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193我的名字叫作晴远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193我的名字叫作晴远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1783
    管理员

    我的名字叫作晴远

      我的名字叫作晴远,17岁,就读於私立贵族中学,这是所语言重点培养学校,
    而在班上我的成绩也总是名列前茅,平时除了读书外,兴趣就是打打篮球、健身,
    当然高尔夫也是重点的学习项目,因为身为企业家二代,以后接班是很需要高尔
    夫这项交际运动的;我的身高接近180 ,虽然不是所谓的偶像级长相,但至少眉
    宇间的酷劲和男人味是我自信的,而六块飢的身材也是长期健身所保有的。

      接下来谈谈我的家人,我的母亲柔涵在我小时候就因车祸不幸过世,依稀的
    印象只记得是个她是个气质出众的美女;而父亲雷雄在母亲过世后就前往中国拓
    展事业,或许是不想留在台湾这伤心地吧!父亲是个作事一板一眼,个性冷酷且
    对於家教方面十分严厉的台商,母亲过世后他回到台湾的次数屈指可数,来也匆
    匆去也匆匆,如果他有事情就会交办管家老王处理,但在我14岁时,老王告老还
    乡,父亲为了让我和姐姐学会独立,因此交予姊姊一个帐户,负责解决我们的生
    活费用,并交代姐姐照顾我的生活起居,当然这些费用非常之多,够我们找到清
    洁工、洗衣僱佣的;而说到姐姐,她叫做雨滢,大我三岁,身高大约165 左右,
    从小就接受礼仪与音乐家教课程,是个气质出众的美女,自然修长的眼睫毛,双
    眼皮再加上清澄透亮的眼睛,乌黑的长发,小巧的嘴总是挂着甜而不腻的微笑,
    洁白的脸颊也透着一丝泛红,吹弹可破的肌肤更是完美中的完美;姊姊是属於正
    常身材,不致於到丰腴,但该有的肉也不违和的存在姐姐身上,不会让人有过瘦
    的不健康感;她的胸型颇为丰满,应该有个大C 小D ,完美的身形与天使般的脸
    孔总令路人想多看一眼,而我自然也不例外啰;每次见到姊姊总是有种说不出的
    感觉,心跳很快,想把视线多留几秒,因为现实生活中总找不到其他像姐姐这般
    气质出众,有如天使下凡的女子,此外姐姐的声音有种说不出的空灵,清甜不腻,
    每次听到姊姊的声音我也总是小鹿乱撞。而个性上,姊姊总是温柔婉约,但有点
    害羞与胆小,又富有同情心与多愁善感的个性,每次在路边看到乞丐时,总会不
    吝啬的慷慨解囊,其他慈善机构、基金会的捐款自然也不少,因此,虽然父亲给
    予我们丰厚的生活费,但总泰半被姐姐拿去捐献了,这部份总令我觉得姐姐太妇
    人之仁了。

                (一)姊姊的真情告白

      我与姐姐住在三层楼的别墅,里头可谓是五脏俱全,一楼有个气派的挑高大
    厅,和餐厅,以及一间硕大的浴室。二楼则是我的房间、书房,以及一间小型健
    身房,而三楼则是姊姊的房间和宽敞琴房。姊姊就读大学的音乐系,主修钢琴,
    因此除了上学外,大多数时间会待在琴房练习。而我偶尔在课余之外,也会在琴
    房偷偷看着有如天使下凡的姊姊,并聆听那动人的音符,总之这种完美的画面真
    的难以形容,而也姊姊时常受邀各地演出,每次演出,也每每都是全场爆满,大
    家似乎都无法将视线移开美丽高贵、气质优雅的姊姊。

      某个母亲节前夕的周五晚上,本来与老师同学是有个晚宴,但由於老师突然
    身体不适,无法到会场,因此晚宴临时取消了;由於时间还早,料想周五总是在
    家练琴的姐姐尚未用餐,因此我外带了两份姊姊喜爱,价值千元的大师主厨牛肉
    麵,准备偷偷回家给姐姐惊喜,顺便一同打打牙祭。

