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205月夜初晗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205月夜初晗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3479
    管理员

    月夜初晗

    1.倒计时36小时

      一轮残月垂于天边,天色有些要亮的意思。阿腾将最后一点烟蒂熄灭在烟灰
    缸里,伸了伸懒腰。顺手牵起身边的链子。

      就职于国企的他,平时工作量不大,三班倒。他每次都申请别人不愿干的夜
    班,这让同班组的同事对他很有好感。

      夜,对阿腾来说再熟悉不过。

      阿腾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夜晚,只不过当四周静谧下来的时候,自己的
    思维却很活跃。他顺带做了份兼职,在一家公司兼职写栏目,时间自由,也可以
    将自己喜欢的东西写写换一些零花。

      值班室公寓的灯没有开,只让一些月色漏了进来,斜斜的印在阿腾身上,黑
    白分明,这让他显得有些滑稽,只可惜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凝聚,这个时候不会有
    什么人来,当然更不会有人笑他,或者就他来看,这屋子里面能称的上人的也就
    他一个。经历过那些岁月,阿腾早已有了那一份从容和淡定。

      他将两根链子分开,扯过一条拉向左边,左脚伸出,链子那头的东西仿佛早
    已习惯这一动作,像是得了指令,伸出一双玉手轻轻捧起阿腾那双在地板革上走
    来走去的脚,毫无芥蒂的伸出自己粉嫩的舌头,细心的舔舐着,像是柔滑的丝绸,
    擦拭着珍贵的藏品,不忍落下任何一个角落。

      语言在此刻都是多余的,阿腾百无聊赖的拿起手边那个老旧的IPOD,播放着
    里面的曲目。

      看着那小小屏幕里面闪烁的「曲目1 、曲目2 、曲目3 」。尽然没有具体名
    字,一如树的年轮,深刻的记录下当时的事情,阿腾听着里面的东西,仿佛就能
    回忆起曾经那些在身边存在过的人和物。

      他目光盯在自己已经有些湿润的脚趾上,怔怔有些出神。

      像是如同以前一样小沫的朱唇刚从上面略过,那紧缩的眉头,那羞涩的面庞,
    那滑嫩的舌尖。

      那时的阿腾还在上大学,青春的冲劲和年少的无知让他和小沫做出了很多疯
    狂的事情。

      学校的各个角落留下他们爱的痕迹。

      宿舍中,学校后院的草坡上,放学后的过道,男女厕所,甚至是学生会的正
    在放音的广播室里,可谓是淫迹累累。

      更是在阿腾自以为知道小沫的特殊嗜好后,变本加厉起来。

      小沫第一次为他舔脚时那份不甘和欲休还迎的扭捏姿态,仿佛刻刀般深深的
    雕琢在阿腾脑海里。

      虽然之后的时日,他们做过更多过分刺激的事情,但是都不及这一份最初的
    羞辱来的清晰明亮,一如黑夜中那一轮皎洁的月。

      阿腾的鸡巴在黑暗中歪到了一边,作休养生息状。刚才射出的那些粘白色的
    弃物,却如仙露琼浆一般保存在别人的嘴巴里。

      再看看自己的脚指头,被舔的都有些发白了。他将脚往后抽了一下,将多余
    的口水在那东西的脸上蹭了蹭干净,淡淡的道一了声「狗逼。」

      左手边的链子有了一些异动,那东西由跪下的姿势变成了蹲姿。双手将自己
    的阴户拉到最大,那两片粉嫩的蚌肉此时完全扭曲的形状。上面的褶皱在外力的
    作用下看上去甚至有些平滑。

      阿腾将脚拇指在那里比划了两下,又在阴户上摩挲了几下。像是脚脏了在蹭
    地上的门垫一般。

      突然毫无预兆的插入了进去。那东西虽早有预备,但是突如其来的侵入还是
    让它叮咛了一声。

      感觉不够润滑……阿腾不由的莫名火大。「废物!」抬腿一脚将左边那物踹
    倒。

      「骚逼怎么这么干?没有用的东西,等回家好好收拾你!」

      摔倒的肉体缓慢爬起,刚好印照在窗口投进的月光中。

      那是一张清纯的面庞,标准瓜子脸,十八九岁的样子,皮肤白皙,月光照射
    在她清澈的眼睛里,宛如明星,眼中略有委屈的泪痕,颇有几分带雨梨花的味道。

      若不是,那深陷皮肤的麻绳,不大却挺立双峰上的铃铛夹子,甚至在乳头上
    穿刺的细小针尖。谁又能晓得这样一个可人现在是这般光景?

