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313包养女学生

播放热门 论坛 色情文学精选 校园文学 002313包养女学生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作者
    帖子
  • #40517
    管理员

    包养女学生

      包房内,一个儒雅的中年男子和一个脸上横着一道伤疤的狰狞青年对坐饮酒。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吃饭的正点了,然而两个人却依然在不停地对饮。桌上的酒瓶已经超过了10个,而种类则只有一个,茅台。两个人如同酒神般将透明的琼浆玉液倒入口中,脸色却丝毫未变。
      ” 博翰叔,今天怎么请我喝酒,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狰狞的青年将杯中酒再次倒入口中之后,终于忍不住了,试探地问道。
      ” 今天叫你出来的确有事,不过先喝酒,事情等下再说。” 说话的中年男子叫刘博翰,也是刚才跟田庆通话的男子。曾经和田庆的父亲一起上山下乡,但是当田庆的父亲进入官场后,他却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去国外发展。田庆6岁时他才回到自己的祖国,也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方法,居然在田庆父亲面临双规的时候将局势逆转,原本确凿无疑的证据变得漏洞百出。此事使得田致远打算将他也拉入官途,以为臂助,可是刘博翰却断然拒绝。随后在田庆9岁的时候送了一栋别墅,也就是刚才田庆玩弄邵美琪的地方。11岁送了一辆劳斯莱斯幻影。田致远曾经通过种种手段调查过刘博翰的过去,可是却一无所获,后来因为对方对于自己没有太大恶意,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 刘叔,哈哈,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刚才有点事情……” 随着包间门的打开,田庆走了进来。眼睛一扫,精明如田庆如何不知刘叔旁边这位狰狞青年便是刘叔为自己招徕的帮手?只是刘叔还未发话,自己不好贸贸然询问而已。
      ” 你来了啊,等你有一会儿了。你刚才告诉我的事情都事实吧?我基本上跟浩宇说过了。” 刘博翰看见田庆进来,微微笑着介绍道。田庆包括田致远父子都不知道为什么刘博翰会对自己这么好,有各方各面的猜测,但是在现今的社会环境下,似乎这些猜测都站不住脚。” 这位叫周浩宇,他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你们慢慢聊,我去外面抽根烟。” 说完刘博翰便走了出去。
      ” 那个人……给人的感觉很恐怖,似乎拥有特殊的能力……” 田庆支支吾吾地说道,” 浩宇……浩宇兄如果没有把握的话……” 青年脸上的疤痕,让田庆感觉有一丝不安。尽管说出了不太礼貌的话,可是田庆却没有看到那个狰狞青年周浩宇脸上的怒色。而周浩宇则是轻轻一弹手指,一朵白色的火苗便出现在他的手上,将杯中的烈酒点燃之后,微笑着看向田庆。
      ” 怎么样,田少,这样够了么?只不过是一个初级空间系而已,我出手也绰绰有余了。” 周浩宇依然微笑着,但是田庆感觉他带给自己的压力绝对不小于中午的方志文。
      ” 空……空间系?什么意思?你……你难道是玩魔术的?” 正统的科技教育让田庆一直认为这个世界应该是科技的世界,什么事情都可以用科学来解释。可是方志文和周浩宇却完全打破了田庆的认识常规。