      回到家后,客厅一片昏暗,我巧巧的走向三楼,发现琴房是暗的,而另一头
    姐姐房门则透着微光,我窃笑了一下,想给姐姐一个惊喜,但又好奇姐姐在房间
    做些什么;於是我轻轻转动门把,发现没有锁,於是我巧巧拉开了一丝门缝,窥
    视姐姐的动向,结果里头的景象着实让我吓了一跳,我看见那气质不凡,心目中
    那清纯的姐姐,竟然全身赤裸,卷曲着身体,以跪姿呈现狗爬状,一边舔着我穿
    过待洗的内裤,一边拿着棒状物前后抽插着阴道,还一边还不时呢喃着:「小远
    干我、干死我吧………」我着实吓到了,原本形象清新的姐姐竟然表现出如此的
    淫荡的模样,此时吓着的我不小心碰撞到了房门,门打开了,而这也惊动了姐姐,
    她转过头,害怕的看向了我,吃惊颤抖的和我相望着。过了几秒,她迅速拔开棒
    状物,然后爬到了床边,倚靠墙壁蹲坐着,她遮搂着胸部,低着头不停放声大哭
    着。我悄悄爬到她身旁不知所措的看着她,心中却有种说不出的心疼……;也不
    知过了多久,终於鼓起勇气轻拍姐姐的背,姊姊的情绪也似乎缓和了一些,她啜
    泣的对着我说:「小远对不起、对不起,我好脏,我真的好脏,呜~呜~。」我
    不舍的对着姊姊说:「不,姊姊,你不会脏,你永远是我最敬爱的姊姊呀!」

      姊姊又再次泪崩了,她脸颊充满了泪水,望着我说:「小远其实我喜欢你很
    久了;从小众人给我的压力真的好大,我总是怕自己的谈吐、仪态失礼,另外也
    害怕演出时出错,大家对我失望,所以我不停止的练着琴,但是,还是好害怕,
    晚上总会梦着演出失误,老师、观众失望的离开那场景;而且妈妈走后,爸爸也
    去了中国,我好孤单、害怕;只有你陪着我的时候让我有种安全感,我好害怕一
    个人,总是希望你能一直陪着我,但又不知怎么开口,因为这样感觉我真的好淫
    乱呀!」我轻轻地抹去姐姐脸颊的泪水,心中真的有着万分不舍。姊姊又接着说:
    「后来高中时因为压力真的好大,某次音乐考试前,我像是不停被灌气的气球受
    不了了,有天,我像着了魔般的拿着铅笔用力的刺入我的下体,满地的鲜血真的
    好可怕,但压力似乎纾解了许多,后来每当有压力时,我总会这么做,并且幻想
    着小远你和我做那件事,甚至后来压力越来越沈重,而幻想也越想越可怕,我总
    是边偷偷自慰着边幻想着被你捆绑、拿皮鞭抽打,喝着你的尿液或是吸吮小远的
    阴茎这些好噁心的事情;不过,每次想着这些并且自慰后,压力都会减轻不少,
    但我也好恨这样的自己,我觉得自己好贱、好噁心又好淫荡,我真的好怕被别人
    发现这样肮脏的我。而且我发现不知不觉中喜欢上了小远你,我也好害怕好害怕,
    我好怕被别人知道,让别人知道我那怕的一面呀~。」说完,姊姊又低头放声哭
    泣着。

      我搂着姊姊,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对着姊姊说:「其实我对着姊姊一直存
    有着奇妙的感觉,在我心中姊姊好完美好完美,不管姐姊姊是什么样子,我都好
    喜欢姊姊,听到姊姊喜欢我我真的好开心,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我也一直好
    爱着姊姊,是想和姊姊融在一起,永远不分离的那种爱。」姊姊吃惊的用哭红的
    双眼望着我,然后又低头皱着眉,说着:「不行,小远,我们是姊弟,这样是乱
    伦,我们不能这样做。」但此时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抱着姊姊,将自己的嘴唇
    碰触姊姊Q 弹且充满光泽的透红嘴唇,并且用力吸吮、接吻着;然后我将舌头伸
    出,挪开姊姊的双唇,深入里头和姊姊的舌交织缠绵着,姊姊一开始吓着了,但
    后来也不知道是否是卸下了心防,她闭着双眼,慵懒的被我拥抱接吻着,此时的
    姊姊真的好迷人,有种纯情少女的感觉。许久之后,我两手搭着姊姊的肩,对着
    她说:姊姊,答应我永远和我在一起好吗?姊姊害羞的低着头,轻声的说出:
    「嗯,我答应你。」然后我们深深的望着对方,彼此都害羞的微笑着。

