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76叁位学长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176叁位学长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2423
    管理员

    叁位学长

      斌回到力行宿舍,拿了衣服,冲洗一身臭汗。莲蓬头下的斌,并不为刚刚的班际杯排球赛输给了四乙的学长而难过,脑海挥之不去的是,阿东学长强而有力的杀球,和他那上帝亲手打造的身躯……
      十五比十四,球还在对方的手上,阿国学长的开球……顺利救起,室友杀回,啊……被救了,小心……
      前排的斌,聚精会神的注意着球的位置,当阿东跳起,球就朝斌的方向杀过来时,斌的脑袋一片空白,赛前的练习全放在脑後,眼中只有阿东学长的身影,高高跳起,他背後刺眼的水银灯,让阿东看起来像是上帝一般……
      阿东挺腰准备杀下这致胜的一球……
      斌的脑海里只有阿东学长红色短裤下,那若隐若现的形状……
      斌总是喜欢利用新生的身分,到阿东学长的寝室问这个问那个,尤其是阿东洗完澡时。阿东在寝室里喜欢穿着鲜艳色彩的小内裤,而那裤内的令人羡慕的阳具,也几乎把头伸出裤外。
      斌总是强忍着焚身的欲火,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学长们 聊,而眼角瞄的,正是那阿东学长子弹小内裤下的巨棒……
      多少寂寥的夜,斌在床上辗转难眠,幻想就在不远的阿东学长,挺着巨大的阳具,肆意的强暴着他,一手捂住他的嘴,一寸一寸的深入他的身体,就在 7个室友都熟睡的 305寝室里……
      冷水冲不去斌满腔的欲火,在力行的洗澡间里,斌的右手不停的套弄自己那火红胀大的龟头,全身的火,似乎把冷水都蒸发了,烟雾中,斌的欲望一步步的上扬着,像是火山要爆发的前夕……
      洗澡间的门被打开,开门的是阿东学长……
      冷水冲不去斌满腔的欲火,在力行的洗澡间里,斌的右手不停的套弄自己那火红胀大的龟头,全身的火,似乎把冷水都蒸发了,烟雾中,斌的欲望一步步的上扬着,像是火山要爆发的前夕……
      洗澡间的门被打开,开门的是阿东学长……
      斌今天也不知道是怎麽了,居然在进来浴室时却忘了锁上门,而给了呆在门口的阿东,和欲火正狂的自己,这样的一个尴尬场面……
      斌就在快达高潮的前一时,被突然打开的门吓了一跳,看到呆在门前的阿东学长,更是大吃一惊。
      此时紧张万分的斌,似乎听不到水声,心脏彷佛都要停止,而唯一没有停止的,是他右手无意识的继续搓动……
      就这样过了似乎有一世纪的长。
      斌的意识开始恢复,发现自己手居然持续的动作时,也发现了阿东学长的眼,居然盯着人家的那里看的出神,而阿东学长的裤档……
      居然微微的开始有了变化,居然在短裤的一边,露出了斌一直想看的东西……阿东居然对斌起了反应……
      斌狠了下心,在过了一世纪长的时间以後,他跪了下来,跪在门内,跪在阿东学长的跟前,跪在阿东学长那裸露在小黑短裤外的红火热龟之前。斌用舌头舔着,舔着那露出裤口的龟头,感受着男人原始的活力。斌用力把学长的裤子拉下,坚巨的阳物直挺挺的在斌眼前蹦出,而斌更贪婪的舔着吸着,像是小娃儿碰上了心爱的棒棒糖。
      阿东的阴茎呈现优美的曲线,似乎比斌的来的又大了些,而阴囊也收缩成美丽的球体,将体外的两颗睾丸保护的无微不至。斌的手仍在自己的阳具上来来回回的搓弄,虽然阿东学长的阴茎过於深入斌的喉咙,让斌有流泪想吐的感觉,但斌还是忍住,忍住这个斌第一天新生训练时就开始暗恋的男人所带给斌的痛感和快感。
      斌或是舔着学长的龟头,或是沿着阴茎的线条舔至睾丸,享受舌尖接触阳具的快感;或是放进学长的阴茎到嘴里,在齿间摩擦,或是整根的吃下,忍受着整支巨大阳具挺进到喉咙内的痛苦……