      阿腾随手从包里掏出一个宛如小臂粗细的电动棒「拿去弄出水,不然后果你
    是知道的。」往脚底一扔,然后站起身,右手牵起另一条链子,头也不回的向卫
    生间去了。

      一时间,空荡的公寓响起嗡嗡电器的声音,隐约还传来隐忍的喘息声。

      卫生间灯光被打开的一瞬间,阿腾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会,然后走到马桶旁边,
    站立不动。

      链子那头同样是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成熟的身前挂着一对豪乳。与之前那
    少女不同的是,身上并没有任何多余之物,只是脸上被面具所遮蔽。

      那女人快速的移动了几步,跪立在阿腾身旁,双手将那还是懒洋洋的鸡巴放
    在嘴边,伸出舌头仔细的将马眼舔干净,然后后退两步,正对那眼孔的下方,张
    大嘴。

      阿腾酝酿了一下,一道金色的尿液划出一道弧线,准确的落在那张嘴里,将
    嘴中那些已经有些稀薄的透明液体混合。

      「吞下去。」阿腾命令道,然后一段一段将尿的撒到那种嘴里,可以看出已
    经习以为常。节奏掌握的很好,将那张嘴填满,等吞咽结束了,又继续。好似一
    台高级的程序化坐便器。

      阿腾抖了抖鸡巴,看着自己最后一点尿液消失在嗓子的尽头,随手抓起旁边
    那女人的头发,往自己龟头上擦了擦,又觉得不是很干净。

      「滚去把脏嘴处理干净!」

      晶姐,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方式,虽然工作的需要让她看起来一副趾高气扬
    的样子,但是她深深的明白自己骨子里面只是下贱的便器,而主人现在甚至很少
    「赏赐」她了。但是她仍然没办法脱离,曾经也尝试过,只不过由此产生的反作
    用更强大,只会让她更加下贱,到现在在阿腾面前毫无尊严可言。

      晨尿的骚腥,充斥着她整个口腔,她甚至觉得鼻子呼出的都是主人的尿味,
    这样她感觉异样的酥麻「我还是很好用的。弄脏我,弄脏我吧。」每每想到这里,
    加上自己穴里那颗不曾停止的跳蛋,便又是一片泥泞。

      可是她没有时间想得太多,或者说没有时间思考,只有执行命令。膝盖虽然
    带着护膝,但仍然酸痛不已。她用嘴慢慢打开龙头,仔仔细细将口腔冲洗干净。

      又将主人的牙膏牙刷准备好,这些都是日常流程。

      客厅的阿腾将自己鸡巴在程婷嘴里清理干净,又用脚趾头在这个小女孩那早
    已湿透的小穴里挑动了两下。「嗯以后就是保持这个状态,不然要你这干涩的东
    西有什么用?」

      此时天已经有些微亮了,意味着阿腾快下班了。

      在值班公寓简单的洗漱完毕后,阿腾让两条母狗先行离开。今天是周六,他
    今天准备好好休息休息,周日有一个重要的活动要参加。

      阿腾悠闲的坐在办公室旁边,早晨第一缕阳光洒在他的桌面上,散发出淡淡
    柔和的光。很像好多年前,第一次见到她时的光景,他还是那个懵懂的少年,虽
    然一脑子的邪念,却拼命的伪装,而她就静静的坐在图书馆的角落,好似天使一
    般,散发着淡雅的光芒,不发一言的看着那本4 级英语复习书,阿腾突然才发现,
    原来这些场景早已刻在脑海,那么清晰。甚至胜过第一次将那对可爱的乳房用力
    的揉搓,第一次插入时小沫疼痛的惊呼,第一次高高举起散鞭,落下时所印落下
    的痕迹,第一次紧缚时深陷阴唇的绳股……第一次,原以为那些本该深刻的记忆,
    却变得模模糊糊,遥不可及。

