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229不能在校园太招摇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229不能在校园太招摇

  • 该话题包含 0个回复,1 人参与,最后由大白 更新于 4月前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39633
    管理员

    不能在校园太招摇

      这个故事内容就是一个女孩被人凌辱占有的故事,女孩本事校园里面
    的一朵花,因为在校园太招摇,而引来灾祸。校园里有被她拒绝的男人,有觊
    觎她的男人,也有嫉妒她想报复她的女人。女孩设定为一个甜美细腻、娇弱无助
    的尤物。故事就是肉体和精神的凌辱、占有,最主要的还是女孩可爱的肛门与媚
    肠的调教,如肛肠温度的测量、肛门强制撑开进行直肠的窥测、肛门球等道具的
    插入、被发情的牲畜强制进行肛门性交等等。女孩在笔者的生活里有原型,说白
    了,笔者就是看着一个得不到的女孩的照片YY而写,也算发泄一下内心的
    欲望和心理的阴暗面。所以写起来还是会比较有代入感和激情的。至于为什么要
    以肛肠为主要描写内容,呵呵,越是得不到,当然就越是想占有她最不堪、最羞
    耻、最私密的地方。而且女孩子的小屁眼确实也非常诱人,尤其是A片中漂亮女
    孩那种粉色紧致的小屁眼被缓缓撑开张开成圆润小肉孔时候的魅力确实也让我无
    法抵抗。
    这个女孩真的让人迷恋,又甜 又嗲 又娇弱 。真人比照片还要甜美的多。
    典型的让人既想保护又想蹂躏的类型。曾经我也想追求她,但在经过各种努力还
    是完败了。我永远忘不了大学那天去医务室,是喝了酒后人难受。当时我已经被
    她拒绝过了(本人长的比较抱歉,表白也是实在抱着侥幸心理想试试看)。她那
    天也在医务室,好像是感冒了在测体温。我当时装作喝醉了不经意地去摸了一下
    她的手,结果她受到惊吓一般厌恶地把手拿开,没有再说什么,
    然后走到边上去了。我分明听到她的朋友问她:怎么了?她用那可爱的嗓音对朋
    友小声说:好像喝醉了,恶心死了。看着她娇弱害怕又甜美的样子,看着另一边
    放着的一根肛门温度计,我当时突然升起一个念头,就是让她跪趴在医务桌上,
    拨开她的臀瓣,在她甜美又无助的哭叫中把肛门温度计缓缓地插入她粉色的小肛
    门中,然后抽出来当着她的面把肛门温度计舔舐干净,品尝她小肛肠里糜媚的气
    息和甜美的肠液,同时欣赏她最羞耻不堪的地方被他厌恶的恶心男人占有时哀怨
    不堪的样子。

      女孩的照片已经附上了,照片里有一些发泄个人欲望的话,不要见笑。从中
    学到大学都有,照片里有一些发泄个人欲望的话,不要见笑。

    说实话,想到平时甜美 恬静 娇弱的她,被她最厌恶的两个丑男一起开发小
    肛门和小直肠时的样子,想起她柔媚无助的小脸蛋被肛门球撑开小肛门并一颗颗
    塞入时哀泣的表情,想起她甜嫩的嗓音在被抽插小肛门时发出无比哀媚又不堪的
    哭叫,我真的想和朱强犯罪,估计她不但无力反抗,也根本没有勇气报案。

      朱强的原型是我的一个朋友,也对这个女孩很有欲求,对女孩小肛门的执念
    比我还要深,和我志同道合(也被拒绝过,但他不承认,说只是单纯地特别想操
    这种类型的女孩,越娇弱就越想蹂躏)。朱强但他比我胆子大,好几次想办法偷
    窥她小便。据朱强说看过那么多的A片也没有见过那么可爱的小肛门,特别是小便
    要出来时小肛门的括约肌微微张开的样子。朱强幸运地尝过女孩的小便,是她小
    便晚走后扔下的纸巾,朱强捡起来吮吸的。这件事我羡慕地要死,他妈的。
    ***********************************

      怡蕊跪趴在床上,小脸蛋下垫着枕头,臀部挺的高高的,现在身上的衣服几
    乎已经被扯光了。粉色的中筒蕾丝袜,蕾丝袜上还系着鹅黄色的丝带。淡蓝色的
    蝴蝶结内裤挂在纤弱的右膝上,再也无法穿上。雪腻纤细的左手腕上还带着淡蓝
    色的绒线小腕套,可爱纤细的中长发两边系着鹅黄色的发束。除此之外,怡蕊身
    上已没有任何遮羞的东西,剩下的衣饰只能更加激发朱强的兽欲。看着这样的怡
    蕊,朱强再也忍受不了了,他只想快点占有怡蕊那哀媚的小雏菊。洪会将涂抹了
    凡士林的右手缓缓地向怡蕊伸去。