                 (二);甜蜜的初夜

      此时我想着如何安抚姊姊刚刚受惊的情绪,我想用身体安抚受到惊吓的姊姊
    是最好的方式了,虽然我从来没有性经验,但关於成人影片也涉猎了不少,因此
    决定纳就照着影片做吧!於是我将衣服、裤子褪下,凝望着那摊坐着,一直以来
    有如仙女下凡,神圣不可侵犯的美丽姊姊;终於姊姊的内在美在我一生十七年以
    来,第一次破茧而出地出现在我眼前,这让我有种说不出的兴奋,20公分长的阴
    茎也迅速挺立。姊姊的胸部大约有着C 到D 的大小,呈现完美的水滴状,看起来
    可口的蒟篛果冻柔软Q 弹,但胸部的飢肤却又是柔软的样貌,有如鲜美的水蜜桃
    一般让人想一口咬下;而姊姊的乳晕则是呈现淡褐色,有点大,约有着50元硬币
    的大小,并且不算小的乳头也矗立着呈现在我眼前,似乎和姊姊清纯的脸庞有着
    淫荡风姿的对比;但这正是我最喜爱的类型,简直就是为了我而生长出来的。姊
    姊下体则覆盖着卷曲浓密的乌黑阴毛,但是缝隙间仍依稀可见姊姊带有深粉红色,
    丰厚的阴唇,以及但粉红,鲜嫩细緻的阴户。望着姊姊,心理不禁暗自偷笑了一
    下,我想所谓清纯少女粉红色的乳晕、乳头和无毛粉红小巧阴部只是存在a 片卡
    通之中;不过这样自然模样的姊姊反而比起反红色更加让我喜爱,毕竟如此型态
    的姊姊更有让我性奋的女人韵味,是种天使般的面孔,却带有着让人充满性欲,
    美丽而略带淫荡的裸体;而在胴体的部份,姊姊的腰与腿略带有肉感,但又让人
    找不到一丝赘肉,这样的侬纤和度似乎多一分或少一分都是一种错误,对於一个
    让我充满欲望的女人来说,姊姊应该可以说达到了99分了,唯一的遗憾就是那清
    纯透亮的双眼,总让我有种神圣不可侵犯的罪恶感。

      不过欲望毕竟总是战胜罪恶感的,我让姊姊躺在洁白柔软的双人床上,然后
    边抚摸着姊姊绵密的胸脯,一边舔着姊姊洁白的脸颊,姊姊紧闭双眼,羞涩抿嘴
    微笑着,毕竟就算姊姊骨子里藏有着排山倒海的性欲,但从小受过礼仪、谈吐训
    练,又是学习音乐被众人视为气质才女的姊姊,高道德与羞耻感总会束缚着她,
    使她保持被制约的仪态,即使是现在也是如此的吧!

      我将目标转移开始舔着姊姊的全身,并且轻轻抚摸着姊姊的阴部,姊姊有点
    憋住想笑的感觉,娇羞的说着:「小远好痒、好痒呀!」也不知到姊姊是被舌头
    舔的发痒,或是下体敏感而到发痒。我开始吸吮、舔食着姊姊的胸部,姊姊的胸
    部绵滑,又雪白又柔软,使我不禁的咬了一口,姊姊痛的叫了声:「阿~!」那
    清甜的叫声可真是醉人呀;然后我开始用舌头攻击姊姊的乳头,看着姊姊依然紧
    闭双眼与抿着嘴,双颊呈现娇羞的潮红,而额头冒出了些许的汗珠;真是迷人、
    太迷人了。

      后来我挪开姊姊的双腿,深粉红的肥厚阴唇中夹藏着透着淡粉红的美丽阴部,
    紧实的阴道口和小巧美丽的阴蒂映入我的眼帘,而由於方才姊姊自慰到一半,再
    加上我刚刚的爱抚,姊姊的阴部呈现潮湿的样貌,以粉红色阴部为背景,淫水被
    灯光照映的水亮水亮的,有如水晶般的耀眼水晶,这画面比起日本片中的任何一
    个女优,都还要来的美艳、迷人。呈现姊姊雪白匀衬的大腿中间,所颊藏的私处
    透漏着清纯与淫荡交织,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美丽风景。换成情色片的内容来说,
    这就是所谓的极品嫩鲍吧!所以身为正常飢饿男性的我,自然不能错过这种极品
    的美食了,我伸出舌头不停搅动姊姊多汁的嫩穴,姊姊的阴部散发出一种阳光和
    海洋的味道,但又略带一丝淡淡的腥香味,而姊姊的淫水则是有如玉露搬的透彻、
    甘甜。