      2.倒计时24小时
    看到老王进了办公室,阿腾收回心神,简单的交接班后,他
    将风衣裹紧了一些,将那张精美的卡片放进公文包,快步的走出了办公室。

      清晨的微凉,让阿腾夜班的倦意略略一扫。在回家之前,他不忘在超市买了
    一些牛奶和饼干。

      打开家的门,程婷依然是在公司公寓里的那副打扮,只不过胸前的小针被去
    掉了。他将阿腾的鞋子换下,便退回到了一边。

      阿腾将牛奶和饼干放在墙角的狗盘里,对着跟着身后的程婷说:「昨天晚上
    表现很差,今天我乏了,改天再好好收拾你,这是早餐,吃完滚回狗窝去。」

      「汪、汪」两声算是回答。阿腾突然蹲下身,把程婷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
    后退了一步。脸却被阿腾突然伸出的右手狠狠卡住,动弹不了半分。就这样被阿
    腾盯着,程婷万分压抑。

      没有预兆的,阿腾突然亲了亲程婷的额头:下次好好表现,别再让我失望了。

      说完转身向卧室走去。在关门前又扔下一句话,我不醒就不来打扰我。

      程婷楞了半天,她心里想「原来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时候,主人也会这般温
    柔。」却全然忘记昨天那个难熬的夜晚。

      就这样不经意的回想都让程婷不由的又躁动起来。

      昨晚虽然她和晶姐不是第一次一起双调,但是还是很害羞。

      主人那样让晶姐舔阴蒂,而晶姐的舌头当真是厉害非常。将自己那幼小的嫩
    芽又嗦又舔,弄的浑身发痒。

      主人还命令叉开双腿,慢条斯理的在那里捆绑,这更是雪上加霜。两颗蓓蕾
    越发的挺立。那些绳子又没有定型到处的摩擦,难受舒服又不能大声,只能发出
    微微的哼吟。

      终于熬到捆绑结束,下面早已泥泞一片,主人反而悠然的坐在晶姐身上悠然
    的看着。

      慢慢的习惯了身上的绳子挑拨的力度,欲望也渐渐淡了下去,主人又拿出跳
    蛋和胶布封住了小穴,随着跳蛋由弱变强,再又强变弱,潮湿的感觉一次又一次
    袭上心头,从天堂掉进地狱,又从地狱升上天堂。

      而那遥控器就是将她带入两地的小鬼……亦或者天使。

      嗡嗡嗡嗡的声音从未断绝过,嗯嗯啊啊的呻吟也不曾消失过。

      像是割据战,持久战,而此时的程婷已经被折腾的全身躁动,底下的骚水也
    不知道流了有多少。

      但是现在虽然参与其中,反而像一位旁观者。

      因为所渴望的主人正在操晶姐的嘴巴。全进全出,畅通无阻。

      边操边用手中的鞭子狠狠的鞭打,换来的是晶姐的呻吟,那种撕心裂肺却有
    爽快至极的呻吟从鼻孔喷薄而出。

      看到主人粗大的男根时隐时现,程婷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要不是主人命令
    站着不动,用意志力苦苦坚持,此刻恐怕早已瘫倒在地上。