      怡蕊无助的哀求着,甜美的嫩臀哀怨的扭动着,想逃开朱强那粗黑的涂抹了
    凡士林的食指。朱强早已经失去理智了,他粗重的喘息着,将食指轻轻的按在了
    怡蕊那淡粉色的小肛门上。

      「呀……不要,那里不要」怡蕊哪里想到那种地方朱强都不肯放过,可爱的
    小肛门受到刺激,哀媚地收缩着。

      朱强感受着怡蕊小肛门的甜美,听着怡蕊那让人血脉喷张的哀求声,再也忍
    受不了了,开始慢慢的揉按怡蕊的小菊纹,将凡士林涂抹开来。

      细腻的触感和小菊纹乖巧的蠕动让朱强几乎失去了理智,他竟然用食指和拇
    指手指按住了怡蕊小肛门两侧臀沟处的嫩肉,然后用力向两边撑开!

      「不要……」伴随着无助的哀求,怡蕊那能够让所有男人都自甘堕落的小肛
    门被朱强撑开成了一个圆润的暗粉色小洞,精致的菊纹也不堪的展开,变成了更
    加细腻的粉色。

      「变态,你是变态,人家不要这样,人家不要……」无助的泪水从怡蕊甜媚
    的小脸蛋上滑落,只能企图扭动着丰盈的小雪臀来逃开朱强的手,可惜这样的美
    景让朱强连怜香惜玉都已经忘记了,他颤动着看着怡蕊那被撑开的小肛门,那梦
    里自己都不敢奢望的美景,哪里会将手指拿开?

      怡蕊这样一挣扎,甜美的小肛门被朱强早已不受控制的手指撑的更开,小肛
    门一瞬间由圆润的小肉洞变成了更不堪的椭圆形,朱强借着迎光甚至趁机看到了
    一点怡蕊那能让所有男人着魔的小媚肠,尽管只是一瞬间,可怡蕊小媚肠上那湿
    润甜美在光照下闪亮的肠液和那诱人到极点的媚肉温润起伏的肠壁几乎让他把眼
    睛瞪出来。

      「怡蕊,你好美,你是天使,你的小美肠真好看,真好,真好……」朱强像
    着了魔一样,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不可以,不可以的,求求你朱强,不要看那里,求求你,不要看人家那里,
    不要……」怡蕊已经是泣不成声。

      朱强把左手轻轻放到了怡蕊雪腻的小美臀上,尽情地感受着怡蕊那奶糖一般
    的触感。「不要,不要碰人家,变态,你走开」怡蕊经过刚才的事,已经对朱强
    厌恶恐惧到了极点,无助的扭动着细腻的腰肢拒绝着朱强,小脸蛋上那未干的泪
    痕是让人怜惜万分,也让人更想尽情地蹂躏她。朱强左手往后一用力,怡蕊的嫩
    臀也被他抓的向后挺起。「呀……,你干什么,不要这样,人家不要离你那么近
    ……」怡蕊啜泣着抗拒着,嫩臀就在朱强的丑脸前面无助的扭动,美的让人呼吸
    急促,当然,还有那能让人窒息的小肛门。朱强沾满了凡士林的颤动的右手食指
    再一次轻轻按到了怡蕊粉色的小肛门上。「不要,不要再碰人家那里了,求求你,
    放过人家,求求你……」再一次被这样侵犯,怡蕊只能带着哭腔哀求着,娇媚的
    小美臀也不敢再扭动了,只怕会让自己的小肛门再一次被撑开。一想到刚才小肛
    门被撑开的感觉,娇弱的怡蕊就几乎害怕羞耻的想昏过去。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
    情,却是怡蕊做梦都不敢去想的不堪的事情,也是朱强做梦都不敢去奢求的美妙
    的事情。

      朱强看着怡蕊那近再眼前不敢法抗的小美臀和那被自己按住的精致的小肛门,
    感受着右手食指的凡士林再怡蕊柔嫩的菊纹上涂抹开来的触感,终于忍受不了了。
    朱强深吸一口气,然后食指往前一用了。「滋」的一声,朱强粗黑的食指一个半
    多的关节就这样硬生生地插入了怡蕊的小肛门里!!!