      斌的双手更快的在自己的阴茎上套弄着,嘴里发出无法忍住的低沉呻吟,而当斌的嘴发觉学长的阳具突然的更为坚挺,斌自己也近乎射精。
      斌跪在浴室的地上,高昂的射出浓热的精液,喷的自己的胸膛到处都是,射得很多,很高,有的甚至到了嘴边,斌知道,今天从幻想口交阿东学长的阳具里得到了相当的满足,而自己,将永无法忘却阿东学长。斌将精液擦在身上,像是抹上乳液一般,像是和阿东学长在一起一般,清洗後,斌准备回到寝室,不料……
      远远的看到阿东学长从他的寝室出来, 是要去洗澡吧?!身上只穿着一件火红小内裤的阿东,深深的吸引住斌的目光。黝黑的皮肤,宽阔的肩膀,强壮但不恶心的肌肉,鲜红色的内裤在日光灯下显得格外的耀眼迷人,其内包裹着看似半软半硬的男人器官,粗大的感觉,令斌心跳加速。
      阿东举手向斌打了下招呼。
      就在两人距离约叁步时,斌手中的脸盆不注意的掉落地上,同时斌与阿东都吓了一跳。当阿东以单手横着替斌捡起脸盆时,斌刚好以右手纵着提起脸盆,而就在这恰巧的时间里,斌的手背似乎碰触到阿东学长那重点部位……
      两人尴尬的笑了一笑。 聊两句。
      斌回到寝室,马上拿了水晶肥皂,到浴室外的洗衣台前,手准备开始洗衣服,耳朵窃听着浴室里的声响,脑袋里尽是脱下内裤,也许正在抹沐浴乳的学长男体,抹着厚实的胸膛,抹着强壮的手臂,抹着暗处的下阴,抹着勃起的阳具,抹着抹着,斌又再次的兴奋起来。
      洗衣动作已停。
      斌走到阿东学长那间浴室门前,低低的弯下腰,看着阿东学长那长着性感腿毛的小腿,从地板的影子,看着学长清洗身上的每一个部位。洗澡中的阿东,勃起的阴茎在地板上的影子显得格外的明显,粗长硕壮的影子,阿东学长居然用单手前後搓动着。不知道这是清洗的动作,亦或自慰的纾解?
      从门底得不到的答案,从门缝却一目了然。阿东学长挺着腰,左手抚弄着跨下的阴囊内的睾丸,右手快速的在硕大硬挺的阴茎上来来回回,任莲蓬头的水打在胸膛上,斌呆住了。多少日子斌梦寐以求的画面,此时正活生生在门的另一边火辣辣的上演,斌再也忍不住,掏出早已高挺勃起的老二,在门的这一边,随着阿东的节奏,手淫。
      就在斌浑然忘我的时候……
      多少日子斌梦寐以求的画面,此时正活生生在门的另一边火辣辣的上演,斌再也忍不住,掏出早已高挺勃起的老二,在门的这一边,随着阿东的节奏,手淫。
      就在斌浑然忘我的时候……
      阿东火头正热, 突然第六感告诉他,有人在偷看…… 眼光往门缝一瞄,学弟文斌正举着热力红棒,忘情的打着,这…… 这……
      其实阿东早在新生训练之时就注意到这个学弟。匀称的身材,浓眉大眼的,皮肤虽较阿东白,不过仍是属於健康的那一种。常常在球场上看到文斌,也不打球,好像似总是在注意阿东,看着他却又会目光转移,但有文斌出现的场次,阿东却又打得特别的卖力。
      阿东套弄龟头的右手慢了下来,左手顶着墙壁,一用力将自己的身体挺向另一个方向,嘴里轻呼一声 “ 进来啊!!”,顺手将门微微的打开……
      大胆至极!!斌在九霄云端漫游,突然听到门里传来声音,也听不太清楚,但是却清楚的看到学长所在的那间浴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小缝!!!!斌大吃一惊,却又忍不住的往门缝移去,只见阿东学长拨弄着阳具,睁着眼看着自己的下体,嘴微张,又是一句 “进来!!” 。
      不由自主的斌,就一步走了进去,阿东学长锁了门,两人面对无语。 过了好一会…… 阿东向斌靠了过去,伸手一把就握住斌充血的老二,上下用力的摩擦着……
      一会儿捏着斌的子孙袋,一会儿揉着斌的红热龟头, 一会儿捉住阴茎,快速的搓动……
      斌一口气也不敢大吐,感受着第一次除自己之外的手,肆意的在自己的下体游走。斌生理的反应渐烈,脑中尽是眼前这暗恋多时学长的不同身影,热力自下体传遍全身。斌口中一声学长才叫了一半,热呼的精液已喷得阿东学长满手都是。
      阿东将斌所喷出的精液涂抹在自己傲人的阳具上,快速的由头至尾的来回,经过润滑的阳具,更是高昂挺立,反射着灯光,更显得分外火红,让斌又看呆了。