      「主人,小母狗也想要……」程婷终于忍受不住,发出请求。

      想要什么?阿腾拔出自己的鸡巴,上面沾满了口水,他低头对着晶姐说「马
    桶,看来你不只是下面水多啊。还不赶快给我弄干净?」

      然后又转头对程婷吼「想要什么,畜生就是畜生,说个话都表达不清楚吗!」

      程婷被吓的一个激灵,唯唯诺诺的说「母狗想要主人的鸡巴」

      「什么?」

      「母狗想要主人的鸡巴!」程婷加大音量。

      「干什么用啊?」

      「干母狗的骚逼!」程婷觉得每说一个词,自己的身体的某个部位就跟着跳
    动一下。

      「那就先把这个装饰品带上!」阿腾不知道何时从调教的包里,拿出细细的
    穿刺针,又拿出一些酒精,然后把针放了进去进行消毒。

      程婷双腿跪立,挺胸,将粉嫩的胸部奉上。她已经习惯面对这一项调教。若
    是说之前还有一些恐惧。但是经历过主人的手法,那种微微疼痛,实则酥麻的感
    觉让人记忆忧新。更别说现在的欲望如同火山的喷口。

      突然程婷感觉自己下体的震动又一次加快了,仿佛一个调皮的小鬼到处横冲
    直撞。而阿腾此时拿出微针,向她一步步走来。

      嗯啊……

      不知道是疼痛还是舒爽的呻吟,在一阵程婷鼻息之后,阿腾不经开始欣赏这
    两个被刺穿的乳头。

      行了母狗,爬过去站好!

      「要来了,要来了……」那是她发自心底的渴望。

      程婷在这快要崩塌的回忆边缘,沉沉的睡去。

      3 . 倒计时16小时
    阿腾美美的睡了一觉,作了一个梦,等他醒来的时候却记
    不真确了。

      拉开窗帘,太阳,西下。

      「睡了这么久?」阿腾抚了抚额头。这时赤裸的下体又恢复生机,一柱擎天。

      打开房门,就看到程婷趴在那块毯子上看着电视,电视声音开到极小,明显
    是害怕吵着他。

      瞧见他,程婷欢快的爬起身,在阿腾四周环绕了几圈,甚至用脸在他腿上蹭
    了两下。然后直起身体,跪坐在一边,小鼻子在阿腾的鸡巴上嗅了嗅,然后抬起
    头示意是否需要服侍。

      阿腾摇了摇头「去把我房间收拾好」。

      程婷有些纳闷,主人或严厉,或高兴,或生气,但是这两天却越发的沉默,
    到底是怎么了?

      当她收拾好房间爬出卧室的时候,看到正在厨房忙碌的阿腾。

      不一会,阿腾端着一大盘子意大利通心粉出来。瞬间客厅被香味所充斥。勾
    的程婷的肚子的小馋虫抗议的乱叫,可是她不敢出声,只能干看着,吞咽着口水。

      阿腾瞄了她一眼「把你的狗盘子拿来,坐桌子上来,吃完送你回学校。」

      程婷有点受宠若惊心想「主人这样温柔,到底怎么了?」

      带着这个疑问,直到在校门口下车也没想明白。

      阿腾看着程婷的背影消失在教学楼的拐角处。

      不知道多少次送她回宿舍,那在到底是月色下的倩影,还是恋人时的不舍。

    一转眼十年光阴匆匆过。

      下意识的去拿烟,首先触及的却是那张薄薄的卡片,不由一滞,又像是下定
    了什么决心似的将车熄火,随后快步走进校门。

      阿腾选了一处安静地,坐下漫无目的的环顾着。

      天色也慢慢黯淡下来。

      远处的喇叭传来青春的气息,那是只有大学时代才能感受到的广播,只听女
    主播的声音缓缓道来:「接下来播放的是即将上映的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的
    主题曲《young and beautiful 》我知道,很多同学都读过这本小说。也曾有人
    说在盖茨比面前,所有的」我爱你「都会显得苍白无力。那是否这首歌会给你带
    来同样的感动?让我们一同感受。」

      坐在远处,看着一对对,一群群的学生从眼前过,嬉戏打闹,无畏向前。他
    们不知道害怕,没受到过伤害,只凭着自己心念去活。阿腾仿佛看到的是自己曾
    经的身影。

     耳边传来厚重质感的女声「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no longer

      yound and beautiful (当年华老去,容颜不再,你是否爱我如初,直到地
    久天长?)「

      阿腾想起后来和小沫同居,一起嬉戏,打闹,调教。然后看着她裸着做饭,
    打扫卫生。

      帮自己洗衣服,整理房间,当着一切结束的时候,她会趴在他脚边地摊上静
    静的听着那个IPOD. 而那时候,他从来没关心过她喜欢吃什么,看什么,听什么。

      「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 got nothing but my aching soul?