      品嚐完姊姊的淫水后,似乎又使我的性欲更加的高涨,我不停的用舌头、牙
    齿,攻击姊姊的阴蒂,而姊姊嫩穴也再度渗出了更多甜美的淫水。姊姊紧闭双眼、
    双唇,但止不住的不停发出:「呜……呜………」我心里想着:唉!可怜的姊姊,
    明明已经欲火焚身了,但仍然被礼教束缚的如此矜持,一定要想想办法让姊姊放
    开心怀。於是我边用手指轻搔着姊姊的阴唇、阴蒂,一边对姊姊说:「姊姊,你
    这样子不行的,你必须诚实的说出心理的渴望。」姊姊呢喃的说出:「姊姊希望
    能和小远燕好交合。」我心中OS:拜託,又不是国文课,用什么文言文呢?於是
    我对姊姊说:「不行,这样说不对,姊姊再这样矜持是无法完整满足内心的渴望
    的。」姊姊叹了口气,面带娇羞的吞吐地说出:「希望小远能把阳具放入姊姊的
    下面。」唉!姊姊怎么不能解开这些束缚,诚实的面对自我呢?再这样下去姊姊
    会得焦虑症吧!不行,一定要帮帮姊姊,这时候或许只能下猛药了。於是我停止
    了动作,并且用力甩了姊姊一巴掌,姊姊楞住了,雪白的脸颊出现了明显的鲜红
    掌印,大声斥责:「母狗,你为什么这么不老实,要一直欺骗自己的身体,你不
    会说,没关系我教你,你必须请求我把大鸡巴用力搅烂你淫荡的肉穴,还要说请
    操坏我这可耻下贱的肉洞,懂吗?母狗!」姊姊把头撇到一边,双手呜住脸,放
    声痛哭了起来。此时,我有点惊慌了,会不会我做的太过火了,而且害姊姊弄成
    这样,我真的好心痛好心痛。

      过了数十秒,或许所谓的奇蹟似乎发生了,姊姊放开双手,把脸转向了我,
    紧咬了一下下嘴唇,然后用哭到红肿的双眼,坚定的望着我,接着,以大声近似
    於绝望的声音喊了出:「小远,拜託你用你又大又长的鸡巴,干死我这只可耻下
    贱的母狗,并且操烂我那淫荡羞耻的肉穴吧!求求你了!」听着姊姊甜美羞涩但
    坚毅的真诚请求,我松了一口气,看来姊姊终於能够打开那沉重的心门,接受自
    我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性渴望;但这对我而言,却也是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姊姊说
    话一向轻声细语,而且总是表现出气质优雅的谈吐;如今气质高贵的姊姊竟然会
    大声的吐出这样淫贱的话语,让我感到有点像在做梦一般的不真实感。总之我笑
    了笑,然后奸笑着的对姊姊说出:「既然你这只母狗诚心的乞讨了,那我只好可
    怜可怜你,施舍你这只淫荡母狗了。」

      我再度打开了姊姊的双腿,并将它们尽可能的往上提拉,直到呈现M 字型,
    此时姊姊的美丽肉穴一懒无遗,然后我将20公分的粗大阳具,插入阴道,并直直
    灌入姊姊的子宫壁,姊姊悽厉的大叫了:「阿~!」似乎姊姊没有被如此粗大的
    阳具刺入阴部过。我搂抱着姊姊,以极为快速猛烈的方式抽插着姊姊,并且用力
    的顶撞着姊姊的子宫壁,姊姊的阴道真的十分紧实、滑顺,虽然这也是我人生中
    第一次的做爱,但和姊姊做爱似乎完全没有所谓的隔阂与不协调感。姊姊不停的
    淫叫着:「阿……阿……嗯……好痛……阿……阿……阿……阿……阿………」
    并且不停的喘息着,这时候的姊姊想必带有种疼痛的快感吧!