      ” 不不,这完全不是魔术哦,火焰是存在的,空间裂隙也是存在的,只不过使用者的支配点不同而已。田少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许多特殊的奇迹出现吧……
      比如巴比伦……比如金字塔……比如空中花园……再比如尼斯湖水怪……东京海底大地震……这些都和我所谓的异能者有关。” ” 什么……异能……难道说……
      ” 田庆惊讶得张大了嘴巴,里面似乎能塞下一个大鸡蛋。” 完全不可能……这个世界难道乱套了么……” ” 异能者很早就出现了,我国龙组就是异能者集团,日本的忍术高级以上的或多或少天生带有一些异能,美国的英雄联盟也是异能术的集合体。当然,最终决定实力高低的还是在异能者内部所公认的所谓G榜。按照能力、持续性、实用性分别为三个方向和10个等阶。当然,这些的话田少用不着了解,也无关大局,我解释只是不希望田少误会请了一个废物而已。” 周浩宇轻轻地说道,语气中带着一丝落寞。” 好吧,然后请田少告诉我这次的任务,还有任务的报酬。” ” 杀了那个人,不管用什么方法,杀了那个人。报酬么……150万怎么样?这已经是我全部的家当了。” 提到方志文,田庆就咬牙切齿。如果是一般人的话,田庆最多叫人打断一条腿,但是那个人的能力实在太恐怖,如果不除掉他的话,田庆完全睡不着。
      ” 呵呵……150万啊……好像太低了点哦……我们出手最低限度是500万……而且是欧元。” 周浩宇轻轻地摇了摇头,上下打量了一下田庆,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眼睛一亮:” 算了,看在博翰叔的面子上,用那个玉佩作为报酬吧。” ” 这个?” 田庆拿出挂在头颈上的玉佩,这是他的跟班从另外一个转学生身上抢来的。难道是很有价值?可是怎么看纹路、雕工、色泽都只是一般的普通品,对于田少来说也只是作为玩物,怎么可能抵得上150万?难道真的是博翰叔的关系,所以对方降低了价格?” 可以啊,但是要等确认那个人已经死了之后……
      ” ” 那好吧,三天,三天之后,我会给你消息。” 周浩宇站起来轻轻地挥了挥手,然后推开房门走了出去。经过站在门口的刘博翰的时候,微微一笑,低声说了句什么,便离开了海鲜大酒楼。
      ” 刘叔,刚才……” 看见刘博翰走了进来,田庆急忙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诉刘博翰。可是刘博翰却挥挥手阻止了他的叙述。
      ” 我都知道了,刚才的交易……你没有吃亏,他没有占便宜。不过那块玉……
      嘿嘿,在你手里是废物,可是在他手里……那可就不好说了。” 刘博翰露出了了然的神色,微微笑着说道。
      ” 那么……这块玉是好东西,不能就这么轻易给他?” 田庆紧跟着追问。他实在不知道,这块玉到底有什么特别的。
      ” 别想了,这也不是你能够知道的事情,这块玉……如果我估计得没错,他能不能回来拿还是个问题。” 刘博翰一付意味深长的样子,似乎话中另有玄机。
      ———————————————-
    在女儿的面前说着淫荡的话语,然后被自己的学生玩弄着自己裸露的性器,童玉宁瘫软在地上,随着高潮的到来,泪水也从眼眶满溢出来,顺着眼角下滑。
      一边哭泣着一边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童玉宁怎么也没有想到,以前只在AV中看到的情形,居然活生生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哭泣并不是因为疼痛,也不光是因为羞耻,而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忠实地将自己的欲望完全地暴露在男人的面前。自己已经变成了肉欲的奴隶了……一边看着女儿在方志文的玩弄下,小嫩骚屄开始变得水淋淋的样子,发出无法压抑的悲鸣,童玉宁感觉自己刚刚才达到过一次高潮的骚屄子宫内,又开始火热了起来。那根顶在自己子宫口不断震动着的按摩棒,犹如定时闹钟一般,一次又一次地催促着自己的身体内部再次开始分泌那腥臊的浪水淫汁。