      (当一无所有,遍体鳞伤,你是否爱我如初,直到地久天长?)「歌声依旧,
    物是人非……

      几个女生在一起嬉闹着朝自己这边走过来。

      「啊喂,小橙子,你男朋友怎么坐那里?」程婷也是吃了一惊,故作镇定的
    走过去,在旁边的女生调笑了一阵,便各自散开,回了宿舍。

      程婷看着渐渐走远的室友,环顾四周,没什么人,便要作势下跪。却被阿腾
    按住,示意她坐到一边。

      「主人,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我随便坐坐。」

      「主人,看美女呢啊?」虽然程婷在开玩笑,但是眼中的一丝抑郁还是被阿
    腾观察到了。

      「没,就是听歌,周末难免放松放松,这两天有点累。」

      程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些发红。只不过现在天更加暗淡了,看得不
    那么真切。

      「你一会给马桶发个短信,让她忙完了赶到我家去。」阿腾给程婷布置任务。

      「主人我也想去……」在阿腾面前,程婷已经相当放的开了。

      「我又不操她,你吃个什么醋?」看来这点小心思,还是被看穿了。

      「我行的,主人,那些……我也可以办得到……」

      「不需要。」看到阿腾一脸肃穆,程婷也只好作罢,她只想多做点什么。

      阿腾不言,程婷亦不语。

      程婷状着胆子试探着往阿腾身边靠了靠,阿腾没有拒绝,反而将其搂入怀中。

      「多久没有这样温暖的拥抱?要是一直这样该多好啊」。

      主人到底在想什么啊?

      终于华灯初上,却仍不及月亮柔美万分之一。

      程婷感觉到阿腾的手伸入了衣服之中,把她一旁的圆润小球尽收掌中。

      力道并不大,像是被风垂落的叶子划过了肌肤,但那种痒痒的感觉一丝一丝,
    若有若无。

      真是折磨人,似有还无的感觉。程婷就被这样撩拨着,慢慢的鼻息加重。

      「主人……我」

      「嘘,安静。」

      程婷思前想去,像是下定决心,左右环顾了一下,看四周没人,突的跪在阿
    腾脚下「奴儿,奴儿决定了,愿意接受主人的野外调教」。

      阿腾也不低头看她「确定了,可没有后悔药的。」

      程婷略一犹豫,便坚定的说「是的,母狗愿意,汪汪」

      表决心似的,最后那两声狗叫格外的响亮,在这青春的校园里回荡。

      就这样阿腾又坐了一会,仿佛根本不在意。

      程婷就跪在他脚边,一阵小鹿乱撞,心里默念了一万遍「千万别来人,千万
    别来人……」时间好像凝固不前。

      「跟我走」。

      当听到这简单的三个字程婷却如同大赦。一步一步的紧跟在阿腾身后。

      林荫小道,月光此时已经透过枝桠,斑驳一地,程婷实属本身胆子就小,虽
    然其他一些更重口味的调教她也接受,但唯独对暴露调教有着深深的恐惧。当然
    阿腾也不相逼,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程婷慢慢发现对阿腾的命令越来越没有抵
    抗能力。