      我再度大声的对姊姊说:「贱女人,你再说说你要怎样?」姊姊边喘息边说
    着:「我……我……要被……干死……干死我吧!干死我吧!」我欣喜的听着姊
    姊甜美的恳求,心想:看来姊姊已经脱离束缚,解放性欲上真实的自我了。於是
    我乎快乎慢的干入姊姊的肉洞,然后逐渐增加频率与速度,姊姊的浪叫声也更加
    的急促,「阿!阿!哎呀!哎呀!不行了……身体要坏掉了……坏了………」这
    时姊姊的肉穴像是泄洪般,溢出了温热的液体;最后,姊姊全身松软的喊了声
    「阿~~~~。」这浪叫声真是宛如天籁,带有着清新但又满足的轻柔之声。而
    此时我停留在姊姊阴道中,肿胀的龟头,被这阵热浪浇灌包覆,也出现了一阵酸
    麻,接着一阵冷颤后,像是恶虎出闸般,喷溅出了大量的精液。就这样,我和姊
    姊两人的爱液水乳交融的交织在一块了,一想到这,心中总有种说不出的满载幸
    福感,因为我终於和世界上最亲近、最爱、也最完美的姊姊融合在一块了。

      高潮过后,就在享受着阳具与阴穴交迭的温存同时,我深深的抱搂着姊姊,
    而姊姊也以滑嫩的玉手紧扣着我的背,望着姊姊刚刚哭红但却空灵迷人的双眼,
    还有被我狠心的辣手摧残所留下的右脸颊红肿掌印,心中有种说不出的亏欠与不
    舍,於是我把凑近了姊姊小巧迷人的双唇,给了她深深的一个吻,姊姊此时又紧
    闭着双眼,不过却流露着少女般羞涩靦腆的微笑。

      过了许久,我起了身,轻轻的将阴茎从姊姊濡湿温暖的肉穴中拔出,此时夹
    杂着大量淫水与精液的液体从姊姊的肉洞口缓缓流出,这场景真的好美,就算再
    脏我也不管了,我将这些液体全部饮干,并且用舌头帮姊姊清理阴部残留的淫水
    与精液,这味道带有着甘甜但带有着腥咸味,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我和姊姊爱
    的结晶,是世界上独一无二,最鲜美的饮品了。此时瘫软的姊姊也缓缓的起了身,
    以跪姿将头低下,将我阴茎上头残存的精液与淫水用舌头舔净,看着清纯优雅的
    姊姊竟然屁股翘高,像只母狗般的舔食我阴茎上的爱液,此时我真的觉得好舒服
    也好幸福。

      激情过后,我抱着香汗淋漓的姊姊到了浴室,我轻轻将姊姊放在下,然后我
    们对坐在洁白巨大的圆形浴缸中;上头的欧式吊灯照射着橘黄色的柔波,我们微
    笑满足地望着被汗水包覆的彼此,温暖的水流慢慢的从水龙头流出,逐渐将我们
    的身体拥入其中。此时姊姊突然又低下头,然后开始哭泣。我不知所措的问姊姊:
    「姊姊,你怎么了?」姊姊边哭边问我:「小远,你是不是觉得姊姊真的很淫荡,
    像只下贱的母狗,然后……然后……你会不会因为这样就觉得我很噁心而不喜欢
    我了?呜~~呜~~」姊姊边哭边说,又再度落下许多的泪水,并不停的啜泣着。
    我心中惊慌的想着:「天呀!差点忘了姊姊总是如此的多愁善感,刚刚的激情是
    打开姊姊心防的枷锁后的自然流露,但毕竟姊姊受到的礼乐束缚颇深;恢复理性
    后,一定又想到刚刚我为了卸下她羞耻感与礼教束缚所说的话,因此害怕我真的
    把她当成一只噁心的母狗。」我轻柔的用双手拂去姊姊的泪水,然后用双眼望着
    早已不知哭了多少回,眼睛又红又肿,但依然美丽惹人怜惜的姊姊。我轻声的安
    慰姐姐说:「姊姊,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高雅气质清丽的女神,不论是在任何时
    候都是如此的;刚刚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有意说那些话和打你的,因为我希望可
    以帮助我最爱的姊姊,打开心中的那道沉重道德枷锁,放开心怀,与我一起融合
    在性爱的美丽乐谱中,不要被拘束绑架在道德感的权威下;姊姊你要知道,解放
    性并不可耻,我们都需要真实的面对自己的性欲,而且就算是女神也是如此的不
    是吗?」姊姊啜泣的对我说:「真……真的吗?那小远会永远陪着姊姊、爱着姊
    姊吗?」我再度给了姊姊一个吻,然后以不到五公分的近距离看着姊姊,笃定的
    对她说:「当然呀!我会永远陪着姊姊,和姊姊一起生活、一起聊心事,然后还
    会永远专情的陪伴着姊姊一起做爱!」这时姊姊终於娇羞地破涕为笑了,羞涩的
    姊姊真的好可爱好可爱,比任何的宅男女神更加气质脱俗与令人动容。