      童玉宁完全没想到这是催情药和催乳剂的混合作用,被肉欲的浪潮所淹没的童玉宁完全没有办法像平时那样的思考问题,现在的她为了自己麻木的骚屄豆和被捆绑的奶头无法像刚才那样快速的享受到快感而感到急躁。而这一切全落在方志文的眼中,他满意地笑了。完全按照预设的方向在发展,沉沦之后的熟妇身体的反应,也基本上在预料之中,那么接下来差不多就是给予终极刺激,让她在崩溃之后的臣服,彻底成为自己忠诚的肉奴母狗。
      重新将童玉宁捆绑成M状背负式样后,方志文借助爱液的润滑将那根小型的按摩棒顺利地插入了童玉宁的肛门。童玉宁非常配合方志文的捆绑和插入,被重新挑起欲望的熟女老师根本顾不得还有女儿在旁边观看,只是希望有东西可以尽快填满她的孔洞,充实她的空虚,解决她的瘙痒。
      ” 去安慰一下你的妈妈吧,以前一直是妈妈照顾妮妮,今天妮妮也要让妈妈好好舒服一下哦……” 方志文也为妮妮戴上了可爱的虎皮玩具手铐,虽然这种手铐对于成年人来说简直就像玩具一样可以挣脱,但是对于12岁的妮妮来说,完全没有可能自己取下这种手铐。当浑身赤裸的妮妮正要走过去的时候,却被方志文叫住了。” 小母狗可是要爬过去的哦,否则妈妈会不高兴,而且也不符合小母狗的身份哦!” 哦了一声,妮妮跪伏在地上,高挺着自己的幼臀,向妈妈的方向爬了过去。小幼女的臀部虽然没有妈妈那么丰满,但是那种青涩的感觉,却让方志文的肉棒更加的兴奋,处女幼屄的嫩唇不同于她妈妈的骚屄唇已经完全分开,而是紧紧地闭合,只露出中间一条小小的粉红色的裂隙,完全没有屄毛的阻挡,从高挺的臀部之间完全显露在方志文的面前。而那条粉红色裂隙的上方,则是一个可爱的粉嫩肛洞。如果说母狗老师的肛门已经在虐玩下变成了红褐色的淫洞的话,那么小幼女的肛门就像刚刚结苞的花蕾,正在等待着男人的开发。方志文看着妮妮的肛门上也有一些晶莹的反光,似乎刚才处女嫩屄的屄水已经流淌到了肛门上面。
      ” 不要……不要看妈妈……不要看母狗……妈妈的样子……走开……求求主人……让母狗的女儿走开一点……” 正在颤抖得忍受着肛门的刺激,却看见自己女儿往这边过来,还是以那种淫荡的姿势,脸上却带着天真好奇的神色,童玉宁痛苦地挣扎着哀求方志文。
      ” 母狗的女儿当然也是母狗啊……当然要近距离和母狗学习如何伺候男人,成为男人的肉奴,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当然了,母狗被自己女儿舔舐乳头和骚屄还有肛门的话会变成怎么样呢?应该也会很舒服吧……我可是一直都在为你着想哦,这样的话小母狗妮妮也会很舒服的,你也要好好地让女儿舒服一下哦……” 方志文淫笑着从少女幼臀处抚摸着处女幼屄。
      ” 是啊是啊……小母狗妮妮也很舒服呢……” 妮妮一边爬向自己的母亲,一边扭动着身体,似乎在躲避男人的手指,又似乎在迎合男人的抚摸。” 妈妈不在家的时候……爸爸也经常这样和妮妮玩游戏呢……” 一边呻吟,一边随意地说出了让童玉宁完全崩溃的话语。
      自己的老公居然在家里面玩弄自己的亲生女儿?虽然看着女儿赤裸的身体并没有被开发的迹象,但是……他居然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情?抚摸女儿的身体,又或者……已经享受过女儿口舌的服务了?找借口不和我做爱,居然玩弄女儿的幼体?童玉宁一边呻吟着抵抗越来越强烈的高潮,一边悲哀的想到。原本童玉宁以为自己会非常愤怒,但是没想到第一个冒上来的念头居然是嫉妒?