      一前,一后「走,走过的路,来的路,回的路,可是那个跟在我后面的你,
    却……」

      阿腾用力甩了甩头,像是要赶走什么……

      左拐右拐,阿腾在一棵树旁站定。右手轻轻抚摸着树干,像是地标建筑物一
    般,又像是抚摸多年的情人。

      「小母狗,过来。」

      夜色撩人,月光倾城,阿腾粗暴的脱下程婷的内裤,斑斑点点的光,像是指
    引阿腾插入的路。

      程婷也没意识到阿腾会如此简单粗暴,像是暴风雨,迅速让身体上的各个细
    胞燃烧到顶点。

      没有前戏,也没有调教,完全的靡靡之音。

      一下,一下,插入,拔出。鸡巴被爱液裹满,像是挂满糖浆的糖葫芦。

      程婷总觉得黑暗中有别的眼睛在望向这里,每每想到,因为害怕,就有被浇
    到冷水的感觉。不敢大声的呻吟,腿也有些发抖。

      阿腾当然可以敏感的觉察到这一点,手配合着鸡巴,一下一下的落在那圆润
    的臀肉上。这使得程婷的身体像吃了草料的马,又大步迈开蹄子狂奔。

      「我就是匹母马,任主人随便骑乘的畜生,主人……使劲。小母畜快不行了
    了」程婷喃喃自语道,她很耻于说这些话,但是她明白阿腾喜欢,她愿意这么做。

      阿腾奋力的抽插着,一直手按着程婷的双手,像钉子一样将其固定在树干上。

      另一只,手指开始揉搓着乳头,像是一个新鲜的弹簧玩具,攥紧,拉扯,然
    后松开,弹回。程婷有些吃疼,身体条件反射的会往前探,以缓解乳房的拉力。

      但是双手像是被钳子一样固定在树干上,身体不能动弹半分。

      程婷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海里的小船,迎接着暴风雨的猛烈拍打。她感觉到
    了身体内,时快时慢的节奏。

      外在刺激加上阿腾的抽插,让程婷很快达到了高潮,而阿腾也毫无犹豫的将
    精液全数射进了她的体内,程婷感觉到那温热的液体顺着大腿缓缓的留下。

      阿腾拍了拍她的屁股,「你可以回宿舍了,等我联系你。」

      然后转身走开,将程婷一个人留在原地,像被玩剩下的玩具。

      程婷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但是害怕的情绪更快的包裹了她,她提起裤子,快步消失在夜色中。

      4.倒计时2 小时

      一夜无话

      晶姐带着护膝安静的趴着,阿腾稳当的坐在她的身上。

      右手镜子中映射出的人脸,早已摆脱了年少轻狂,仍显年轻的面庞有星点的
    胡渣冒出。

      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的转动,不曾为谁停留。

      阿腾看了看表,站起身,牵着晶姐的项圈向卫生间走去,是时候出发了。

      刮胡刀嗡嗡的电器之音。

      一捧凉水瞬间叫人清醒。

      一身西装瞬间精神百倍。

      「你也去准备准备吧。」阿腾解除了项圈对着晶姐示意。

      然后穿上那双被擦的锃亮的皮鞋。

      掏出那张小卡片,安静的瞅了一眼,上面毅然印着「百年好合。」

      轻轻的放回口袋,大步走出房门。

      夜晚已经过去,而现在外面的晨曦刚刚好……

      5.那是不愿意倒计时的定格

      新娘很美,洁白如雪,笑颜如昔,眼眸与新郎深情的凝视,满是幸福二字。

      当看见那颗精美的钻戒戴在小沫纤细的无名指时,阿腾仿佛看见自己的青春
    在这天死去。

      礼堂音响骤然响起,那幸福的婚礼进行曲,那宾客脸上一张张欢乐的面容,
    那一条条腾空的彩带,无一不预示着这对新人的祝福。

      阿腾从衣服内口袋掏出那个老旧的IPOD,轻轻的按下播放键:
    曲目1 :阿腾,我好喜欢你……

      曲目2 :阿腾,我不想叫你主人……

      曲目3 :阿腾,我只想属于你……

      曲目4 :阿腾,你会娶我的吧……

      曲目5 :阿腾,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曲目6 :……

      曲目7 :……

      曲目xx:主人,再见……

      阿腾一时双眼朦胧,举起双手,使劲鼓掌……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