      「呀……」伴随着怡蕊一声甜媚到极致又不堪到极致的哭吟,朱强只感到怡
    蕊小肛门那一阵哀怨甜美的收缩,然后就是那温润柔腻紧滑的包裹,那是怡蕊的
    小媚肠啊,无数男人做梦都想占有的地方,正在甜媚的包裹着朱强粗黑的食指。
    朱强一想到这儿,再看看怡蕊那已经被撑开成一个粉色小肉箍的小肛门紧紧地裹
    着他的粗黑的食指,几乎就射出来了。

      「变态,坏人……你不是人,你是禽兽,禽兽……」不堪的泪水从怡蕊柔媚
    的小脸蛋上滑落下来,哀媚的双眼让人心疼不已。手指插入的不适和羞耻让怡蕊
    无所适从,已是无助到了极点,白嫩纤细的小手紧紧的抓住床单,小媚臀也挺的
    更高了。「求求你,朱强,朱强哥哥,放过人家,人家好难过,好不堪……」泪
    水已经把垫在怡蕊下巴底下的枕头都浸湿一些了,可朱强不但不为所动,为了进
    一步感受怡蕊那小肛门的收缩,竟然用左手用力打在了怡蕊雪腻的小臀瓣上。
    「呀……」怡蕊再一次甜媚地哭出声来。嫩臀的疼痛,已经被撑开的小肛门和小
    粉肠的收缩都是她不能承受的。怡蕊的嫩臀上的雪嫩的盈肉无助的颤动着,让朱
    强感觉就像打在了一件艺术品上,而随后怡蕊小肛门那甜美的收缩和小媚肠那不
    堪的蠕动更是让朱强爽到了极点。「不要,不要打人家,不要伤害人家……朱强
    哥哥……求求你……求求你了」怡蕊哭着断断续续的哀求着,伴着怡蕊的哀求,
    她的小臀瓣也变成了让人心疼的粉色,诱人到了极点。

      朱强感受着这样的怡蕊,左手轻轻的抚摸着怡蕊那粉色的臀瓣,右手食指猛
    一用力,又是「滋」的一声,他的整根粗黑的食指都插入了怡蕊甜美的小媚肠里。
    「哼嗯……」伴随着怡蕊让人爱怜的呻吟,小肛门和小媚肠又是一阵甜媚的收缩,
    小媚肠里那精致细嫩到极点小的媚肉挤压裹摩着朱强粗糙的食指。朱强连忙用左
    手食指按在了怡蕊被撑开的小肉箍上,感受着小菊纹的收缩。「好不堪……这样
    子好不堪……人家已经……已经……」可怜的怡蕊已经语不成句了,只能哭泣着
    任由朱强享受自己。洪会感受着怡蕊小媚肠的柔腻甜美,洪会食指竟然在里面转
    动起来。「哼嗯,呀……」这样的蹂躏让怡蕊再一次激烈的哭出来。看怡蕊快承
    受不住了,朱强连忙抱住怡蕊,将怡蕊抱的坐起来,食指继续转动。怡蕊的小肛
    门前所未有的激烈的收缩起来,小媚肠也蠕动的更加厉害了,甜美的肠液也不断
    的分泌出来。「住手,住手啊……坏掉了……人家……坏掉了、、」怡蕊已经哭
    泣地快喘不上气来了,纤弱的美颈上经脉也浮现来出来,反而美的更加动人了。
    朱强知道差不多了,这才停止了转动,而怡蕊的还在无助的颤抖着,好一会儿才
    回复过来。

      朱强缓缓地开始把手指向外拔出,「呀……轻一点人家……好难过……」被
    撑开那么久的小肛门和小媚肠突然被拔出手指,一时无法适应,怡蕊发出了令人
    销魂的呻吟。看着怡蕊那甜美的小脸蛋上未干的泪痕,朱强的手指在怡蕊的小肛
    肠哀羞的蠕动中缓缓的抽出了一半多。就在朱强粗黑的食指还有将近一半在怡蕊
    的小媚肠里的时候,朱强这禽兽居然猛地一下子将食指从怡蕊的小肛肠里抽了出
    来。「呀……」怡蕊失声哭着呻吟了出来。可怜怡蕊的小肛门一时间竟然无法合
    拢,就像是自愿地张开成了一个柔圆的粉红色的小肉洞,淫靡到了极点,小肛门
    里那精致的小媚肠和那细腻的小媚肉和肠液让人流连忘返。「不要看,不要看,
    求求你……」敏感精致的怡蕊又怎会不知道朱强正在从她那无法合拢的小肛门里
    往里看,哭着哀求着朱强。怡蕊的小肛门哀怨地合上了,就在朱强还觉得惋惜的
    时候,怡蕊的小肛门一阵收缩,居然又不堪的张开了。朱强突然觉得一阵莫名的
    兴奋,好像有什么好事将会发生。

      「不要,不要看……」怡蕊已经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了,她发出了朱强从没听
    过的不堪哀怨到极点的哀吟,这也让朱强更加期待即将发生的事情。就在同时,
    一小段嫩黄色的绵软纤细精致细腻濡湿的还带着淡淡甜腥气息的小软便从怡蕊那
    张开的小肛门中排了出来,由于被玩弄得肠液偏多,甚至可以说是滑了出来,甜
    美又不堪的掉落在床上。「不要看,不要看……」这样的打击让怡蕊的甜媚的双
    眼已经失神了,只能反复地这样哀求着朱强。而这意外的难以想象的惊喜让朱强
    再也无法压抑的射了出来……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