      斌跪了下来,跪在尊敬的学长面前,跪在暗恋的男子面前,跪在梦寐的阳具面前。阿东学长边搓动着阳具,边向斌的嘴唇靠近,斌伸舌舔了红热大龟,竟感到超越自己自慰的快感,头一向前,才含住阿东学长的整个龟头,阿东双手捉着斌的头发,向前一挺,超过15 公分的大 进了斌的嘴超过 10公分。阿东学长一下比一下更用力的顶着,整支火热的阳具就这样深入斌的喉咙,斌虽想吐,却不敢说出,深怕破坏了这长久以来的梦。
      阿东学长喝的一声,在顶到最深的同时,大量的精液顺势喷进斌的喉咙,斌就这样吞下,热热的感觉流下食道。阿东学长抽出阳具,甩了几下,将点点龟头上的精液在斌的脸上。斌用手指拨弄了些阿东学长留在他脸上的精液, 放入嘴里满足的吸吮,像极了 A 片里的爽的半死的女主角,最後的 ENDING。
      阿东与斌两人快速的清洗了自己,穿着湿透的衣服,斌先回到寝室,脑海里还是刚刚两人动作的剪影;而阿东走过斌的寝室,也没向里望一下,就自己回到寝室,心里胡乱的想着……
      过了几天……两人几成陌路。
      周一上午第二节, 开始闷热的天气,斌从怀恩 105 偷溜出来,往男厕的方向走去,远远就看到阿东学长在停车场旁,似若无人的抽着菸。
      (作者插播:本校校内全面禁菸…… 哇勒呵呵呵呵…… )斌继续的走进厕所,小便池前的他,想着阿东学长那天浴室里威猛的表现,近日的无言,粗旷的抽菸神韵…… 还有那……
      幻想中的奸淫……
      斌继续的走进厕所,小便池前的他,想着阿东学长那天浴室里威猛的表现,近日的无言,粗旷的抽菸神韵…… 还有那……
      幻想中的奸淫……
      等着阿东学长进来的斌,幻想中逐渐的勃起,而斌奋力的将欲望压下,因为勃起的阴茎是无法 出尿液的。
      就在此时,阿国学长走进厕所……
      由於斌站的是第叁格,(总共只有四个位置)第一格小便池又是积水的,很自然的阿国学长就站在斌的旁边,两人也很自然的微笑打了下招呼,不过很不自然的是,斌发现阿国学长的目光居然停在自己约略硬起的老二上。
      当国壮发觉自己的目光被学弟文斌发现时,嘴里半开玩笑的说:「呵呵…… 你的不错哦!! 不过秋起来怎麽尿啊?!」斌一时哑口,不知道要如何回应,不过几秒後也半开玩笑的说:「学长……你看了我的,我也要看你的!!」阿国遮着下面快步走进了第二间厕所,嘴里还笑着说:「来啊来啊!!!!……」
      斌一时兴起,拉起拉,遂跟着阿国学长走了进去,没料到一进门,居然发现阿国学长是正面对着他的。这一发呆,阿国却向前蹲了下来,把头埋进斌的两腿之间,隔着斌的牛仔裤用脸摩擦着斌那半软半硬的宝贝……
      斌反应过来, 嘴里轻说了一声:「学长,你…… 」却也没有反抗,回头顺手把门关上,而阿国学长感觉到斌的动作,一下子拉开斌的拉,一口就含进斌那也不算小的家伙。
      斌立刻硬挺了起来,从未被人含过的老二,感受着男人嘴里的湿润与温暖,热力立即遍布着斌的全身,由阴茎根处直达头顶,再充满全身,像是武侠小说中的真气,在全身的经脉、每一条血管里流窜。
      阿国学长像是很熟练的或吸吮着,深入喉咙、或由下而上的舔着,或用舌尖在斌的龟头上挑弄着,或用唇拉含着斌挂在体外的两颗睾丸。
      斌觉得整支老二发热,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愉悦快感,一阵阵的侵袭着斌的肉体。
      斌低头看着阿国学长,满意的像是千万辛苦才得到棒棒糖吃的小娃儿,恣意的舔着吸着含着弄着自己的。斌双手放在阿国学长的头上,身子随着阿国学长的动作而摆动,双眼闭起,昂首享受这特殊的感受……
      就在斌抬头微张着眼时,这时候……
      斌低头看着阿国学长,满意的像是千万辛苦才得到棒棒糖吃的小娃儿,恣意的舔着吸着含着弄着自己的。斌双手放在阿国学长的头上,身子随着阿国学长的动作而摆动,双眼闭起,昂首享受这特殊的感受……
      就在斌抬头微张着眼时,这时候……
      斌发觉隔壁间厕所有个头正由隔间上的空间,向这偷看……