      接下来我们互相帮对方洗澡刷背,当然私处也是相互清洗的,被水与泡泡覆
    盖的姊姊胴体,又是另一幅美丽的图画,恍如仙女下凡沐浴一般。但不同的是,
    我和姊姊拥有真实的接触;我用手沾上沐浴乳轻抚着姊姊的肉穴和松软、吹弹可
    破的洁白双乳,而姊姊也用洁白的玉手沾着沐浴精搓揉清洗着我的阴茎,这种感
    觉真的十分的美妙,此时我和姊姊都流露着幸福的微笑,如果时间可以停留在这
    该有多好。喔!不!我和姊姊以后还要享受这世界,享受更多的性爱,直到永远。

      沐浴后,姊姊穿着轻便的白色睡衣,与淡黄色短裤,浑圆的乳房将睡衣撑起
    了一道弧线,由於没有穿内衣,挺立的乳头也在衣服上飢突着,这看的我心头又
    是一阵痒,阴茎也不争气的再度翘了起来。不过我和姊姊肚子的咕噜声,克制了
    冲动的欲望。我把买回家的牛肉麵温热,然后与姊姊一同品嚐,并且闲聊着一些
    以往从来没有聊过的心事与情话。我问姊姊:「姊姊,你什么时候开始拿我的内
    裤自慰呢?」姊姊涨红了脸,低着头,害羞的说着:「讨厌啦!别问人家这个嘛!
    好害羞呦……,其……其实已经持续两年多了,自从管家老王退休后,家中只剩
    我和小远,这时我就会趁着小远不在时偷偷地这样做,起初一星期一次,道后来
    渐渐变成每天都需要这么做。偶尔没有小远的换洗过内裤时,我也会偷偷地拿小
    远尚未换洗的内裤,甚至……还会直接穿在身上自慰。」姊姊又害羞的说:「小
    远,你会不会觉得姊姊是不是很脏很变态?我一直一直好怕被你发现这样可怕变
    态的我呦!」唉!姊姊的羞耻心还是如此的沉重。我笑着对姊姊说:「不,我真
    的很开心姊姊这样做,因为这代表着姊姊对我的爱,想到可以穿着姊姊自慰过的
    内裤,我就好幸福好幸福;而且,姊姊答应我好吗?不要对我隐瞒内心的任何想
    法,并且诚实的面对自己的身体、性欲,并永远坦白告诉我你的需求好吗?」姊
    姊涨红了小脸,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轻声的对我说:「姊姊以后就是小远的人
    了,一切都听小远的。」

      后来换姊姊问我:「小远,你以前会幻想跟姊姊做那件事吗?」我害臊的遥
    了遥头对姊姊说:「不!姊姊一直以来在我心中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美丽女神,
    只要有这念头,我就会觉得我似乎在亵渎女神一般,因此我都是看片子解决的。」
    姊姊笑着呢喃地对我说:「小远你好坏,姊姊以后不准你想别的女人呦!对了,
    小远你都看什么片呀?不准说谎喔!」这时换我的脸像熟透的苹果,我低声害羞
    的说:「其实我喜欢看一些性虐、母乳、浣肠或饮尿这些口味较重的片子,也不
    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些就让我好有性欲. 」姊姊邪邪的笑着对我说:「看来小远
    也是个变态坏孩子呢?唉!真不知道是爸爸还是妈妈遗传给我们的什么变态基因,
    真是好可怕呀!」我笑着对姊姊说:「不论是什么基因,什么阻碍,都无法阻止
    以后我和姊姊永远相爱的。」姊姊开心的说了:「小远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姊姊
    不能够没有你,因为我真的好爱好爱你呦!」我说:「我也是,真的好爱好爱姊
    姊。」我们望了望彼此,不约而同的放下手中的碗筷,再度深深且舌头交缠地,
    热烈亲吻着彼此。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