳具,顶住苏毓琳的蜜穴用力捅入。那只雪白圆润的屁股在玻璃灯罩上被压扁,略微干涩的阴唇痛楚地分开。苏毓琳的阴道柔软而有质感,柔腻的软肉在肉棒上磨擦,那种温热而富有弹性的真实触感,是言语所无法比拟的。
      苏毓琳没有作任何反抗,她闭着哭红的眼睛,默默承受着曲鸣粗暴的奸淫。
      随着肉棒的进出,她阴部渐渐湿润,闪亮的液体从阴部流下,滴在发光的磨砂玻璃灯罩上。
      忽然走廊里传来一阵悦耳的铃声,蔡鸡连忙跳过去,关掉苏毓琳的手机。
      等曲鸣干完,巴山接着在草坪上奸淫了苏毓琳。他庞大的体型就像是肉山一样,压得苏毓琳喘不过气来。最后是蔡鸡,三个人轮番在草坪上奸淫了苏毓琳,能拍摄出空中一根发丝的高清晰相机,纪录下过程的每一个细节。
      轮奸结束后,蔡鸡拿丝巾在胯下擦着说:「美女,配合一点,我们老大不会公布这些照片。」苏毓琳瘫倒在草坪上,白净的大腿间被流出的精液淌得一塌糊涂。
      「红狼篮球社,你知道的,我们老大每天都在那练球。有兴趣来玩玩了。」苏毓琳没有作声。
      蔡鸡继续说着:「你来一次,我们就还你一张照片。这个交易怎么样?有兴趣吗?如果你敢报警,这些照片都会出现在大美女你名字的后面……」蔡鸡把湿漉漉的丝巾扔在苏毓琳脸上。三个人拿起上衣,像刚打赢一场球一样,嘻笑着轻松地走远。
      从这里看去,远处是群山一样看不到尽头的都市,一层肉欲般暗红色的光幕笼罩在都市的夜空上。在这梦一样的都市修罗场里,每个人都急切地追逐着自己的欲望。没有人会在意这里正在发生的一场小小的强奸案。
      不知过了多久,苏毓琳终于伸出手臂,她慢慢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用平静的语气说:「温姐,我是小琳……」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