      原来是阿东学长!!!!斌的脑子里顿时转了几转,想起阿东学长近日来的不理不睬,想起自己和阿东学长与阿国学长做相同的事却扮演相反的角色,想起此时阿国学长还浑然未知……
      斌低头对着阿国学长轻声的说:「转过来。」
      当阿国转身,两手扶住马桶水箱,斌已把阿国学长的裤子拉下,上衣扎起,右手摸着阿国学长那不算硬,又有着诱人线条的臀部,左手却从阿国的前面摸着他的下体。
      斌的右手慢慢的深入,已经能感受到阿国学长那紧闭的洞穴,似乎渐渐的放松。斌在右手指上吐了点口水,缓缓的在阿国学长的菊花瓣间摩擦,中指逐渐的插入,耳里听着阿国学长的低呼,斌举得更高了,两手将阿国的屁股一抬,直接就把那火热的骄傲向前刺了下去。
      斌清楚的感觉到由龟头往阴茎底部的紧缩感觉,随着他一下的抽送,似得到比自慰或口交更大的快感,忽似快忍不住,停一下後却又开始了他第二第叁第四下的进攻。
      阿国感到一阵刺痛,但这也不是第一次了,阿国知道,这种痛感很快的会带来他无上的快感。
      斌感受着阿国学长扩约肌的时放时收,自己的老二似乎又挺立的更大,一下下的抽送,斌已然忘了偷窥的阿东学长,陶醉在这人生最大的乐事之中。斌听到自己阴囊拍打在阿国学长身上的声音,好像是节拍器一般,数着一下下的节奏,斌弯下腰抱着阿国学长,很深入的一下下的插着顶着挺着,斌逐渐的加快速度,却发现阿国学长的屁股也随着他的速度而加快摆动,配合的天衣无缝,两人都尽情的享受着巫山的翻云覆雨……
      斌忍不住了。
      斌突然拔出他的老二,侧身想射在一旁,没料到阿国学长转过身来,一口含住斌即将射击的大,斌感到一阵的温热,再把阴茎从阿国学长的嘴里略拿出,右手上去来回不到两次,乳白浓稠的精液喷在阿国的嘴上,鼻子上,额头上,甚至到了头发上……
      斌继续的搓弄着自己的,一阵阵的精液射出,斌也不知道今天怎麽会射出那麽多,射的那麽有力,像是完全的清出存货,直到最後的一滴,阿国学长伸出舌头舔清。
      斌拿出了一包面纸,自己抽出了一张,把剩下的给了阿国学长,斌擦拭着自己的下体时,又稍稍的抬头向左边看了看,而却没看到阿东学长,想是已经走了。
      在阿国学长还在清理时,斌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对着阿国学长说:「学长…… 我……去上一下厕所……」
      阿国点了下头,说:「你先走吧!」斌走了出来,却选了刚刚阿东学长在的那间,一拉开门自然不见阿东学长,便掏出已软的老二,想要尿尿。
      是因为刚射吧…… 一时也尿不出来, 眼下一转,却发现右边墙上留下刚射出的精液, 想是阿东学长的吧?!斌用手指抹了一点,放在鼻前闻了闻,又放入嘴里享受那腥腥的味儿,对於阿东学长,斌一直不能忘怀。
      下课了……
      上完厕所,出来时发觉阿国学长已经走了,斌洗了下手,也往外头走,却发觉阿东学长和阿国学长坐在车棚的机车上,一起抽着菸,看似正在聊天吧!!阿国向斌打了下手势,斌也只好过去了。刚坐,阿国学长递出根菸,上火,没说几句,却又跟阿东聊了起来明晚夜游的事。
      斌看着和自己发生过关系的两位学长,阿东学长似乎仍是不理自己,而阿国学长讲话时却有时会带自己两句。而斌,自己也迷糊了,他是喜欢阿东的吧?!阿国是喜欢他的吧?!还是两学长都只是玩玩?!斌再吸了一口菸,语带轻松的说:「我要回去上课了,先走啦!!」斌看着和自己发生过关系的两位学长,阿东学长似乎仍是不理自己,而阿国学长讲话时却有时会带自己两句。而斌,自己也迷糊了,他是喜欢阿东的吧?!阿国是喜欢他的吧?!还是两学长都只是玩玩?!斌再吸了一口菸,语带轻松的说:「我要回去上课了,先走啦!!」周日的午後,宿舍里的人似乎都回家了。
      斌一个人待在力行 305 的寝室里,念着无趣的原文课本, 查着似乎永远也查不完的英文单字,脑海里却浮现出总总的景象:「……当阿东跳起,球就朝斌的方向杀过来时,斌的脑袋一片空白,赛前的练习全放在脑後,眼中只有阿东学长的身影,高高跳起,他背後刺眼的水银灯,让阿东看起来像是上帝一般……」