      当女儿妮妮在方志文的指示下以69的姿势趴在自己身上之后,童玉宁已经完全放开了顾忌。自己的老公既然先背叛自己,那么自己作出的这种事就毫无罪恶感可言了。而且年轻的肉茎对自己有着极大的吸引力,这是刚才的经历已经验证了的,那么,自己就享受吧,完全不必要去顾虑到老公的感受了,肉奴隶也好、母狗也好、甚至便器也可以,只要那种快感就好了。童玉宁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完全地放开了自己。
      ” 啊啊……真没想到呢……居然变成了这个样子……虽然小母狗的骚屄没有被开发过,但是已经完全的提前体验到了啊,怪不得刚才在门口自慰呢,原来是食髓知味啊!” 方志文一边感叹着,一边将凌辱过小雨的那根电击棒取了出来。
      粗大的电击棒侵入童玉宁骚屄的时候,童玉宁发出了满足的呻吟,而这次身体的扭动却是在迎合男人的动作,让电击棒可以轻易地顶到底部。
      童玉宁一边挺起臀部,一边则伸出舌头,不断地轻柔舔吻坐在自己脸上的女儿的小幼屄。与其让自己的丈夫偷腥,索性就让女儿被眼前的男人开发,这样至少背叛自己的那个男人什么也得不到。童玉宁恶狠狠地想着,女儿的处女幼屄,嘴巴,还有臀部的第一次,我都会让这个带给我极度快乐的男人得到,什么都不会留给你这个乱伦的畜牲!这样想着的童玉宁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女儿的母狗奴隶生涯居然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被自己一手推动的,而当不久之后她得知方志文居然连自己的母亲和小姨都没有放过的时候,后悔已经太晚了。
      ———————————————-
    妮妮的小幼骚屄在童玉宁的眼前尽情地展现,完全闭合的骚屄唇让整个处女骚屄看上去好像一个雪白粉嫩的水蜜桃一般诱人,当童玉宁灵巧地用舌头不断地挑逗着妮妮还半隐藏在包皮内的小骚屄豆的时候,妮妮发出了愉悦的呻吟声。同时,童玉宁也感觉到自己的淫荡骚屄豆上也传来了生涩的舔动,女儿为自己口交所带来的心理刺激,让童玉宁忍不住浑身颤抖了起来。童玉宁偷偷往自己弯起朝天的骚屄处看去,电击棒上的分叉将自己的骚屄豆夹住之后,让整个肉豆完全地挺立起来,豆芽般的长度远远看去好像婴儿的小肉棒一样挺立在自己的下体,而女儿的舌头则不断地在顶端反复的舔弄,让整个骚屄豆充血膨胀。
      ” 怎么样,母狗女儿的舌头还不错吧,是不是很舒服呀?” 方志文走到熟女老师的头部,粗大的肉茎挺立在童玉宁面前,淫笑着说道。
      ” 是……是啊……好舒服……噢噢……女儿再用力点舔母狗妈妈……母狗妈妈又快要到了……母狗妈妈的骚屄……被女儿玩得快融化了……好痒……好舒服……
      女儿的舌头好棒……处女骚屄也好香……快点来肏母狗……主人……快点……求求你……把母狗的骚屄肏烂……” 疯狂的呻吟伴随着小女孩妮妮唧唧啾啾的舔舐声音,让童玉宁陷入了疯狂的状态。” 母狗要让主人肏……母狗女儿也会被主人肏……母狗是主人的肉奴……主人想肏母狗和母狗女儿哪个小洞都可以……快点啊……母狗和小母狗的骚屄都要被主人肏啊……” ” 小母狗也要被肏……母狗妈妈舔得小母狗好舒服……乳房也涨死了……主人也要肏小母狗……让小母狗的乳房和妈妈一样大……” 妮妮被自己的妈妈用舌头舔得也是快感连连,似懂非懂地随着妈妈也胡乱地叫了起来。
      看着青涩和成熟,却又十分相似的两张精致脸庞,因为情欲的催动,布满了红潮,方志文也开始忍不住了。所谓处女元阴和处男元阳一样,第一次的高潮所泻俱是大补之物,这点方志文也心知肚明。他将小妮妮拉过来,大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胯下那根蟒龙般粗大肉茎直直地挺在瘙痒难忍的童玉宁面前。感觉到自己的肉茎被食髓知味的美骚妇童玉宁急迫地吞入口中,熟练地吞吐起来之后,方志文也用嘴巴覆盖住了小妮妮的处女幼屄。