      「…… 跪在阿东学长的跟前,跪在阿东学长那裸露在小黑短裤外的红火热龟之前。斌用舌头舔着,舔着那露出裤口的龟头,感受着男人原始的活力。斌用力把学长的裤子拉下,坚巨的阳物直挺挺的在斌眼前蹦出,而斌更贪婪的舔着吸着,像是小娃儿碰上了心爱的棒棒糖……」
      「…… 脱下内裤, 也许正在抹沐浴乳的学长男体,抹着厚实的胸膛,抹着强壮的手臂,抹着暗处的下阴,抹着勃起的阳具,抹着抹着……」
      此时的斌已经控制不住,将内衣拉过头顶,掏出勃起的阴茎,就在在无人的寝室里开始搓动自己的宝贝,揉着火热的龟头,顺着硬挺的老二一下下的抚摸,握着自己睾丸,双手时快时慢,时急时缓……
      「…… 阿东向斌靠了过去, 伸手一把就握住斌充血的老二,上下用力的摩擦着…… 一会儿捏着斌的子孙袋, 一会儿揉着斌的红热龟头,一会儿捉住阴茎,快速的搓动……
      斌一口气也不敢大吐,感受着第一次除自己之外的手,肆意的在自己的下体游走。斌生理的反应渐烈,脑中尽是眼前这暗恋多时学长的不同身影,热力自下体传遍全身……」「…… 喝的一声,在顶到最深的同时,大量的精液顺势喷进斌的喉咙,斌就这样吞下,热热的感觉流下食道。阿东学长抽出阳具,甩了几下,将点点龟头上的精液在斌的脸上。斌用手指拨弄了些阿东学长留在他脸上的精液, 放入嘴里满足的吸吮,像极了 A 片里的的女主角……」
      「…… 立刻硬挺了起来,从未被人含过的老二,感受着男人嘴里的湿润与温暖,热力立即遍布着斌的全身,由阴茎根处直达头顶,再充满全身,像是武侠小说中的真气,在全身的经脉、每一条血管里流窜。阿国学长像是很熟练的或吸吮着,深入喉咙、或由下而上的舔着,或用舌尖在斌的龟头上挑弄着,或用唇拉含着斌挂在体外的两颗睾丸。斌觉得整支老二发热,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愉悦快感,一阵阵的侵袭着斌的肉体……」
      「…… 感受着阿国学长扩约肌的时放时收,自己的老二似乎又挺立的更大,一下下的抽送,斌已然忘了偷窥的阿东学长,陶醉在这人生最大的乐事之中。斌听到自己阴囊拍打在阿国学长身上的声音,好像是节拍器一般,数着一下下的节奏,斌弯下腰抱着阿国学长,很深入的一下下的插着顶着挺着,斌逐渐的加快速度,却发现阿国学长的屁股也随着他的速度而加快摆动,配合的天衣无缝,两人都尽情的享受着巫山的翻云覆雨……」
      斌开始胡思乱想,想着阿东学长穿着警察的制服,拿着那治暴的大棒子,上面涂满 ky,一下下的猛力插着自己的屁眼;想着阿国学长在拥挤的公车上,老二被自己握着,射出的精液涂抹在阿国学长的屁眼上,自己用着两指插着;想着阿东学长拿着沙宣的空瓶,抹着肥皂往自己的身後过来;想着阿国学长在一面大镜子前,让自己肆意的玩弄;想着阿东学长把自己绑住,用衣夹夹住自己的乳头,把自己翻过身,硕大的在自己体内狂力的来来回回,一手还用力的打在屁股上,啪啪作响,而躺在下方的是阿国学长,正忘情的吸吮着自己挺大的老二,还不时握着阿东学长的阴囊……
      斌更快的打着手枪,右手不间断的快速来回,左手早已深入下方体内,配合着右手一下下的插着自己。
      一时胸膛上尽是斑斑热精。
      斌并没有擦拭,脑海里还是跟阿东学长以及阿国学长做爱时的总总影像,又想到自己到底喜欢谁的问题,其实昨晚阿东学长已经告诉了斌,他喜欢他,近些日子故意躲避,是因为阿东自己在思考自己到底是否喜欢文斌,他俩也谈了阿国的事,阿东要斌做考虑;而阿国在在半夜,就跑来跟斌一起睡着,半梦半醒的斌清楚听到阿国学长说将会跟着自己……
      到底自己喜欢谁?! 到底自己想要谁?! 到底自己想要什麽?!斌迷糊了。
      周日凌晨两点半。
      斌一人独自在校园里无目的的逛着,树丛里偶尔会有男女讶异的眼光看着斌孤寂的身影。寂寥的夜,冷峻的风,斌拉了紧系服,走到十字架下坐了下来,混乱的心,希望无论是哪个神给他一条指引的道路,阿东还是阿国?这是不能用丢铜板来决定的,「我要谁?? 」斌闭上眼问着自己,却又希望有个声音给他个答案。
      「那麽晚在这干嘛?」
      斌抬了抬头张开了眼,阿东健壮的身影正在他面前,这麽冷的天还是穿着条短裤。斌正要开口,阿东突然双手把斌的头压入自己双腿之间,紧紧的,斌感觉到阿国学长那话儿早已挺立其中,和自己的脸紧密相贴。
      「决定好了没?」
      阿东问。
      斌没回答。一方面不知道要怎麽回答,另一方面也没法回答,因为斌甚至无法呼吸,在阿东学长双手的压力下,斌想挣扎,却也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起了生理的变化。
      斌把双手紧紧的抱着阿东学长,也许这个动作就是答案,也许不是,但这时答案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两人的火热已经全然抵销了外在所有的寒风刺骨。
      周日凌晨叁点整。
      阿东的双脚前移,斌的身体渐渐的躺下,阿东更向前,且右手向後摸着斌的两腿之间,搓揉着斌勃起的老二,粗暴用力的。
      斌的喉咙间发出呻吟的声音,有点痛苦,但更多的舒爽。斌头一向後,就伸手拉下阿东学长的短裤,没穿内裤的阿东,宝贝一下的弹出,斌用脸调了一下那巨大家伙的位置,张口就含,舌头在阿东学长的龟头不停的挑弄,弄得阿东差点就射出,阿东更用力的握住斌的阳物,让斌张口吟声,顺势更加的挺入,保持着这姿势,止住这一触即发的趋势,让两人的欲火烧至极致。
      阿东的右手拉下斌裤裆的拉,手像蛇一般的绕过那像撑起的帐棚,往斌内裤的边缘走去,伸入,深入,中指揉着斌的菊花眼,一点点的伸入,又拔出,再插入一点,又拔出,而且整只手不安分的一直隔着内裤碰着斌的阴茎,斌更是张大了嘴,却又不敢太大声的低呼,而阿东也开始慢慢的挺腰,一下一下配合自己右手的动作一次一次的操着这学弟的嘴。
      叁点二十叁分。
      阿东突然的後退,双手解开斌的裤子,连着内裤一起拉下,退至小腿间,马上把斌双脚举起,抬高,低了低脚就猛力插了进去。
      阿东的手指毕竟没有自己宝贝来的粗,这一下让斌一下子上了天堂,随着阿东学长一下下的挺着腰,斌像是死了过去,全身的酥爽已不是嘴里的呻吟可以表达。
      斌全身放松,嘴里一声声的轻呼哥哥,阿东听着斌的呼喊,更加的猛力插了十来下,忽然在插入後停住动作,顽皮的问着斌:「怎麽样啊?」
      斌还不及回答,阿东却上下左右的摆动着腰,让自己的老二在斌的体内下上右左的摩擦,让斌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就这样在无人的大草坪旁,两个男人交媾着,彼此的身躯冒着热汗,呼呼的寒风全然不让这热力四射的两人感到一丝的寒意。
      阿东一次次忍着即将爆发的火山,或停止,或玩弄着斌的阴茎来让自己的火消减,却又猛力的直挺,让略消的火持续狂烧。
      直到这次,阿东在也忍不住,在一声「我要出来了」都还没讲完的同时,火热的精液已经射入斌的身体。
      四点十五分。
      阿东斜趴在斌的身上,右手不停的上下搓弄着斌的老二,让斌的火热继续,直到爆发。阿东更快的搓着,让斌的火力直射到光,右手射满斌的精液,阿东放入斌的口中,让他满意的舔着。
      「决定好了没?」
      阿东又问。
      斌张开沾满精液的嘴,回答……
      阿东斜趴在斌的身上,右手不停的上下搓弄着斌的老二,让斌的火热继续,直到爆发。阿东更快的搓着,让斌的火力直射到光,右手射满斌的精液,阿东放入斌的口中,让他满意的舔着。
      「决定好了没?」
      阿东又问。
      斌张开沾满精液的嘴,回答……
      「嗯…… 那阿国学长怎麽办……」
      阿东一听到阿国的名字,一时醋打翻,一大声「够了!」
      便起身离开,孤独的身影不管背後的文斌,迳自的走入夜中。在一路走过行政大楼的同时,脑中不停的思考着这个问题:叁人间难解的叁角习题,难不成要到咖啡厅坐下来谈?自己是那麽喜欢着眼前的学弟,而自己的同班同学阿国也是真心爱着他吗?要跟阿国说清楚吗?叁人一起?自己退出?要阿国死心?