      妮妮被方志文突然拉向后面的时候,头部正好碰在了妈妈被催乳剂反复刺激后,巨大的被绑缚浑圆乳房上。没有吃过母乳的妮妮却本能地用嘴巴含住了那颗巨大挺立的乳头,然后舌头不断地在顶端上划过,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童玉宁却在突如其来的刺激下,高高地挺起了胸部,似乎想要补偿女儿幼年时的损失,整个巨大的乳头完全塞入了女儿的嘴巴,压抑的兴奋呻吟从两个女人被塞满的嘴巴中发出。
      随着女儿的舔弄,被肉棒搞得神志迷糊的童玉宁感到束缚自己那敏感顶端的细线突然松弛了,一股释放的快意从自己的心头升起,她忍不住狠狠地握住了自己的乳房,使劲挤压着乳肉,似乎想将刚才那折磨了自己许久的阻塞瘙痒感从自己体内完全排泄出去。
      奶水犹如高压水枪一般从乳头处喷出,而嘴巴里面的肉茎也开始慢慢地加快了耸动的频率,童玉宁听见自己女儿从喉咙深处发出的悲鸣,巨大乳头的乳汁完全不由妮妮完成吞咽动作便从喉咙直接射入胃中,在下方的童玉宁从肉棒耸动的间隙中,还能看见滴滴乳白色的液体从女儿的嘴角溢出,如同她被男人在口中射出污秽的精液一般。
      妮妮被方志文将头部死死地按在妈妈的乳房上,感觉快要窒息了,丰满的乳肉不断地挤压着她的鼻腔,直到带着淡淡熟女腥臊的乳汁全部喷射到她嘴里。自己的那条小裂缝也不断地被那个奇怪的主人哥哥用舌头侵入,不同于自己的手指抚慰,那股强烈的快感在淫靡的气氛的刺激下,使得身体越来越奇怪了。她感觉自己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喷出来的样子,出于羞耻的童心,妮妮拼命地忍耐着。但是这种坚持并没有持续多久,当她感觉到自己平时排泄的幼嫩洞口被男人的手指和舌头轮流触碰并且慢慢陷入之后,那种坚持突然雪融般地崩溃了。
      妮妮突然扬起了头,憋闷已久的呻吟从自己的口中发出,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不断地娇淫发泄,如同垂死的黄鹂,莺莺啼啼。乳汁不断地喷射到自己的脸上,眼睛鼻腔甚至头发上,同时妮妮感觉到自己身体深处那种悸动,一股股液体喷射而出,同时小尿孔也收缩着将透明的尿液喷射了出来。这时的妮妮还不知道,在处女骚屄和肛门幼穴的双重玩弄下,她人生中第一次高潮失禁已经完全地展现在了面前这个恶魔哥哥的面前了。
      方志文贪婪地吮吸着那带有淡淡处女香味的元阴淫汁,手指则不断地轻轻在小妮妮的处女肛门口滑动,促使着小女孩尽力喷射自己身体的精华。当尿液不断地喷到自己的下巴,并且溅射到正在用喉咙服务男人巨蟒肉茎的妈妈脸上的时候,方志文的舌头也慢慢地陷入到了那条裂缝中间。处女的幼屄真的很紧呢,连舌头进入都这么困难……方志文一边感受着幼屄嫩肉的禁夹,一边暗自想到。
      ” 嗯嗯……好舒服……主人哥哥……小母狗好舒服……没力气了……啊啊……
      ” 把慢慢瘫软下去的幼嫩躯体在方志文的持续挑逗下微微地颤抖着,香嫩小臀之间的那个紧缩圆孔也被方志文的小指慢慢地侵入着,而妮妮只剩下瘫软在妈妈胸口不断喘息的力气了,自己的胯部依然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方志文的面前。
      ” 小母狗的奶子也开始慢慢变大了呢……再来几次的话就可以和母狗妈妈相媲美了……” 方志文从小女孩的腋下看到那因为药物催熟作用而慢慢鼓胀起来的小乳房,虽然还没有熟女妈妈乳房打得那么夸张,但是对于那个年龄的小女孩来说,已经可以说是童颜巨乳了。” 是不是想更加舒服一点呢……像妈妈这样哭泣着达到比刚才更激烈的那种感觉……” 一只手抚摸着妮妮的乳房,重新挑逗起她的性欲,另一只手则探入熟女妈妈的胯下,抓住那根深入骚屄底端的按摩棒,来回抽动,不断地撞击着女人子宫最后的防线。
      妮妮低头看着那被巨蟒肉茎抽动而挡住的妈妈精致的脸庞,嘴巴大大的张开着,肉棒快速地进出,从脸颊处可以看到滴流下来的晶莹泪珠。” 主人哥哥……
      妈妈好像很难过……好像不太舒服呢……” 稚嫩的童声在方志文的挑逗玩弄下带着颤抖勉强地发出,妮妮本能地感到妈妈的难受和辛苦,哀求着方志文放过妈妈。
      ” 不是哦,母狗妈妈可是这样才能够感觉舒服呢……哭泣是快乐的表现呢……
      对不对,母狗?” 方志文抽出肉茎,一边继续抽动着粗大按摩棒,一边则在女人骚屄淫水的润滑下顺利探入紧嫩柔滑的肛门洞。
      ” 啊啊啊……是……是啊……母狗感觉很舒服……骚母狗被主人……被主人玩得很高兴……所以才会哭……一边哭着一边喷射……啊啊……母狗最喜欢了……
      ” 淫声浪语从刚被解放的嘴唇中倾泻而出,平时完全无法说出的话却顺理成章地在女儿面前脱口而出,童玉宁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积蓄的欲望急切地希望得到倾泄的通道,这是目前童玉宁唯一能想到的,整个心态也变得焦躁起来。”求求主人……用大肉茎进入母狗的骚屄……让母狗更快乐……母狗的女儿也可以随便主人玩弄……母狗快要死掉了……啊啊……不要挑逗母狗了呀……骚屄快要融化了……进入……进入母狗的身体……骚屄……屁股……嘴巴……哪儿都好……
      在母狗的子宫里面射精……让母狗为主人怀孕……母狗和母狗女儿愿意……用骚屄一起伺候主人……” 真没想到那个药物的效力有那么大……已经完全变成肉茎的奴隶了么……不过,那个小母狗还是需要慢慢地品尝呢……这儿的话毕竟不是很安全……还有她老公也要解决之后才能把她们变成我的禁脔……方志文看着大小两个沉沦在肉欲中女体,暗暗地想到。稍微抑制一下的话,或许效果还会更好……
      将瘫软的小妮妮从妈妈身上抱起放到一边,方志文从背包中拿出吴斌准备给小雨使用的情趣内衣,扔到了童玉宁的身边。意识模糊的童玉宁依然躺在床上无力地喘息,完全无法合拢的双腿间绽放的骚屄厚唇犹如一朵诱人的罂粟,在淫水爱液的衬托下,泛着深褐色的晶莹光彩。将双手和大腿的束缚解开,方志文命令童玉宁面对他站好。肛门和骚屄内被插入的胶棒在重力的作用下似乎有缓缓滑落的迹象,但是女体骚屄的瘙痒却使得肌肉紧缩,吮吸着将两根胶棒再次吞入自己的体内。
      ” 很好,就保持这样哦,等下一定会让你感受到更强烈的快感,我保证!母狗也是这样期待的吧……” 方志文一边说着,一边拿过放在旁边的麻绳,从童玉宁颤抖的双腿之间穿过,紧紧地压在两根胶棒上面,而挺立的骚屄豆也没有逃脱,被麻绳压在自己的小腹上。整根麻绳穿过女人的小腹,在被捆绑的双乳之间交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T字形的绑缚带。因为女儿的吮吸,使得排尽乳汁的两只乳房软软地下垂,犹如婴儿手指般巨大的乳头由于过度吮吸肿胀着,随着乳房的下垂也向下耷拉着。方志文重新捆绑住乳头之后,将多出的线头也固定在腹部中间的绳索上。
      将女人的生殖器官使用麻绳固定之后的方志文,让童玉宁穿上了透明睡衣,然后又从衣橱中翻出了狐皮大衣套在外面,然后抱起穿着外套的小妮妮,拥着美丽熟妇走出了她们的家门。路人从表面看上去,童玉宁如同往常一般秀丽典雅,只是脸上多出了一抹潮红,双眼眼波流转,看上去分外的妩媚动人。只是谁也想不到,这样被年轻男子拥在怀中美丽动人的一位贵少妇,其实在外套下却是真空出场,内里什么遮掩都没有的、正在药物、绳索和胶棒的作用下发骚的专属母狗……

正在查看 1 个帖子:1-1 (共 1 个帖子)
  • 哎呀,回复话题必需登录。

Copyright © www.dubi.tv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我们 [email protected]