      晚风吹过。
      斌满脑杂绪的走回力行,悄悄的回到了室友都睡着了的寝室,安静的爬上了床,却看到隔壁床的室友阿成,只穿着件火红的小内裤,大剌剌的躺了个大字型,也不知道在做什麽梦,还是纯生理的反应,下体硬直直的顶了个大帐棚,优美的红色曲线,加上两腿间光滑的肌肉,若隐若现的大外型,刚才尽兴野合过的斌,年轻的本钱又燃起熊熊的烈火。
      黑暗中斌大胆的爬了过去,跪在阿成双腿之间,灵活的舌头缓缓的隔着内裤舔着阿成的老二,本来就已经勃起的阴茎,在湿热的挑逗下,似乎更加的坚挺,要不是有那条松紧带,眼看就要蹦出裤外。
      也不知道是斌的舌头湿了内裤,还是阿成龟头的分泌物让内裤湿了,一块暗红色的阴影,像一张地图的,在鲜红色的小裤上,面积逐渐的迈开。
      这一块的暗红,从阿成的老二中间画出了一条直线,就顺着阴茎的形状,渐渐的在龟头处化开了一个圆,慢慢的扩大,又转向底部扩张,在阴囊处斑斑点点,终於所有的暗红连成一气,在也分不出是从上到下下到上,亦或从外到里里到外。
      斌的右手忍不住的像自己双腿间捉去,在感受到自己的勃起,一下子停止了对阿成侵犯的幻想,犯罪的意识下看了看四周,幸好大家都正在熟睡中,没被人发现。
      斌到了自己的床上,原本已经够乱的脑袋,因为生理的反应,思绪更是杂乱无比。右手隔着裤子,缓慢的抽动自己宝贝的同时,脑中出现的影像却一直变幻,阿东学长?阿国学长?德华?富城?国荣?
      城武?阿成?
      斌的右手越来越快,脑中的影像也越来越乱,明星们可看而不可及,出现的次数渐渐减少,学长们又都不知道在想什麽,叁角习题也是超级难理的,自己真的喜欢他们吗?阿成呢?这个是自己室友的学长,比自己还小叁个月呢!怎麽会在打枪的时候想到他呢?长得也不是不好看,不过自己也没留意到这个学长,虽然一直睡在他旁边,不过除了是室友外,也没什麽特别的感觉或什麽的,是刚那勃起阴茎的印象吧?还是……难道自己早在潜移默化下在暗恋阿成学长?
      斌的手停了下来,书本上对爱情的理论已经无法帮助他来解释眼前的情况,原本已经够难解的叁角习题,加入了阿成学长这一个不可能的可能考虑因素之後,会变得更复杂,还是更简单呢?
      自己虽然跟阿成学长满谈的来的,但也从没想到要跟他怎样,虽然有同学说自己跟阿成学长满要好的什麽的,但因为是室友所以当然比较熟啊,虽然阿成学长满帅的,但自己也不会幻想跟他啊!要不是今晚……
      斌一直找理由说服自己想到阿成的原因, 却一步步的发现自己似乎好像可能有点真的是喜欢这个阿成学长, 可是……
      难道真的是日久生情?真的在没感觉下爱上了阿成学长?难道自己只是想跟阿东学长或阿国学长玩玩,根本谈不上爱?难道这叁角问题难解的关键在自己的身上?自己根本不喜欢阿东和阿国学长!真的喜欢的是那还不知道会不会喜欢自己的阿成学长?但是……
      斌一夜难眠,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在操场跑了几圈让自己清醒清醒之後,又转回宿舍拿了泳裤及毛巾等,在游泳池内用了一些体力,洗洗澡准备去上十点的课。
      斌拉上洗澡间的 子,调整好水温,莲蓬头上的热水冲下,冒着袅袅的白烟, 一阵一阵…… 背後的门被拉开,斌还在想是哪个冒失鬼?回头一看,居然是:斌拉上洗澡间的 子,调整好水温,莲蓬头上的热水冲下,冒着袅袅的白烟, 一阵一阵…… 背後的门被拉开,斌还在想是哪个冒失鬼?回头一看,居然是……
      阿成学长!
      「对不起!」
      阿成笑笑的拉上了门 ,连看都没看一下斌的裸体,留下门 後错愕兴奋惊讶矛盾的斌。
      斌把水龙头关上,听着进入右手边隔壁间阿成学长的一举一动,脱衣、 开水、 水喷在男人身上的声音、抹肥皂、清洗各个部位……
      斌不自主的想像着隔壁洗澡间男子的一举一动,这原本寂静的早晨,投入混乱的石子,在斌的心中,起无数的涟漪。斌右手不由自主的向下体摸去,火热的老二早已直挺挺的立在两脚之间,斌用力的搓揉着,龟头、阴茎、睾丸,循环不止,啪啪的声音,有节奏的进行着。
      斌蹲了下来,右手还是在自己的龟头、阴茎上套弄着,左手却抹了抹肥皂,中指缓缓的插入自己的体内,痛感过去,当快感来临时,斌的左手已经插入的叁只手指,脑中的主角是在一旁洗澡,只隔一道墙的阿成学长,虽然还不知道阿成学长会不会喜欢自己,更不知道阿成学长是不是圈内同志,斌还是幻想着阿成学长,下体那支直直大大粗粗的,在自己的嘴中,在自己的体内,一下下的插着。
      斌右手用力握着自己火烫的老二,快速的来回抽动,左手猛力的插着自己,像是幻想中阿成学长的下体,与自己融合而一,斌两手一致的节奏,时快时缓,一下火山爆发,热热的精液喷出漂亮的白线,划过胸膛直至头上。
      高潮期过,处於恢复期的斌,在清洗自己时,突然觉得,似乎左手边隔壁间的冲水声里,夹杂着阵阵的一下下肉与肉的拍打声?斌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拉开自己的门,看看外面无人,悄悄的往左手那间拉上门 的洗澡间走去,利用身体的微碰,使得那门 露出一个里面人没察觉,却使斌可以对後的情形一目了然的小空隙,其实里面的人也不会知觉到斌已经静静的来到他们的背後,因为斌看到的是,阿东学长正背对着门,挺着此时一定是充血的大,努力的挺着腰,插着整个人趴在莲蓬头下,背影是叫阿国的学长……
      斌闪回原本的那间洗澡间,莲蓬头的水 在斌的脸庞,分不清脸上的水滴是从莲蓬头出的,亦或从斌的眼睛中流下的。此时的斌,心中没有了爱恨情愁,只是静静的,让不明的水流流过他的身躯。一切的人、事、物、阿东学长、阿国学长、阿成学长,都渐渐的从斌的脑中离开,一片空白。
      洗澡间中哗啦拉的水声,漫布的烟雾,像极了神话里描绘的仙人之地,四年级的阿东、阿国、阿成学长和一年级的文斌,四个精壮少年,分别离开了这短暂出现的人间仙境。
      六月一号,学长们考完了最後的学期考,六月十五的毕业典礼,会场内外人声鼎沸,斌躲在自己在外租的套房,准备着六月二十一开始的期末考试……
      寂寥的夜,男人打开CD,转出熟悉的旋律: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风雨 纵然记忆抹不去 爱与恨都还在心里 真的要断了过去 让明天好好继续 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爱情它是个难题 让人目眩神迷 忘了痛或许可以 忘了你却 太 不 容 易 你不曾真的离去 你始终在我心里 我对你仍有爱意我对自己 无 能 为 力 因为我仍有梦 依然将你放在我心中 总是容易被往事打动 总是为了你心痛 别流连岁月中我无意的柔情万种 不要问我是否再相逢 不要管我是否 言 不 由 衷 为 何 你 不 懂 只要有爱就有痛 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 人生已经太匆匆 我好害怕总是泪眼朦胧 忘了我就没有痛 将 往 事 留 在 风 中……
      X X X两年後。
      X X X十五比十四, 球在自己的手上,斌的开球…… 顺利救起,杀过来了…… 队友托起,给了斌一个暗号……
      後排的斌,聚精会神的注意着球的位置,球朝斌的方向过来时,斌叁步向前,脑袋突然浮现两年前的那一场排球赛,眼中闪过叁位学长的身影……
      挺腰准备杀下这致胜的一球……
      终於赢了这场比赛,六个汗水淋漓的大男生紧紧抱在一起,祝贺胜利的这一刹那,熟悉的男子汗味,像是回到了两年前。
      斌走到休息区,坐下才刚拿起水瓶,背後递来一条毛巾,一个俊俏的年轻脸庞,加着一句:「学长,恭喜!」
      〈 完 〉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